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375376

贡献者:游客72584083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19-08-10 02:53:41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棍哥的声音有点沉:“从长度来判断,绳子是从中间断开的,他们都在岸上,不可能是他们割断的。”
“那就是被水里的东西咬断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水里的东西竟然知道先咬断绳索,断了我们的后路!
这等于说,那诡异的东西已经拥有了智慧,到底是水鬼还是成了精的怪鱼?
看着躺在小船里不省人事的老江,我再次想到一个问题。
老江落在水里那么久,为什么没有被实力的东西拖下水,反而一直沉沉浮浮?
心里有些发凉,一个相似的场景浮现在我的脑海。
黑水河的水怪懂得利用尸体作为诱饵,引诱猎物送上门来,与现在的情况何其相似。
老江就是怪鱼的抛下的诱饵,引诱我们下水,然后咬断船上的绳索,将我们困在湖里。
现在的我们,完美的落入怪鱼的圈套。
环视四周,漆黑的水面与黑暗的天幕仿佛连在了一起,如同一张即将闭
合的巨嘴,下一刻就会把我们吞进黑暗里。
我腾出一只手放进衣兜,手指触碰到白灵的命牌,她果然还没醒。
微微失望,我松开白灵的命牌,准备把乐乐唤出来帮忙。
就算他对付不了水里的家伙,至少能为我们指明回岸的正确方向。
现在情况不妙,老江又不省人事,要尽快回到岸上。
噗通!
我的手还没碰到乐乐的命牌,小船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朝一边倾斜,老江毫无征兆的朝水里滑去。
“小心!”棍哥喊了一声,眼疾手快率先抓住了老江的手臂。
老江上半个身体挂在船边,下半个身体沉入水中。
漆黑的水面不断泛起涟漪,水下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老江的双腿,一点一点将他往下拉。
老江已经昏迷,身体任由那股力量摆布,如果不是棍哥抓着他,他肯定已经整个人没入水中。
这种状态下的他,想要再浮上来就难了。
水下那股力量巨大,棍哥一人抓着老江有些吃力,身体慢慢的向水面倾斜,有随着老江一同滑落的趋势。
情况紧急,我来不及唤出乐乐,扑过去和棍哥一起抓住老江,使劲的把他往船上拉。
我们两人合力,与水下的东西僵持着。
身体被两股力量拉伸,昏迷的老江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没有僵持太久,水波开始翻涌,小船摇晃的更加剧烈。
我和棍哥一面要稳住船身,一面要抓着老江,很难使上力气。
手上一滑,老江再次沉入水中,没有再浮上来,如同被漆黑的湖水吃掉了一样。
“老江......”我紧张无比,连忙把手伸进衣兜,才刚把乐乐唤出来,
小船突然嘭的一声被猛烈撞击了一下。
我和棍哥一个不稳,都栽进了水里。
湖水冰冷刺骨,几乎要把人冻僵,水里又黑又静,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死死的包裹着我。
我奋力挣扎,终于浮出了水面。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游到翻到的小船边上,一手抓着小船
,一手握住杀猪刀警惕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乐乐就坐在翻过来的船底上,小脸很白,眉头微微
皱起,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漆黑的水里。
正想问乐乐看到了什么,不远处水声响起,棍哥也浮出了水面。
“棍哥,你还好吗?”
“我没事,但人可能是救不回来了。”
“管不了了,先回去!”我对棍哥挥了挥手。
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救人,能安全回去就不错了。
棍哥没有多说,四下看了两眼,朝我游了过来。
“乐乐,我们应该怎么走?”我看向坐在船上的乐乐。
乐乐收回目光,伸手指了指他身后的方向。
“谢谢。”我将杀猪刀放回背包侧面,准备等棍哥过来以后,和他一起推着小船往乐乐说的方向游。
“林飞......”这个时候,棍哥突然大喊了一声。
我回头一看,棍哥正朝水下沉去,但他身体素质比老江好一点,奋力挣扎减缓了下沉的速度。
糟糕,水里那东西缠上他了!
“乐乐,你能救人吗?”
