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133、我也能叫你小陈吗?

贡献者:雨过天晴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1-28 07:15:46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郑观媞看着两个女孩的背影:“这都碰面了,必须要有一个决断了吧。”
陈汉升吧不吭声,掏出烟“吧嗒,吧嗒”的按下打火机。
“我这里不能抽烟的。”
郑观媞不满的拍了拍桌子。
陈汉升没鸟她,自在的吸了两口:“要不是你这狗几把的故意阻拦,她们两人也不至于这样碰面,老子抽
根烟怎么了。”
“你在骂我?”
郑观媞呆呆的说道。
“不然呢。”
陈汉升不屑的说道:“解除禁足后,老子不帮你收快递了,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郑观媞仍然没反应过来:“我长这么大,还没人这样骂过呢。”
“骂骂就习惯了,我吊······”
陈汉升说一半突然停下来了,原来郑观媞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把弩枪。
“以前在美国读书时,练过。”
郑观媞缓缓说道。
陈汉升走到窗户面前,直接把剩下一半的烟头扔掉:“吸烟有害健康,一般我也不怎么提倡抽烟的。”
郑观媞这才把弩枪收起来:“这事不赖我,她们就算进厂也会见面的,只能说你注定有这一劫。”
陈汉升明知道这是事实,但也不想回应。
他掏出手机几次想打给萧容鱼,可不知道怎么开口,掌心一遍一遍的无意识擦着手机屏幕,最终还是决定
发信息。
陈汉升:睡了没?
萧容鱼:刚和爸爸妈妈,陈叔梁姨吃了点东西,他们也很累,马上睡了。
陈汉升:现在哪里了?
萧容鱼:在一个宾馆。
陈汉升:有空吗,想和你谈一下。
萧容鱼:先睡觉吧,有什么事等你出来再说,不要让父母为我们担心。
小鱼儿没说不谈,她把谈的日期延迟到陈汉升出来以后。
这一瞬间,陈汉升突然觉得萧容鱼比高中时要懂事了。
“因为我吗?”
陈汉升默默想着,一个女人的懂事可能是因为生活,也可能是因为一个男人。
看了下时间,晚上9点半,陈汉升又给沈幼楚宿舍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是胡林语接的:“她在洗澡。”
“噢。”
陈汉升点点头:“那我一会再打过来。”
“等等。”
胡林语在电话里喊住他:“晚上那个漂亮女孩是谁?”
陈汉升很不耐烦:“关你什么事?”
胡林语居然也不恼,心平气和的说道:“宿舍里人多,我就不公开给你几分面子,但我想说的是,她再傻
再憨多少能察觉一点,你好好想着解决办法吧。”
陈汉升沉默半响:“谢谢你的提醒,刚才对不起。”
“另外,今晚你别打过来了,让她休息吧。”胡林语说道。
挂了电话后,公共管理二班的同宿舍女生问道:“谁啊,听口气好像是你男朋友?”
胡林语冷冷的一笑:“我眼瞎了才会找这种渣男。”
······
这一晚,陈汉升就在郑观媞办公室里喝咖啡。
郑观媞很聪明,自己的家世一句话不提,变着法打听沈幼楚和萧容鱼的情况。
陈汉升正好也有聊天的欲望,于是拣些不太有趣的事情说一说。
郑观媞听得很满足,也很感慨:“所以还是单身好啊,不用遇见像你这样看似真情,实则渣透的男人。”
“恋爱很有趣的,你不懂而已。”
陈汉升喝了口咖啡,他现在不敢抽烟了,真怕郑观媞一弩戳死自己。
“有趣的男人还是太少了,完全没有工作吸引我。”
郑观媞挥了挥手里的文件:“我喜欢指挥别人。”
“没有爱的人生多可悲,有趣的男人其实也有,我宿舍就有一个,建邺本地人。”
陈汉升认真的说道:“改天有空介绍给你。”
“好啊。”
郑观媞笑着说道,她觉得陈汉升就挺有趣的,不过是渣的有趣。
第二天早上,医生按时过来检查两人体温,发现没有升高后放心的离开。
沈幼楚终于可以进厂了,她和萧容鱼默契的等在行政楼两侧。
白天继续有人过来,如果是高嘉良这些,他们就去找萧容鱼那边;如果是大学同学,他们就去找沈幼楚那
边。
梁美娟两头来回跑,陈兆军看不过去,拉住她说道:“你在做什么?”
