第245章 这还不简单?

贡献者:游客135252613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05-23 20:21:02 收藏数:2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等到银针被撤掉之后,王天桥便是幽幽转醒。
而这个时间的确是有点久了,王天桥仍然感觉脑子不清晰,脸色苍白,甚至身体前所未有的虚弱。
林奇手中真气喷涌,急忙一拍王天桥身上的数个穴位,王天桥这才缓过了神来。
“雪燕,雪莺,你们两个人和好了?”王天桥望着两人,轻声询问。
卢雪燕道:“天桥,其实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怪我,我没有事先弄清楚,现在,我也愿意退出,以后让妹妹雪莺跟你
在一起。”
“姐姐,我虽然打算饶你一命,但是我的脸变成这样,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卢雪莺受伤心理可以治疗,
可是她脸上的烫伤,却是到现在都无法修复。
一个女人的脸,可以说是她人生中的半条命,如果毁了,那真算是生不如死。
“妹妹,请你相信我,我没有故意害你!”卢雪燕哭着,她内心也感觉委屈极了。
“雪莺小姐,我说句公道话,卢雪燕是你的姐姐,她的为人我也算是了解一二,绝对不会故意害你,而且她之前也
不认识王天桥,所以你没必要记恨了。”林奇说道。
“你没有变成我这样,怎么懂我到底受了多大的伤害?”卢雪莺半张脸被烫伤,因为时间的关系,现在开始出现死
皮,起皱,变得就像是老巫婆般可怖。
说真的,要是晚上走出去,可以把别人吓到。
“那要是我能治好你的烫伤呢?”林奇突然道。
卢雪莺愣了下,旋即冷哼道:“我不是没找过医生,但现在都过去了这么久了,已经形成永久性的损伤,根本没办
法在治疗。”
“雪莺小姐,你找的医生没有告诉你可以植皮吗?”林奇说道。
植皮手术对于烫伤烧伤类,倒是有一定的帮助,主要是将其他看不见地方的皮肤取下,然后移植到脸上、手上等重
要部位,帮助病人恢复,其实也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我已经做过植皮手术了,只是没过几天,植入上去的皮肤又坏掉了,医生说我的病还有其他原因,目前也弄不清
楚。”卢雪莺道。
“这样的确是有点麻烦了……”林奇听的眉头一蹙,想了想道:“我替你把一下脉吧。”
不等卢雪莺说话,林奇的手早已搭在了卢雪莺的手腕上。
片刻后,林奇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雪莺小姐,你当时被烫伤的时候,是不是受到惊吓了?”
“嗯,我洗澡被烫伤后,浴室里正好有面镜子,只是随眼扫了一下,便是大声尖叫,被那恐怖的样子吓晕了过去,
而且,我到现在都不敢想象当时的样子……”卢雪莺说道。
“原来如此,是你的灵魂都受到了损伤。”林奇恍然大悟。
人的三魂七魄,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其实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
比如受了巨大的打击,或者是惊吓、愤怒等等之类的极端情绪中,往往会造成魂不附体,处在相对薄弱一面。
最常见的就是吓没了魂,气得魂飞魄散,感觉伤心的丢了魂。
这个时候,如果魂魄还能回归本体,命虽然是保住了,但是创伤却也永久形成了,就算很长一段时间都对这件事心
有余悸,并且就像是烙印在了灵魂上一样。
而卢雪莺正是这种情况,他灵魂上的创伤无法修复,那她的脸上也就好不了。
林奇开启神瞳,一扫卢雪莺的灵魂,果不其然,她其中的一魂残缺了好几个地方,特别是脸上尤为严重。
“什么灵魂受了损伤?”卢雪莺听了一头雾水,不禁冷哼道:“治不好就治不好,倒是挺会胡说八道的!”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等会不就知道了吗?”林奇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
这个瓶子里装着的正是回魂草的粉末。
回魂草千年难遇,就算是死了都可以还魂,修复灵魂的创伤更是不在话下。
说起来,卢雪莺也算是幸运,若是林奇没有侥幸找到回魂草,那他想尽办法,也无法修复灵魂创伤。
“待会,你可能会有异样的感觉,但是请你忍住。”林奇提醒道。
“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烫伤?”卢雪莺显然不相信,难道就靠这点粉末。
“如果我治好了你,希望你放下你们之间的恩怨,还有,我想向你了解一些事情!”林奇说道。
“可以,只要你治好了我的烫伤,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卢雪莺这辈子无法释怀的,就是她脸上的烫伤,让她
永远无法像个正常女人一样。
林奇点了点头,示意准备开始了。
他将粉末均匀的撒在卢雪燕烫伤的位置,随后用真气催化药效。
不一会,这些回魂草的粉末,便是化作了一道浆水,开始渗透她的皮肤,融入到她的灵魂损伤之上。
很快,卢雪莺就发现了异样,她感觉脸上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她,痛痒难堪,如果不是被封住了经脉,她几
乎要把她的脸挠下来。
不过随着药效的渗入,卢雪莺有种玄妙的感觉,不光是皮肤在修复,仿佛她的灵魂也被修补了起来。
“好了吗?”卢雪莺感觉那种撕咬感结束,心中的松了口气的同时,感觉脸十分冰凉。
“嗯,应该差不多了。”林奇看到那回魂草的粉末,凝结成了一块胶糊状。
这说明药效已经挥发光。
林奇走上前去,正要将那胶糊状东西撕开。
但就在这时,王天桥突然开口道:“等等!”
“嗯?”林奇停了下来,诧异道:“王军长你有什么事情?”
“我其实有件事情,一直挺担心的,但也挺不好意思说的……”王天桥脸色有些纠结。
林奇干咳道:“王军长,什么事赶紧说吧,这东西在雪莺小姐脸上粘久了,也不是很好。”
“咳咳,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在担心,如果你治好了妹妹雪莺,两姐妹心中的怨恨是解开了,可是如果要我选择
其中一个,我好像做不出选择。”
王天桥担心的并无道理,一个是她最初喜欢的人,一个却是结婚生活了十几年的人却误以为是最初喜欢的人。
这无疑是给他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林奇大笑道:“这还不简单?”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