乐乐摇了摇头。
“那你留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心中一紧,松开小船朝棍哥游去。
等我游到棍哥身边的时候,他刚好完全沉进了水里,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往小船那边带。
但人在水中的力量实在是太有限了,我不但拉不动他,反而自己也跟着被带进了水里。
冰冷的湖水再次灌进口鼻,我慌忙闭上嘴巴屏住呼吸,松开棍哥的手从背包侧面拿出杀猪刀。
脚腕突然被什么冰凉的东西缠上,我赶紧拿着杀猪刀往下挥去。
混乱中,像是有什么很细的东西被割断,脚腕一松,我整个人朝上浮去。
重新浮出水面,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平缓以后才有精力寻找棍哥的位置。
在距离我不到五米左右的水里,有个魁梧的人影在不断的挣扎,还没有被那东西彻底拖入水底。
我抹了一把脸,握着杀猪刀朝棍哥游过去。
水下那东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加大了力量,棍哥的身体飞速下沉,以
我游过去的速度,根本来不及救他。
完蛋了!
非但没把老江救回来,反而又把棍哥搭了进去。
就在我焦头烂额,以为棍哥没救的时候,棍哥竟然又反常的朝水面浮了
上来,就像有一股力量托着他一样。
“怎么回事?”我愣了一下,没有功夫细想,马上朝棍哥游去。
管他为什么,棍哥能回来就是好的!
与棍哥的距离近了以后,借着船头灯那点微弱的光芒,我隐隐看到棍哥身下有个黑色的人影。
棍哥自己并没有用力,身体却往我这边移动。
那个黑影在救他?
棍哥移动的速度很快,不到两秒就到了我所在的位置,没有停留,飞速的继续往前。
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那黑影是?
心里浮现一个猜测,但当下没有时间细想,我们跟随棍哥游到了小船边上。
小船不知道怎么已经翻了回来,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乐乐不见了,但原本应该沉入水底的
老江竟然好好躺在里面。我和棍哥爬上了小船,水面泛起涟漪,小船像是被一
股无形的力量推着,快速的朝岸边驶去。
“是你吗?阿城,是你吗?”棍哥站起来,激动的对着漆黑的湖面大声的呼喊。
回答他的只有轻轻的水浪声。
四周像是有什么屏障散开,我们听到了岸边人传来的呼喊声。
“绳子断了,回来,快回来!”
转头望去,岸上那两个人拼命的对我们摆着手,仿佛湖中有极为恐怖的洪水猛兽。
小船漂到了岸边便停下了,几秒后在不远处的黑暗中,隐隐有个黑色的脑袋浮出水
面,似乎朝我们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又消失不见。
“阿城,是你吗?阿城,阿城!”
棍哥站在船头,对着那个方向不停呼喊。
“快来帮忙,把老江弄上去。”我对老曹和那个身形瘦弱的人招了招手,将老江扶起来推向岸边。
那两人抓住老江的手,合力把他拉到岸上。
“棍哥,我们也上去吧。”我们三人全都落了水,浑身衣服湿透,夜风一吹便哆嗦个不停。
“不,那一定是阿城,我要去找他!”棍哥抓起船桨,要将小船划向黑色脑袋出现的位置。
“棍哥,你冷静一点!”我按住棍哥的手,“怪鱼就在水里,我们好不容易才回来,不要再去冒险!”
“只要能再见到阿城,死又有什么关系?”棍哥很固执,等了这么多年终于
能再次见到对方,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棍哥,我们现在回去不等于再也不来了,只要阿城在这里,就有机会再见到
他。如果那真的是阿城,他肯定不希望你回去送死!”
站在船上,不知道怪鱼会不会再次出手,我克制着心里的焦急努力劝说,棍哥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我们回去重新准备一下,明天再来。你是来见故去的朋友的,不是来喂那条怪鱼的,对不对?”
“你想想青姐,虽然你们离婚了,但不代表她心里没有你了。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她以后该怎么办?”
棍哥望着漆黑的水面,再三纠结过后,很艰难的点头了。
“好吧。”
回到岸上,双脚踩到结实的地面,我心里才彻底踏实。
老曹已经给老江做了急救,老江吐出几口浑浊的湖水,还是没有醒过来,脸
色白的很吓人,看起来情况很糟。
“赶快送去医院,别犹豫了!”
