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攻他重生了26

贡献者:止于夏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2-05-17 19:54:27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秦钟越“啊”了一声,挠了挠头,问:“原来你不喜欢吗?”
“……”谢重星怕伤到眼睛,只能扭头看向别处,说:“其实也不是那么喜欢,最主要是你的胸肌太漂亮
了,我觉得不应该在上面纹字。”
秦钟越深以为然,“我也觉得我的胸肌很漂亮。”
谢重星:“……所以能不能洗掉啊?”
秦钟越说:“那好痛的。”
谢重星呼吸困难了。
秦钟越看了看谢重星,似是做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脸沉痛与不舍地说:“好吧,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去
洗掉好了。”
谢重星看他愿意洗掉,心里真的是松了一口气,面上还是要安慰他道:“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不过真的没
必要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让我开?心,你看你这样漂亮的胸肌有?这么一串字……不觉得可惜吗?”
“哎,我真的好怕痛哦。”秦钟越唉声叹气问:“……你想不想睡我啊?”
谢重星:“?”
怎么就从怕痛扯到了睡?
谢重星眨了一下眼睛,也大概能想到秦钟越是在要补偿,便说:“想。”
要是能睡一觉让他去洗掉这个纹身也是值得的。
事后,秦钟越抱谢重星去洗澡,两人坐到浴室里,谢重星看见?他那胸口的字就表情扭曲,幸好刚刚是站
着搞的视线高于他的胸口,否则看见?指不定要萎了。
只是一直盯着看,难免看出了些许不对劲,秦钟越那胸口上的纹身,居然开始掉色……掉色??
秦钟越看见?谢重星一直盯着他胸口看,一脸羞涩地说:“别看了,我会去洗掉的,就算再痛,我也忍了
,毕竟我喜欢你嘛!”
谢重星:“……”
他伸手过去,揉了揉秦钟越的胸口。
秦钟越:“!你干嘛?”
谢重星面无表情地说:“你的纹身怎么掉色了?”
秦钟越低头一看,“……”
谢重星的手还不停,一直擦,将那行字给抹掉了。
谢重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问:“不是纹身吗?”
秦钟越一脸深沉地说:“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只能告诉你真相了——我怕痛。”
谢重星:“……”
草!
谢重星慢慢地伸手捏住他的乃子,对着秦钟越微微一笑,手里旋转一捏。
秦钟越“嗷呜”惨叫起来,在浴缸里扑腾起来,水花四溅,“星星你轻点,要掉了要掉了!!!”
谢重星气?得手不停,又拧了他一下,将他拧得眼含热泪,“星星你不爱我了,怎么能对我这么狠心,好
痛呜呜呜。”
谢重星随便擦干了身体,对秦钟越说:“我洗好了,你一个人慢慢洗吧!”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浴室。
秦钟越缓了好一会儿,感觉没那么疼才灰溜溜地回到卧室。
他钻到被窝里,抱住谢重星,语气认真地说:“是施言煜让我把你放在心上?,我才想到去纹身的,我真
的已经到纹身师那儿了!真的差点就纹了,但是看起来好痛啊,我就找了个代替品……”
谢重星转过身来,看了看他的胸,“还痛吗?”
秦钟越说:“啊?你拧我那几下吗?”
他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不痛了!”
谢重星看他那傻乎乎的甩脸,心里又软了下来,他凑了过去,亲了亲他的胸口,说:“抱歉,你怕痛,我
还拧你。”
秦钟越羞涩地说:“没关系,我原谅你了,谁让我喜欢你呢!”
谢重星想着刚刚心境的大起大落,语气又严肃起来,“不过我跟你说认真的,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你的身体很漂亮,不要因为我去损坏它,知道吗?”
秦钟越有?点诧异,“没想到你还是个完美主义者。”
谢重星也没有否认。
秦钟越叹气道:“好吧,不过我感觉我刚刚想的那对夫妻款纹身创意很棒,以后我就专门定制这样的贴纸
,咱们俩一起贴吧。”
谢重星:“……”
谢重星眼皮抽了抽,将被子一闷脑袋,说:“睡觉吧!”
秦钟越还睡不着,过了好一会儿,他哼哼唧唧地说:“星星啊,我乃子疼,你给我亲亲。”
谢重星没出声,秦钟越哼唧了好一会儿没得到回应,也只能悻悻地消停了。
谢重星听见他逐渐平稳的呼吸声,才松了一口气,心想,活该你痛。
大概是有了性生活的缘故,秦钟越的变化?是有些大的,看起来更成熟了——指得是外貌方面。
他个子高,又健壮,脸颊的青涩褪去,线条逐渐硬朗,旁人一看,都不会觉得他才十八岁。
只是他那一对澄澈的眼珠子,望着人的时候,总会叫人打心眼里感觉他的赤诚与无辜。
这样一个高大的男孩,却拥有这么一双干净的眼睛,也是极为难得的。
秦钟越现在在圈子里很有?名?气?,一是他才十八岁,就自己搞投资,搞创业,虽然借了秦氏的势,但
全程都是他自己操办,自己决策,他父亲秦向前除了投入资金之外便没有?再插手。
二是短短一年不到,他就靠自己赚了一个多亿,还有?每个月百万的纯利润收入,比起那些小打小闹的富
二代,委实耀眼不少。
秦向前也并不吝啬于夸奖他,在外也是一副以他为傲的姿态。
即使之前几年秦钟越一直表现得很二世祖,让亲戚和业内朋友看了笑话,但他一旦认真起来,还不是能分
分钟赚大钱!
还出身名?校,各方面条件俨然变成了最优。
秦向前现在也能靠儿子吹牛了,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事实上?他在知道秦钟越什
么德行之后,都已经做好了秦钟越一辈子吃喝玩乐的准备了,但没想到他会给他这样一个惊喜。
此时,秦向前正在参加一个慈善酒会,和好友侃了一会儿。一个将头发抹得油光水滑的青年举着酒杯走过
来,很自来熟地跟秦向前搭讪,“秦总,没想到能在这儿看见?你。”
秦向前看了他一眼,很眼生,“你是?”
青年笑眯眯地说:“我叫宋延,是谢重星的表哥。”
秦向前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脸色冷淡地说:“哦,是你啊。”
宋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秦向前,他意味深长地说:“秦总,有?机会我们可以合作啊,毕竟
我表弟和犬子亲如兄弟,呵呵。”
说完,用眼神催促秦向前也拿名片给他。
秦向前:“……”
简直蠢得让他头皮发麻。
秦向前高傲地没有?接,宋延也没有这个自觉,很自如地用眼睛找了找他的西装口袋,要将名?片塞到秦
向前口袋里。
秦向前抓住他的手,他的涵养让他没有第一时间甩脸色,但也不是对方可以得寸进尺的理?由,“保安!

