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改嫁死对头by松鼠醉鱼34

贡献者:愿时光待我如初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4-02-19 16:10:34 收藏数:5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第34章 真话
展艾萍夫妻俩烧好了一桌子饭菜, 把顾相宜叫过来吃饭,顾相宜早就饿了,
整个屋子里到处都是难以遮掩的饭香和菜香, 这是顾家从来没有过的场面,
顾相宜恍惚觉得自己像是在国营饭店里。
可惜,这里不是国营饭店,这里是她小哥顾晟的家,她头上有五个哥哥,四个哥哥都没结婚,
她只有一对哥嫂, 她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别样的家的感觉。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展艾萍把灯打开, 屋里的灯光并不算明亮, 却也把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照亮了,
看得人垂涎欲滴。
中间是虫草花炖的鸡汤,汤汁浓深, 上面浮着一层黄色的油脂, 一块块鸡肉染上了虫草花的橘红;
旁边的红烧肉酱香浓郁, 肉块吸满了酱汁, 红艳艳的, 肥瘦相间,仔细分辨,
还能感受到那一股属于八角的香;另一道酸菜鱼则是漂亮的乳白色, 汤汁的酸意使人胃口大开,不见鱼肉,
漂浮的点点酸菜点缀在乳白的鱼汤里……
最让顾相宜忍不住多瞄几眼的是那道腊肉炒蕨菜, 放了不少干辣椒, 闻着就觉得呛香勾人,
就连那菜汁都变红了,光是看着就知道能有多下饭。
最香的是嫂子煲的腊味饭,以前顾相宜从来不知道煮米饭还能香成这样,那股诱人的米饭香气尽往鼻子里钻,
钻的人受不了,像是有几条馋虫顺着鼻尖,流进了胃里,闹得个翻天覆地。
顾晟把碗筷摆好放下:“尝尝你嫂子的手艺。”
顾相宜:“……”
她往自家亲哥脸上瞥了眼,继而也不客气,伸出一筷子去夹蕨菜,绝了,晒得微干的蕨菜没有多余的水分,
嚼起来略带爽滑,更是融入了辣椒和腊肉的咸香呛辣,光是这一盘炒蕨菜就已经足够下饭。
顾相宜的筷子马不停蹄去尝别的,酸菜鱼好吃,红烧肉好吃,
土豆烧排骨也好吃……碗里的腊味饭更是鲜得要咬掉舌头。
顾相宜也不说话,一双筷子使得是虎虎生威,这是顾家人练出来的手艺,像他们一家子去国营饭店吃饭,
一桌子的饭菜,都是靠抢的。
像她顾相宜,头上五个饭桶哥,这些个饭桶哥没有半点兄妹爱,想要从饭桶哥的筷子底下“虎口夺食”,
她的眼睛和手法也都是练出来的!
顾相宜也是顾家的抢菜小能手。
于是场上的饭菜消失的很快,快到顾晟都看不下去了,他往展艾萍的碗里夹了几筷子菜,
“喂喂,顾相宜,你有没有当客人的自觉,给你嫂子留点。”
展艾萍这会儿还在慢悠悠地喝虫草花鸡汤,汤汁鲜美,里面的虫草花更是香甜爽脆,鸡肉格外鲜甜。
这土鸡肉完全不柴,鸡肉和骨头已经快分离了,不用咬,仿佛只要这么轻轻一吸,就能把那松散的鸡肉吸出来,
甘甜的肉在唇舌上化开。
展艾萍喝着汤,也不着急,给自己碗里舀了一勺胡萝卜豌豆玉米火腿丁,她特意找孟小云换了一斤火腿肉。
场上三个饭桶,如今就她落了下风,她习惯了细嚼慢咽,顾晟跟她吃饭的时候,
也总是让着她,她就没有抢菜的自觉。
顾相宜愣住了:“我、我……客人?”
如今她在哥嫂家已经成客人了。
“哥,这可是你自己以前说的,吃饭如打仗,谁抢赢就是谁的!”顾小妹同志振振有词。
展艾萍笑道:“你让她吃,瞧瞧这孩子,都饿几天了。”
顾相宜:“……”说起来她真的好惨啊,吃了他妈做的饭菜,火车上的盒饭她都吃的津津有味,
要不是为了维护自己一个淑女的面子,她想买两个盒饭。
——但是不好意思!!!
