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男友很难养,作者:水杉8-12

贡献者:游客199239480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4-02-12 12:19:15 收藏数:3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第8章你有钱吗?
江维胡乱的想着,往脸上泼着水。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顺手把熊驰远贴的便签拽了下来塞到了自己衣服里面,看到厨房桌子上放着的早餐,
江维拉开座椅坐下来。
早餐果然凉透了,江维站起身又给放进了微波炉里,掏出了手机,翻到昨天的来电,
把熊驰远给他打的那个号码给存了下来。
等早餐热好了,江维坐下吃着嘴里的酱肉小笼包,拨出了熊驰远的电话。
出乎意料,居然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然后熊驰远温和的声音传来,“小维,起来了?吃过了吗?”
江维刚要回话,那边就传出了模糊的一个声音,“我天,你这是跟谁说话?我鸡皮疙瘩都要下来了!
你拿了半天的手机不松手,不会就是在等电话吧?!”
“……”江维默默的嚼着嘴里的小包子,小维什么的,确实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人这么叫自己的?
熊驰远冷眼看了看旁边站着的白大褂的某人,宋瑞平立即被他的视线给冻着了,干咳了一声,
抬手示意熊驰远继续,然后低头边看着关于熊驰远病情资料,
边竖着耳朵听熊驰远从来没有过的温和声音在和手机那头的人说活。
“怎么不说话?小维?”熊驰远问道。
江维喝了口凉豆浆,毕竟是夏季,豆浆凉点无所谓,“嗯,我起来了,吃早饭呢。”
“那就好,要是还累就再回去睡会。”
“不了,这都快十点了,我等会还有事。”
“继续搬家吗?”
“嗯,也不是,该怎么说呢,我有点别的事,挺急的。”
“需要帮忙吗?”熊驰远微微皱了下眉,他现在很想知道,江维会搬去哪里,别到时候找不到人。
如果江维所谓的急事,还是因为那个混蛋江耀的事情,他倒是可以出手,这一次肯定让江耀尝到痛,
再不敢来骚+扰江维。
帮忙啊……
“你有钱吗?”
有一辆好车,住的又是这种地段,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应该比他更有钱的吧。
江维夹起一个小笼包,也不知道熊驰远从哪里订的,居然每个都是不同的味道。
“需要多少,我给你转过去。”
是因为突然辞职搬住处所以手头紧张了吧,熊驰远考虑怎么才能让江维住在他那里。
“挺多的。”江维又喝了口豆浆,说的坦然,一点没有张嘴要钱的窘迫感。
因为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决定了,既然手心里的那石头拿不下来,
大不了冰河末世的时候拉着熊驰远跟他一起好了,能这么慷慨的把这种东西交给他的人,
应该不会有什么其他企图吧。
“那好,在我书房西墙书架后面有个保险柜,里面有些现金,还有张银+行卡,两边的密码我等会发给你。”
一旁的宋瑞平挑挑眉,真慷慨啊,保险柜都可以让别人打开。宋瑞平不动声色的往熊驰远跟前凑,
支着耳朵想听那边的声音,他真想知道手机另一端是个什么样的小宝贝能让一向面无表情的熊驰远,
这么闪瞎眼的温柔!
熊驰远瞥了一眼靠过来的宋瑞平,宋瑞平汗毛都要炸起来了,立即退后,
“那什么,我去看看刚那个检查的结果出来没有!”
熊驰远收回视线,听着手机那头的声音。
“哦,好的,”江维说道,停顿了一会,江维又说,“你那检查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不确定,因为要手术,所以查的项目有些多。”熊驰远说道。
“要手术啊,那一个月的时间能把手术做完吗?”
万一做不完的话,该怎么办?江维皱起了眉头,一下下抽+插着豆浆吸管。
“如果顺利的话,不会那么久。”熊驰远微微勾起了笑。
江维凑过去把最后的那点豆浆喝掉,将豆浆往垃圾桶里一扔,听到手机那头的人那么说,顿时有点不太爽,
“什么叫如果顺利,必须顺利!手术之后,你尽快回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讲。”
“好。”熊驰远微微勾起了唇角。
“那我挂了。”江维挂断了电话,紧跟着熊驰远发了两串数字过来。
江维看着那两串数字,将最后一个小笼包塞进嘴里,嗯,这个是香菇豆干小素包,好吃……
江维边嚼着边站起身去了书房,看着熊驰远壮观的书架寻找那个所谓的保险柜。
熊驰远的保险柜里面没有多少现金,放着的多是一些文件,江维把那些现金给掏了出来,
然后翻到了现金下面的银+行卡,把银+行卡拿出来的之后,下面的某个东西让江维愣了下,伸手拿了出来。
是一张有些烧焦的照片,边角都发黑了,但是能看得出是张合影。
是他们一家人的合影,他的爸妈的身体影像已经模糊了,脸也有些地方被黑色的痕迹遮挡住了,
但是中间的那个人还是很清楚的。
中间是个脑袋上顶着游泳圈,笑得一脸白痴,穿着小裤衩,光着上半身的小屁孩,而这个小屁孩就是江维,
江维的脸爆红,瞬间想把照片给藏起来,然而看着照片上那似乎经历的爆炸现场的痕迹,
江维碎碎念念的把照片又塞了回去。
你说他们家有那么多照片,他爸妈收着哪张不好,偏偏收着这张,还让某人给藏在这种地方,
熊驰远似乎对他的爸妈很在意的样子,可能是熊驰远唯一还有着的照片了,这么珍视的东西,
让他想给没收回去都不好意思。
是什么样的心情能让熊驰远一直对他的爸爸敬称恩师什么的……
作为唯一活下来的人,熊驰远其实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吧,过了这么多年才会联系他,是因为当年的事故太惨烈,
不想面对吧。
江维砰的一声把保险柜关上,抓抓头发出了房间。