他对不远处人高马大的保安喊了一声,将人召过来,给了对方一个眼神,让他将宋延丢出去。
保安会意,立即架着他,要将他拉出去,宋延还很惊讶,说:“秦总,都是一家人,你这是干什么?”
秦向前瞪了保安一眼,“还不快点送这位先生出去!”
保安立即应了,用了十分的蛮力架着他往外走。
宋延大声说:“秦总,你不会因为我表弟是男人,就不认他吧!犬子对我表弟那是一往情深啊!”
md,秦向前大声说:“把他丢出去!”
保安立即捂住他的嘴,将他给拖走了。
只是他这么一闹,酒会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秦向前身上。
好友给他递来一杯酒,问:“钟越那传闻是真的吗?”
秦向前接过酒,“什么传闻?”
好友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才说:“他玩男人啊。”
秦向前瞪他,“什么叫玩男人,人家那是我儿子正正经经的男朋友。”
好友:“??”
有?不少人都若有若无地凑过来,想偷听他说话。
好友觉得好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儿子跟一个男人谈恋爱,你还觉得无?所谓吗?”
秦向前问:“有?什么关系?”
好友难以理?解他这么淡定,“玩玩还行,真的就算了,秦氏那么大的家业,总要后继有?人。”
秦向前说:“别说这种话,我儿子要跟他男朋友结婚,我这个做爸爸的,除了祝福不会做别的事情。”
好友:“……不是吧,还要结婚?你儿子疯了,你也跟着发疯?”
他真诚地说:“你再考虑考虑,我女儿也就比你儿子大三岁,女大三?抱金砖。咱们这种家庭怎么能和一
个不能下蛋的在一起。”
秦向前:“……”
秦向前严肃地说:“我儿子喜欢他,我也喜欢他,我巴不得他们俩快点结婚,不能生孩子算什么,真要能
生,我反而还要犹豫。”
好友:“?犹豫什么?”
秦向前一脸沉痛地说:“我惜命,一个就够了,要是再来一个,我怕是要短寿二十年。”
好友:“???”
秦向前看了好友一眼,沧桑点烟,“你还是不要问比较好。”
作者有话要说:爸爸:我怕了遗传这个玩意儿,还是不要孙子比较好,沧桑点烟.jpg
晚会结束后,秦向前坐到车上,接到了秦远见?的电话,他只?看了一眼,就装作没有看见?,默默地将手机放
回到了兜里,任由他打了一遍又一遍。
秦向前他爹秦远见?那是一身?的陋习,年轻那会儿出轨婚外情玩的很熟练,搞出了那么多的私生子,也
不好好经营秦氏,尽在外面?风流潇洒,到老?了也不输当年,今年六十好几?快七十的年纪,还?能弄出一个私
生子来。
或许是因为受他那淫、荡的爹影响太深,搞得秦向前一点都不想近女色,他觉得秦钟越会喜欢男人,那大
概率遗传了他不近女色的基因。
遗传这种东西也真是可怕。秦向前想。
饶是秦远见?再不是人,秦向前也是被秦远见?宠爱长大的,心里到底没法?对他太冷酷,所以才稍微会
听一听他的话。
要是不是太离谱,他照着做还?比较省心,要是太离谱了,就像这个时候,他就直接装瞎装聋了。
现在秦远见?疯狂给他打电话,大概率是秦钟越的感情问题。
这事?儿从去年就有风言风语了,是江彭清儿子江城传出来的,他也了解过缘由,无?非就是那个江城当
面?侮辱了谢重星,结果被秦钟越揍了,以为把他们?俩的事?情捅到他面?前,就能让秦钟越吃瘪——
但也不想想,他江城是他秦向前的儿子,还?是秦钟越是他的儿子。
他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苛责他儿子!
这样的朋友既然不能让他儿子开心,那不要也罢,秦向前为此中止了和江家所有合作。
再之后,他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流言传来传去也就没了影。但从元旦开始,他儿子和谢重星的关系越
来越亲近,出入他们?家,一起去逛街,他还?带谢重星去秦氏工作,流言便又传了出来。
他们?好像都觉得秦钟越和谢重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暗通款曲一般,一个又一个地来提醒自己,小心他儿
子搞同性恋,玩男人。
烦都烦死了,什么玩男人,就不能是正正经经的男朋友吗?
秦向前思来想去,得想想办法?,搞个订婚宴?
这个可以,还?能把钟凝给骗回来。
不对啊,这些人都没法?接受男人和男人这回事?儿,钟凝要是也接受不了,那还?不得赶紧飞回来?
秦向前越想越觉得是这个理,摸出手机——好家伙,秦远见?给他打了24个电话。
这个锲而不舍打电话的劲头倒是一脉相承。
秦向前给钟凝发信息,前面?数百条信息旁边都有一个红色的感叹号,证明他依然在被拉黑的状态。
秦向前倒是也习惯了,他很坚强,坚强了好几?年,虽然知?道百分之百的可能性他还?是被拉黑的状态
,但他也能酝酿了一下情绪,深沉地编辑了一条短信,“你儿子又想你了,啥时候回来?”
发出去也是很淡定的,只?不过很快他那淡定的表情就裂开了,因为那个红色的感叹号消失了……
消失了!?
秦向前立即危襟正坐,手指都在抖,他都快忘记钟凝长什么样了!
钟凝当然没有回复他,秦向前又含蓄地说:“哈哈哈,你怎么没拉黑我?想回来了?”
这段话发出去后,钟凝还?是没回复,秦向前发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又出现了。
秦向前:“……”
哎,也习惯了。
秦钟越一连串打了好几?个喷嚏,谢重星关心地问:“怎么了?感冒了吗?”
秦钟越吸了吸鼻子,一脸深沉地说:“我觉得应该是有人在想我。”
谢重星:“……”
还?有人会想秦钟越吗?他不信。
就在秦钟越这么说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秦钟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草,是我妈!”
谢重星:“?你快接啊!”
秦钟越像握着一个烫手的山芋,换了左手换右手,最?后狠狠心,还?是接通了电话,小声地喊:“妈…
…”
他开了扬声器,谢重星能听到对面?一个明显冷淡气质的女声传了出来,“嗯。”
两个人相顾无?言,过了好一会儿,秦钟越鼓起勇气说:“妈,你要回国吗?”