人家成年男人都只买一个盒饭。
顾晟又给自家媳妇儿碗里夹了块红烧肉,“行吧,让她吃,反正她也难得有机会尝到我媳妇儿的手艺。”
顾相宜:“……”这人好欠揍啊!
“萍萍姐是我亲嫂嫂!”
顾晟:“要是没有我,她能成为你嫂子?”
展艾萍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吃你的吧,别斗嘴了。”
顾晟笑了,老实道:“我听我媳妇儿的。”
顾相宜:“……”
当初信誓旦旦说要把萍萍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人是谁?
而眼前这个人是谁?
吃完了饭,顾晟收拾好碗筷,展艾萍擦桌子,顾晟去刷碗,
唯独自己无事可做的顾相宜终于有了一点身为客人的自觉。
顾相宜看看自家亲嫂子,又看看自家亲哥,她心里一阵发堵,已经不需要多问,
两人眉眼间流露出来的亲昵和默契,完完全全将她排除在外,就像是在说她是一个多余的。
羡慕死了!
顾相宜心想:我想变成我亲哥,我也想娶一个漂亮会做菜会治病的大美人媳妇!
——他们还是青梅竹马!国家给分配的对象!
顾相宜拖着小板凳去顾晟面前盯着他刷碗,顾晟俊眉一挑:“怎么?你羡慕?你来刷碗。”
顾相宜:“……小哥,你天天在家刷碗吗?你是怎么顶着这一张冷面教官的脸,却干着如此贤惠的事,
你好像还刷的挺干净。”
顾晟冷漠道:“你嫂子做菜,我刷碗,合理分配。”
“我听说好多男军人在家都当大爷的,你难道就没有那个野心吗?”
顾晟回头往外道:“媳妇儿,来抓人,这里有个叛徒,恶意煽动革命——”
“哥!”顾相宜喊他一声:“你怎么跟咱爸一个德行。”
在外威风凛凛,在老婆面前怂得一塌糊涂。
“上梁不正下梁歪。”顾晟面无表情道:“你现在知道我已经歪成什么样了吗?”
“都是你爸开的一个好头。”
顾相宜:“……我爸难道不是你爸?”
展艾萍已经将灶台简单收拾好了,她过来洗手,闻言道:“你们兄妹俩在编排我什么?”
顾相宜告状:“嫂子,我现在很嫉妒他,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他要是再说话,我忍不住拿水枪滋他,
嫂子,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就带我拿水枪滋他。”
展艾萍:“……”
顾晟:“现在你嫂子是我这边的。”
顾相宜放狠话道:“我爸说了,让我一到哥嫂家,一定记得立马给他打个电话,现在你俩说说吧,
你们是要我说假话还是说真话。”
“展艾萍同志不要说话,顾晟同志我先提醒你,现在我都羡慕死了,要是我爸知道更加羡慕死你了,
我只是敢拿水枪滋你,我爸估计得掐死你!”
“你玩的好一手欲扬先抑,都是顾家人,却瞒着我们吃香喝辣!你是顾家的罪人!你背叛我们先过上了好日子!”
想想她那四个光棍哥哥,顾相宜就觉得一把辛酸泪流下来,五哥独自过上了温馨甜蜜搂媳妇儿的幸福生活,
而他们还是四条光棍。
这家伙还特别懂闷声发大财,在亲爹面前装模作样,骗他们以为他过着“战火滔天”的日子。
顾晟:“少看点连环画,把东西拿出来。”
展艾萍:“……”是有点欠揍了。
顾相宜万念俱灰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给展艾萍:“我不给你,我给我嫂子。”
“你过着吃香喝辣的日子,我们还要掏钱给你,恭喜你新婚,你妹妹我现在心好痛。”
顾相宜觉得自己不该来走这一趟,某个人装大尾巴狼,害得他们以为他过苦日子,都忍不住多多同情了“几分”。
“爸妈给嫂子弄了很多布票,不是给你做衣服的,是给萍萍嫂子做衣服的!”
