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381382

贡献者:游客72584083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19-08-10 02:58:10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漆黑的夜晚,在阴森寒冷的湖边,钓一条由人体残肢和鱼线组成的诡异怪物,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
在几个月以前,就是打死我,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干这么恐怖的事情。
摇了摇头,我下意识的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老曹。
他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是什么精神支撑他半夜来这种地方钓怪鱼?
真的只是为了钱吗?
对老曹了解不多,说实话我对他真正目的并不是很感兴趣,就算我钓到了怪鱼
送给他都没问题,只要他别干扰到棍哥的事就行。
此时的湖里很平静,只有夜风吹起动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没有一点异动。
只是夜风带着湖里的寒意吹来,冷的人直打哆嗦。
大约二十多分钟,棍哥回来了,身形瘦弱的男人跟在他身后拖拽着昨晚那条小船。
“有动静吗?”棍哥看了老曹一眼后,回到我们的位置。
“还没,估计得等到午夜十二点左右,这种东西最喜欢在这个时刻出现。”
我这个时候才有功夫打量那个拖船的人,他看起来像是有什么病,整个人瘦的
有些病态,厚厚的夹克套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大约四十左右吧,脸色很憔悴,头发乱糟糟的,好像很疲惫。
“这是老李,他家离南湖最近,我每次都在他这里租船。”棍哥简单介绍了一下。
我点头跟这个叫老李的男人打了招呼。
老李把小船放在一旁,裹着夹克蹲下身,嘴里叼了一根烟,眯起眼睛望向湖面。
湖面不停的泛着涟漪,除了被手电光照到了一角能看到波光以外,更多地方都黑漆漆的一片。
看着他,我忽然心中一动:“老李,你住在这附近,肯定知不少这湖里的事情吧?”
“ 不就是这湖里有怪鱼的事吗,现在谁不知道?”老李抽着烟,淡淡的看了一眼老曹说道。
“那怪鱼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你知道吗?”
“好多年了,我也记不清了。”老李回忆了一下,“反正我记忆中,这条湖就一直死人,
最开始死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过后每年都要死好几个。”
“有人在水里面看到一个很大的怪影子,就传里面有怪鱼,那些死了的人都是被怪鱼
吃了的,所以我家有船也不敢到这儿来打鱼。”
“那些钓鱼的人怎么就不怕呢?”我指的当然是老曹。
老李很奇怪的笑了一下:“你们不也是来钓鱼的吗?”
“听说有人高价收湖里的怪鱼,我们过来试试。”
“那不就是了,这年头缺钱的人多,有钱能使鬼推磨,有的人为了钱杀人放火的事
都敢做。跟那些比起来,钓鱼算什么?”
老李像是见怪不怪了,他一根烟抽完,走到一旁找了个背风的位置坐下来打瞌睡。
从他这里也没有搜集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只好另想办法,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老曹身上。
现场所有人里面,老曹应该是知道最多的,但他生怕我们抢走怪鱼,肯定不乐意告诉我们什么。
我想了想,对棍哥说:“我去和老曹谈谈,以帮助他钓到怪鱼为条件,看能不能套出点线索。”
“没问题,我在这里盯着。”棍哥点头接过鱼竿。
他人高马大,又有一张不苟言笑的面孔,往那一站就给人无形的压力,肯定不适合与陌生人交流。
我拿着烟来到老曹身边,先是寒暄两句,然后抽出烟递给他。
“我不抽烟。”老曹态度很冷淡,或者说有些戒备。
我也不在意,把烟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才缓缓开口:“我们来谈个合作怎么样?”
我喜欢先礼后兵,如果他实在不愿意合作,我再考虑对他使用白灵的能力。
“什么?”老曹防备的看了我一眼。
“我们帮助你钓怪鱼。”
“为什么?”老曹很是诧异,目光里带着深深的怀疑,“你们不也是来钓怪鱼的,为什么要帮我?”
“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怪鱼,也不是为了钱,跟你的目的其实不冲突。”
“你怎么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老曹目光闪烁,“是不是老江对你们说了什么?”
“他只说有人出天价收湖里的钓鱼,其他什么都没说。”我看着他,“你就说愿不愿意合作吧?”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你们有两个人,一旦钓到了怪鱼,我可不抢不过你们两个。”
“你的担心有道理,但如果我们真的要抢鱼,何必现在又来跟多此一举的谈合作?
等你钓到鱼以后,我们直接抢走不就行了?”