钟凝说:“你想我了?”
秦钟越:“我没……”
谢重星推了他一下,秦钟越改口说:“妈我还?挺想你的。”
钟凝说:“听说你考上清华了?”
“……妈,那都是去年的事?情了。”秦钟越说。
钟凝说:“我现在才看见?邮件。”
秦钟越说:“好吧。”
两个人又没话了。
过了一会儿,钟凝问:“你爸现在怎么样?”
秦钟越说:“啊?我爸啊?他还?挺好的啊,就是有点脱发,我看见?他偷偷用生发水了,其实还?没到
那个地步,只?是有点脱发而已,还?没斑秃呢,不过防患于未然嘛。不过妈你问我爸干什么?你想复合啊?不对
啊,你不是在德国交了个男朋友吗?”
钟凝:“……你话好多。”
秦钟越羞涩地说:“你现在才了解我吗?我好伤心哦。”
钟凝:“……”
秦钟越说:“妈你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钟凝沉默好久,才说:“挂吧。”
秦钟越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
谢重星第一次看见?秦钟越这幅模样,忍不住问:“你和你妈妈关系不好吗?”
秦钟越欲言又止。
谢重星问:“怎么了?你有话就说啊。”
秦钟越一脸沉痛地说:“也不是不好,就是我妈对我很严格,她有严重洁癖和强迫症,我在她面?前就得
安安静静地坐着,哎,太痛苦了。”
谢重星:“……”
秦钟越这个人他从小就坐不住,而且拥有大部分男孩子都有的天性,爱玩,爱闹,会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
,也大大咧咧,没那么细心,这样的孩子对于一个严重洁癖和强迫症的家长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婴孩时候还?好吧,我没什么印象了,但我记事?开始,我就会让我妈很难受,对,我妈看见?我就难
受,一看见?我,就要过来给我擦脸换衣服,扣子扣错了她整个人都抓狂,还?凶我……哎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也能理解,不过跟她在一起我真的好痛苦啊。”
秦钟越说到这里,还?心有余悸。
谢重星犹豫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那你爸妈为什么离婚啊?”
秦钟越说:“……我只?跟你说嗷,你不要说出去。”
谢重星凑过去,“你说。”
秦钟越压低声音,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他们?以为我不懂事?,也没瞒着我,他们?俩是因为性生活离
婚的。”
谢重星:“?”
秦钟越说:“我妈不是有严重洁癖吗?然后我爸很正常嘛,有需求,两个人那方面?很不和谐,我爸就只
?能把精力放到工作上---那时候我家还?没这么有钱,我爸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反而越做越大,越做越大
……好了,钱有了,老?婆没了。”
谢重星一时竟不知?道怎么言语。
秦钟越说:“我爸离婚后也找过女朋友的,不过都没成事?儿,他还?是很喜欢我妈的,当年就是他追的
我妈,哎,挺没办法?的。”
他想了想,还?挺认真的说:“我感觉吧,他现在再跟我妈在一起,应该不会有那方面?的困扰了。”
谢重星:“……为什么?”
秦钟越压低声音,说:“毕竟他都当了十来年和尚了。”
谢重星:“……”
真的有这种人存在吗?
谢重星:“……你怎么知?道的?”
秦钟越贼头贼脑地看了看门外,确保秦向前不会突然出现,而后对谢重星说:“我爸之前喝醉,在我眼皮
子底下给我妈发信息,说他已经没有世俗的欲望了,而且也没那么忙了,他们?这次一定可以,问我妈要不要复合
试试。”
谢重星:“……你爸ed了吗?”
他话一出口,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马闭上了嘴。
秦钟越一脸深沉地说:“阳痿,我爸的福报!婚姻幸福的重要基石!”
谢重星:“……你也是男人。”
秦钟越挺了挺胸,一脸自信与骄傲,“不,我不会!毕竟我很大!”
“……”谢重星敷衍地说:“是是是,全世界都知?道你很大。”
秦钟越羞涩地说:“那夸张了,只?有你知?道,也只?让你知?道,它?只?属于你!”
谢重星:“……”
他很难不被秦钟越搞到无?语凝噎。
顺便为自己和秦钟越聊了秦向前私密事?感到了些许羞愧。
但也的确秦钟越的母亲有了一个很大的了解。
听起来是个很严格的人,即使和秦父离婚了,也依然被秦父所钟爱,应该也相当有魅力。
又难免开始担心秦钟越妈妈会不会不同意。
要是她不同意……谢重星将这种想法?抛到脑后,转而问:“你妈要回来吗?”
秦钟越说:“应该不吧?我大学酒和十八岁生日都没回来的人,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回来。”
谢重星说:“你妈知?道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秦钟越一拍大腿,“我没说!”
他想了想,有点为难地说:“我现在去说吧,说实话我和她说话我就紧张。”
秦钟越说完,拿出手机拨出了钟凝的电话。
这次钟凝倒是很快就接了,秦钟越喊:“妈。”
钟凝在那边很冷淡地“嗯”了一声。
秦钟越被她冷得哆嗦了一下,仍然坚强地开口道:“妈,您想子孙满堂吗?你想儿孙绕膝吗?我可以告诉
你,你只?能做梦想了!”
秦钟越挺了挺胸,一脸骄傲地说:“因为您儿子我找了个男老?婆!”
钟凝:“……”
谢重星:“……”
救命,傻得他头皮发麻!
作者有话要说:爸爸:我不近女色
越崽:我爸欲求不满导致婚姻破裂
爸爸……
星星:鲨了我,就现在,让我s 钟凝那边保持沉默,秦钟越渐渐笑不下?去,小声问:“妈,你怎么
不说话啊?”
钟凝说:“我要去实验室,不说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秦钟越放下手机,对谢重星说:“你看,她不在意的。”
谢重星面无表情地说:“你妈妈可能是被你傻得无话可说了。”
秦钟越惊讶地指了指自己,“什么?我傻?我哪里傻了?”
“……”谢重星死鱼眼:“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就是傻。”
秦钟越反而?喜滋滋地说:“我再傻,你还不是喜欢我喜欢得要死,嘿嘿嘿。”
谢重星:“……”
谢重星认真地说:“我只喜欢你的?几把,但这根几把上偏偏长了一?个人。”
秦钟越只听前半句,他一?脸羞涩地说:“别这样,昨天刚做过,不过你现在想要,也不是不行。”
说罢开?始脱裤子。
谢重星:“……”
没救了!!!!