顾晟这会儿心情十分不错,他笑着对展艾萍道:“媳妇儿,看见了吧,这就叫做闷声发大财。”
顾相宜:“……”
顾晟嘲笑她:“小妹,你以后估计捞不着我这么个丈夫,你不是喜欢那个吴医生,
还千里迢迢为他来这,那你可惨了。”
“以后他不上交工资,饭菜是你做,碗是你洗,地是你扫……所有家务活通通是你干。”
顾晟唏嘘:“你哥和你嫂子,以后肯定多给点,太惨了,我的小妹。”
展艾萍踢了他一下:“你少说两句吧。”
顾相宜:“我哥这么欠揍,嫂子,你瞎眼了才嫁给他。”
“你嫂子是眼神好,比你眼神好,你哥我打心底喜欢你嫂子,从小到大都喜欢。”
顾晟笑得十分欠揍:“只要你哥我在家里,我什么都舍不得她做,我帮她洗碗,我帮她洗衣服。”
“她把我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我媳妇儿让我往东,我就不敢往西,我媳妇儿让我往西,我就不敢往东——”
顾相宜:“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顾晟:“你以后能嫁个我这样的丈夫吗?”
顾相宜:“……”
展艾萍:“……”
顾相宜喜欢那个吴医生,展艾萍之前还想着,感情这种事情,外人是劝不来了,越是劝,越是适得其反,
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因为某个人以毒攻毒的嘴炮能力确实有点强。
过了一会儿,顾晟还真当着顾相宜的面帮展艾萍洗衣服,他还故意等着顾相宜,兄妹俩一起洗衣服,
顾相宜这两天赶路,换下来的衣服着实不少,她也不好意思让别人洗,当然是自己洗。
她那个臭哥哥还当着她面慢悠悠洗衣服。
顾晟:“羡慕吗?我帮你嫂子洗衣服。”
顾相宜呵呵两声:“我告诉你俩,我不羡慕,我不酸。”
“我哥的激将法对我没用。”
展艾萍觉得好玩,去端了一盆温水来,加入战场,她把毛巾拧干,亲手给顾晟擦脸。
顾晟给了顾相宜一个眼神。
顾相宜:“嫂子,你的温柔政策也没用……”
“没用就没用。”展艾萍弯腰给顾晟捏了捏肩膀:“累不累,我看你们最近的训练任务还挺重……”
“还好。”
展艾萍在他耳边小声道:“回到房间里去我给你推拿。”
顾晟转过头跟顾相宜说:“你转头,别看。”
顾相宜:“……”
顾晟在自家媳妇儿脸上亲了下,夫妻俩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顾相宜一边洗一边想着,果然是亲哥和亲嫂子,他俩才是一伙的。
夜里顾相宜被安置在书房里过夜,顾晟夫妻俩睡另一个卧室,顾相宜坐在竹床上,她打量着书房里的景象,
这屋子不算大,有一张乘凉用的竹床,躺在上面十分凉爽,只是在翻身时会发出吱呀的声响。
除了竹床外,有桌子,有书架,还有一台缝纫机,天啊,他们家里真的有缝纫机,她哥身上穿的衣服,
该不会真是亲嫂嫂做成的吧?
顾相宜忍不住坐在缝纫机前左看看,右看看。
她看到了碎布还有一些收拾好的图纸,顾相宜忍不住拿起那些图纸翻看,上面是她亲哥的笔迹,
是他一笔一画画出来的。
他给嫂子画了裙子。
顾相宜:“……”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顾相宜放下不看了,她转头看向一旁的书架,书架上都是她嫂子展艾萍的医书,
架子上的医书真的很多,顾相宜随便拿下来一本翻看。
医书里夹着一张纸,顾相宜随手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张素描,素描上画的是穿白大褂的展艾萍,
那画的笔触十分细腻,却又像是信手捏来,将画里的人物描绘地栩栩如生。
顾相宜心想会画画了不起吗?
