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为馅 13

贡献者:月亮FP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2-03-31 20:15:41 收藏数:5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白锦曦睡得迷迷糊糊,就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她眼睛睁开一条缝,模糊的灯光里,似乎看到一张眉目俊朗的脸。
“白锦曦,醒了吗?”低沉醇厚的嗓音。
白锦曦翻了个身,嘟囔:“没醒!”
韩沉站在桌旁,盯着她换了个方向、继续蜷成一团的睡姿,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了敲。一旁,老周仿佛猜到会这样
,忍着笑走了。
韩沉伸手抓住她的一只胳膊,直接将她从桌上拽了起来。
“呜……”可白锦曦实在是困极了,这几天忙着查案几乎就没睡过觉,本来今晚是要回家补眠的。被他拉着坐起来
后,眼睛还是闭着的,头低低耷拉着,长发乱得像鬼。
“走吧。”韩沉语气淡漠。
“唔……”白锦曦往后缓缓一倒,头往桌子上一贴,竟然又睡着了。
或者说,压根儿就没醒过。
韩沉面沉如水地看着她软得像滩泥似的睡姿。
那个徐司白说得还真没错。白美人的确需要被看好,才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除了相貌和小脾气像女人,其他方面完全像个老刑警,活得又痞又粗糙。
他站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偏头点了根烟,深吸两口,吐出长长的眼圈。
白锦曦睡得正迷瞪,忽然就嗅到了熟悉的、好闻的烟草味。
那味道飘散在空气里,慢慢向她袭来,越来越近,将她包围。她下意识又用鼻子吸了两下。
然后就感觉那烟草味就在她鼻翼间,好近好近,好像马上就要碰到她嘴唇上。
她一张嘴,咬住。
却咬了个空。
那烟草味像是长了脚,骤然离去,快极了。
她倏地睁开眼,这下看清了,韩沉一只胳膊撑在桌上,另一只手指间夹着支烟,低头看着她,墨黑沉湛的眼睛。
然后他将烟含进了自己嘴里。
“起来。”
白锦曦默默地爬了起来。
——
半夜一点。
档案馆门口是条幽深的小巷,如水的月光下,看起来如同蜿蜒的暗河,每一步踏上去都是寂静清脆。
两人走了几步,白锦曦问:“你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光线很暗,韩沉的脸很模糊,只看到他呼吸间喷出淡淡的烟雾。
“没有。”
白锦曦静默片刻,嗓音清脆地开口:“没关系,再接再厉,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韩沉转头看了她一眼。黑夜中,那双眼也是幽黑难辨的。
“谢了。”低沉温和的嗓音。
白锦曦有点讶异。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韩大少道谢。自然是为了今晚她带他来这件事。
她慢悠悠地往前走了两步,特别诚恳的语气说:“谢什么啊。虽然这件事很麻烦很动用我的人脉面子让我花了好多
心思耽误了我很多时间——但是既然答应了你,我勉为其难赴汤蹈火也要帮这个大忙嘛。”
“是不是给根稻草,你都能往上爬?”他慢慢地说,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散漫。
白锦曦嘿嘿笑了。
夜空寂静,老城区一片混沌暗黑。偶尔远处传来汽车行驶声,头顶的枝头,也有飞鸟惊起的声音。不知何处,传来
隐约的钟声长鸣,划过云层、穿过城市,似有似无地抵达他们的耳际。
两人安静地向前走着。
这大概是他俩认识以来,相处最和平最友好的时刻。
想到他后天就要走了,白锦曦觉得怎么两人也算有了点交情,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但实在又没什么好说的。
就在这时,听到他开口了:“江城有什么土特产?”
