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228、郑观媞的家

贡献者:雨过天晴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2-03 01:02:45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你怎么在这里?”
陈汉升一抬头居然是郑观媞,穿着一件天蓝色丝绸睡衣,露出膝盖下面的小腿白白嫩嫩,汗毛都很难看到

“这里就是我家啊,陈汉升同学。”
郑观媞递过来一杯咖啡:“喝杯咖啡解解酒。”
陈汉升抿了两口又放下了:“咖啡怎么解酒,有热开水吗?”
“没有。”
郑观媞耸耸肩膀:“其实我自己都很少住这里,你不喝咖啡就只能喝自来水了。”
这时,陈汉升的脑袋逐渐清醒,也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孔静的家。
虽然同样都是两房一厅的格局,不过孔静的客厅有些“乱”,这种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没有条理,只是因
为摆放了太多家私用品造成的,不过会更有生活气息;
郑观媞这里在装修那是没得说,大理石瓷砖搭配现代化的电器,带着吊坠的彩灯估计都比陈汉升的小夏利
还值钱。
不过有什么用呢,茶几上连纸巾都找不到,除了一个满是英文字母的电视遥控器和mp3,其他地方干净
光滑的就和郑观媞脸蛋一样。
“我怎么过来的?”陈汉升问道。
“也怪我多事。”
郑观媞无奈的说道:“中午我也在那个酒店吃饭,恰好遇到喝醉酒的你,我想着既然是闺蜜就去打个招呼
,那就没想到你那个静姐就赖上我了。”
陈汉升笑了笑:“怎么赖上你的?”
“她说你喝醉了需要照顾,不能单独让你一个人睡觉,本来她都准备请假照顾你了。”
郑观媞挽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大概也真把陈汉升当闺蜜了,毫不在意形象的把两只长腿摞在大理石茶几上
:“她说既然认识你,那就请我帮忙照顾一下咯。”
“这样啊。”陈汉升点点头。
“不过你那个静姐对你真是不错。”
郑观媞笑着说道:“她一直把你送到我家门口,然后才匆匆忙忙打的去办公室。”
陈汉升掏出手机看了下,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有备注的只有孔静和萧容鱼的,孔静也发了条信息解释其
中缘由。
“我已经醒酒,谢谢静姐。”
陈汉升又给孔静发了条信息。
不一会儿孔静就回复了:“收悉,我还在开会。”
陈汉升没再搭理,又给萧容鱼回拨过去。
“小陈,你下午在做什么呢,电话都不接哦。”
小鱼儿撒娇的声音就好像裹挟着蜂蜜,听起来又甜又清脆。
“我中午应酬喝多了,睡了一下午。”
陈汉升张开嘴巴,对着话筒说道:“啊~~,你没有有闻到酒气?”
小鱼儿听了就在笑:“电话里哪里能闻得到,好了我相信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嘴里有点渴,准备去烧点水。”陈汉升答道。
小鱼儿“嗯”了一声:“那你去吧,我马上也要排练了。”
陈汉升挂了电话后,突然看到郑观媞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奇怪的问道:“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我觉得不能和你靠的太近,因为越和你接触,我一直单身下去的意愿就更强烈了。”
郑观媞问道:“刚刚是周末和你看电影那个女生?”
陈汉升摇摇头:“不是,你在学校门口问路的那个。”
“这女孩我挺喜欢的,又漂亮又活泼。”
郑观媞叹息一声:“你就这样骗她,心里不觉得愧疚吗?”
“我哪里骗她了,我中午本来就应酬了啊。”陈汉升根本不承认。
“那你怎么也不告诉她,你根本不再宿舍。”郑观媞反问道。
“她也没问啊。”
陈汉升一摊手:“她没问的事情,我又何必说呢。”
郑观媞噎了一下:“还是你狠。”
大概是因为郑观媞发现了修罗场的原因,陈汉升在她面前也懒得隐藏了,挂了小鱼儿的电话又给沈幼楚打
了个电话,然后走向厨房烧水。
“我都说了,没有电热水壶。”
郑观媞跟着来到厨房,抱着肩膀依靠在门沿上。
“不是有天然气吗?”
陈汉升“咯嘣”一声把天然气打着,然后在碗橱里拿个不锈钢瓷碗装上自来水,等到水“咕嘟嘟”冒泡的
时候,陈汉升关了火说道:“凉了就可以喝了。”
“你这样喝,不怕闹肚子吗?”郑观媞问道。
“没那么娇气,以前读高中时打完球懒得买水,我们直接对着水龙头喝的。”
陈汉升端起瓷碗说道,笑着说道:“媞哥,干了这碗恒河水,来世还做好兄弟。”
“切,你等等啊。”
郑观媞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柠檬,切片后将柠檬放在瓷碗里:“这样味道说不定好喝一点,能够消除自来水
里的消毒剂味道。”
喝完水肠胃刚舒服一点,陈汉升肚子又饿了,郑观媞指了指厨房:“我自己也没吃,厨房里只有面条,你
会做吗?”
“小时候父母为了培养我独立自主的能力,早早就把我送上了灶台。”
陈汉升也没吹牛逼,他在厨房里一通忙活后端出来两碗素面,郑观媞尝了尝居然还不错。
“媞哥,你周六在哪里看到我的?”
两人边吃边闲聊,陈汉升就想起这个问题。
“义乌商品城。”
郑观媞狡黠的说道:“我看完电影出来后,正好看到你和一个女孩子在大厅,你手还搭在人家肩膀上。”
“东山也有电影院,下次没事别来我们大学城看电影。”
陈汉升不满的说道:“没事也别吓唬人。”
郑观媞笑着不说话,两人吃完后,互相看着空碗。
“我做饭就不会再洗碗了。”陈汉升说道。
郑观媞也不想动:“我从小到大都没洗过几次。”
其实陈汉升洗碗也可以,可是郑观媞既不撒娇,也不卖萌,还想让他洗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我下楼时顺便扔掉好了。”
陈汉升撇撇嘴说道:“我们两人高贵身份都不适合洗碗,牛逼人物是绝对不用重复的东西,碗是吃一次就
扔掉,衣服是穿一次就换掉,房子最好是住一次就卖掉。”
郑观媞发现陈汉升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没办法只能站起来收拾。
“这个碗还是我在美国带回来的,有些纪念意义。”
郑观媞打开水龙头时也觉得很奇怪,自己居然会帮一个渣男洗碗······
陈汉升冷笑一声,小样还能玩的过我?
他拿起茶几上的mp3仔细端详,看来这应该就是样品机了。
椭圆形的紫色塑料外壳,按钮的灵活性还不错,淡蓝色的显示屏上正滚动显示着一行字,李翊君——《雨
蝶》。
戴上耳机后唱歌的声音也比较清晰,虽然比不上索尼的高档随身听,不过比现在的市面上的步步高复读机
要强多了。
陈汉升把玩着mp3,心想我能够在这款MP3中获得什么利益?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