——画里的爱意是藏不了的。
顾相宜手指顿了下,回想起刚才,她心想眼神里的爱意也是藏不了的。
顾相宜心想他哥嫂也太厉害了,这么多年当着他们眼皮子底下打情骂俏。
“……”
顾相宜眼珠子动了动,她放轻了脚步,悄悄地走到墙角,整个人如同蜘蛛一样扒拉在墙上,试图探听隔壁的动静。
她听了一会,听到了——男人和女人的吵架声。
这一男一女好能吵啊,顾相宜专心听他俩吵架,偏生那声音传过来已经很微弱了,只有凝神细听,
才能听到些许只字片语。
他俩在吵什么呢?
这也太能吵了。
顾相宜听了一会儿,不想听了,闭上眼睛睡觉,隔壁家的声音也消失了。
*
第二天清早,顾相宜起来的时候,亲哥顾晟已经早起不见了,嫂子展艾萍还在,给她做了一碗酸辣米线,
雪白的米线,红色的剁椒,绿色的葱花,酸辣的香气,还撒了白芝麻,顾相宜配着水煮蛋,连带汤汁都给喝完了。
展艾萍也吃得多,她这两天喜欢吃酸辣的。
“嫂子,你今天不上班?”
“嗯,不上班,跟人换了班。”这就是在乡镇医院的好处,一个月上班十七八天,约等于上一天,休一天,
只不过连上夜班的时候有点累,但是夜班不做手术,碰见晚上没有病人的时候,照样一觉睡到天亮,
是值夜班又不是站岗。
乡镇医院连病房住院部都没有,晚上也不用查探病人的情况。
顾相宜问:“嫂子,你怎么愿意去乡镇医院上班。”
“去哪上班不都是给人治病。”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不分高低贵贱,哪怕是动物,救治动物的时候,
展艾萍也感觉很开心。
因为她是确确实实感觉到自己为它减轻了伤痛,这就让她感受到了事业的成就感。
以前她年轻的时候,想成为一名国内最厉害的名医,她样样都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这样的严苛,
反而让自己身上背负了太多,更是变得束手束脚。
现在展艾萍的心情不再是当初的好高骛远,有病人来求医,她就治,尽力而为就好。
展艾萍也有目前的打算,经过这段时间给村民们治疗,比起治疗疑难杂症,
她觉得更重要的是要做好基础卫生知识宣传,预防传染病,防范疟疾,另外对村里的女孩子们做生理知识科普,
这些都是有意义的事。
“你今天去军医院报道?”
“嗯。”顾相宜心头激动不已,她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上班了。
“嫂子,我等会儿去给我爸打个电话,你要不要在一旁偷听?”
展艾萍笑:“你打吧,我不偷听。”
顾相宜只能遗憾。
“我出去啦。”
顾相宜走到大门外,立刻看见了一个中年妇女,就这妇女的架势,顾相宜精准猜测到她可能是一个妇女主任。
因为她身上的妇女主任味儿太浓了。
李玉霞李主任逮住了何玲玲:“你们夫妻俩昨天又吵架?”
“你们家隔壁小顾都搬来这么些日子了,就没见他俩脸红过,你俩天天吵架,你脸红不脸红啊?”
何玲玲:“打是亲,骂是爱。”
顾相宜:“?”
“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我跟谢述已经和好了。”
李玉霞:“……我已经懒得说你俩,你们家隔壁有一对好榜样,跟着多学学吧。”
提到隔壁那一家,他俩处得太好了,李玉霞心里也犯嘀咕,心想这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就是好,
两人太熟了,现在成为了夫妻,连架都没得吵。
何玲玲:“我——”
她正要说起什么,却瞥见了顾相宜,李玉霞也注意到了顾相宜,李玉霞问:“你是哪位?以前没见过你。”
顾相宜道:“我是来探亲的,顾晟是我亲哥,展艾萍是我嫂嫂,喏,那是我哥嫂家。”
“这位嫂子,昨天是你在吵架啊,我一听你的声音,就觉得很熟悉。”
“你俩是不是天天吵架啊?”
李玉霞:“……”这小姑娘说话倒是很莽。
何玲玲脸都要燥红了:“……”
“是不是感觉越吵越亲切?我哥和我嫂子小时候还经常打架呢,打是亲,骂是爱,对不对?”