白锦曦很随意地答:“酱鸭、辣椒酱、豆皮……哦,这个季节水蜜桃不错。”
他抬手吸了口烟:“替我买点。”他伸手去掏钱包。
白锦曦在月光下看着他的钱包,黑色皮的,样式简单,但是非常旧,边角已经磨破了皮。跟那一身奢侈体面的衣服
,还真是格格不入。
“先不用。”她说,“买好再告诉你多少钱。”
他就没再坚持,将钱包塞回口袋里。
这时,白锦曦的手机忽然响了,她一看号码,神色严肃了。
是负责夜间巡逻的刑警打来的。
“喂,什么事?”
就在这时,韩沉的手机也响了,他接起:“喂?”
透过电话线,白锦曦都能听出那刑警急促凝重的语气:“绵阳巷又发生了一起强奸案!就在半个小时前!受害者报
案及时,罪犯正在往蓝星机械厂方向逃窜!我们正在追!”
白锦曦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下意识抬头,便见韩沉挂了电话,直直地看着她。
显然是同一件事。
两人二话不说,一起跑向巷口停着的警车。
白锦曦边跑边给周小篆打电话:“陈离江人呢!”
周小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但是很清醒:“陈离江?他两个小时前进车间值夜班了,一直没出来呢。怎么了?

“赶紧去找!出案子了!”
挂了电话,两人已跑到警车旁。白锦曦拉开驾驶座的门刚要坐进去,就被人拉到一旁,手里的钥匙也被人夺了去。
她意外地看着韩沉闪身坐了进去。
“我来开。”他嗓音沉冽。
白锦曦一时没想太多,为什么他要开车,配合地坐入了副驾里。
直至她整个人如惊弓之鸟般紧贴着座椅,双手牢牢抓住车门上的扶手,看着街道景物变成扭曲的光影往后飞逝。而
他们不断超过一辆辆夜行的车,每每都是眼看要撞上去了,韩沉突然打方向盘,几乎是擦身而过,在公路上一路遥
驰。
白锦曦不怕坐快车。可也不能快成这样啊,感觉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大哥!”她开口大喊,“你开稳啊!我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与她相比,韩沉则显得平静太多。他完全就不像是在开快车,不,应该说飙车。那双骨节分明有力的手,就很随意
地搭在方向盘上,动作娴熟地加速、换挡、转向。车窗外的流光照在他的脸上,很模糊,也很安静。
“怕就闭上眼睛。”他说。
白锦曦当然不肯,闭上眼更不放心。
她决定讲话分散自己注意力。
“说吧,你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二环十三郎?”她问。
二环十三郎,顾名思义,13分钟跑完北京二环全程,据说每分钟超200多辆车。
韩沉眼睛看着前方:“别侮辱我。跑二环影响交通?我不干那种事。要开也是机车去什刹海。”
白锦曦不知道什刹海是什么地方,但是条件反射开始脑补他戴头盔手套穿着赛车服、开摩托机车的样子。结论居然
是一定很帅。
“那……什刹海你要开多少分钟?”她问。
“三分钟。”他答。
白锦曦想了想:“你看,那还是十三郎啊。什刹海,三分钟,什三郎,十三郎。”
韩沉淡淡答:“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你才是个十三妹。”
——
尽管一路插科打诨,下车时,白锦曦的腿还是软了。扶着车门,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一只有力的手及时从旁边伸过来,扶住了她的胳膊。
韩沉看着她:“没事吧?”
她笑笑:“没事。”
他的手立刻松开,转身朝前走。
男人的手指在深夜里温凉而有力,熨帖着她的手腕。只是动作太快。几乎是她话音刚落,他的手指就从她皮肤上移
开。这一个细微的小动作,突然就令白锦曦想起那天在案发现场,他也是这样,避开她的触碰。除了万不得已的时
候——他俩摔倒在一起,或者接她下屋顶。
白锦曦忽然觉出味来。
嘿,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守身如玉啊。
蓝星机械厂门口黑灯瞎火,但是已经有两名民警赶了过来,看到他俩,立刻报告情况:“还没有可疑人员出现。”
白锦曦马上给负责巡逻追捕的刑警打电话,开了免提:“我到蓝星了!人抓到没!”