又过了半个多月,谢重星忙碌之余,接到了宋潇潇的?电话。
她的语气里满含兴奋,她说:“谢重星,我拿到印章和保险柜密码了。”
谢重星对这个结果并不觉得意外,他接近宋家许久,已然摸清楚了宋家上下?所有人的性格,宋家所有男
性都是付不起的阿斗,也只有宋潇潇,因为早逝母亲的影响,她性格暴烈偏激,宋西顾的?重男轻女,让她从高中
开始就不再用宋家的钱,靠自己打工赚钱。
她对宋家肯定也是有恨的,骨子里也有自私疯狂的?一?面,被宋西顾这样一刺激,做出这种选择也是理
所当然的事情。
谢重星问:“你要去国外吗?”
宋潇潇愣了一?下?,立即说:“对,我要去国外!”
又道:“谢重星,你给?我银行账户,我给?你转一笔账!”
“不用了。”谢重星顿了一?下?,又问:“你给?宋家留了多少钱?”
宋潇潇冷笑了一?下?,说:“没留钱,我爸买了不少房产,只要他卖掉,足够他过一?辈子了。”
谢重星点了点头,宋西顾这些房产也留不住的,因为他还有两个败家儿子,稍微做个套,就能让他们倾家
荡产。
所以说啊,没有本事的?人就不要开?什么公司了。
谢重星挂断了宋潇潇的?电话,没过几日,就接到了赵湘的?电话,他没有接,直接挂断,然后拉黑。
做完这些,谢重星带秦钟越去了一?趟宋茴那儿,他给?她报了一?个舞蹈班和绘画课,能让她分心,不
要成天沉溺于往日的幻象之中。
现在看,好像是挺有效果的?,宋茴高兴地跟他说,在绘画课里交了一?些朋友,跟她说了很多新奇的?
事情,她们还约好一?起去旅游。
或许是因为长久被禁锢的缘故,宋茴在某些方面好像也没长大一?样,像个孩子。
谢重星由衷地感到高兴。
秦钟越也是不把宋茴当做外人,张口闭口就是妈,两人竟然也很聊得来。
谢重星去买了菜回来,就能见到秦钟越将宋茴逗得满脸笑眯眯的,完全一副精神焕发的?模样。
谢重星放下菜,问:“你说什么了?”
秦钟越羞涩地说:“我刚跟咱妈说我呢。”
“……”谢重星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他问:“说什么了?”
秦钟越一?脸爽朗的?笑,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
谢重星这才看见秦钟越原来还拿了一?本厚厚的?相册过来。
他坐过去,低头去看,“哪个是你?”
秦钟越说:“你应该能看出来吧?”
谢重星看见照片里白白嫩嫩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小时候很可爱。”
秦钟越这样高大帅气的?人,小时候原来也是有些软糯的?,可爱的,甚至虎头虎脑,眉眼里都是机灵。
秦钟越羞涩地说:“那我现在不可爱吗?”
谢重星扭头看了他一?眼,“男人不都不喜欢被说可爱吗?你怎么会想被夸可爱?”
秦钟越理?直气壮地说:“我觉得可爱这个词是最高的?赞誉,就像我觉得你也很可爱一样。”
谢重星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那你现在也很可爱。”
他们俩人之间的氛围真的?浑然天成,旁人很难插进去,除非他们有意地照顾其他人。
当然秦钟越是没有这个意识的?,也只有谢重星有这份体贴。
他一?边压制住自己嘴角的?笑容,一?边对宋茴说:“妈,你最近有什么安排吗?”
宋茴笑着说:“没有。”
谢重星看了一?眼秦钟越,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提醒他别忘了正事。
秦钟越还没反应,有些关怀地问:“星星你怎么咳嗽了?”
谢重星:“……”
谢重星说:“我妈最近有时间,你爸也有时间。”
秦钟越反应过来了,对宋茴说:“妈,最近有时间的话跟我爸见一?面呗,我爸也想见你。”
宋茴有些紧张,她没想到秦钟越爸爸居然能同意他们俩的?事情。
谢重星见她表情紧绷了起来,安抚道:“没事的?妈,叔叔人很好,见个面而已。”
宋茴勉强地笑了一?下?,说:“好,那见见吧。”
从宋茴家里出来,秦钟越说:“感觉咱妈好像很怕我爸似的?,我爸又不会吃人。”
谢重星有时候挺羡慕他这种不食人间烟火,他活了那么久,还有两辈子,竟也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天真
,这样的天性难能可贵。
宋茴为什么怕秦向前,谢重星心里是很清楚的?。因为他们处于弱势,秦向前的?地位太斐然,是平常人
可望不可及的存在,而?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儿子和她的儿子搞在了一?起,她很难不怕。
而?他是越心动越沉迷,越沉迷就越不想离开?秦钟越,所以即使害怕,也还是偷偷地沉浸在与秦钟越亲
密的?快乐之中,从残酷的现实之中汲取些许的温暖,这样的隐瞒若换一个严格的家长,或许会很乐意践踏他的?
尊严和内心。
这样的幻想,很难不让人感到恐惧。
他也这么恐惧过,感觉自己分外渺小。
要不是秦向前温柔且开?明,还给?了他一?颗定心丸,谢重星恐怕会一?直怀有这种卑微的心情。
他这样的一?个人,想要去应和秦钟越炽烈的?喜爱,都要背负上比他更沉重的?包袱,更何况全身心投
入进去?
不过现在这种恐惧都不复存在了,因为秦钟越对他毫无保留,秦向前也能毫无芥蒂地接纳他。
他们都是很好、很温暖的?人,所以谢重星想让宋茴和秦向前见见面,打消宋茴的恐惧和顾虑。
心里想了很多,谢重星却没有跟秦钟越说,他大概都能想到秦钟越怎么回答,毕竟秦钟越总是那么直白又
热烈,他总归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和秦向前约好见面的时间,谢重星反复给?宋茴定心丸,她也依然很紧张。
虽然她并不觉得门当户对就一定是对的?,但是门不当户不对也是很难不出问题的?。
她难以理?解秦向前那样的人,为什么会容许儿子找个男朋友,难道只是玩玩的吗?