李玉霞:“……”对个屁。
何玲玲转移话题道:“唉,这位顾小妹,你是展艾萍她小姑子,你们也打小一起长大的?”
这么心直口快的难缠小姑子,那展艾萍估计得喝一壶。
一听到“小姑子”这个词,李玉霞跟着眼睛一亮,小姑子啊,难缠小姑子,姑嫂之间总得出点问题,
隔壁顾家是不是要吵起来了。
调解姑嫂矛盾这事,她熟!
“是啊,我跟我哥嫂一起长大的。”
李玉霞连忙问:“你跟你嫂子感情怎么样?”
顾相宜:“我跟我嫂感情可好了!”
李玉霞瞪直了眼睛:“!”
何玲玲瞪直了眼睛:“?!”
“我嫂子长得真漂亮啊,我哥他走什么狗屎运才娶到了我嫂子,我嫂子会做衣服,她还会做菜,她还是个大学生,
你们不知道,我嫂子小时候成绩可好了,她很聪明……”顾相宜吧嗒吧嗒说了一大堆,一说起她亲嫂子,
她就忍不住吹起来。
“我哥以前那么难搞的一个人,他竟然亲手帮我嫂子洗衣服,他还刷碗,他还给我嫂子画像……”
顾相宜一口气说完,她觉得舒服多了。
顾小妹把眼前的两个人说得面面相觑。
李玉霞强行忍住想要抽一抽的嘴角,她给何玲玲使了个眼色:“你听听,你听听,隔壁顾家人真是对模范夫妻,
你跟小谢是当真要跟着多学学。”
何玲玲:“……”她心想这小姑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顾相宜道:“我哥虽然别的不像样,但他的确是个好丈夫。”
李玉霞:“是是是,你这小姑娘说得不错,家和万事兴嘛。”
顾相宜告诉了两人,去给自家老爹顾泽岸打电话。
等到电话接通,顾相宜直接嚷嚷:“爸,我已经在哥嫂家住一天了。”
电话另一头的顾泽岸好奇地要命:“怎么样?”
“你是想听假话还是想听真话。”顾相宜觉得自己说真话,她亲爸估计也不相信。
顾泽岸:“……”
“真话和假话你一起说。”
“假话是——我哥把我萍萍嫂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真话是——我萍萍嫂子把我哥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我小哥现在深得您真传,他怕老婆,他惧内,媳妇儿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
媳妇儿让他往西,他就不敢往东。”
顾泽岸:“……你也想气死你老子?”
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还越说越离谱了。
“你五哥是那样的人吗?”
“是不是你哥嫂教你胡搅蛮缠的?”
顾相宜:“您还不知道,我哥都快成他们家属院的三好模仿丈夫了。”
当然,这句话是顾相宜添油加醋的,就她这两天看来,跟哥嫂隔壁家那对相比,她哥的确能当上模仿丈夫。
顾泽岸:“你不如跟我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小哥还能成为模仿丈夫,他俩不打架我就阿弥陀佛。”
顾相宜:“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这您还不懂?”
顾泽岸:“你跟我说实话。”
“爸,您就别担心了,我觉得你很快就要抱孙子了。”
“我哥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现在歪得跟你一样。”
顾泽岸:“……”
这对儿女他都不想要了!
挂了电话,顾泽岸独自里屋子里来来回回徘徊,秦英买菜回来,就看见他一会儿愁容满面,一会儿欣喜舒朗,
差点成个了阴阳人。
秦英把菜放下,随口问他:“还没等到相宜的电话?”
“我已经跟她通完电话了。”
“真的啊!”秦英睁大了眼睛,“怎么就不等我呢,你们父女俩说了啥。”
“老五跟萍萍过得怎么样?她见到她哥嫂了没有?”