他的时间紧迫,今天开始就有些货要上门了,江维离开熊驰远的家之后,就直接打车去了他租的的小作坊,
从上午开始,陆陆续续的一些货开始送上门了。
江维一边让人把货直接卸到院子里,一边继续在网上搜罗其他可以购买物资的地方。
等卸货的人走了,就把那些东西分一半出来全部缩小到极限,塞进自己的背包里面,
倒不是说他打算和熊驰远平分,而是为预防万一。
既然多了一项储备物资的方法,那么这样做两手准备肯定有备无患,熊驰远又不能使用他手掌心的异维空间,
江维琢磨着要想个办法,让熊驰远也可以利用他的变大缩小的能力。
只是考虑到昨天自己用了几次就特别费神特别累的情况,江维打算到晚上的时候,再来实验一下。
到下午的时候,昨天订购的物资已经陆续接收完了,江维拍拍自己毫无变化的背包,内心无比的满足,
把背包甩到后背,江维揉揉自己空空的肚子,他就早晨吃了一笼的小笼包,现在都要饿死了。
从小作坊离开之后,江维先去了银行,想先查询一下熊驰远给他的那张卡的金额,从取款机上看到的时候,
江维愣了下,再次确定自己没看错之后,默默的把卡给退了出来。
出了银行之后,江维在路边的树荫之下默默的站着,瞪着路边的花丛好一会,才把自己刚刚被吓到的心安定下来,
快步的往前走,熊驰远看起来比他能大多少,居然有那么多的钱,他这两天费劲巴拉的倒腾的那些金饰,
连人的零头都不够!
江维倒不是嫉妒某人的成就了,而是……而是,江维咬了咬牙,急促的脚步停下,混蛋啊,
那个人凭什么这么毫无防备的,随随便便就把这些钱给他了啊,这不是几千块几万块,这是几千万啊!
所以,接下里的日子,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钱了。
江维深吸口气,下次再见到熊驰远就把冰河末世的事情跟他说清楚吧,打定主意之后,心情就平复多了,
返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楼梯道里面那些染血的小米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不知道是被收走了还是怎么的,似乎也没引起什么骚动,
江维摸出钥匙开了房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看起来还没熊驰远家有人气。
江维走到卧室,就这个小卧室的东西他还没收起来,江维翻出了以前的一个旧相册,里面都是老照片了,
看着里面父母的照片,他还是想抽空的时候把那张照片和熊驰远换过来,明明他都已经是二十多的小青年了,
被人收着小时候傻不愣登的照片,太羞耻了。
江维把这些东西都收走之后,往原本租房子的时候就有的那张床上放了一摞钱,想了想,
江维还是给房东留下了一些保温保暖的东西。
再然后,江维去查看自己扔在小阳台上的那些过了一天一夜的虾仁,很高兴的发现,虾仁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所以,他这异能还是能维持食物的新鲜度的,江维放心了,下一步就要开始储备食物了。
江维把虾仁扔进了垃圾桶,见也没什么要收拾的了就出了房间,把门锁好之后,将钥匙放在了门口的地垫下面,
给房东发了个短信,顺便跟房东提了一下可能会降温的事情之后,江维离开了这个住了小一年的地方。
江耀知道这里,说不定哪天又会跑来捣乱,江维一点都不想再见到他,索性这地方就不住了。
江维坐进车里的时候,摸出手机搜出美食街的地址,设定了导航,然后舔了舔唇,发动了车子。
已经下午了,夏季的热气已经有些消散了,美食街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江维转了一圈才找到地方停车。
走进美食街的时候,江维用力吸了吸鼻子,这种味道,真的是让人兴奋啊!
烧烤,火锅,羊蝎子,鸡公煲,酸菜鱼,石锅鱼,黄焖鸡,麻辣小龙虾……
江维两眼放光,钻进了人群。
至于怎么在人群之中把东西收起来,暂时不考虑,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第9章灵敏度高
江维一路吃了过去,几乎把美食街的各种菜式给吃了个遍,对于江维来讲一点都不费肚子,
除了一开始的几样菜照常吃了几口正常大小的之外,江维基本都是缩小好几倍吃下去的,每遇到合口味的,
江维就立马预定很多外带,指定明天来取。
他现在没有装这些饭菜的工具,江维琢磨着要想把这些美食全部缩小收起来,和那些物资混在一起,
指不定会乱成什么样,他准备明天弄好各种柜子再来。
等江维从美食街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江维举着手托着自己的后脑勺仰头看着夜幕,过了会,摸出了手机,
没看到任何的消息和来电,江维又把手机给塞了回去。
今晚是要住酒店了么……
小作坊那边破败成那样子根本没办法住,虽然原本看厂子的大爷住的地方可以勉强一下,
但是那边到底还是有点阴森森的感觉,他还是有些排斥感的。
江维看了一圈,远远的看到了一处酒店,抬步往那边走。
登记入住之后,有些疲累的江维躺在了酒店白色的床单上,在上面滚了一圈趴在了上面,江维微微皱了下眉,
酒店的东西,总有种让人抗拒的味道,江维坐起身从背包里面翻出了自己的被单。
同样是陌生的地方啊,熊驰远的家里却更显的舒服点。
江维戳着自己手心的印记,准备尝试这个异维空间的使用方法,之前在熊驰远家的时候,
很明显这个东西只需要他想就成了。
江维从背包里面弄出来几个家具,尝试着把他们往异维空间里面放,但是来回弄了几次之后,
江维就发现自己的眼前发花,昏沉沉的感觉又袭了上来。
这问题麻烦了,总不至于他每次都要这样,弄不了多少东西,必须要睡一觉才能恢复吧。
江维硬撑着困意打开了酒店房间的小冰箱,从里面摸出一罐冰咖啡,喝下去缓了一会,才勉强抗住了困劲。
江维的手按在酒店的桌面上,再试一次,真不行就先睡了。
手下空了的时候,江维愣了下,已经是极限的他,居然没有被这次的收纳给弄倒,江维看了看自己的手,
和之前相比唯一的差别就是他用手摸到了。
所以,每次都要用摸的吗?