在这样的圈子里宋茴见过太多腌臜事了,秦家还那么有钱,真的?很难不让她担心。
过度的紧张和担心让她精神很紧绷,然而再见到秦向前的?那一刻,紧绷的?精神忽然就松缓了一?些。
因为这个男人也和她一样,一?脸的紧绷,连笑容都是有些僵硬的?,他开?口便喊“亲家母”,让宋茴
有些受宠若惊。
秦向前想跟她握手,又想到要避讳,只好率先?给?宋茴倒了一?杯茶,由衷地说:“真的?是委屈你儿
子了,居然能喜欢上我儿子,这可真的?是上辈子是菩萨这辈子下?凡普渡众生来了。”
秦钟越委屈地道:“爸!你这是什么话?”
秦向前瞪了他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秦钟越委屈巴巴地闭上了嘴。
宋茴有点尴尬,不过这一?尴尬,精神倒也没那么紧绷了,她说:“不委屈,不委屈,他们俩小孩互相喜
欢,怎么会委屈?”
秦向前长叹一声,“那真的?是太委屈了。”
话音一落,又道:“既然亲家母来了,那咱们聊聊他们俩怎么结婚。”
宋茴:“??”
她有些不可置信,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
秦向前生怕她不同意,赶紧道:“我们家可以出5%秦氏集团股份和现金两个亿,还有我名下?20%的
?房产,你们家就出个人就好,亲家母,您看怎么样?”
秦钟越在旁边说:“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倒插门做上门女婿,哈哈哈。”
宋茴:“……”
谢重星:“……”
作者有话要说:宋妈:给这么多……我儿子真的是菩萨吗?
宋茴被秦向前?这样的大手笔惊呆了,她真的迷惑了,这到底是为啥啊?
还拿股份当聘礼,古往今来,有哪个豪门会做这种事情啊?
还是说秦钟越有什么缺陷啊?巴不得将他给脱手啊?
但?她和秦钟越接触了这么久,也?没见他有什么问题啊,不仅长得高大帅气,还很真诚,而且也?是名
牌大学出来的。
秦向前?见她发呆,也?知道是自己太着急了,他咳嗽了一声,打断了秦钟越的畅想,“上门女婿还是算
了,星星还是到我们家来比较好,不会受委屈的,我会把他当亲生儿子对待。”
宋茴忍不住扭头多看了秦钟越几眼,秦钟越注意到她看他,咧起唇角对她展露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能
笑得人心里融化——至少到现在宋茴依然没看出秦钟越有什么缺陷,导致秦向前?如此“恨嫁”。
不过秦向前?都这么说了,宋茴又哪里敢置喙,她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这样的聘礼还是算了,有点
太多了。”
秦钟越说:“妈,你别跟我爸客气,我爸很有钱的,才?给两个亿而已,星星值得更多!”
秦向前?:“……”
别拆台了,总不能一口气把身家都给出去吧?
谢重星也?是有点尴尬,他咳嗽了一声,说:“叔叔,我不用聘礼的。”
秦向前?语气沧桑地说:“要的,要的,真的很委屈你了,要不是你,我还真的不知道谁会喜欢我儿子,
哎,你们赶紧结婚,我也?好安心。”
宋茴:“……”
真的没问题吗?
秦向前?说:“不要推辞了,就跟钟越说的一样,你值得。”
宋茴这下是彻底不紧张了,秦向前?的姿态太低了,就真的生怕她不同意似的。
结束见面后,宋茴私底下问谢重星:“钟越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谢重星:“……”
谢重星眨了眨眼睛,问:“为什么这么问?”
宋茴说:“秦氏做的那么大,5%的股份每年起码都得有个几亿吧,还有现金两亿和房产,给这么多当聘
礼,还怕我不同意,钟越真的没什么缺陷吗?”
谢重星:“……”
啊……
宋茴有些尴尬,但?还是委婉地问出了口,“你们有那个过吗?虽然你们年纪是还小,但?如果那方面不
试试,以后后悔就晚了。”
“……”谢重星哭笑不得,“妈,你放心吧,他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宋茴半信半疑,“真的没有吗?”
谢重星认真地点了点头,实在感觉好笑,因为秦钟越在宋茴面前终究有些收着,所以这么久以来,宋茴也
不知道秦钟越的真面目。
看宋茴实在费解,谢重星便低声说:“他没有身体方面的问题,就是嘴不太会说话。”
宋茴:“……我没感觉他不会说话啊。”
谢重星一回忆,也?有点沧桑了,“他尊敬你,自然不敢乱说话,但?在我面前,在他爸面前,是不太会
说话,以至于我和他爸爸天天生闷气。”
宋茴:“……”
宋茴想象不出来。
谢重星又笑了起来,“不过他爸人很好,他是真心对我好的,也?拿我当家人,所以妈,你不要担心了,
我一定会过得很好。”
宋茴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愣了一下,也?弯起唇角笑了起来,“那就好。”
秦向前?将秦钟越揪回去,埋怨道:“我和星星妈妈说话,你说你插什么嘴啊?”
秦钟越委屈地说:“干嘛啊,我又没说什么。”
秦向前?严肃地说:“你少跟星星妈说话。”
“?”秦钟越:“为啥啊?”
秦向前?说:“我怕你一张嘴气到她,她不答应这门婚事。”
秦钟越:“?我怎么了啊我,我说什么能气到她啊?”
秦向前?沧桑地说:“哎,你少说话我都能延寿二十年。”
秦钟越想起钟凝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便说了一下,“爸,前?天我妈给我打电话了。”
秦向前?:“!”
秦向前?咳嗽了几声,含蓄地问:“你问了你妈啥时候回来没?”
秦钟越说:“没问啊,反正也不会回来吧。”
秦向前?:“……”
秦向前?叹了一口气。
秦钟越问:“她还拉黑你呢?”
秦向前?没说话,他孤家寡人十几年了,按道理也?习惯了,但?钟凝是他的初恋,还是秦钟越他妈,就
是忘不了。
年轻那会儿还好,有事业可以忙,就算离婚了,也?能快速忘掉伤痛,但?现在越走到高处,就越怀念最
初的美好。
秦向前?说:“你再给你妈打个电话问问,你要是结婚了,她回不回来。”
秦钟越看他有点可怜巴巴的,也?有点唏嘘,他拿出手机,给钟凝打了一个电话,自然是没打通的,钟凝
常年在实验室里,手机是关机的,大部分时间都得邮件联系,邮件被她看到的可能性还要大一点。
秦向前?也?不失望,他想了想,说:“你们先搞个订婚吧,然后国外办一次婚礼,国内办两次。”
秦钟越高考不回来,成人礼不回来,结婚总不能不回来吧?不回来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秦钟越惊了,“这也?太多次了吧!”