“见了,在她哥嫂家住了一天。”顾泽岸木着一张脸,语气麻麻道:“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秦英:“有真话听还听什么假话,听真话。”
“真话就是萍萍把老五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他现在都快成家属院的模范丈夫了。”
秦英:“……”
她摆了摆手,“算了,你别编谎话骗我了。”
“就他们那张政委,媳妇儿是妇女主任,我给那边打了个电话……”
顾泽岸顿了一下:“他媳妇儿说,确有其事。”
“他媳妇儿还说,怪不得是青梅竹马呢,打小一起长大的,就是感情好。”
秦英:“……”
顾泽岸道:“那李主任还说,咱们老五特别疼媳妇儿,帮媳妇儿刷碗,帮媳妇儿洗衣服,他还给媳妇儿画像……”
“真、真的啊?”
顾泽岸:“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指不定咱们还真能抱孙子了。”
秦英眼中一喜:“那到时候我去看看。”
顾泽岸不可思议:“那我呢。”
“顾司令你好好工作,我去给你看儿子儿媳,我都好久没见过萍萍了……”
顾泽岸冷冷道:“你真过去,指不定还能见到你个好女婿。”
秦英:“就那吴医生?人的确是个好人。”
秦英也不想嫁女儿,奈何女儿喜欢,她也没法子。
*
顾相宜收拾好东西去军医院报道,她心里确实很期待能见到那个人,那个人是外科男医生,他很优秀,
长得十分斯文,顾相宜以前就很想亲眼见见他在医院里穿白大褂的模样。
他们曾经是一个学校的,他比她大几届,顾相宜见过很多人,唯独觉得他是不一样的。
顾相宜兴奋地报到许院长还抽空见了她一面,
“你来之前,你爸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好好照顾你,以后你跟着张护士吧。”
“好,谢谢院长。”
许院长看着她欲言又止,心想她怎么就不提提她嫂子展艾萍,展艾萍在医院做的那几台手术,
病人恢复的极好,许院长去给那三个病人检查过好几遍了,越看越是……有点后悔。
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就把展艾萍留下。
顾相宜跟着张护士长去熟悉医院的情况,哪怕她家世显赫,仍然从一个小护士做起,张护士长也没给她特殊关照。
“张护士长,你知道吴隽吴医生吗?”
“知道,吴医生在动手术。”
顾相宜兴致勃勃地领了衣服,她还有分配的宿舍,军医院和部队里的管理又不一样,她们是能正常上下班的,
她刚来报到,还不用正式上岗,张护士长给她交代过基本情况后,剩下的都是顾相宜的自由活动时间。
医院里人来人往,没人管她。
顾相宜坐在医院的等待椅上,等完一场手术结束,看见了那个眼熟的人,他穿着手术服,带着口罩,
鼻梁上架着眼睛,高高瘦瘦的,显得十分斯文。
吴隽明显也注意到了她,他的眉头一皱。
“吴医生,中午一起在医院里吃个饭吧。”见到熟悉的人,顾相宜十分高兴,她对吴隽的心思,
她也说不明白,反正见到他就觉得很高兴,又像是见到了当初的老学长,与有荣焉。
“以后我就是这里的护士,我们能成为同事。”
吴隽的脸色不太好看,但他还是答应了。
中午两人一起在医院食堂吃饭,吴隽说话并不好听:“医院不是你胡闹的游戏,哪怕你是司令的女儿,
你也没资格胡搅蛮缠。”
顾相宜:“……我怎么就胡搅蛮缠了?”
“我早就跟你说明白了,我不喜欢你,你这样的死缠烂打只会让我觉得厌烦恶心。”
吴隽对顾相宜的观感十分复杂,她口直心快,天真单纯,她能轻而易举的拥有别人拥有不了的东西。
她有疼爱她的父母,上面还有五个亲哥哥,作为家里的小女儿,是疼着宠着长大的。
吴隽不一样,他的父亲早逝,母亲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兄妹俩拉扯长大,看着天真无邪的顾相宜,
再看看自己懂事听话的亲妹妹,吴隽只觉得心里发堵。
顾相宜的天真让他觉得厌恶。
更让他厌恶的是周围人的话:
“顾相宜的爸爸可是……”
“你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司令的女婿,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怪不得上面重视他……”
吴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他不屑于司令女儿的垂怜,现在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奋斗来的。
顾相宜的纠缠和周围人的话,让他觉得愤怒和羞辱,他才不想去当什么司令的女婿。
现在顾相宜竟然追到了滇省来。
吴隽对她厌恶到了极点,想到即将有可能在医院里听见的“风言风语”,诸如“你被司令的女儿瞧上了”
“怪不得主任选择你”“苟富贵莫相忘”“你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人家千里迢迢追到了这里来”……
顾相宜瞪大了眼睛:“我让你觉得厌烦恶心?”
