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372373

贡献者:游客72584083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19-08-10 02:51:15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钓个鱼还神神秘秘的?
我更加好奇了,又多打量了两人几眼,发现他们身旁都有一个红色的塑料桶,
像是放的诱饵,但盖子盖的严严实实的。
虽然我没怎么钓过鱼,但总见过别人钓,别人装诱饵的都是一个小桶,但他
们身边的桶足有油漆桶那么大,看起来沉甸甸的。
到底什么鱼,用得着这么一大桶诱饵?
我抬头望了望整个湖面,椭圆形,面积并不算太大,只是水面黑漆漆的深不
见底,像是一只镶嵌在地面的眼睛,看起来有点吓人。
那两个绿幽幽的鱼漂,漂浮在水面上,如同两只扭曲了的眼睛。
“林飞,这附近有一户人家,我过去借条小船,麻烦你在这看着点。”棍哥没什
么心思搭理这两个人,走过来对我说交代了一句,就离开了。
我继续好奇的蹲在这两个钓友的身边,由于有外人在,我暂时没有唤出乐乐。
我听说过夜钓,但没听说过有人会跑到闹鬼的水库夜钓,而且询问他们钓什么
还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说不知道点什么鬼都不信。
从兜里摸出两根烟,递到这两个钓友面前。
“哎,老哥,我们又不是来钓鱼的,又不会抢你们的生意,怕什么嘛?”
那个面善的钓友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另外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好相处,没有理我。
我也不在乎,把这根烟放叼在嘴里,然后帮面善的钓友点了烟。
一番吞云吐雾之后,这位面善的钓友重新打开了话匣子。
简单寒暄过后,我知道他叫老江,另外一个叫老曹,两人都差不多四十多岁,原
本就是同事,又是一个钓友俱乐部的,经常结伴钓鱼。
“我们这钓鱼也不容易,经常一蹲就是一天,但这事儿就是得耐心。”老江
活动了一下身体,侃侃而谈,“其实鱼也是很聪明的,没那么容易上钩,你得跟它们斗智斗勇。”
“我是没这耐心,让我坐一分钟我都浑身不自在,所以挺佩服你们的。风雨
无阻,不光要有一个强健的身体,还得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啊!”
我猛夸了一顿,老江很是受用。
“那当然,这也是一种乐趣,你们年轻人确实不容易理解到。不过等到了我们
这个岁数,经过社会的沉淀,可能就不一样了。”
“那不一定,你们这份心性修养几个人能有?要不然,全国的人民都能钓鱼了,是不?”
“哈哈,你这个年轻人可真会说话。”
看时机差不多了,我便把话题拉回到他们在这里夜钓的目的上。
“哎,不过老哥,这大晚上的湖边上多冷啊,再强的身体也抗不住啊,就为
钓个鱼把身体弄垮了,多不值当。”
“在别的地方当然不值当,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老江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怎么不一样,不都是鱼吗?哪里的鱼不是鱼?”
“这里的鱼不一样......”老江的话没说完,又被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老曹
的咳嗽声给打断,老江有点不满。
“你感冒了就先回去,别老咳咳咳的,鱼都给你吓跑了。”
“我只是想提醒你,只顾着跟别人聊天,不专心看着鱼漂,到时候输了比赛,
别又赖账。”老曹面无表情,说话期间也一直盯着黑漆漆的水面。
“我什么时候赖过账了?”老江像是被抹了面子一样,很不高兴,“人家小老
弟对钓鱼很感兴趣,咱们做过过来人,多教一点怎么了?”
“你教你的,但有些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什么该说不该说的。”老江更不乐意,“人家也不钓鱼,又不跟你抢,至于吗?”
“那随便你。”老曹闭了嘴。
“小老弟,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这样的人,把比赛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老
江对我笑了一下,“我们俩经常比赛,最近听说这湖里有一种怪鱼,所以过来试试看。”
“谁先钓到怪鱼就算谁赢,输的那个要送对方最贵的鱼竿。”
“怪鱼?”我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怪鱼?”