虽然是秦向前?的私心,但?他也?要道貌岸然地说一句:“你老?婆值得最?好的。”
秦钟越琢磨过来,一脸羞涩地说:“三?次婚礼啊,那这样不就有三?次新婚之?夜了吗?”他唏嘘道:
“哎,要被榨干了。”
秦向前?:“……”
哎,他好羡慕。
谢重星送宋茴回到了新的住所,还没进门,就看见了一个人,谢重星还没察觉,但?宋茴停下了脚步。
谢重星喊了一声“妈”,“怎么不走了?”
他察觉到宋茴的目光落到墙角那个蹲着的人身上,看了过去,才?发觉他的身形有些眼熟。
直到那个人抬起脸,谢重星的表情冷了下来。
是戚耀明。
戚耀明眼睛很红,一看就是哭了很久,他见到宋茴,有些怯弱地喊:“妈。”
宋茴垂下眼睛,“你在这儿干嘛?”
戚耀明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哽咽道:“妈,奶奶不要我,爸也被关了,我没地方去了。”
宋茴没说话。
戚耀明说:“妈,谢重星是你儿子,我也?是你儿子,你不能不管我。”
宋茴声音里透着一股疲倦:“你是戚家人,你姓戚,你奶奶不可能不要你。”
戚耀明撇过脸,低声说:“我之?前?是做错了,我忽视了你,没关心你,但?我也?是有原因的,妈,
我们各退一步,不要计较以前那些事情,我们和好可以吗?”
谢重星听到这番话简直想笑,戚耀明这些话里透出来的虚假几乎毫不遮掩。他为戚耀明感到作呕,但?也
?有些紧张,他怕宋茴心软。
谢重星扭头看宋茴,也?的确看见了她脸上流露出些许动容,他心里一个咯噔,想说点什么,宋茴便先一
步开口了,“我那天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就算不计较之?前?的事情,我们俩在一块儿也只是互相折磨。”
戚耀明说:“怎么能说是互相折磨,你觉得我说话重,我以后改还不行吗?”
宋茴直白地问:“你现在说这些,是因为秦家吧?”
戚耀明脸色一白,没有说话。
宋茴说:“你还是将我当跳板。”
戚耀明否认,流着眼泪说:“没有,我是认真忏悔的,妈,戚家不要我,外婆现在也不喜欢我,让我滚,
现在外婆家的钱还全都被宋潇潇那个贱人卷跑了,宋家兵荒马乱,根本没有人管我,妈,我现在只有你了。”
戚耀明这副模样无疑是能打动人的,宋茴也的确心软了,但?再心软,她也不敢赌他真的能改好。
他的势利、迎高踩低是深入骨髓的,他的贪婪和暴躁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他身上除了那张脸和她有几分相似,没有一点像她……他来对她服软,无非是因为她身后有谢重星,而谢
重星身后有秦家。
戚家离破产只差一个破产清算的距离,而宋家所有现有的除房本之外的资产全都被宋潇潇转移,两家都倒
了,只有秦家能依靠……
宋茴不说十分,至少有八分把握,戚耀明是为了秦钟越来的。
宋茴感到了微妙的痛心和困惑,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宋茴有些呼吸困难,也?怕自己心软应了戚耀明,这样分明就是给重星他们添堵。
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地越过了戚耀明。
戚耀明在背后尖利地喊:“妈!”
宋茴反而加快脚步,远离了他。
谢重星跟在她背后,一直到了家里,才?松懈下来,他并不可怜戚耀明,或许是他本身就很记仇的缘故,
他对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是没有一点点的感情的。
但?他不确定宋茴是否也是这样,毕竟戚耀明也是她儿子。
谢重星看了看她的脸色,垂下眸说:“妈,要是实在不行,你就把他接过来吧。”
他这样大度,宋茴有点惊讶,不过她很快摇了摇头,说:“戚家虽然破产了,但?家底还是有一些的,养
他一个不是问题。”
顿了顿,继续说:“如果我接他过来,无非又是互相怨恨,他要的东西太多,我给不起,而且……”
她回忆起之前?在戚耀明身上看到的吻痕,没有继续说下去。
谢重星听她这么说,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当然不想再看见戚耀明,毕竟他可是三番四次想勾引
秦钟越的。
谢重星从宋茴家里出来,还能看见戚耀明站在走廊里,见到他出来,眼里有那么一瞬间流露出了嫉妒与怨
恨,谢重星如此敏感,自然也能感觉到他眼里的情绪,他站定脚步,略一思索,对戚耀明伸出自己的手,“看到这
是什么了吗?”
戚耀明垂眸看去,看见他手指上一枚简约漂亮的戒指。
那分明是情侣对戒。
谢重星微微一笑,说:“我男朋友送的。”
戚耀明:“……”
谢重星学着秦钟越的语气,说:“可惜你没有,真可怜。”
作者有话要说:星星:终于知道某人的快乐,微笑.jpg
谢重星说完,就看见戚耀明的眼神再一次变化,像是要将他抽筋扒皮那样。
谢重星放下手,语气恢复了平静,说:“我劝你还?是打消你那些小心思,秦钟越对我一心一意,他只喜
欢我,而且听我的话,不会因为你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就优待你,你就算回到妈身边,也不会对你的生活有任何改
变,比起这样不确定的未来,戚家最后的财产不是你更能抓得住的东西吗?”
戚耀明没有说话。
谢重星说:“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忠告,你再纠缠不清,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戚耀明垂下脸,依然沉默。
谢重星也不欲再跟戚耀明再说些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不过之后几日都确认了一下戚耀明没有再在宋茴住所周围徘徊,才?将这?件事放下。
虽然秦家一直说先订个婚,但也不是没有阻力的。
就像这个时候,他刚下课,走出教室的时候,就看见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依靠在墙上,她长得太漂亮了
,以至于周围路过的男生女生都忍不住往她这边看。
谢重星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并没有将她当一回事,结果那个女人向他走过来,喊了他一声“
谢重星”。
谢重星顿住,扭头看她,女人冲他微笑,说:“我是秦钟越的堂姐,叫秦璐璐。”
谢重星从秦钟越嘴里听说过他的那些亲戚,虽然是亲戚,但其实关系并不亲近,所以他没有反应,只淡淡
地“哦”了一声,说:“你好。”
秦璐璐看了看周围,说:“去我车里说吧。”
谢重星微微皱了皱眉,说:“我很忙,你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完吧。”
秦璐璐“呦”了一声,“架子大的很啊。”
谢重星看了一眼手表,“给你一分钟,快点说完吧。”
秦璐璐看了看他的手表,那分明是几十块钱的数字表,她“啧”了一声,说:“都傍上秦钟越了,连块好
的手表都买不起吗?”
