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为馅 02

贡献者:月亮FP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2-03-31 12:59:37 收藏数:5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清晨六点,白锦曦睁开眼。
眼前是灰白老旧的天花板,墙角的电风扇哗哗地吹着。几样简单但是色调温馨的半旧家具,沐浴在晨光中。窗台上
放着盆小小的观音莲,碧绿如翡翠,静静绽放。
白锦曦伸手摁了摁额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坐了起来。
她烟瘾大,但又一直担心哪天牙齿和手指被染黄不好看。照例纠结了一会儿,才从桌上烟盒抽出一根,坐在床边吞
云吐雾一番。
又是新的一天。
白锦曦独居在老城区,楼下全是热气腾腾的早点铺子。她买了碗粉,站在街边就开吃。邻居老头老太太路过,全都
笑呵呵地打招呼,还有人塞给她两个肉包子。
这时手机响了,周小篆充满怨气的声音传来:“老大!你到哪儿了?可别又忘了今天的任务!”
白锦曦一个激灵,语气却很淡定:“没忘啊,你到哪儿了?”
“我已经到官湖二小门口了。”
白锦曦伸手拦了辆出租:“我马上到。”
坐在车上,她还是没想起,今天到底是个什么任务。
自从四年前,她从警校毕业后出了一次事故,记忆力就出了点小问题。经常丢三落四,有时候还会忘掉所里头天布
置好的任务。
好在她忘的基本是些小事。重要案件,她却像是有一种本能,将任何细节都铭记于心。加之有周小篆从旁提醒协助
,迄今为止,还没耽误过正事。
到了小学门口,看到警服笔挺,头发还明显打了啫喱、梳了大翻的周小篆,白锦曦终于想起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了。
——
学校小礼堂。
“祖国的花朵们”显然对来做治安培训的两位警察很感兴趣,围着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几位老师则微笑站在外围,
气氛热烈而活泼。
一个小男孩问周小篆:“警察叔叔,你开枪杀死过坏人吗?”
这问题略暴力,所有孩子都好奇地等待着。
周小篆先摸了一下他的头,纠正:“叫哥哥。”
“哥哥……”
周小篆这才抬头环顾一周,特别有气势地答道:“当然,我抓到过很多坏人。”
掌声响起,周小篆收获无数孩子崇拜的目光,沾沾自喜。一旁的白锦曦讥诮地勾了勾嘴角,那意思是:真会避重就
轻啊,你根本就没在实战里开过枪吧。
周小篆也十分镇定地瞥她一眼,那意思是说:乌鸦别笑猪鼻子黑,你的枪不也蒙了一层灰?
江城近年无大案。两人虽破获过几起强奸案和杀人案,但罪犯基本都蹩脚得不行,现场留下各种线索和证据。哪里
用得上枪,直接埋伏抓人就行了。周小篆甚至很有预感,他会跟局里其他几个老刑警一样,临到老也许都没开过一
枪。
这时又有个小女孩问白锦曦:“姐姐,是不是当了警察,就会像你这么漂亮?”
所有人都看着白锦曦。
她愣了一下,笑了。蹲下与小女孩平视,一脸认真严肃地答:“是的,今天的小朋友们都特别漂亮,穿上警服一定
比我好看。”
下午,两人驾车从小学离开。周小篆边开车边感叹:“老大,我刚才真怕你说实话——今天的小朋友都长得不好看
。”
白锦曦静默片刻,笑了:“怎么可能?孩子的心是世界上最单纯最干净的,我怎么忍心让他们有一丁点难过?”
周小篆闻言微怔。
有时候,他觉得老大这人挺复杂的。平时看着又酷又拽,毛病一堆,臭美又自我。但某些时候,她总是蹦出一两句
柔软到你骨子里的话语。
柔软中透着沧桑,令你也不由得心生唏嘘。
白锦曦安静呆了一会儿,烟瘾却又犯了。
然后突然就想起昨天闻到的苏烟。
那气味清冽又浓郁,混杂着咖啡的香味,令人印象深刻。
她眼珠一转,转头看着周小篆:“去素色夜总会。”
周小篆一愣,随即露出为难神色:“真要去?”那可是局长不许他们招惹的人。
“去!”
他就不多说了。
白锦曦为什么非要一探究竟呢?本性使然。她的地盘,来了这么个敌友难辨的人物,即使明面上相安无事;暗地里
,她也得把他摸清楚。
——
暮色里,昔日金碧辉煌的夜总会,此刻黑灯瞎火,一片灰暗寂静。白锦曦昨天拿的钥匙还在,两人轻而易举溜了进
去。
一楼大厅满地狼藉,二楼雅间也是空荡安静,一个人也没有。白锦曦让周小篆在楼梯口盯梢,自己孤身去探。
缓缓推开那间包厢的门,眼前所见与昨天并无二致。肃穆的屏风,清幽的兰花,一切古香古色,静谧如梦。
天色已经全暗,将整个房间笼罩得模模糊糊。她蹑手蹑脚走进去,带上了门。
房间里没人。她凭多年的刑侦本能,就能确定这一点。所以她放松了不少,打开手电,开始在房间里翻找查看。
红木卧榻上搭着件男外套,白锦曦轻手轻脚拿起,挨个口袋翻了一遍,结果一无所获,又原样把衣服搭回去;茶几
上还有半盒没抽完的香烟,白锦曦拿起闻了闻,别说,还真好闻,是顶级货。可惜对刑警来说太贵,她从来舍不得
买。
恋恋不舍地将香烟放回远处,她又看到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头,眼睛一亮,用戴着手套的纤长手指拈出一颗,放入证
物袋中封好。有了dna,还怕查不出他的底细……
白锦曦动作一顿。
因为她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寒意侵袭。
或许是房间里某种气息的细微改变,或许是某个几乎轻不可闻的声响,又或许是直觉使然,她心中产生一个很强烈
的念头——
背后有人。
那人悄无声息地站在某处,或许在她踏入房间时,他就蛰伏着,一直不动声色地望着她。
白锦曦只觉得身上每根汗毛仿佛都竖起来了。毫无疑问遇到棘手的人物了,反侦察能力居然比她还要强……电光火
石间,她突然感觉到某种气息骤然从背后逼近,伴随着极轻极快的脚步声,以及……
一阵拳风!