“具体什么样也没人说的清楚,就听说挺大的,不好钓。要是能钓到这样的鱼,
不光能卖大价钱,在整个东州市的钓友俱乐部都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是什么样的鱼都不清楚,你们就敢来这里夜?”我故作惊奇,凑近老江神神秘
秘道:“我可听说这湖会吃人啊,每年都会死几个人。”
“是有这么个传闻,不过我们来了两天了,也没发现什么恐怖的东西,可能就是
别人夸大其词。”老江满不在乎。
“有几个湖没死过人?再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他的话没说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湖面,眼神兴奋而激动。
我转头看去,黑色的水面上的一只夜光水漂,微不可查的动了几下。
是老江的鱼竿上的水漂,看起来有东西上钩了。
老江紧紧的抓着鱼竿,几乎是屏住呼吸的盯着水面,背部微微弓起,整个人就像
是进入战斗状态一样。
夜风吹过,绿幽幽的夜光水漂随着水波轻轻晃荡,几秒之后,突然往下沉了一点。
“等了两个晚上,终于来了!”老江兴奋的低呼了一声,有些得意的看了老曹一
眼,慢慢从折叠板凳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回收鱼线。
老曹握着自己的鱼竿,默默的看着老江的动作,虽然脸部没什么表情,但眼神还是表现出一丝紧张。
不知道是在替老江紧张,还是担心自己会输了比赛。
鱼漂又往下沉了一点,几乎整个都被拖到水里,莹莹的绿光在水波里面显得模模糊糊,很不真实。
借着那点微弱的光芒,隐约可以看到水下似乎有个黑色的影子滑过。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能看出那东西个头不小。
怪鱼?
我没有打扰老江,看着他兴奋的收线。
鱼线越收紧,慢慢的绷直了。老江用力握着鱼竿,缓步朝后退了一点,似乎想要将水下的东西拖到岸边。
但那东西力气极大,把鱼线绷的笔直,任凭老江如何操作都死死的沉在水底。
几番博弈下来,意外发生了,老江一个没站稳,竟然被那东西带的朝水下跌
去。意外发生的太突然,我有点没反应过来,眼看着老江被鱼线拽着踉踉跄跄的向前跌去。
“小心!”当老江冲到湖水边缘的时候,我终于回过神来,飞快两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服。
老江一只脚已经悬在湖面上,另一只脚站在岸的边缘,摇摇欲坠。
就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松开鱼竿。
水下那东西的力量很大,鱼线绷的笔直,老江紧紧握着鱼竿,收回那条悬在
湖面的水,身体在我的拉拽下慢慢朝后仰。
老江后退了一步,终于是没掉下水。但水下的东西还在不断的用力,鱼竿已
经深深的弯了下去,老江的身体又有了前倾的趋势。
“喂,快点过来帮忙啊!”我一个人抓着老江有点吃力,转头对着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老曹喊道。
老曹甚至犹豫了一下,才放开手里的鱼竿,过来和我一起抓住老江的衣服,将他慢慢的往后拉。
老江死死抓着鱼竿,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
他双目圆瞪,几乎眨也不眨的盯着水里的变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死死的
咬着牙齿,好像一定要和水里的东西分个高下。
绷直的鱼线不断颤抖,鱼竿跟着水下那东西的动作而不断左右摆动。
我和老曹两人拽着老江,老江抓着鱼竿,合起来等于说我们三个人一起和对下东西较量。
鱼竿又向下弯了一些,末端已经触碰到了水面,那枚夜光鱼漂浸在幽深的水里,
莹莹的绿光下不断有怪异的黑影一闪而过。
我们三人合力与水下的东西僵持着,但鱼竿已经绷到了极限。
不得不说,老江的技术很好,在他的操作下鱼竿居然能撑到这种程度,但水下
那东西的力量还在加大,崩断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老江,那东西看起来很危险,要不算了吧?”我劝道。
“不行,这怪鱼我等了两天了,好不容易才上了钩,怎么能在这种紧要关头轻易
放弃!”满头大汗的老江根本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一直不说话的老曹也开口了:“再坚持一下,怪鱼的力量再大也有消耗光的时
候,这个时候就看谁更有耐心。”
虽然我不是钓鱼爱好者,但多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好不容易才上钩的
猎物,当然是没那么容易放手的。
不过水下的怪鱼到底是什么,从那一闪而过的怪异影子来看,个头不小,至少超过一米。
一米以上的鱼,这得是什么概念?
这个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
都说动物活久了就成精,能长到这么大体积的鱼必然也活了不短的念头,莫不是已经成精了?
每年在湖里死去的人,会不会和这条怪鱼有关系?