谢重星说:“还?有四十五秒。”
秦璐璐说:“行了,我就直接说了吧,你觉得我怎么样?”
谢重星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秦璐璐微微笑?着说:“我长得不差吧,你要是想,我也可以做你女朋友。”
谢重星:“……”
秦璐璐撩了一下头发,笑?吟吟地说:“我还?可以给你生孩子,只要你到时候用领养的借口,将孩子带
到秦钟越身边,给他登个户口就行。”
谢重星:“…………”
秦璐璐说:“这?将事对于你来说不亏吧?毕竟秦钟越那个蠢货谁都受不了,我看你之前也是正正经经的
男孩子,没有谈过恋爱,也不一定是喜欢男人吧?没有孩子对你来说也是一个问题吧?我可以给你生。”
谢重星冷漠开口:“你没有自尊的吗?”
秦璐璐理所当?然地说:“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只要你愿意,我当?然也是愿意的,毕竟你长得也不
差,还?是名校出身,跟你的孩子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谢重星点点头,平静地说:“我是发现了,你有病,还?有这?件事我会告诉秦钟越,还?有叔叔。”
秦璐璐有点慌,但很快冷静下来,依旧笑吟吟地说:“不是吧?我白送给你睡,你还?装?要不要跟我去
车里试试?平常你应该都是在下面的吧?难道不想体会一下怎么做男人?”她压低声音,说:“我可以教你怎么做
一个真正的男人。”
谢重星:“……”
谢重星想笑了,事实上他也的确笑了出来。
谢重星的气质还是偏冷的,这?时候的笑?容也区别于在秦钟越面前的笑?,几近冷笑,“第一,秦钟越
不是蠢货,他很聪明,难道他考上清华不是最好的证明?你说他是蠢货,说明你不仅眼瞎还卑劣。第二,我不会背
叛秦钟越。第三,我建议你去看看脑科医生,我怀疑你脑子有病。第四,你很啰嗦,给你一分钟,结果你说了五分
钟,说明你还?很不守时,除了一张脸还不错简直一无是处,多读点书吧。”
说完,谢重星转身就走,压根不给秦璐璐再次开口的机会。
秦璐璐在背后喊了他好几下,都没有让他回头,忍不住骂了一声。
谢重星回到寝室,秦钟越也后脚回来。
谢重星给他倒了一杯水,问他:“你是不是有个堂姐叫秦璐璐?”
秦钟越高兴地接过了水,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谢重星说:“她对你怎么样?”
秦钟越捧着水啄着喝,还?挺有几分珍惜,“她啊,还?行吧,见我总是笑眯眯的,秦文轩挤兑我,她也
会帮我说话,训斥秦文轩,不过我不是很喜欢她哈哈哈哈。”
谢重星顿了顿,问:“为什么不喜欢她?”
秦钟越一脸深沉地说:“我有种感觉,她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谢重星说:“嗯,你感觉没错,她应该不喜欢你。”
秦钟越反应过来,“怎么?你见到她了?”
谢重星“嗯”了一声,说:“她刚来找我,说要帮我生孩子,到时候孩子生出来登你家的户口。”
秦钟越:“……”
秦钟越气得拍桌,“她敢挖我墙角!!!”
谢重星:“……”
重点是这个吗?
谢重星说:“除了墙角你还?能不能想点别的?”
秦钟越一顿,小心地问:“星星,你不会还?喜欢女人吧?”
“……”谢重星叹了一口气,说:“当?然不是,我喜欢你。”
秦钟越喜滋滋起来,“我也喜欢你,嘿嘿嘿。”
谢重星说:“你小心点吧,她脑子不太行,不知道她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秦钟越想了想,说:“她这么想要孩子,我给她印几万张【富婆重金求子】小广告贴大街小巷,这?样大
街小巷的男人都随便她挑。”
“……”这?招好毒,谢重星给他竖起大拇指,“你厉害。”
秦钟越羞涩地说:“她虽然挖我墙角,但我也能理解,毕竟人不可能一个人生孩子,我愿意以德报怨帮她
圆梦!”
谢重星:“……”
有时候都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傻。
而秦钟越还?真的兴致勃勃地去学校复印店去印了几万张的广告,也不管别人看他的眼神,花了几万块雇
了几个学生走街串巷帮忙贴了一整天。
接受各种小广告洗礼的秦钟越将广告词写的非常诱人,连贴广告的学生都心动了,忍不住问秦钟越,“这
?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秦钟越说:“当?然是真的啊,女主人公就是我亲堂姐。”
学生羞涩地说:“那你看我怎么样?也不用60万,那太多了,要是漂亮的话,30万就行。”
秦钟越高深莫测地说:“那你打电话试试,不过不要提我,我只想做她背后的男人,默默支持她。”
学生点头,“我懂,我懂,这?必然是你一片苦心。”
秦钟越做了这?事儿,只一瞬,就忘到了脑后。
然而秦璐璐那边,却开始不断地收到骚扰短信,都是不同的男人发?过来的污言秽语,气得她浑身哆嗦,
拉黑了一整天的号码,却还是源源不断有人打电话发?信息过来。
这?电话号码还?是她工作的号码,存了不少?客户,不好丢弃,只能捏着鼻子一直拉黑,看对面实在说
得恶心,还?回信息骂对方。
有一个人被骂了,回:“你不要孩子你贴什么广告?逗人玩呢!还?富婆呢!保不准背后就是个抠脚大汉
!呕。”
秦璐璐:“??”
秦璐璐问:“什么广告?你给我说清楚!”
“什么广告?你自己心里清楚,还?和丈夫不孕不育多年60万求一个好心人捐精生孩子,定金20万,
中标后付完全款,我也不是看中钱,我是想着一个女人寂寞孤单冷,我愿意给她一个孩子,结果你是来逗我玩的?
!玛德,你去死吧抠脚大汉!”
秦璐璐马上明白过来了,是谢重星!
她眼里喷出怒火,打电话给秦钟越。
秦钟越接了,声音并没有什么异样,笑?哈哈地说:“怎么啦,璐璐姐。”
秦璐璐压抑着怒火,说:“你把谢重星的电话给我一下。”
秦钟越疑惑地说:“你要我男朋友电话干嘛?”
