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为馅 08

贡献者:月亮FP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2-03-31 18:18:18 收藏数:7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天空中没有月亮,厚重云层如同化不开的墨,堆积萦绕。
子夜的小巷,如同梦境般幽深。
白锦曦拼命在奔跑。
头顶路灯的光线恍恍惚惚,她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自己的脚步声,以及四处同时响起的、同伴们的脚步声。
这里离案发的道南巷5栋,只有区区数百米的距离。所以尽管还不清楚案发具体时间,但一接到报案,她就如离弦
的箭般,跑了出来——如果罪犯还在附近,决不可让他逃脱!
然而这一切,也许是徒劳。
她已经跑了足足三条巷子,依然一无所获。而对讲机里,其他同事也没传来消息。
白锦曦本来就是个路痴,跑来跑去已彻底晕了。她喘着气,在一个岔路口停下,看到路旁一座四层的废弃待拆小楼
,倒是眼睛一亮。
周围建筑大多低矮,这幢楼算是最高的。
她决定爬到楼顶去,俯瞰追踪。
谁知刚往楼下走了两步,就听到路口传来沉促有力的脚步声。
白锦曦一个激灵,睁大眼看着来人方向。
一个黑衣黑裤的男人,从路口拐了出来。
步伐矫健、身姿修长。
容颜俊美而醒目。
不正是韩沉?
他也看到了她,深邃的眼睛里没什么表情,一拐弯,就上了那幢四层小楼。
白锦曦一怔,也快步跟了上去。
楼道狭窄,连阶梯都是残破崎岖的,弥漫着一种酸臭发霉和灰土混杂的气味。白锦曦虽然一向胆大包天,但其实是
有点怕黑的。这么巧撞上了韩沉,听着他稳健的脚步声就在前方,倒是半点不怕了。下意识紧跟着他,很快就到了
三楼。
谁知一上三楼平台,白锦曦就傻眼了。
韩沉站在离她一两米远的位置,看着眼前的景物,也没吭声。
原来整个四楼,已经被推土机推掉了一半,只剩半边,秃秃得像个土山包。关键他们面前还是一堵笔直的土墙,大
约有两米多高,挡住了对面的视线。
周围没有借力攀登的地方,单凭一个人是爬不上去的。更何况她还有点恐高。
白锦曦转头看向韩沉。
楼顶光线很暗,他的身形轮廓也是模糊的,这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有一种暗黑冷肃的气质。尽管隔着几步远,白锦
曦却能闻到他身上的汗味,还有低促有力的呼吸声。很明显,她已累得快趴下,他的体力却绰绰有余。
这不是白锦曦第一次见识他的体能和力量。两相对比下,她心里不由得有些酸溜溜的。加之新仇旧恨还没算清呢,
于是话一出口,语气就有点冲了:“还等什么?托我一把,我再拉你上。”
韩沉转头看了她一眼。
表情淡漠。
“不需要。”
白锦曦一怔。就见他眸色专注地盯着前方,高大的身形突然伏低,做出起跑的姿势。而那漂亮沉湛的眼中闪过一丝
决绝的冷意。
白锦曦吃了一惊。他不会是想自己爬上去吧?
这念头刚闪现在她脑海里,韩沉已经把它变成了现实。颀长的身影如同夜行的黑色猎豹般往前一窜,一双长腿敏捷
有力地蹬在那墙面上,手臂一伸抓住了墙顶,一下子就翻了上去。然后轻松地拍了拍身上的灰,笔直地站在了墙上

白锦曦愣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拍拍墙:“喂!拉我上去!”
韩沉转头看了她一眼,没理。
白锦曦一口气差点没闷在胸口,立马双手叉腰,抬头瞪着他:“韩沉!不拉不是男人!”
这话竟然有点杀伤力,因为他再次转头,俊美如雕塑般的脸,居高临下看着她。
白锦曦虎视眈眈、毫不示弱。
他淡淡开口:“我是不是男人,什么时候由你说了算了?”
白锦曦:“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黑夜中,他的唇角似乎微勾了一下。
到底是有求于人,白锦曦也不跟他斗嘴了,只瞪着一双大眼睛,巴巴地望着他。
他又看了她一眼,在墙边蹲下,伸出了一只手。白锦曦心头一喜,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掌心温热力气很大。白
锦曦借着他的力量,一下子就翻了上去。
刚站稳,他那只手就松开了。白锦曦拍了拍灰,也跟他并肩站着,眺望前方地面的情况。
情况并不乐观。
视野之内,路灯数盏,道路曲曲折折四通八达。可以看到很多家庭被惊动,亮起了灯;也可以看到数名警察在巷道
里穿梭,警灯闪烁。
但是没有那个人。目力可及的范围内,没有白锦曦想要找的那个人。
他应该是高大、结实、年轻的。如果他还在这个区域内,那就应该正步伐匆忙地躲开警察的搜索圈。她如果看到他
,就一定能认出他。
但是没有看到。
白锦曦已经累极,也不顾形象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让他跑了!”
韩沉依旧如夜色中的树,高挑矗立,嗓音沉冽:“早跑了。”
这一点白锦曦是同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是接到报案就冲出来,但谁知道受害人是在罪犯离开多久后报案的呢?也许是刚刚,但也许是一个小时、两个
小时?