老曹上下打量着我,半信半疑。
“昨晚老江钓鱼的场景,你也看到了,就凭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没办法钓起怪鱼。”我继续劝说。
“当时如果不是我们在,老江已经没命了,你不想和他一样吧?钱再多,也要
有命花才行,你好好考虑一下。”
老曹犹豫了好一阵,最后抬头看着我,警惕的问道:“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不说出来,我没法安心同你们合作。”
“说了你别害怕。”我淡淡的笑了一下,“我们来找个人,曾经死在这湖里的人。”
老曹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我。
“鬼,鬼?”
“你可以这么理解,总之你记住,我们的目的不是跟你抢鱼就行了。”我没有解释太
多,“对于那条怪鱼,你知道多少?”
老曹握着鱼竿,眼神复杂的盯着漆黑的水面看了一阵,终于开了口。
“第一次知道怪鱼,还是听老江说的,就是钓友圈子里的一个传闻,我当时也没有在
意。后来在一个钓鱼的论坛上,发现了一条高价收购怪鱼的帖子,我才开始注意这件事。”
“有人发帖收鱼?对方是什么人,你见过吗?”
“没见过,我就是看见那个价格很心动,才点进帖子看的。十万块,对于我们
这些普通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字了。”
“帖子的内容很简单,就是重复了一下南湖怪鱼的传闻,然后说有人钓到这条鱼就联系他,他出十万。”
“但是没有留电话,那个人很神秘,只能在论坛里面发私信和他交流。”“我出于好
奇,问过那个神秘人几次,他很热情的跟我讲了些钓怪鱼的方法。”
“怪鱼只在夜晚出现,不喜欢强光照射,都是他告诉我的。而且,他还教我制作怪鱼喜欢的吃的饵料。”
听到这里,我感觉很奇怪:“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你相信他说的话?”
“我本来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和老江一起过来,守了两天晚上,没想到怪鱼还真就出现了。”
老曹眼神平静,语气没有波动,不像是在说谎。
“既然真的有怪鱼,那说明神秘人没有骗我,所以我今晚又过来了。看帖的人很多,
我不抓紧点,保不齐怪鱼会被别人先抢走。”
我越听心里的疑惑越多。
如果神秘人真的存在,并且知道如何钓怪鱼,他为什么不自己过来钓,反而还花十万这样的天价来买?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怪鱼很危险,自己虽然知道一些方法,但没有把握能钓起来,所以就花钱找人来钓?
可他钓怪鱼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实在想象不到,什么人会对人体残肢组成的怪鱼感兴趣。
怎么想都很诡异。
当然,不排除老曹有说谎的可能性。
脑子里想了很多,我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问道:“鱼饵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老曹不说话了,沉默的望着漆黑的湖面。
这让我更加好奇,心中猜想连篇。
“不方便说?该不会是......”
“不是你想的的那样,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我又没做什么害人的事情。”面对我
的别有深意的眼神,老曹眉头微微皱起。
“是我在托关系在医院买来的胎盘,这东西不好弄,我也费了一番功夫才买到。花
了我一笔钱,所以我必须要钓到怪鱼,才能把钱赚回来。”
原来是这样,我微微松了一口气,比我猜测的要好一点,但同样有点儿恶心。
“能把那个论坛的地址告诉我吗?”
“名字叫东州市钓友俱乐部,你网上一搜就能找到。”
我拿出新手机上网,找到了这个钓友论坛,点进去以后往下翻了几页,终于发现
那条十万天价收怪鱼的帖子。
发帖人的资料非常简陋,没有头像也没有介绍,只能看到性别是男,除了这一条帖子
以外,他没发过别的消息,账号等级也很低。
这条帖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回复,三分之一是骂发帖人骗人装逼的,三分之一是讨论
怪鱼存在真假的,剩下三分之一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灌水发言。
不过这也证明老曹在这一点没有撒谎,他大概也是想发财想疯了,才会联系这个神秘的发帖人。
不过,神秘人的目的是怪鱼,我和棍哥的目的是找到阿城,两者并不冲突。
管他要怪鱼的原因是什么,对我们都是有利的,怪鱼离开湖里,危机解除,我
们就能放心大胆的去找阿城。
不再多问,老曹跟我讲了一些钓怪鱼的注意事项。
比如说话不能太大声,不能用手电光直射水面,怪鱼出现以后要耐心收网,等等。
都是些没营养的东西,我点了点头,回到棍哥身边。
“怎么样,他说了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棍哥握着鱼竿问道。
我把老曹给我说的东西,简单复述了一遍,棍哥听完摇了摇头。
“现在的人做事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们要怎么做我不管,但是要影响我寻找阿城,我不会客气的。”
“听老曹的语气,应该不会,再说我们现在有两个人,他只有一个,他是不敢乱来的。”
说完,我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九点半,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两个半小时。
“还有的等啊......”