她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恶言恶语,她涨红了脸,她很生气,
下意识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对你死缠烂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吴隽愣住了:“……”过去的顾相宜在他面前向来是温柔腼腆的小淑女,像一只温吞的小兔子,
会看着他脸红害羞,说话轻声细语,说不出几句粗俗的话。
现在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顾相宜这下自己也愣住了:“……”
大院里长大的姑娘,还真没几个温柔的,虽然顾相宜很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温柔的小淑女,但是——
昨天她跟亲哥顾晟嘴炮嘴习惯了,现在脑海里还萦绕着顾晟的话:
“小妹,你以后估计捞不着我这么个丈夫,你不是喜欢那个吴医生,还千里迢迢为他来这,那你可惨了。”
“以后他不上交工资,饭菜是你做,碗是你洗,地是你扫……所有家务活通通是你干。”
“你哥和你嫂子,以后肯定多给点,太惨了,我的小妹。”
“你嫂子是眼神好,比你眼神好,你哥我打心底喜欢你嫂子,从小到大都喜欢。”
“只要你哥我在家里,我什么都舍不得她做,我帮她洗碗,我帮她洗衣服。”
“她把我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我媳妇儿让我往东,我就不敢往西,我媳妇儿让我往西,我就不敢往东——”
“你以后能嫁个我这样的丈夫吗?”
顾相宜心想我气炸了!
吴隽当着她面直言说她死缠烂打,说她让人恶心厌烦,亲哥顾晟都明晃晃的嘲笑她,
顾相宜这下当真是恼羞成怒了。
——我有那么贱吗?
她小哥那么讨人嫌的一个人都超级会疼媳妇儿,她亲爸也超级疼媳妇儿,为什么她就要这么犯贱,
表面的斯文又不能顶个饭吃。
在吴隽诧异的眼光下,顾相宜气冲冲的走了。
*
回到家属院,顾相宜见到展艾萍,展艾萍在给菜地拔草,见到自家亲嫂子,顾相宜一下子就委屈了。
她期期艾艾把刚才的经过说给展艾萍听:“嫂子……”
顾相宜没多少同龄的女性朋友,她家世好,上面还有五个亲哥哥,作为家里唯一的小女儿,
父母也对她偏疼些,很多人羡慕她,不爱跟她做朋友。
她经常会觉得是自己不讨人喜欢,顾相宜觉得自己样样都不行,也就会投个好胎,哪怕是在同一个家里,
唯独她出生在建国后,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了,她没吃过什么苦。
所以吴隽不喜欢她,她觉得也是应该的,吴隽跟她几个哥哥一样,都很优秀。
哥哥找的嫂子也很厉害。
展艾萍抱了抱她:“那你是怎么想的?你后悔了?”
“嫂子,其实我来这里,也不单单是因为他。”
顾相宜想了想道:“嫂子,我也想当一个优秀独立的人,而不是总被圈在父母的羽翼之下。”
父母对她很好,可这种想离开父母的想法却总是挥之不去,她不想总被人因为父母兄长的原因而照顾她。
明明她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他们都把她当做孩子一样,无论是真心的,还是不真心的,所有人都捧着她。
他们对她太宽容了,好像她犯什么错都可以原谅。
像吴隽这种孤傲的,对她不屑一顾的,她反而觉得他才是真实的,因为他真正把她看成是顾相宜,
而不是谁的女儿,谁的妹妹……她配不上那些好。
展艾萍道:“你会变成一个优秀的人,也会遇上一个优秀的人。”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只要你愿意去改变,你就会变成你想要成为的人。”
顾相宜大放厥词:“没错,我要跟你一样,将来把我爸妈吓一跳。”
展艾萍:“……”
“小妹,你先确定自己的目标。”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