我抬起老江的一条胳膊,把他驾了起来。
“我去收拾一下东西。”老曹非但没来帮忙,反而去收拾他那堆渔具。
他们也开了车,停在湖边不远处,我和那个带来小船的瘦弱男人,驾着老江来到车边。
等到老曹收拾好了东西过来,打开车门将老江放在了后座。
老曹把所有渔具,连带那两个沉甸甸的疑似装着鱼饵的大桶,全部放进了后备箱。
“我跟你一起去吧,路上我看着点老江,免得他出现什么意外。”我想了
一下,和棍哥打了个招呼,上了老曹的车。
老曹有些吃惊,但他似乎也没理由说什么,启动了车子。
棍哥给那个身形瘦弱的男人付了钱,开着车跟在老曹的车子后面。
一路疾驰,在导航的帮助下,两辆车停在了最近的一家医院门口。
挂了急诊,老江被推进了急救室。
我和棍哥,还有在外面等候。
医院里开着空调,比外面暖和多了,我和棍哥脱下湿漉漉的外套,在垃圾桶拧了一下水。
老曹坐在休息椅上,始终一言不发,脸色有点阴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急救室的门打开了,老江被推了出来。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但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住院观察。你们谁是家属,跟我去办一下手续。”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取下口罩,对着我们说道。
“我是他的同事,能帮他办手续吗?”老曹站起来说道。
“可以,跟我来吧。”
老曹跟着医生去了,老江被护工推到了病房,我和棍哥跟了过去。
倒不是因为我有多善心,而是我总觉得这两个夜钓的人应该知道点什么,想从他们口中套出点消息。
不过,老江现在还处于昏睡当中,老曹这个人口很紧,要问估计也只能等到明天老江醒来的时候了。
等到老曹办好手续来到病房,我和棍哥就没再久留,离开了医院。
回到棍哥的会所,棍哥找了一套衣服给我,洗完澡以后,我换上干爽的衣
服出来,发现棍哥坐在包房的沙发上沉默的抽着烟。
茶几上放着一扎啤酒,旁边还散落着几个空罐子。
烟雾缭绕中,这个狠厉的江湖大佬眼神显得很迷茫。
“林飞,你说那真的是阿城吗?”
“应该是吧,不然那个人影为什么要救你?”我在棍哥对面坐下。
“为什么以前我去的时候,都没有看到过他?”棍哥拿起一罐啤酒,仰头一饮而尽,满脸的苦涩。
“或许他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吧。”
“不,他一定还在恨我!”棍哥苦笑起来。
“为什么?”我很不解,“他不是你最好的兄弟吗?怎么会恨你?”
“我们的确是最好的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一起逃课一起打架,一起混
社会,为了对方连命都可以豁出去。”
棍哥的表情很纠结,痛苦中又带着一点自嘲。
“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和对方分享,但唯独女人不能。”
女人?
我愣了一下,慢慢的明白过来。
“你是说青姐?”
“没错,我们两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这种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操蛋故事,居然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棍哥耸了耸肩,刚毅的脸庞上浮现出了深深的沧桑。
我不置可否,这样的故事确实狗血,但就这么真实的发生在了这位不苟言笑的大佬身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一边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一边是最爱的女人
,舍弃哪一个都等于在我的心头上剜肉。”
“后来,你赢得了青姐的心,所以他恨你?”我看着棍哥,这个结果并不
难猜,因为现在发生的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棍哥沉默了很久,拿了罐啤酒一口气灌下。
“阿青跟了我,她让我去跟阿城说清楚,所以,那次我约他到湖边。” 仿佛
借助酒精的力量,才能说出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棍哥一罐接着一罐喝了很久,才重新开口。
“那天我们在湖边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我看着阿城的毫不知情的样子,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阿青为什么会看上我。”
“我是个大老粗,没读过多少书,也不喜欢读书。但阿城不一样,他脑子聪明
,本来该有个很好的未来,但是却为了帮我放弃了学业。”
“那个时候,我刚出来混,身边没什么人,过的很艰难。我没告诉阿城,不想耽
误他的未来,但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我的情况,一句话没说直接退学过来帮我。”
“那份感动到现在我还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
“这辈子有这么个兄弟,真的值了!”