江维转身从背包里面又往外弄出了很多东西,大大小小的被他放大缩小了,然后江维一路摸过去,
果然如他所料,只要是他的手接触到的东西都可以极快的被他收拢起来,并不耗费他的精神。
江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这么简单的一个操作方法算是被他掌握了,莫名想笑,笑过之后,累及的他趴倒在床上,
一翻身,卷着自己的床单睡着了。
意识模糊之际,他似乎听到手机响了一声,算了,已经没有力气了,等明天再说。
紧跟着江维便沉沉睡了过去,江维睡得并不安稳,整晚都是迷迷糊糊的梦。
第二天一早,江维揉着脸去洗了个澡,昨天闹腾的太累他连澡都没洗,冲着热水澡的时候,江维又有了个想法,
冰河末世想洗个舒服的澡简直就是妄想,基本上都是弄点雪往自己身上揉搓,又冷又冻,虽然清理的也很干净,
但是那种脱了衣服接触冰雪的彻骨冷意简直就是不是人受得。
江维看着淋在手掌的水滴,试着把它们送进空间,那么一丁点的水落入空间的土地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看得出,空间里的那片土地是可以盛水的,
要是能把空间里面的那平坦整齐毫无起伏的土地弄出写沟沟壑壑或者坑洞就好了。
他是不是要准备购买一些农机设备什么的。
刚这么一想,江维的脑袋顿时一阵昏沉,江维扶住墙面上才不至于滑到在地,而紧跟着江维感觉到,
异维空间的地面发生了变化,在江维简单的一个想法之下开始出现起伏,
出现大面积的类似干涸了的湖底的地貌,以及一些没有水的沟沟壑壑。
江维嘴角抽了抽,瞪着自己的手心,简直无语,他不过是有了个想法而已,这东西是不是太灵敏了点,
以后他可得注意了,一个不小心乱七八糟的想法上来,里面还不得翻天了……
江维突然眼前发黑,脑袋全是眩晕的感觉,抓住了防滑的扶手都没能阻止他跪倒在地上,而同时,
手掌心的异维空间,里面已经天地颠倒,他存放在里面的那些东西全乱成了一团,
在苍茫的半空之中一直掉落,也不知道能掉到哪去。
平心静气,平心静气,江维抓着扶手站起身,揉揉自己磕到的膝盖,快速冲好了全身之后,
裹着之前从背包里面拿出来的新毛毯,扶着墙壁出了浴室,全身脱力的躺倒在床上,
才将异维空间的错位给纠正过来。
这异维空间这是要闹哪样?!灵敏度高也要有个限度!
江维愤愤的嘀咕着,手扶着脑袋,拨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难道这一天他要睡过去了?麻蛋啊,
他时间紧迫,他还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他脑袋昏沉成这样子,要怎么出门?!
没办法了,江维摸出手机只能进行网上操作,等打开手机江维正看到熊驰远发过来的消息,
时间已经是昨天的了,江维愣了下,点开看过去,是昨晚十一点多的。
“晚安。”
就两字?江维黑线,盯着晚安后面的那个圈圈,有点不太爽呢。
江维边打开某网上批发平台边挪动身子靠到了床头,等看到自己那些订单的时候,江维突然愣了一下,
昨天就想着避开江耀了,居然忘了他网购的那些物资写的地址是他那个租来的房子!而他已经和房东退房了。
幸而他批发的物资数量比较大,走的是物流不是快递,物流的速度是相对慢一点的,
江维挪动昏沉的脑袋给手机冲上电,到时候等物流的电话来了,直接找人给送到那个农机小作坊好了。
江维卷着毛毯,到底还是磨蹭到了床上,抱头继续睡。
等江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摸摸自己扁扁的肚子,江维伸了个懒腰,起身穿衣服。
在酒店一楼的餐厅里面好歹填饱了肚子,江维退了房,
先返回租来的小作坊把剩下的物资全部装进了异维空间之后,江维再度启程。
钱多有钱多的使用方法,之前他的那点资金只能去些批发市场什么的,订购有限的数量,
现在有了熊驰远提供的这些钱,他足以去一些大型的工厂去订购物资,而且这种方式也更加的快。
就在这座城市的南郊,那边有很多的各式工厂,江维直接开着车上门去订购。
特别是本市最有名的当地酒,就在南郊水库附近。
在冰河末世那种超低温的环境下,虽然酒水也是会凝固,但是加热过之后,热热的喝下去,
有些时候几乎可以救命,特别是对于那些有异能的人来说,外出狩猎的时候,揣着点精心保温的酒水,
对战的空隙喝上那么一口,能提升一半的战力。
江维不是战斗人员,冰河末世之后,他也从来没喝过酒,不知道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但是酒水的高价他还是在知道的,而且,酒水这东西和别的不太一样,江维无法确定的给它增加倍数。
所以,他打算订购一大批量的酒水。
江维的车不显眼,一上来就以个人的名义订购大批量的酒水还是让酒厂销售部的人惊讶的,而且这个时节,
大热天的,白酒销售是受到影响的,大部分订购的都是酒厂的啤酒,而这个人直接要的就是大批量的白酒,
几乎要把他们的库存给清干净。
但是,当江维非常干脆的当场直接将订金给付上,甚至不要任何优惠,只是指定两天内给送到指定地点,
酒厂销售部的人认定眼前这个穿着简单的小青年肯定是某家的公子哥,指不定今后就是他们的大客户了,
便立即开始安排发货。
江维离开了酿酒公司,就转战了另一家距离这里不多远的禽类副食品加工公司,订购了一批量密封包装的半成品,
这种江维没有追求数量,而是要求了更多的种类和口味,除了各式的主菜用的半成品鸡鸭鹅肉之外,
各种口味的鸭舌、鸭脖、鸭脯、鸭头,鸡翅、鸡心、鸡胗,也都全乎,江维觉得今后的零食是足够了。
然后,江维付了钱,指定了交货期,和这家公司送到大门口的乐呵呵的销售经理摆摆手,前往下一个地点。
在路过加油站的时候,江维停车去加油,看着十几个加油机,江维转头问旁边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
“师傅,问你个事,什么型号的汽油能在零下一百度的时候还不会被冻住?”