他们只是不能放过任何可能的机会。
——
两人都累了,一时谁也没做声,原地休息。
白锦曦下意识看一眼他冷峻的侧脸。
没想到他俩居然还有这样相安无事坐在一起的时刻。
感觉着实有点怪异。
“嚓”一声轻响。
白锦曦抬头。
火苗跳起,是他偏头点了根烟。依稀的火光照亮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他的黑色衣领。那乌黑修长的睫毛微阖着,表
情淡漠得仿佛夜色中的浮雕。
他伸手甩了甩火柴,丢在地上,一脚踩熄。
白锦曦闻到香烟味儿,咽了咽口水。
察觉到她的注视,他转头看向她,鼻翼间喷出淡淡的烟气。
白锦曦:“给我也来一支!”
他一抬手,将烟盒火柴丢给她。白锦曦一把接住,抽出一根,低头点燃,也开始吞云吐雾。
抽上烟,感觉就舒服多了。紧绷疲惫的神经仿佛也得到缓解。白锦曦再看他,也顺眼了许多,随口问道:“你怎么
会在这里?又跟你的红颜知己在一起?”思思好像就住在附近。
韩沉抬头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有点冷。
“不是。”
白锦曦:“什么不是。”
“她不是。”他将烟头戳熄在地上,站了起来。转身走至墙边,纵身跳了下去,动作又轻又稳。
白锦曦看一眼他的身影,转头继续抽烟。
突然间反应过来,浑身一僵。
糟糕了……
还得跳下去!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立在墙边,不动了。
她恐高。
这算是她的一个小秘密。因为失忆,因为睡梦中总是黑漆漆一片极端压抑,所以她害怕所有漆黑、空旷,摇摇欲坠
的地方。
以前每次出任务,需要翻越攀爬,都是周小篆接住她。可今天小篆不在,又是晚上,更何况她还有点怕黑……
这时,下面的韩沉已经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都快到楼梯口了,终于察觉不对劲,转头望着她。
四目隔着半空,遥遥对视。他身形沉静稳健,而她畏畏缩缩站在墙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忽然转身,又走回了墙角下方。
白锦曦愣愣地望着他。
“你恐高?”他问。
要白锦曦嘴上承认自己的软弱,那可比登天还难。她抬头眺望远方,很有气节地答:“怎么可能?我只是不喜欢站
在高处。”偷偷瞟过去,却看到韩沉嘴角浮现极淡的笑意。
“成。”他淡淡吐出一个字,转身。
“等等——”白锦曦急了,“别走!”
他停步,再次转头看着她。
白锦曦忽然觉得有点憋屈。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可是她怎么能主动开口,要他伸手帮忙接住她的!人争一口气
,树要一寸皮啊!
可她要怎么下去?
打电话叫周小篆来接,也很丢人啊!回头整个所里的同事又都要嘲笑她。
正纠结着怎么开口求他,突然就看到他静静地朝她伸出双手。
“下来。”
白锦曦有些意外,望向他平静的容颜。
这么……好?
“你会接住我?”她半信半疑。
他看她一眼:“会。”
简洁有力的一个字。
她也不犹豫了,望着他的方位,准备跳了。
“我来了。你可接住了!”她不忘叮嘱,“摔坏了我查不了案,损失的可是广大人民群众!”
“你到底跳不跳?”他打断她。
白锦曦就闭嘴了,深吸口气,干脆把眼一闭,往他的方向一跳……
短暂失重的感觉,令她的双腿微微发软。轻盈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她听到了自己因为害怕而变得略略急促的呼吸。
一双有力的手,突然就抓住了她的腰身。她瞬间中止下落,身体被他稳稳接住——比周小篆那下盘不稳的家伙,不
知道稳多少倍。她的双脚还没落地,就被他这么悬空接在了怀里。
白锦曦心情彻底一松,飞快睁开眼。
眼前首先看到的,是他黑色衬衫的衣领,以及修长白皙的脖子。因为隔得这么近,他身上的热气更加明显。还有阵
阵汗味,夹杂着香烟味儿,但并不难闻。
“好了。”低沉温和的嗓音从头顶传来,竟似乎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
她有没有听错?安抚?
下意识抬头看着他的脸。
他也低头看着她,蓬松的短发,挺拔的鼻梁,深湛的双眼。也许是第一次被异性抱着,还隔得这么近,有这么一刹
那,白锦曦竟有点发怔。
而他的目光,似乎也有片刻的怔忪。
白锦曦原本是想开口感谢他的,可大概是因为被他抱着很不自在,一开口就变成了懒懒的痞痞的奚落:“怎么?舍
不得松手了?呵……哎哟喂!”
——韩沉直接把她丢在了地上。
“你!”白锦曦一骨碌爬起来。
他却已神色淡漠地转身下楼:“舍不舍得,都轮不到你。”
白锦曦:“……靠!”
——
道南巷5栋,案发地点。
楼下已经停了几辆警车,几名民警朝匆匆赶来的白锦曦点头示意。她的脸色越发冷肃,快步走上楼。韩沉跟在她身
后,一路引来不少侧目。
一踏进三楼案发现场,就看到周小篆脸色凝重地走过来。他看一眼她身后的韩沉,也有点讶异,但没有多问,而是
沉重开口:“受害人叫纪雅馨,二十六岁,也是百货公司的柜台销售员!作案工具、手段一模一样。受害者身上的
伤也如出一辙,但是比上回下手更重,多处淤肿扭伤。”
白锦曦和韩沉走进屋,看着满地狼藉,以及坐在里间抽泣的受害者。
“并案调查——”白锦曦神色冷肃地说,“百货公司销售员连环强奸案。”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