“我们一起努力,情况也慢慢的好了起来,在南城这一片也算有头有脸了。本
应该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但我们都碰上了阿青。”
“阿青那个时候还只是酒吧的服务员,我们常去那家酒吧喝酒。她和别的女人都
不一样,我是个老粗,具体怎么样我也说不上来。”
棍哥一口气说了很多,刚毅的脸庞有些发红,像是有点醉了。
我没有插话,打开一罐啤酒,默默的当着听众。
“但阿城不一样,他脑子里有东西,他说阿青就像一朵紫罗兰,不张扬,却带着一种遗世独立的气质。”
“我觉得他说的很好,察觉到他也喜欢阿青,所以我把自己那份喜欢默默的埋在了心底。”
“没过多久,不出意外的阿城开始追求阿青,但他小子竟然在这种事情上脸皮薄,每次都把我拉上。”
“明明是两个人的约会,最后整成三个人的聚会。”
“我和阿青的接触就这么多了起来,我是真的没想过要和阿城抢,但感情这种东西真的说不清楚。”
“你会情不自禁的靠近那个人,不知不觉的对她好,看着她笑会很开心,看着她难过心里会很痛。”
“说来好笑,我一个大老粗,踏马的居然会有这种操蛋的感觉。”
棍哥自嘲的摇摇头,再次灌下一瓶啤酒,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眼神复杂的望着天花板。
爱情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都逃脱不掉。
不过我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的单身狗,还真的无法在这种故事发表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我的另一半,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晃了晃头,我也灌下了一口啤酒,耐心的等待棍哥继续说下去。
“阿城有时候忙,会让我帮忙照顾阿青,每次我的心里都是很矛盾的。我想见到
阿青,但又觉得她是阿城的人,我这样是不对的。”
“但最后,我都没能拒绝。”
“因为阿青还没有正式和阿城在一起,我在心里偷偷的骗自己,只是帮阿城看着她
而已,能默默的为她做点事情,我就很满足了。”
“只要他们两个正式在一起,我就完全彻底的退出。”
“事实上,我们也并没有做一件对不起阿城的事情。”
“那天很平常,我不过像平时一样去帮阿城接阿青下班,把她送到楼下。
她突然让我上楼坐坐,说是有话对我说。”
“说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鬼使神差的我上了楼。”
“阿青对我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她问我要退缩到什么时候。”
棍哥突然笑了一下。
“她跟我说,她喜欢的是我,不是阿城。每次答应和阿城的约会,只是为了见到我而已。”
“我当时懵了,大脑一片空白。”
“我很惊喜,但又觉得这份喜悦是罪恶的,因为我背叛了阿城。”
笑容慢慢消失,棍哥的眼神变得很痛苦,自责和愧疚无法根本无法隐藏。
“棍哥,我没资格评判你们的事情,但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你们并没有背叛阿城。”
我开口劝道。
“因为青姐至始至终都没有和阿城在一起,她从一开始选择的就是你。”
“不,如果我从开始就克制自己的感情,不和阿青接触,就不会有后面
的事情,阿城也许就不会死。”棍哥难以释怀的摇头。
“那晚我落荒而逃,我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干架的时候,面对几十号拿刀子的人我都没这么心慌过,我不敢面对阿城,总觉得对不起他。”
“阿青一直在找我,我不见她,她就站在门外,站到了大半夜。”
“有两个不开眼的混混,居然想对她动手动脚,看着阿青无助的模样,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冲了出去。”
“当时脑子里就一个想法,不能让阿青受委屈。”
“混混被我打了个半死,阿青抱着我哭了很久,我的所有坚持都在这哭声中荡
然无存。这个时候,我下定了决心,选择了阿青。”
“我们瞒着阿城偷偷在一起了,阿青总是催促我早点跟阿城说清楚,我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了勇气。”
棍哥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我们在湖边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情,逃课被老师罚站,刚入社会被人追
着打,还有刚遇到阿青的那一天。”
“那天阿城不知道怎么回事,提到阿青很多事情,我总觉得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或许是我心虚吧。”
“一直呆到天都快黑了,该说的话始终没能说出口,但内心又有个声音在告
诉我,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对三个人都是一种伤害。”
“我一头扎进水里,决定等这一口气憋完,就上去告诉阿城真相。”
“但机会并没有等我。”
“水突然变得很冷,阴寒的感觉笼罩着我,脚上好像缠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一直扯着我往下沉。”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拼命挣扎也没有用,最后以为自己死定了。但阿城
救了我,把我推到了岸边,自己却再也没有爬起来。”
棍哥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下,宽厚的肩膀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当时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躺在岸边眼睁睁的看着他沉入水底,他最后喊出的名字是阿青。”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