这问题问的,让正在给江维的车加油的师傅给愣了下,抬头看了江维一眼,
这问题其实还真是把他这个老师傅给问着了,一般他们这边再冷的天,柴油说不定会冻住,
但是汽油是不会给冻住了,这边顶天零下十几度了,零下一百度,这是要做题么?
老师傅想到自家孙子做各种科学方面的题,皱着眉头想了会,指了指旁边一个加油机上带着的型号,
“乙醇汽油应该能行吧。”
江维点点头,谢过了老师傅,准备回头再从网上查一查,这要是能在零下一百多度都不结冰的话,
应该还是可以撑一段时间的,只是加油站里面不能用手机,他暂时不能查,还有弄汽油的方法也是有点困难的。
说起了汽油,江维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他似乎该准备一些可燃的物质,比如木柴木炭火炭之类的,
最好是无烟的,既能维持温度,又不会太呛人。
江维辞别了老师傅,前往下一个地点,路上的时候,江维靠边停了下车,查了查所谓的乙醇汽油的事情,
确定乙醇含量在10%的汽油是可以在低温下使用的时候,江维把这项列在了购买清单里,
可惜每个加油站弄汽油数量都是有限的,他估计也就能存下一点。
不过一点也足够了,做备用而已,到时候他还是用特殊物资去换异兽的血比较方便。
江维又查了查最近的一些煤炭公司和木材公司,查了半天之后,江维只能暂时先押后,
大部分的这类型的公司距离都有些远,他开车过去有点浪费时间,回头把本市能弄到的物资收敛好了,
坐车过去好了。
第10章再次上门
江维从南郊的另一条路转着回城的时候,看到了路边某些当地的农民种植的作物,这个时节大部分种的是玉米,
还有一些经济作物,棉花之类的。
江维看着路边郁郁葱葱的农田,想到手掌心异维空间那个干巴巴的土地,忍不住靠路边停下了车,
那里面除了存储一些物资之外,不知道能不能种出农作物?
再多的物资都只是不可再生资源,耗费下去就没了,而且冰河末世下,任何的活下来的植物都变异了,
虽然有些还能长出果实,但是味道极其差,但是能在空间当中种植出作物来就不一样了。
江维舔舔唇,左右看看周围没人,伸手摸向了路边的一颗玉米杆。
事实证明,这样是没用的,玉米杆虽然进入了空间,但是根须什么的都露在外面,根本没进入土地之中去。
江维收回了手,把那个玉米杆弄出来又给插了回去,说不定需要他自己种下去才行。
然后江维调整了路线,从路过市郊种子交易市场的那条路上走。
虽然已经快四点了,但是交易市场里面人还挺多的,有不少买菜苗和菜种的人,这里不单是有农作物的种子,
还有各种各样的树苗树种,花种草种。
江维一下子买了很多种类,数量倒是其次的,他需要试验异维空间能不能种出来,等确定之后,
才是大批量购买的时候。
江维拎着大包小包从种子交易市场出来,坐进车里之后,直接将这些种子全收进了空间里面。
江维一咬牙想了想,这种子便如天女散花一般洒落在了一小部分的土地上,江维揉揉脑袋,
看着散落在异维空间土地上的种子,不知道能不能发芽,是不是需要先引水进去。
空间范围那么大,要多弄些水备着才是,供水管道里面的水估计也不够用,江维琢磨着该怎么弄水,
江维一边想着一边准备开车走了。
此时江维的手机响了,江维摸起来一看,竟然是熊驰远,江维往驾驶座上一靠,接通了。
“小维,在干什么?”熊驰远温和的声音问道。
江维食指戳着方向盘,看着车窗外种子交易中心的大楼,说了句,“在种地。”
“种地?”
江维听着那边似乎带了些疑惑的声音,突然笑得露出了白牙,“你会种地吗?玉米花生棉花之类的?”
“会的。”
江维听着那边很坚定的回应,揶揄了一声,“该不会和做饭一样,只有理论知识吧?”
熊驰远没有回应,并不是说默认了江维的说法,而是,他认定自己是可以做得到的,只不过是需要一丁点的实践。
“不说这个了,熊驰远,你的手术日程确定了吗?”
“下个月中旬。”熊驰远说道。
下个月中旬啊,江维想了想今天是几号,下个月中旬也就是七月十几号?想到这,江维顿时坐直了身体,
“你不是告诉我十几天就够了,怎么就到下个月了?”