正在思索的时候,也不知道水里发生了什么变化,老江像是突然被一股巨力拖走一
样,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湖面栽去。
这一次力量巨大,纵然我和老曹都抓着老江的衣服,还是没能阻止他下坠的势头。
刺啦——
衣服撕裂,老江扑通一声落入水里,我和老曹重心不稳,踉跄后退两步跌坐在草地上。
“老江!”愣了片刻,老曹从地上爬起来紧张的看向湖面。
湖面水波荡漾,但静悄悄的,看不到老江的身影,只剩那只鱼竿漂浮在水面。
老江沉入水底了?
我心中一紧,从马扎旁边拿起手提电筒,照向湖里。
“别,这样会把怪鱼吓走的!”老曹赶紧伸手捂住了光线。
我皱眉推开他的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顾忌这些,不把你朋友的命当回事?”
冷白的光线照在不断晃动的水面,却无法穿透水中的黑暗,根本看不清老江在什么位置。
“老江,老江?”只有我和老曹的声音在空旷的湖面回响。
难道老江这么快就被水下的怪鱼给吃了?
正在心惊之时,远处哗啦啦一声水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浮出了水面,我赶紧把手电照
过去,看到一颗湿漉漉的人头。
“救命,救命......”老江拼命的用双手拍打水面,试图朝岸边游来,但双腿就像是
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样,不断的沉沉浮浮。
这才不到一分钟的功夫,他就被怪鱼给拖了那么远了?
我没有冲动的跳水救人,本身水性并不太好,再加上这湖里有怪鱼的存在,我这个时候
下去不但救不了老江,还会送掉自己的性命。
“撑着点!”我朝四周看了一眼,一把抓起老曹插在泥土里面的鱼竿,顺着河边朝老江所在的位置跑去。
“喂,你在干什么?那鱼竿很贵的!”老曹很不满的跟在我后面。
“鱼竿重要,还是你朋友的命重要?”我头也不回,飞快跑到距离老江最近的岸边。
“抓住鱼竿,我们拉你上来!”我把鱼竿朝老江伸了过去,这鱼竿已经够长,但还是差了一米左右。
“救命,救命啊.......”老江拼命的拍打着水面,声音惊恐到了极点,还没
喊上两声又沉到了水里。
隔了两三秒以后,又重新浮出水面,距离鱼竿的位置又远了一点。
“救命,救命......”老江不断的沉沉浮浮,死命的挣扎着,然而他距离鱼竿的位置却越来越远。
我跟着的移动在岸边跑来跑去,不断的将鱼竿朝着他的方向递过去。
有好几次他甚至能摸到鱼竿的末端,可都在这个时候突然沉入水里,再次冒出来
的时候又变成了另外的位置。
几次下来,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怪鱼好像在故意玩弄老江。
老江已经落水,水里是怪鱼的天下,它有能力拖着老江在水里到处移动,就有能力
直接将老江带入水底吃掉。
可怪鱼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但眼下没有时间细想,老江在水里拼命挣扎,体力很快就会消耗干净。再用不了多长
时间,即使没有怪鱼,他也会筋疲力尽而沉入水里。
“老曹,你还有别的鱼竿吗?”我转头看着在旁边干着急的老曹。
“我们一人拿一个鱼竿,谁距离老江近就把鱼竿递给他!两个人一起,救回老
江的机会更大些!”“有,我马上去拿!”老曹这个时候经我提醒才想到这一点,
马上朝原来钓鱼的位置跑了过去。
很快,他就拿着一个新鱼竿过来了,不过比我手里这个鱼竿要短一点。
“你站那边。”
我和老曹分配好了位置,寻找机会将各自手里的鱼竿递向水里的老江。
老江的挣扎幅度已经比之前弱了很多,他的体力在飞速衰减,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
但我和老曹手里的鱼竿都没能递到他手里,急的我满头大汗。
虽然老江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但这种情况碰上了,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见死不救吧。
眼看着老江的动作越来越无力,口中的呼救声也越来越小,我和老曹火急火燎,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消失在我眼前?
我握着鱼竿,望着再次沉入黑漆漆的水里的老江,迟疑着是否要把乐乐叫出来。
乐乐只是一个小鬼,没有白灵那样强大的能力,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他能不能帮上
忙,在陌生人面前贸然暴露自己的能力,我心里总感觉不踏实。
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跑步的声音。
把手电照过去,看到两个人朝这边跑来。
“出什么事了?”跑在前面的是棍哥,后面跟着一个瘦弱的人影,手里用一根绳子拖着一条小船。
船,有救了!
“棍哥,有人落水了,快把船放下去救人!”我激动的对他们大喊。
棍哥没看清湖里什么情况,只听我这么喊,马上从那个瘦弱的人手里抢过绳
子,拽着小船飞快的奔向湖边。
“在哪?”