对方焦急的声音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传来:“没!那小子很机灵,跑得还很快,眨眼人就不见了。他绕开了蓝星的大
门,我们正往他可能去的几个方向追呢!”
白锦曦皱眉。这下麻烦了,老城区的弯弯巷巷,最容易追丢了。不抓个现行,怎么知道罪犯到底是不是宋离江,怎
么给他定罪?
刚要给负责监视陈离江的周小篆打电话,突然就见韩沉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白锦曦!”他叫她的名字。
白锦曦心神一凛,反应过来,立马跟了上去。
工厂后门。
——
械厂后门门前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大树茂密成荫,车辆不能通行。两人跑了千余米,就绕过了广袤的厂区,远
远看到了这条小路。
白锦曦一边跑,一边看着远处的后门。
刚想说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隐蔽、守株待兔,结果一眼就看到黑色的高大身影,突然从相隔大约百米远的巷子拐了
出来,跑向了后门!
白锦曦心头猛地一颤,大喊一声:“站住!”
韩沉已经如离弦的箭般,朝那人追了出去。
是他!一定是他!
谁会在这个时候,恰好跑到这里!
除了夺路而逃的强奸犯!
那疑犯听到呼喝,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可是夜色太黑,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
然后他跑得更快了。
但是韩沉在前,白锦曦在后,两人也越追越近。
相隔七八十米远时,那人已经跑到了后门前。接近两米高的铁栅栏紧闭着,那人身手竟然极为灵活,三两下就翻上
了栏杆,跑进了厂区里。
韩沉紧随他身后,也翻了过去。落地时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白锦曦看不清他的脸,一时也没明白他为什么回头

但是他没有做一分一秒的停留,很快就转头,继续朝前跑去。
过了一会儿,白锦曦也追到了后门口,抬头看一眼高高的铁栅栏。
她爬了上去。
本就跑得腿软,现在蹲在顶上,腿更软了。一咬牙,闭上眼,手一松,直接就掉了下去。好在她反应够快,双手撑
在地上,只是脸还是重重地在地面擦了一下,好疼。
浑身冷汗淋漓,但是她立马爬起来。
因为恐高,每次查案遇到这种情况,她腿软没法跳,就这样逼自己直接摔。疼是疼了点,但是就不会耽误事了。
厂区后部是一片宿舍楼,此时没有路灯,已是漆黑深沉,寂静一片。而白锦曦用尽全力在小路上奔跑着,并且清晰
看到,他俩的身影遥遥在前方,正在往有光亮的一条路上跑。而路的那头,也隐隐有脚步声和人声传来。
半分钟后。
白锦曦终于跑出了这条小路,跑到了灯光明亮的大路上。
然而看到眼前的一切,她彻底愣住了。
首先看到的,是韩沉。
他就站在离她几米远的位置,黑色背影已经被汗水浸透。而他呼吸低促,眼睛盯着前方,那乌黑漂亮的眼眸里,冷
冷的,浸着狠意。
前方,距离他俩十多米的位置,一大群蓝衣工人,至少超过七八十人,大概是刚值完夜班,正从厂区走出来,场面
嘈杂、人头涌动。看到他俩,大多露出惊讶的表情。
而他们追的疑犯,早已不知混进了哪里。
这时,白锦曦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周小篆。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很疑惑:“老大,不对啊!我刚才混进车间看了,陈离江一直在值班没有离开。我现在还跟
着他呢,他刚从车间出来往外走呢。”
白锦曦倏地一愣,下意识抬头,望向茫茫人群。
韩沉看她一眼,也望过去。
结果就看到一堆蓝衣工人里,一个熟悉的面容,不正是陈离江,跟两个同伴一起,步伐轻快地走了过来。像是察觉
到了什么,他忽然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漆黑的眼,平静而幽沉。
然后,转头看着自己的伙伴,不知在说什么,缓缓笑了。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