“检查结果不理想,只能延迟,我马上就到家了,过来坐坐?”
“不去!”江维火大,下个月十几号有个毛的人还能给他做手术啊,“不能提前吗?”
冰河末世爆发是骤然而来的,7月13日,前一天的温度还在三十多度,
而当天骤然降低到零下八+九十度甚至更低,暴风雪以及能够将高层建筑给摧毁的飓风,那种惨烈的环境下,
还能做什么手术,活命都难。
熊驰远失笑,江维听着那边低低的笑声更火了,“我说真的,你别笑,真不能提前吗?
我希望你最迟十二号之前,必须跟我在一块,绝对不要分开!”
“好。”
只是,江维没听清熊驰远说的那个字,继续碎碎念念的说着。
“熊驰远你听我的,我不是不关心你手术提前的风险,而是你下个月手术真不行,
到时候会发生很严重的事情,说不定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超乎你的想象,手术更有可能做不了的,
你能找比较权威的医生来做吗,他们应该比较厉害吧,提前一下应该没问题的吧?喂?熊驰远你有在听吗?
你别不说话啊,应我一声!”
我是想救你的命,熊驰远!
“好。”
这次江维算听到了,松了口气,“那就成,先挂了,我要开车了。”
“小维,过来坐坐吧?关于异维空间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些资料。”
“我过会还有事,可能要很晚。”昨天订好了好几家的美食,等到他都收敛完了,估计要很晚了,
何况现在他还在市郊,开车回去也要好一会,而且总不能扔下不要吧,太浪费了。
“没关系,过来之前给我个电话。”
“好,那我挂了。”江维匆匆挂断了手机,发动车子往回赶。
熊驰远看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过了会,再度拨通了宋瑞平的电话,“宋医师,更改下日程,我要月底手术。”
“你说什么?月底手术?不行!”宋瑞平把手里的文件扔到桌上,拿着手机站起身,难得对着熊驰远吼道,
“之前不是已经会诊了,法米尔医师都说最好一个月后手术,异物刚刚移动了位置,对你的脑部影响较大,
需要稳定一下才可以,你不留下来静养,执意跑回去就算了,居然还想提前手术,你不要命了!”
“你不做,我会找其他人做。”熊驰远说道。
“你别逼我骂脏话,你特么要敢找其他人,咱这朋友就别做了!”
“月底手术。”熊驰远语气平稳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你是病患,病患要听医生的。”宋瑞平咬牙。
“宋主任不想干了的话,还有其他优秀医师可以做脑外科主任。”
“别以为你是院长就能逼迫我,这手术不到下个月我不做!”
“好,7月1号手术。”说完,熊驰远挂断了电话。
宋瑞平嘴角抽搐,看着手机无语,他一时口误,口误啊!
江维在天色渐晚的时候,终于赶到了美食城,美食城里面不好开车,江维把车停在了地下,瞥了一眼四周无人,
将之前收好的一个超市的手推车从背包里面弄了出来,上面搭上了个白色的薄毯,
然后一家家的去把预定好的饭菜给取了。
虽然江维在每家饭店预定的招牌菜数量很多,但因为提前和店里说好了,并且提前付了钱,
所以大多都直接带走就好了,偶尔几家没准备好的,江维就干脆不要了,直接退了款,不想多耽误时间。
江维每家都是让把包装好外带的菜式给排进超市手推车里,然后用毛毯盖好之后,一边悄悄的伸手摸着收入空间,
一边推着往下一家跑。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谁也没注意到江维这个穿着T恤的小青年,顶多以为他是哪家店里送菜的,就这样,
江维跑过了十几家店,收纳了几百的菜式。
等忙活完,江维看看手机,已经快十点了,江维推着手推车返回到了停车场,将手推车收回去之后,坐进了车里。
等江维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开车来到熊驰远住的住宅区附近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江维知道这种地方一般外来的车不会让进去的,便在路边缓慢的开着车,四处找着能停车的地方。
找了半天没找着,江维真想把车扔进空间里面,或者变小了塞背包了也好,然而看着路边时不时跑过的车,
江维只能忍下,他可不想当灵异事件的主角,然后,江维好一会才找到了个公共车位停下了车。
这时候,江维才拨通了熊驰远的电话。
再次踏入熊驰远的家的时候,江维的感觉是特别微妙的,因为此时他还没准备好怎么和熊驰远开口,
冰河末世这种事情,告诉别人都会认为是胡言乱语吧。
只是突然闻到的饭香味让江维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忙活了半天,到这点了还没吃东西。
满载着上百道菜,自己居然饿到现在……
原本以为这个时间江维肯定吃过了,看到江维微微发亮的眼睛,熊驰远眉心微微皱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
“先去洗手,我把菜热一下。”
“好的!”
这香味,大厨级别的啊!江维当是熊驰远从餐厅订的,匆匆跑到了洗手间去洗手。
返回来的时候,熊驰远已经热好了两样菜,示意江维先吃。
江维拿着筷子夹着糖醋排骨往嘴里塞,虽然加热了一次,但是味道还是超级好。
热着菜的时候,熊驰远的手机响了,熊驰远看了一眼,边热着菜边接通了。
手机的另一端是法米尔教授,此时正用非常严厉的法语说着话,熊驰远边听着边把菜端到餐桌上,
时不时的说几句回应。
江维吃着菜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此时的熊驰远,一向在他跟前温和的脸色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冷厉感,
不容置疑的语气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第11章天大的误会
等熊驰远终于挂断了电话,江维推推盘子,“吃饭。”
熊驰远轻笑,和之前打电话是完全不同的温和视线看着江维,“你吃吧,我吃过了。”
江维哦了一声,也是,这都十一点多了,这人早该吃过饭了,话说这快半夜了,他上门果然有点不太好啊!