棍哥跑到湖边的时候,老江再次沉入水里,湖面只剩下泛着涟漪的水波,看不到人影。
我手电冷白的光线扫过黑漆漆的湖面,我紧紧的盯着水里的变化,几秒后在距离我
们最远的位置响起了水声,老江湿漉漉的脑袋再次浮了上来。
“那边!”我第一时间发现,把手电照向那个位置。
好几轮的折腾下来,老江已经没什么力气挣扎了,漂浮在水面无力的摆着手,连救命都喊不出来。
哗啦一声,小船被推下水。
“老曹,快!”我扔下钓鱼竿,对老曹挥了挥手。
但老曹很迟疑,眼神闪烁的说道:“我,我不会水。”
“不会水你还钓鱼?”我感觉他就是找借口,但这种情况下有顾虑也是正常的
,范不着为了别人丢了自己的性命。
“算了,我去吧。”眼看着老江即将再次沉入水里,我没功夫跟老曹计较了,跳进小船里面。
“等等,我跟你一起,这条湖我来过很多次,比你熟悉。”棍哥也跳进船里。
船尾系着绳子,他把绳子的另一头扔给那个跟着他过来的身形瘦弱的男人,让他找
个稳固的地方把绳子系起来,这样可以避免小船被怪鱼弄沉。
就算发生意外落水,我们还可以拽着绳子游回去。
看着那个人把绳子系在一棵树干上,我和棍哥拿起船桨划水,小船飞快的朝老江驶了过去。
老江看到我们过来,似乎振作了一点,又开始用力挣扎起来,企图减缓身体下坠的速度。
“老江,坚持住!”
船桨不停划动,小船距离老江越来越近,终于在他只剩一个头顶还在水面的时候赶了过去。
“快抓住船桨。”我探出身将船桨伸到水里。
手上一沉,感觉老江抓住了船桨,我马上身体后仰,使劲将他往上拉。
老江的头慢慢冒了出来,他脸色惨白嘴唇发紫,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用尽仅剩的力气死死抓着船桨。
我咬着牙,终于将他拉到了船边,然后我和棍哥一人抓住他一只胳膊,把他往船上拉。
这个过程很顺利,水下的怪鱼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竟然没有阻止。
老江浑身湿透的躺在船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肚子有些鼓,看样子没少
喝水。眼睛向上翻,不时呛出几口水。
我抓起手电,照向黑漆漆的水面。
水波晃动,水里深不见底,不知道怪鱼是否就在附近。
“别管了,先把人弄上岸再说,他情况不是很好,得赶紧送医院。”看了两眼,我和棍哥把船往回划。
小船摇摇晃晃,黑漆漆的水面下总给人一种藏着什么东西的感觉。
望着深不见底的湖面,明明只有十来米的岸边,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显得遥远起来。
由于黑暗,岸边两个人的身影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夜风带着凉意吹起了我们的衣摆,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眯起眼睛看了一下四周,
拿着船桨的手一下子僵住了。
划了这么半天,我们与岸边的距离好像没有缩短,岸上那两个人影依然那么模糊。
我心中一沉:“棍哥,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那种阴寒的感觉又出现了。”棍哥紧握着船桨,眉头皱了起来。
水鬼还是怪鱼?
我放下船桨,从背包里摸出杀猪刀。
棍哥瞟了一眼我手中厚重的刀子,没有说什么,转头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变化。
小船漂浮在湖水中央,四面静悄悄的,只有水浪的声音在轻轻响动。
阴冷的寒意在湖面蔓延,将整个小船包裹,那是一种能浸入骨髓的冷,再厚的衣服都无法抵抗。
“老曹,快把我们拉回去!”我站起来,把手电照向岸边那两个人,使劲的朝他们挥手大喊。
但他们就像是听不到一样,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站在原地。
手电光也像是减弱了很少,照不到那两人身上,他们始终站在阴影里,看不清楚面目。
这不禁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岸上的两个身影真的是他们吗?
“不管他们,我们自己拉着绳子回去!”棍哥是一个很沉稳的人,面对这样的诡异情况,他也没有慌张。
他走到船尾,俯身抓起绳子,用力一拉却愣住了。
绳子断了!
我心中一紧,这绳子很粗是很结实的那种尼龙绳,怎么会突然断开?
“断口整齐,不是被刀子砍断的就是被什么东西咬断的。”棍哥拿着绳子观察了一下,朝岸边看去。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