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新娘——三毛

贡献者:子慕予兮善窈窕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19-03-16 16:34:01 收藏数:10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初次看见姑卡正是去年这个时候,
她和她一家人住在我小屋附近的一幢大房子内,是警官罕地的大女儿。
那时的姑卡梳着粗粗的辫子,穿着非洲大花的连身长裙,
赤足不用面纱,也不将身体用布缠起来,
常常在我的屋外呼叫着赶她的羊,
声音清脆而活泼,俨然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孩。
后来她来跟我念书,我问她几岁,
她说:“这个你得去问罕地,我们沙哈拉威女人是不知道自己几岁的。”
她和她的兄妹都不称呼罕地父亲,他们直接叫他的名字。
罕地告诉我姑卡十岁,
同时反问我:“你大概也十几岁吧?姑卡跟你很合得来呢。”
我无法回答他这个荒谬的问题,只好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半年多过去了,我跟罕地全家已成了很好的朋友,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煮茶喝。
有一天喝茶时,只有罕地和他的太太葛柏在房内。
罕地突然说:“我女儿快要结婚了,请你有便时告诉她。”
我咽下一口茶,很困难的问他:“你指姑卡吗?”
他是:“是,过完拉麻丹再十日就结婚。”
拉麻丹是回教的斋月,那时已快开始了。
我们沉默地又喝了一道茶,
最后我忍不住问罕地:“你不觉得姑卡还太小吗?她才十岁。”
罕地很不以为然的说:“小什么,我太太嫁给我时才八岁。”
我想那是他们沙哈拉威的风俗,
我不能用太主观的眼光去批评这件事情,所以也不再说话了。
“请你对姑卡说,她还不知道。”姑卡的母亲又对我拜托了一次。
“你们自己为什么不讲?”我奇怪的反问他们。
“这种事怎么好直讲?”罕地理直气壮的回答我,我觉得他们有时真是迂腐得很。
第二天上完了算术课,我叫姑卡留下来生炭火煮茶喝。
“姑卡,这次轮到你了。”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