感觉哪里怪怪的,然而来都来了,饭都吃上了,江维只能闷头继续吃,吃完之后,
江维勤快的帮熊驰远把东西收到厨房,在厨房洗了手。
“想喝点什么?”熊驰远问。
江维甩着手凑过去,看着熊驰远打开的冰箱,“有没有什么冰的?”
“冰淇淋?”
“有那个?”江维觉得惊奇。
熊驰远拉开了冰箱的中门,里面居然塞了各种口味的冰淇淋,江维兴冲冲的选了个某哈的抹茶冰淇淋。
熊驰远看着返回到沙发上坐着,掀开盖子吃得欢畅的某人,眼底染上笑意,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
果然提前准备点冷饮之类的是没错的。
江维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吃冰淇淋了,冰河末世的时候这东西没人会想起来,冻得要死的情况下,谁会去想冷饮,
但是这种微苦甜腻冰爽的味道,含到嘴里就化掉的柔滑,吃起来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熊驰远坐到了江维的对面,只是没等他打开啤酒,江维瞥了一眼自顾自的说了一句,“某个病患好像挺没自觉的,
不是要做手术吗?”
熊驰远的手顿了一下,被当做病患了……
虽然被宋瑞平已经强调了很多遍了,但是他从未当自己是什么病患,能从那么强烈的爆炸之中活下来,
他的身体早就与别人不同了,脑袋里面闹事的异物也是,所以就算是手术风险高了很多,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他的状况完全不能按常理考虑,虽然身边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是什么例外。
只是,江维这么说了,熊驰远便把那罐装的啤酒放在桌上没有再动。
江维把吃空了的盒子扔进垃圾桶,擦擦嘴巴看着熊驰远,酝酿了这一会了,他觉得开口应该算是容易点了,
当江维想要说出关于冰河末世降临的事情的时候,熊驰远先他一步开口了,“小维现在住哪里?”
“先住酒店了,搬过去的地方还没收拾好。”江维说道。
“要搬到哪里去?”
“我搬到市郊了,租了个小地方。”江维说道。
“听说你把工作辞掉了,是打算换份工作?要不要来我这里,采购部正好有空缺。”
“你怎么知道我换掉了工作?”江维奇怪了,他应该没提过吧。
“你们公司的老板是跟我认识,有些业务上的往来。”熊驰远说道。
“哦,我不想上班,我不是跟你借钱了吗,我打算干点别的。”
这个契机应该还好吧,江维想着要不要借机把事情说出来,熊驰远会信吗?
“也好,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熊驰远说道,“天不早了,今天先在这边睡吧。”
“……”所以他两次到熊驰远家来都是为了吃和睡的吗?
就在熊驰远站起身的时候,江维微微垂眼说道,“熊驰远,问你个事。”
熊驰远又再度坐下了,“什么事?”
江维低头划拉着手心的印记,“如果说,我想把这个空间给填满它,你觉得怎样?”
“很难。”熊驰远非常中肯的说道,他虽然不知道空间的具体大小,
但是之前的研究表明异维空间几乎相当于另一个世界,绝不是简单就可以占满的。
“那倒是,里面的空间太大了,要是存满了东西,世界末日都不用愁了。”
江维说着这话,抬起头看着熊驰远的眼睛。
这是第一次江维这么清楚的看着熊驰远的脸,气度不凡眼眸深邃,有着成功男士的魅力,
看起来也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他江维说出的话,会被当真吗?
“你记得我之前电话里说,下个月所有的事物都会改变,超乎你的想象,你信吗?”
熊驰远看着江维,“你指哪一方面?”
江维抓了抓头发,仰头靠在沙发上,“低温,暴风雪,飓风,如果常温变成了零下一百多度,
世界上人多数的被冻死,没有食物,到处都是变异生物,人只能像老鼠一样躲避在地底的避难所里面,
还要经历每隔一段时间的兽潮,痛苦艰难的生存。”
“冰河再临?”
“嗯,比那更严重,温度应该更低,重点攻击人的异兽很多。”江维点头,等着熊驰远在询问更多。
只是他对面的熊驰远突然站起身,坐到了他旁边,在江维奇怪的时候,熊驰远坚实的臂膀突然把他给圈了起来,
将他按在了胸膛上,然后低低的声音传来,“抱歉,小维,是不是江耀又来恐吓你了?”
呃,这哪跟哪啊?江维推了推,然而某人的手臂太用力,而且抱的也太近了,几乎听得好熊驰远的心跳,
只得说道,“不是,和江耀有个毛的关系,你松开!”
熊驰远反倒抱得更紧,“小维,别怕,有我在就不会有什么世界末日。”
“……”你是救世主吗?还是说你是创世神啊?!这哄小孩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抱歉,小维,早知道我该尽早去找你,让你受苦了,只是这几年我在养伤的同时,
还要解决那些对异维空间别有企图的人,一时耽误了,是我的错,给你造成心理阴影,我很抱歉。”
江维黑线,拍拍熊驰远的肩膀,“喂,够了啊,异维空间这种事都能有,冰河末世什么的怎么就不可能了,
我说的话你不信是吧?”
“信,小维说什么我都信。”
“信就有鬼了,你是不是当我被江耀刺激,发癔症了?”
熊驰远停顿了会,语气森冷,“我要弄死他!我当初该让他一辈子在监狱里面出不来!”
“……”江维默然,所以,还是不信是吧?!还有让江耀在监狱里面出不来什么意思?