秦璐璐说:“你别管,赶紧把他电话给我!”
秦钟越说:“你不说清楚我可不能给你。”
秦璐璐恶意胆边生,说:“你知不知道谢重星他骚扰我?”
秦钟越“哈”了一声,“怎么骚扰你了?”
秦璐璐说:“他找我,说要跟我生孩子,还?说早就受够你了,他一点都不喜欢男人,不过是看你有钱,
才?跟你在一起,钟越,听姐姐的话,他这?个人不值得!你好好想想,不要被他骗了!”
秦钟越说:“哦,生孩子这?个事情他跟我说了,他说的是你要跟他生孩子啊,然后我寻思着你这?么想
要孩子,我这?个做弟弟的得帮帮你啊,所以我给你印了几万张重金求子的广告,贴了一整个京都街道,嘿嘿嘿,
感不感动?花了我好几万呢!”
秦璐璐:“……”
秦璐璐失声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事儿是你做的??”
秦钟越说:“对啊,是我啊,璐璐姐你看我对你好吧?我愿自封我自己为送子观音!”
秦璐璐:“……你他妈有病啊??”
秦钟越说:“我是有病啊,我要是没病,我能看你挖我墙角能不去跟我爸告个状吗?哈哈哈哈。”
秦璐璐窒息了,她挂断电话,还?没缓口气,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秦璐璐本来下意识地想挂断,但一
瞄,发?现是她一个很重要的客户,立马接通了电话,“喂,缪总,您有事吗?”
那边有点尴尬地开口,说:“还?真的是你啊,璐璐。”
秦璐璐:“……缪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街边看见个小广告,看号码有点眼熟,就拨通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璐璐啊,想要孩子也不能这么着急吧?你这?么随便可不太好。”
秦璐璐:“……”
作者有话要说:越崽:我,送子观音!
秦璐璐最后受不了无穷无尽的骚扰,直接将电话号码换了。
但这事也让她丢尽了脸,她和缪总解释,缪总也不听,反而因?为这件事有些质疑她的能力。
挂断电话后,秦璐璐气得抓乱了头发。
但做这种事的是秦钟越,她再怎么生气恼怒,都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毕竟她能和谢重星提出那种提
议,本身就居心不良,要是传到秦向前?耳里,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她是怎么都想不通,她又不会说出去,白得她这样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居然还会有人拒绝。
她换掉号码之后,又请了人大街小巷地将那些广告撕掉,秦钟越贴上去容易,她请人去撕,却是足足花了
三天。
之前?也没有这种小广告,一时新鲜,打这个电话的人还真的不少,更何况贴的地方也有些很显目,大商
场拐角就能看见,以至于不仅仅是缪总看见,还被她妈妈看见了。
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秦璐璐电话里,质问这件事。
秦璐璐换号码没说明白理由,但现在看了这个小广告,秦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秦璐璐有苦难言,最后含
糊地说:“是堂弟在跟我闹着玩呢。”
秦母问:“是秦钟越?”
秦璐璐轻轻地“嗯”了一声,秦母怒道?:“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我找秦向前?说理去!”
秦璐璐连忙拦住,“别!别打扰叔叔了!”
秦母说:“你就是脾气太好,才会被他那个傻儿子欺负,不行,我得找他说理去,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他
给你贴这种广告像话吗?幸好只是我看见了,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传出去,我们家还怎么见人!杀人诛心啊!”
说完,不管秦璐璐劝阻,愣是挂断了电话,一通电话打到了秦向前?那儿去。
秦向前?一看,不太想接,不过他刚刚和宋茴聊了天,敲定了国庆先搞个订婚宴,也就十几天的时间了,
导致他现在心情很不错,所以还是接了。
一接电话,他这个大嫂噼里啪啦指责一大堆,秦向前?脸就挂起来了。
刚刚还很好的心情,瞬间就晴转阴了,他凉凉地说:“钟越能有什么错?要错也肯定是你璐璐做错了什么
,惹了我儿子,大嫂,你最好问问你女儿做什么了。”
秦母说:“向前?,你可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她话还没说完,秦向前?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母气得一个倒仰,立即打电话给秦远见告状去了。
以至于没过一会儿,秦向前?就接到了秦远见的电话,他看了一眼,直接挂断了电话。
妈的,烦死了。
秦远见被挂断了,还一直打,秦向前?就一直挂断,来一次就挂断一次。
很快秦远见就不打了。
秦向前?等了一会儿,给秦钟越打了一个电话,问了秦璐璐的事情。
秦钟越大大咧咧地说:“因?为璐璐姐缺孩子嘛,一个人又不能生,我这个做弟弟的当然要帮她一把。”
秦向前?问:“你怎么知道她缺孩子?”
秦钟越说:“她前几天找上星星,说要给他生孩子。虽然是在挖我墙角,但我以德报怨,还帮她圆梦,爸
你说,我做得对吗?”
“……”秦向前?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做的很对。”
他到现在哪还能不明白秦璐璐的打算。
真烦人,一个个靠他吃饭的家伙,占着一点血缘亲情来算计他。
秦向前?难得地对秦钟越温言细语道:“说起来,你会不会想要孩子?”
秦钟越说:“啊?星星能生吗?”
秦向前?:“不能啊,他是个男人。”
秦钟越说:“那不就得了,他是男孩子,不能生,那我就不要啊,爸你要是喜欢小孩子,可以继续把我当
成孩子,我不嫌弃你年纪大。”
秦向前?:“?你这个十八岁的壮汉有什么资格嫌弃我年纪大?”
秦钟越不听,语重心长地说:“或者你再找个老婆生一个,趁你现在还尚有几分姿色,头发尚在,想找还
是很容易的。”
秦向前?:“……”
秦向前?默默地挂断了电话,他为什么总是主动给秦钟越打电话自取其辱呢?
再看手?机,聊天软件的信息已经从3跳到了99,他打开一看,是秦德江在群里给他发信息,为秦璐璐
要一个公道,言语之间很贪婪地跟他要某一个大项目做补偿。
妈的,一肚子火。
秦向前?也不管手边的工作了,直接打字,“我还没问你要补偿,你还跟我要补偿,你自己问问璐璐,她
怎么惹得秦钟越,你问不出来我来说,她想给我儿子男朋友生孩子,户口落到我家,她想的真好。怎么,敢想敢做
,还不怕丢脸?我倒是好奇你家家教到底怎么教的,能把她教成这样。”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