我从棍哥手里拿过鱼竿,给他换换手。
棍哥就坐在我的身旁,默默的盯着水面,有些失神。
没有人交谈,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水浪拍打在岸边发出轻微的水声,让这里显得更加寂静。
坐在背风处的老李裹紧身体,缩在大树下打起了瞌睡。
老曹十分的有耐心,坐在那里几乎是一动不动的,眼睛一直盯着湖面,如果不是他
还在喘气,我还真以为他就是一个雕塑。
白天我和棍哥已经睡了一下午,此时没有半点睡意,不时注意湖里和老曹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渐渐的深了。
空气更加阴寒,喘气都能呼出白雾。
夜光水漂静静的漂浮在水面,莹莹的绿光在幽深发黑的水中,如同萤火一般渺小。
等待是漫长的,更何况是钓鱼这样枯燥无聊的事情,这个时候我很佩服
老曹,等了这么久他依然不急不躁。
我和棍哥又一次换了手,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腿,准备到老曹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来了!”老曹突然低呼了一声,缓缓从马扎上站了起来。
“来了?”我顿时精神起来,转头看向湖面。
老曹的那个夜光鱼漂在一点一点的上下沉浮,被绿光照亮的幽幽水波下面,
隐隐有个怪异的黑影一闪而过。
与昨晚老江钓到怪鱼的情景,一模一样。
真的来了!
我对棍哥打了个招呼,他们两一起轻手轻脚来到老曹身边,准备给他帮忙。
老曹手握鱼竿,我们三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夜光鱼漂。
鱼漂上下浮动了一会后,突然猛的朝下沉去。
“咬钩了!”老曹眼睛大睁,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他开始小心的收线。
当鱼线慢慢绷直以后,他便慢慢往后退,拽着鱼竿想将怪鱼往岸边扯。
昨天我们见识过怪鱼的巨大力气,自然知道它没那么容易被钓上岸。
水面泛起层层涟漪,鱼竿被怪鱼带的左摇右晃,老曹不停的变幻位置和姿势,耐着
性子和怪鱼周旋,只等它耗尽体力的时候将它拖上来。
僵持了五六分钟,怪鱼似乎暴躁起来,它猛的下沉。鱼竿深深像下弯去,绷的笔直的鱼线不断颤抖。
老曹一个趔趄,被我和棍哥抓住才没摔进湖里。
他咬着牙重新站稳身形,紧握鱼竿准备再次收线,但鱼线却在这一刻绷到了极限
,嘭的一声断开了。鱼线崩断,意味着今晚所有的等待和努力都是白费。
老曹一下子慌了,扔掉手里断了线的鱼竿,急急忙忙去旁边找新的鱼竿。
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鱼在这种时候是不会再上钩的,就算他换一只鱼竿重新钓也没用。
老曹打开装饵料大桶,哆嗦着双手重新穿饵。
我和棍哥站在湖边,看着水面的涟漪一点一点变小,心里也感觉很懊恼。
怪鱼没那么容易钓到,这是我们事先就有心理准备的,可再次看着怪鱼溜走
,心里还是必不可免的感觉失望。
“我不能再等了,我要下去找阿城。”棍哥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干净,他捏着拳头,朝小船走去。
“棍哥,别冲动,再想想别的办法。”我拉住棍哥。
“这怪鱼根本钓不起来,林飞兄弟,你留在岸上,我一个人去就行。”棍哥态度坚决
,“如果我真的回不来,帮我带句话给阿青。”
“棍哥,你要真在意青姐,就该再考虑考虑......”
正在劝阻棍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后背一阵阴冷,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悄靠了过来。
“谁......”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就感觉后背被人重重一推,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掉进了冰冷的湖水当中。
噗通!
刺骨的冷水瞬间将我淹没,浑身像是要被冻僵了一般,我本能的挣扎,拼命挥动四肢,终于浮出了水面。
我的身边水花飞溅,棍哥居然也落水了。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朝岸上看去,老曹手里捏着一根鱼竿,满脸阴沉的看着水中的我们。
毫无疑问,刚才那一下是他推的。
“老曹,你疯了?”没想到这个阴险的家伙,居然会暗算我们,我愤怒不已,和棍哥一起朝岸边游去。
“你们不下水,怪鱼怎么会再出来?”老曹声音很低沉,表情阴森的令人毛
骨悚然,他将手里的鱼竿猛的朝我们打来。
“活人才是最好的鱼饵,钓到了怪鱼,我会给你们多少纸钱!”