这冷飕飕的杀意又是怎么回事?这人是双重性格吗?之前面对他的时候不是挺温和挺良善的?怎么突然就黑化了?
熊驰远的气息有些不稳,愤怒席卷着他的心,自己想要精心保护的宝贝被人欺负了,还造成了心理阴影,
构造出世界末世的臆想,还想要在没有人的异维空间躲起来。
同时,他又有些后悔,是不是异维空间让江维产生了别的幻想,希望永远住在里面,
住在那种没有人能够碰触的到,没有任何伤害的地方。
江维要是知道此时的熊驰远脑袋里面已经上演了一场凄惨的孤僻青年的避世计划,估计要吐血三升,
他是被江耀揍了几次,但是他也给还回去了,江耀小腿曾经骨折过,现在还留着一个很大的疤痕,就是他的杰作,
只不过江耀自己都不知道当初是江维给他挖的坑罢了。
然而此时江维在意的是某人说的江耀蹲监狱的事情,“喂喂,熊驰远,江耀蹲了四年监狱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该不会他聚众赌博抢劫的事情都是你给捅出来的吧?”
熊驰远还沉浸在江维可能经受过的恐吓的愤怒之中,听到这句话,熊驰远下巴用力的蹭了蹭江维的肩膀,
“我后悔了,要是当年安几个命案到他身上,他会判更重的刑,他就没有机会欺负小维了。”
江耀戳了戳熊驰远的肩膀,“说的好像我被他怎么样了,熊驰远,我告诉你,他是揍过我几次,
不过都被我狠狠的给还回去了,我又不是笨蛋,就是我爸妈的抚恤金被他败坏掉挺恶心的。”
“小维。”
“钱而已,下个月就变成了废纸,喂,你抱够了没啊?还要不要我好好说话?”
明明就是个病患,力气居然大到他丝毫不能撼动,这人肩膀是钢铁做的吗?不过手下的肌肉确实比他的结实多了。
熊驰远微微松开江维的肩膀,看着江维,“小维?”
江维看着熊驰远近在咫尺的脸庞,夏天彼此穿的都是单薄的衣服,这么抱了一会,
他能感觉的到熊驰远的体温就贴合在他的身上,江维突然觉得有些热气上涌,
熊驰远其实挺有男性魅力的……打住!江维赶紧止住自己脑中突然冒出的诡异想法,赶忙转开视线。
“信不信由你,我告诉你的目的就是让你记好了,在下个月7月13日之前必须在我跟前,我会去准备地方,
到时候,我们一起躲避,等暴风雪停了我们再出来。”
“好。”熊驰远揉了揉江维异常柔软的头发,点点头。
钱赚的够多了,惹上的祸事也基本都清理了,手术之后,剩下的时间,陪着小维玩好了。
第12章熊先生的心思
不管熊驰远信不信,只要能答应到时候在他身边这就够了,江维没再强求,原本想顺从熊驰远的意思在这里睡觉,
时间也不早了,却突然想起来之前熊驰远说能提供给他一些关于异维空间的资料。
江维本就没什么睡意,更何况今天已经多睡了一个上午了,所以江维推推依旧坐的很近的熊驰远,
“你不是说有关于异维空间的资料吗?拿来看看吧。”
熊驰远点头,拉着江维的手臂就往书房的方向走,进了书房之后,熊驰远松开手,走向了其中一面墙的跟前,
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及顶的书架,然后在江维震惊的视线之下轻松的一跃而起,
将书架顶端放置着的一本书给拿了下来。
非常帅气的向江维证明,虽然他需要动手术把脑袋里面的小石头给弄出来,但是他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病患。
江维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高度不是人力可及的吧?
虽然他见惯了冰河末世各式各样的异能,但是在这末世爆发之前就有人激发出异能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事情,
熊驰远怎么会的?
难道是和自己一样重生的?但是自己提及末世爆发的事情的时候,这个人的反应又完全不像,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熊驰远将书递给江维,看到江维愣住的表情的时候,伸手又揉了揉他的软头发,“所以,小维,我很厉害,
不需要担心什么世界末日。”
“嘁,这点水平,冰河末世的异兽一爪子就呼一边去了。”
还是像北极熊先生那样比较有魄力啊,江维伸出的手顿了一下,那个他一直只在心底念叨过的熊先生啊,
某些地方似乎和熊驰远有点像,就刚才那黑化的瞬间,
和当初熊先生暴力的处理掉周围的疾风冰狼时候的感觉有点像。
如果真的是熊驰远……
江维思绪刚翻腾起来就赶紧打住,没有事实证据的臆想,到时候如果确定不是的话岂不是太糟糕了。
熊驰远看着江维莫名露出的笑容顿住,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江维走神了,
江维的眼神似乎在透过他看到了别的什么人?
熊驰远的笑意散开,只是没有什么情绪的视线依旧牢牢地锁定着江维。
等到以后江维会逐渐知道,他熊驰远的身体经历过实验室的爆炸之后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他会成为江维坚实的臂膀,真如果哪天世界末日了,江维也会是在他的臂膀之下安定下来,不再畏惧任何事物,
到那时,如果他坦诚的向江维告白,江维会不会接受?
