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为馅 04

贡献者:月亮FP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2-03-31 14:54:34 收藏数:2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周小篆是在一条小巷里,找到思思的。
老城区的巷道曲曲折折,一间不起眼的小门脸,堆满杂货和零食。思思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素颜朝天,坐在
柜台后招呼生意。不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是夜晚那个妖娆的女人。
这让周小篆挺意外的。
夜总会小姐干副业的不少,但大多是售楼小姐啊、车模啊,或者有的干脆还是大学生。开个小卖部,安安分分挣点
微薄收入的,还真没见过。
更让他意外的,是思思看着年纪不大,居然还有个儿子。两三岁的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一直抱着她的大腿喊妈妈。
而她每次抱起男孩,表情柔和得都要化出水来:“豆豆乖!豆豆要不要吃果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秘密。思思也不例外。
“美女,拿包烟。”一名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人站在门口吆喝。
“哎!”思思放下儿子,弯腰从柜台里拿出包白沙,一抬头,却瞥见了不远处的周小篆。
周小篆立刻冲她笑笑。
思思扯了扯嘴角。
——
思思把孩子哄睡着了,转身叉腰,忍耐地看着周小篆:“警察同志,要我说几遍你才信——那天我们真的就是喝茶
聊天,没做违法的事!”
周小篆当然不信,但又不好再逼问。而且现在看到孩子,他也有点不忍心为难她。于是眼珠一转,采取白锦曦时常
教导他的迂回战术。
“那个……思思,你这小卖部还不错啊,又要带孩子,一个人看得过来吗?”他跟她拉起了家常。
思思一边整理货架,一边很敷衍地答:“还好。”
“以后我也多介绍些人过来光顾。”周小篆诚心诚意地说。
思思动作一顿,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整理货架。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形容的大概就是他俩。之后几乎都是周小篆自说自话,思思爱理不理。关于那个男人的问题
,更是一问三不知。
最后临出门时,思思却叫住了他,说:“今天早上,‘他’给我打过电话,说如果警察来找我,就带句话给你们那
位警花刑警。但这跟我没关系啊,我只是传话。”
……
周小篆将“他”的话原封不动转达给白锦曦时,她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捏紧手机站在停尸房的小隔间里,半天没
吭声。
那头,周小篆还在装模作样地试探:“老大啊,昨晚是发生了什么吗?什么卸胳膊啊?你怎么都没跟我说啊?”
“回头再说!”她直接挂了电话。
一转身,就撞上徐司白两道清冽如水的目光,探究地望着她。
白锦曦面不改色将手机收回裤兜:“局里有事,我先走了。”
徐司白点了点头。
白锦曦其实就是被人惹毛了,所以难以再专心研究尸体。她噔噔噔就下了楼,跳上辆公交车走了。
此时正是夕阳斜沉时分,一点点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漏进冰冷的屋里。徐司白并没有因为白锦曦的中途退场而受
影响,一个人继续完成剩下的解剖工作。
一旁的助手小姚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了:“徐老师,你都不去送送锦曦姐啊?”
徐司白手里的解剖刀一顿,然后继续深入,淡淡答:“她不需要人送。”
小姚:“但是……老师,你可能整天搞研究没注意哈,公安机关吧,男女比例非常失衡。尤其那些刑警,个个都跟
狼似的,难得她跟你关系这么好……”
徐司白转头瞥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小姚:“……你怎么还没成为她的男朋友啊?”
徐司白微微一怔,笑了。他的嗓音也如落日的余晖般平静温和:“我跟她,现在这样,就很好。”
“可是!”小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如果喜欢她,就应该鼓起勇气追啊!”
徐司白却依旧只是一笑,低头继续钻研面前的尸体去了。
——
夜幕徐徐降临。
这个夜晚,江城的降温了。空气中有了阵阵凉意,令人心旷神怡。
可白锦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如果有人继续多管闲事,卸掉的胳膊别想再装回去。
她几乎可以想象出,那个黑暗中的男人,是用怎样冷酷的神态,说出这句话。
她决定明天就去找所长问个清楚。这人都欺负到她头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暗暗发了一会儿狠,她盯着灰白老旧的天花板,迷迷糊糊间,忽然又想起四年前在医院苏醒的那一天。陌生的医生
、陌生的护士,遗憾地对她说:“白锦曦,你的父母在这次大火里全部身亡。因为长时间缺氧,你的大脑也受到伤
害。记忆可能永远也不能恢复。”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块荒芜的地方。而她在二十一岁那年,变成一片荒芜。然后重新开始耕耘栽种。妈妈长什么样
,爸爸长什么样,她不知道,也不记得。当人生飞来横祸,毁掉你所拥有的一切,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那种
茫然空旷的滋味。
她闭上眼,陷入睡眠。
从来都是一夜无梦。
——
水声。
轰鸣如雷雨般的水声,从丛林深处传来。
她拨开荆棘和草丛,一步、一步、又一步,离那声音的来源越来越近。
那是一座瀑布,奇高无比的瀑布。白色的水带,像一条河流般,奔腾而下。
瀑布下坐着一个人。
“你是谁?”她好奇地问。
男人上身穿着件暗蓝色t恤,黑色长裤。双手搭在膝盖上。
瀑布奔流而下,而他一动不动。
“你是谁?”白锦曦又问了一遍。
他缓缓转头,望着她。
白锦曦呆呆地望着他。
那是一双漆黑的、漆黑的,仿佛望不见底的眼睛。
慢慢的,那眼中渗出了泪水。
白锦曦呆呆地望着他。一种难以名状的悲痛,突然就揪住了她的胸口。
像是不受控制般,她哽咽着,泪流满面。
这时,男人忽然慢慢抬头,看向她身后。
她也转头,循着他的目光望去。
另一个男人。穿着白色连帽衫、白色长裤的男人,正手持一把斧头,狠狠地、一下又一下砸向地上的一个人。那人
瞬间脑浆迸裂,成了一团血泥。
而后,凶手又转而砸向地上另一个人。
“你干什么!住手!”白锦曦大吼。
凶手动作停住,缓缓起身,转头看着她。
满身血污,眼神如鹰。
下一秒,他已经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望着她,高高举起了斧头。白锦曦拼命挣扎,结果四肢都被他抓住,完全动
弹不了。
男人阴冷的面容仿佛死神降临,手上是浸满鲜血的黑色利斧。他嘴角微弯,露出讥讽的笑,突然低头,重重朝她吻
下来。唇舌热烈纠缠,只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
白锦曦猛地睁开双眼。
眼前依然是灰白的天花板,窗外已经露出鱼肚白。空旷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死尸般的静静躺着,满脸泪水、汗
流浃背。而一旁床头柜上,手机屏幕一片雪亮,铃声狂响不停。
卧槽!这是个什么鬼梦!
白锦曦一下子坐起来,伸手擦干泪水,抓起手机:“喂?”
周小篆急促而凝重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来:“老大!道里巷10栋昨晚发生了一起强奸案!”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