为了钱他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害人,想想他昨晚紧张渔具多过于老江的表现,又觉得他这么做并不意外。
鱼竿啪啪啪的打在水里,水花四溅,让我们无法快速游回岸边。
“老李,快来帮忙!”棍哥索性停下来,朝着老李打瞌睡的方向大喊。
按理说,这么大的动静他已经醒了才对,但是到了现在也不见他过来看一眼。
怎么回事?
我转头朝老李的方向看去,心里顿时凉了,那棵大树下空空如也,老李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卧槽,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游回岸边才是最重要的。
身后不远处的水面又开始泛起涟漪,怪鱼要再次出现了!
棍哥狠狠的看了老曹一眼,突然加快速度猛的朝前游,老曹吓了一跳,赶紧把鱼竿拍了过去。
没想到,鱼竿却被棍哥一把抓住。
“林飞兄弟,你先上去!”棍哥死死拽着鱼竿,对我偏了偏头。
“一起走!”我游到他的身边,想帮他一起拽着鱼竿,但却被他用力推了一把。
“你快走,我还要留下来找阿城!”
“棍哥,你再想想青姐......”
我的话还没说完,看到棍哥的身后的水面不断的向上泛起涟漪,怪鱼就在他的后面!
“棍哥,小心身后!”我惊声提醒,从背包里摸出了杀猪刀,朝棍哥游去。
棍哥拽着鱼竿,才刚刚转身,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突然朝水下沉去。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没有松开鱼竿,岸上的老曹一个不小心,被这股突
如其来的力量一拽,也摔进了水里。
但此刻我没有功夫去找他算账,棍哥一定是被鱼线缠住了,情况不妙。
我的心提了起来,紧握着杀猪刀望着漆黑的水面,寻找棍哥下一次冒出来的位置。
哗啦啦!
片刻后,棍哥在湖的另一头冒了出来。
“棍哥,坚持住!”我立刻奋力朝棍哥游去。
“林飞,危险,你别过来!”棍哥挣扎的同时不忘朝我大喊。
其实我心里也有过迟疑,没有白灵的帮助,遇上这样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不怕,
但我就是觉得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抛下朋友不管。
紧握杀猪刀,我拼命甩着因寒冷而僵硬的四肢,一点一点的向棍哥靠近。
“林飞,你快走......”棍哥见我这样,干脆放弃了挣扎,对我不停
的摆手,下一刻就又被拖进了水里。
再次冒出来的位置,距离我又远了好几米。
我停了下来,并不是因为我放弃,而是我发现这样我永远都追不上棍哥。
水里是怪物的天下,我永远都不可能赶得上它的速度。
目光看向四周,在我的不远处漂浮着一根鱼竿,我眼睛一亮,马上游了过去,将鱼竿抓在手里。
哗啦啦!
棍哥再次冒出水面,我想也不想,立刻把手里的鱼竿将他递了过去。
“棍哥,一定要抓住,不要放弃啊,命比什么都重要,我们一起上岸!”
这一次运气很好,鱼竿长度刚好到达棍哥的身前。
“林飞,你......”棍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鱼竿,深深的看了我
一眼,然后重新奋力挣扎起来。
不到两秒,棍哥又被猛然拖进水里,但他没有松开鱼竿,所以连带着我也跟着没进了冰冷的湖水。
怪鱼拖着棍哥在水里飞速游动,棍哥和我都抓着鱼竿,我也被带着在水里上下沉浮。
折腾了好几轮,我被灌了好几口冰冷腥臭的湖水,有好几次鱼竿都差
点滑手,怪鱼游动的速度终于平缓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顺着鱼竿游到棍哥的身边,然后潜入水下,摸到缠
在棍哥脚腕的鱼线,挥动杀猪刀用力砍了下去。
几刀以后,鱼线全部断裂,棍哥一把拽着我的肩膀,我们一同浮出了水面。
喘了一口气,我们没有半点迟疑,马上朝岸边游。
“救命,救命啊!”岸边不远处,传来了老曹惊恐的呼救声。
他惊慌失措的拍打着水花,奋力游向岸边,然而手还没碰到岸,身体就被一股巨力拖动,猛然沉入水里。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