江维,这个恩师的孩子,原本他只是关注,觉得自己应该帮他,但是几次的在高中和大学校园见过之后,
他不知不觉的就被江维纯粹坦率的笑容给吸引,这是个认真努力的人,有着他没有的乐观精神和活跃态度,
让他这个几乎溺毙在黑暗当中的人看到了最美丽的色彩。
熊驰远想要碰触他,想要把他圈在自己的臂膀之下,但是当时他面临的危险太多了,国外的某些集团蠢蠢欲动,
为了江维的安全,他就只能远远的看着,等到一切平复之后,他才能来接触江维。
所以,不管江维是不是透过他看到了别的什么人,熊驰远都无所谓,只要江维还能这么笑下去,什么都无所谓。
江维低头翻看着书,说是书其实只是装订在一起的各种研究报告,封面经过了伪装,
所以看起来和一般的书没有什么区别。
熊驰远拉着江维的胳膊往外走,“资料先收起来,不急于这一会,小维去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江维再度被熊驰远带到了之前睡过一次的客房,等熊驰远走了之后,再度翻出了资料。
江维看得很快,因为里面都是很多他根本无法理解的实验和理论,只有后面有着一个关于意识的加强训练的方法,
似乎是那个研究小组多次实验之后确定的,对感知异维空间很有效果,江维很兴奋,如果意识能够加强,
那么他对空间的利用便更大了,用手摸的毕竟没有用意识想一想就能收入空间方便啊。
江维兴奋了小半夜,两三点钟的时候终于睡了过去。
清晨醒过来的时候,熊驰远已经再度离开了,看到贴在镜面上的便签纸,江维打了个哈欠,
伸手撕下来又塞进了衣服里面。
熊驰远这人给了留了个房卡,江维一边刷着牙一边用另一个手把洗手台上的房卡拿起来,虽然熊驰远给他留了,
但是今后怕是用不到的吧,接下来的时间他可能需要去外地了。
江维吃着熊驰远留在餐桌上的早餐,再度离开了熊驰远的家。
今天注定是个忙碌的一天,江维陆陆续续收到了物流公司的电话,在回复物流公司的同时,
江维从人力市场分批次租了卡车直接去物流公司的站点搬运,江维没有用同一批人,
而是但凡用过一次的卡车他都不再使用,万一被人看出他们运过去的物质没多久的功夫就不见踪影,
估计会很麻烦。
就这样江维从网上订购的一批一批的物资流水一边进入了江维租来的小作坊,然后,
在一辆辆的卡车离开了小作坊的大门之后,这些不同尺寸样式的防寒服、羽绒服、滑雪套装,
大大小小各种不同型号的保温杯、保温桶、密封板,还有帽子、手套、加厚靴子,自发热护膝护颈等等,
半数的被江维缩小收到了背包里面,半数的被江维收到了空间当中。
忙忙碌碌一上午,江维从市郊那些工厂订购的物资也陆续开始登门,特别是那些当地的白酒,
将小作坊的院子堆的满满的。
一个搬运的工人歇口气的空档,自认为悄悄的把小作坊给溜达了一圈,发现居然除了江维没有其他人,
顿时眼神不一样了,在搬完他负责的那一车之后,
充满邪念的眼神看了一眼在树底下坐着躺椅乘凉的江维一眼上了车。
江维在车开出去之后,嘴角挑起,刚刚那不怀好意的观察他早就看到了,那个人是觉得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所以起了歪心思了吧?
货的售后部经理把详细单据送过来之后,便带着一帮人离开了,江维伸伸腰,开始一排排的摸过去。
虽然只是这样一路摸过去,但是也是挺累的,江维不知道自己这只手这一天都摸多少东西了。
等到下午六点之后,这一天该送到的货已经全部清干净了,江维伸了伸懒腰,施施然的从小作坊当中出来,
将小作坊的大门锁上之后,江维看着这个只用了才两天的地方,可惜啊,被人盯上了,就只能放弃了,
等明天剩下的那些订单送到,他就该换另一个地方了。
江维趁着天黑之前返回了市里,手里拿着熊驰远家的房卡,犹豫了会,还是住进了酒店。
第二天下雨了,江维在暴雨里前行,琢磨着今天最后一批要送到的货,同时看着被雨刷刷到一边的水迹,
这要是直接装入空间之中就好了。
这种潜意识的想象刚刚涌上来,江维就感觉自己的视线微微一黑,隐隐有金星冒了起来,赶紧靠在路边停了车,
江维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周围雨势停了,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点雨滴。
而同时,他手心的异维空间当中下起了暴雨,只不过涉及的面积有限,
但也开始慢慢的汇集到了之前被江维想象出来的那些湖底当中。
江维硬撑着没让自己睡过去,他之前看到的实验报告当中提及过,每次对异维空间的意识接触都是很费神的,
但是每次的极限都意味着下一次的进步,前提是每次都要保持意识的清醒,一旦睡过去,效果就大大折扣了。
所以,江维从背包当中摸出一盒薄荷糖,塞进了嘴里,手紧紧的抓着方向盘,时间持续了将近半小时,
江维才停止了将雨水装入空间的想法,脱力的喘+息着,微微合眼,咬着舌尖才不至于昏睡过去,
颤抖着手把座椅调到最低,忍着太阳穴一跳跳的疼痛死死的抓着座椅,
缓和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从那种倦怠当中抽离出来。
江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喝了好几罐的咖啡才提起精神,开着车前往小作坊。
小作坊明显有被人闯入的痕迹,几个钢板车间的门都被撬开过,原本工厂里废弃的农机都被凌乱的挪动过位置,
江维摇头轻笑,难不成闯进来的人还以为农机下面还有地下仓库吗?
江维笑过之后,拨通了最后一家订单企业的电话。
把最后一批物资收敛了,江维离开了小作坊,直接开车去了高铁车站,北方的ZH城市,既有很大的煤矿资源,
又有这很多木材市场,而且有一条水文不错的河流经过,是江维理想的目的地,如果可以的话,
他也打算将自己的最终避难所建造在那个城市北方的山林当中。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