他察觉到她的停顿,先发制人了!
转身已经来不及,白锦曦果断将手上的东西一扔,伸手就去抓他的手臂,想来个狠狠的过肩摔。
“哼……”黑暗里,听到男人低低嗤笑一声。白锦曦心中叫糟!下一秒,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朝双臂袭来,竟被他顺
势反扭住胳膊。
白锦曦瞬间站立不稳,倒向了面前的卧榻。她果断抬脚踢向男人的膝盖。男人大概没想到她在身体失衡的情况下,
还能完成这样小角度高难度的攻击动作,吃痛地闷哼一声,身子也一歪。
白锦曦心中一喜。
然后……
她就感觉到一具温热的男性躯体,结结实实朝自己倾倒过来!
夜色静谧,房间里越发昏暗。窗外夏蝉的鸣叫,一声声清脆传来。
白锦曦仰面躺在卧榻上,虽然两人是一起摔倒,但她半点上风都没有占到——双手都被男人扣住,身体也被他压制
,一时间动弹不得。
白锦曦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
夏天衣物单薄,她穿的还是短袖,能清晰感觉到男人手臂上柔韧的肌肉,与她的手臂摩擦着。他的十指修长而有力
,带着微微的凉意,紧扣住她的手。而他的腰身与她紧贴着,大腿也压住了她的腿。她感觉到了他的重量和力量,
也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以及某种夹杂着烟草味的、属于男人的气息。
而他的脸就在相隔不到一尺的上方。那是一张英俊而模糊的脸,她只能看到大致轮廓。然而他的眼睛漆黑而锐利,
隐隐藏着一丝戾气,居高临下逼视着她。男人温热的呼吸,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喷在她脸上。
白锦曦的脸陡然红了,暴喝:“放开我!”
男人根本不理会她,右手一晃,已经多了把雪亮的小刀。
白锦曦心头一寒。下一秒,那刀锋已经抵在她的脖子上。与刀刃同样锋利的,是他的眼神,幽黑、迫人,仿佛也浸
了一层霜雪。
“为什么查我?”他缓缓问。
白锦曦的脖子已感觉到轻微的刺痛,暗暗咽了咽口水,嗓音清脆地答:“好奇而已,也是职责所在。这一片是我的
辖区,你神神秘秘的,不弄清楚我怎么放心?”
男人在短暂的静默之后,嘴角微勾。
“无法令我信服。”他淡淡地说。
——
五分钟后。
这绝对是白锦曦的刑警生涯中,最耻辱的时刻。
她竟然被他用尼龙绳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而他在相隔一米远的沙发坐下,动作沉稳又平静。
白锦曦忍了忍,压下心头火气,脑子里也快速盘算着:这顶级包房的隔音效果明显太好,他们在里面斗得天翻地覆
,外头的周小篆却一点没听到;周小篆也是个轴的,看她这么久不出来,也不知道来望一眼……
她抬头,再次看着对面的男人。
黯淡的光线里,这次她看清了,他穿着简单的衬衫和长裤。衬衫依旧是暗色的,身躯高挑颀长。而他的轮廓依旧模
糊,但脖子直而修长。
一看就是心狠手辣的主,绝不会对她怜香惜玉。
这时,他偏头点了根烟,吸了两口就夹在指间,手垂在沙发侧面,那姿态慵懒又冷酷。
“肯说了吗?”他问。
“我说的是实话。”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
“那就这么呆着吧。”他缓缓起身,走入了一侧的洗手间。
白锦曦看着他关上门,深吸了一口气。
男人很快就从洗手间出来了。
望向房间里的第一眼,他就怔住了。然后伸手打开了灯。
室内瞬间透彻明亮。
正中一张空荡荡的椅子,尼龙绳胡乱扔在地上,人已经跑掉了,大门洞开着。
男人静默片刻,忽的笑了。
——
周小篆是跟在白锦曦身后,一路冲出夜总会的。看到她满脸通红、泪流满面,周小篆彻底惊呆了。
而白锦曦吃了大亏,又怎么肯跟旁人讲,丢面子?于是她一路沉默,脚步敏捷,只有眼泪依旧默默地流着。直至回
到后巷警车旁,才实在忍耐不住,将一直垂落身侧的右臂送到周小篆面前,呜咽着吸了吸鼻子:“帮我把胳膊装回
去……疼死了呜呜!”
周小篆大吃一惊:“怎么弄成这样?”原来是疼哭的啊!
他扶住她的手臂:“忍着点啊。”
“咔嚓”一声脆响,白锦曦一声惨叫。
周小篆心疼地将她送进副驾:“到底怎么回事?
白锦曦:“……不小心撞的。那人没留下任何线索,什么也没查到。”
“哦。”周小篆虽然难以置信,但想想也是,老大身手这么好,怎么可能吃亏。自己大大咧咧撞伤的可能性的确更
大。
白锦曦抱着胳膊望着窗外,却是越想越憋屈:要知道她刚才卸胳膊的时候,比现在装回去还要疼多了!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