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时间的彼时木棉

贡献者:dk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13-05-04 15:41:20 收藏数:11993 评分:0.8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逃离
那次车祸之后,一切都变了。
江纵的脸上缝了八针,他醒来的时候第一句话问,我还活着吗?于筱妍在哪里?
于筱妍也活着,不过只剩下一口呼吸,医生说,随时有生命危险,也可能成为植物人。
江纵第一次见到于筱妍的父母,如那些报纸杂志上说的儒雅,他们安慰他说,不要难过,谁也不愿意出这样的事。
这样懂事的父母,他的眼泪落下来,是我毁了她的一生。
三个月后,他出院,医院里还躺着他曾经的女友。
是的,只能是曾经,父母说,你不可能放弃你的事业等待她一辈子吧,即使她醒来医生说也可能瘫痪,他想挣扎,
想说是自己造成今天的一切,可父母说,你的签证下来了,准备准备去澳大利亚吧,现实和梦想是有距离的,
我们会用金钱补偿这个女孩子的。
临走时,他去医院和她告别,筱妍,他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手依然温热,脸上是沉静的表情,似她的人,永远那么温和地微笑着,他握住她的手,把眼泪一滴滴落到掌心
里,人世间有太多不能,他总以为自己如果遇到自己疯狂喜欢的女子会把所有献出去,电影和小说中的爱情不都是
这样的吗,可真出了事,他却想逃,他没有自己想象的高尚,这和小说电影是两回事!
走的时候他没有再来医院,他留了一封信给于筱妍的父母,在信中他说了很多对不起,
于筱妍的父母说,我们能理解。
这一走,就是五年。
五年之后,他回来,不敢问起于筱妍的情况,父母说,于筱妍啊,你走后她的父母就接她回北京了,
现在不知道如何了,我们赔了50万给人家,但人家没要,她的父母说,他们有钱,他们缺的不是钱。
慈荷
江纵的业务开展到北京由国内到国外,然后从国外又移师北京,到北京的第一件事,江纵就想打听于筱妍的情况,
于筱妍还在医院里吗,还是已经不在人世。
他心里生出一丝可怕的想法,他宁愿她已经不在人世了,那样的话,他的心里会平安一些,
他可以用一辈子怀念这样一个女孩子,有的都是无尽的相思和怀念。
5年后的他,已经在澳大利亚娶妻生子,妻是一个亚裔女孩,甚至不会说国语,孩子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早已经西化,根本就不吃中餐,他和于筱妍热恋时曾经畅想过在澳大利亚的生活,于筱妍说过,
一定要生两个孩子,要让他们画中国写中国的书法,那些几千年的好东西不能丢,江纵很是赞赏了于筱妍一番,
看我老婆多么古典啊!
如今他已经是30岁的男人了,不再有往日的激情,只是有一次看到和于筱妍长得类似的女孩子,
穿着露肚皮的吊带,很娇艳地给男人跳脱衣舞,那绝对不是于筱妍,那个时刻,他是有隐隐心痛的。
一个月之后,他去国外为自己买一件衬衣,突然,在转口的地方他呆住了,于筱妍,于筱妍,是的,是她。
她领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那时为自己挑一条丝巾,他扑过去,一把抓住她,筱妍,
你还活着吗,你又活过来了是吗?
于筱妍笑着看着他,一如当年初见她时那样羞涩和动人,先生,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你。
我是江纵,是江纵啊,他嚷着,深圳,外语班,澳大利亚,还有爱丽舍……他说起那些关键词,
她还是笑着摇着头,对不起,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认识江纵,也不叫于筱妍,我叫慈荷。
慈荷,她怎么会叫慈荷啊?看着于筱妍远去的背影,江纵呆了好久好久,她怎么会连我也认不出来了,
她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男孩儿和他挥着手,他突然想哭,那个小男孩儿,难道说……天啊,他不敢再想下去,开车跟着她出来,
她上了出租车,然后一直往北去。
停在大树后面,他看到了那间她说过无数次的四合院,里面出来一个男人,英俊挺拔,
把孩子抱过去,又把她手里的东西接过去。
他站了好长时间,看到5年前看到的两个老人也走进那个四合院,他趴在方向盘上,哭了。
是的,那是他的于筱妍,那个于筱妍,已经得了失忆症,她居然不记得他了。
他每天等在她必然出现的路口,有时看她一个人,有时是那个男人陪着她,或者她手里会牵着一个小孩子。
好多天,他就那样站在树下,偷偷地看着她,她还是那样羞涩而淡然的表情,还是如5年前一样动人,只不过他看
到她的胳膊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江纵知道,那是车祸时留下的,她的胳膊当时被夹断了的。
终于有一天,她一个人出来,他上前去,慈荷,我能请你喝茶吗?
他是叫她慈荷的。
好,她说,我们去喝茶。
服务生表演完很复杂的茶艺后,门轻轻关上,古典的二胡曲子,是他点的背景音乐,他有一种冲动,想把对面那个
叫慈荷的女子拉向自己怀中,这个念头让他感觉可耻,5年前,是他不要她的。
他就那样看着她,她还是笑着,她越是笑,他越是心里难受,突然,他的眼泪就出来,猝不及防,落在那菊花茶里
。我们曾经非常相爱过,他说起了往事,从相爱到车祸,从他离去到她成了植物人,他说,这样的生生死死,
你怎么会不记得?
对面的女子终于不笑了,我记得,一直都记得!
端在手里的碗刹那间落地,一声声裂帛之音,他说,你记得为什么要这样,于筱妍笑,我是为我父母,当我醒来,
看到她们已经满头银发,我知道,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装作忘记,这样,我们可以轻松过完后半生,
一切甜蜜如从前。我重新开始恋爱,结婚生子,似不曾发生过一切,不要以为是为了你,
我只是愿意让父母与自己开心一些,可以吗?
江纵惊住,当然,他说,再要说下去,对面女子提了包说,我走了,和家人约好去吃京城有名灌汤包子,如果记得
我们的从前,请你忘掉,如果想再回到从前,那么真的不必,请你看在以前的份上,替我保守秘密,
我还是那个快乐的没有从前的女子。
江纵站在屋里,听着高跟鞋嗒嗒地下得楼去,心里只觉得什么被掏空,所有山河岁月,此刻,
碎得连回忆都不再有他想了想,之所以没有,是因为他不配拥有。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认证文章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