“我一会和小鱼儿出去吃饭,现在准备给小沈买饭。”梁美娟说道
陈兆军拍了拍脑袋:“你神经吧,小沈那边你还顾着做什么,你也想来个两手兼顾?”
“我不懂什么叫两手兼顾。”
梁美娟假装糊涂:“总之都是我儿子的同学,总不能让人饿着肚子。”
其实不仅梁美娟忙,有些人也在忙。
高嘉良看到了商妍妍在对面,心里差点感动的想哭:“本来我都不想来看陈汉升,不过总是同学一场,没
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小金,真是好人有好报。”
高嘉良趁着小鱼儿身边都是人的时候,小跑着过去打招呼:“小金。”
商妍妍正牵着沈幼楚的手腕,轻声安慰。
这个妖艳的渣女对其他人都有一种虚假和个性,唯独对沈幼楚很真诚。
商妍妍看到是个不认识的男生,名字也称呼错了,她摇摇头说道:“你认错人了。”
“我是阿良啊,聊了那么久怎么会认错?”
高嘉良伤心的说道:“不知道我们之间为什么有一个误会,现在电话打不通,短信也不回,希望你能给我
一个解释的机会。”
商妍妍皱着眉头:“你这种搭讪的办法,我初中时就遇见过,最近大家心情都不好,看在你是陈汉升高中
同学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麻溜的滚远点。”
高嘉良觉得商妍妍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心里抑郁的回去了。
第一天隔离就这样过来了,晚上郑观媞笑着问道:“两个女人等待的滋味如何。”
陈汉升叹一口去:“一地鸡毛。”
第二天也是差不过的过程。
第三天的时候,医生宣布一个好消息,那个香港病例没有呼吸道疾病的症状,陈汉升和郑观媞体温也很正
常,再过一晚就可以解除禁足了。
陈兆军在附近找了个吃饭的地方,明天准备让陈汉升好好敬几杯酒。
“恭喜你啊,明天就能出去了。”
当然,郑观媞举起咖啡和陈汉升碰了一下。
陈汉升叹一口气:“其实我有点不想出去。”
郑观媞笑眯眯喝了口咖啡,白色的咖啡沫沾在嘴唇上,她随意用手背擦了擦。
郑观媞知道陈汉升的意思,现在这栋隔离行政楼,反而成了他的保护伞,一旦出去那些暂时被延后的事情
都摆在眼前了。
“祝你顺利解决吧。”
“口头没有用,我们好歹一起经过生死,以后投资我一点生意如何?”
“嗬,年轻的渣男,先看你明天能不能留个全尸吧。”
······
第二天一早,早春的阳光探过窗户,在地上洒下一地碎金般的光芒,陈汉升知道该面对的终于要来了。
医生像往常那样给陈汉升量了量体温,有些奇怪的说道:“温度正常,可是你心跳很快啊。”
陈汉升笑了笑没说话。
量完体温还有一系列手续要做,差不多10点的时候,陈汉升终于洗清了身上的感染嫌弃。
他深吸一口气正要迈出去,郑观媞在背后说道:“加油,摆平!”
陈汉升没回头,“蹬蹬蹬”走出行政楼,还没站稳脚步,突然听到呼啦啦一阵掌声。
江陵区的政府官员、财院的领导、教育部门的领导、同学、朋友、还有最亲密的家人全部都在,他们一起
送上最热烈的掌声。
“卧槽,什么玩意,老子又不是民族英雄,不用这么高规格吧。”
陈汉升心里还没想明白,就看见萧容鱼突然扑进他怀里。
“小陈······”
这个动作好像很亲密,其实没多少人在意,因为更多人都过来抱住陈汉升,老陈,亲娘,王梓博····
··
陈汉升和每个人都拥抱一下,然后瞄了一眼某个位置。
沈幼楚不见了。
她真是没有撒谎,陈汉升出来的那一刻,她自己就悄悄的离开了。
“你先回去看看她吧。”
萧容鱼抬起头说道,眼睛肿的像个桃子。
“我······没事。”
陈汉升觉得这时候离开不太合适。
“去吧,我们去酒店等你,我就说你回去换衣服了。”
萧容鱼牵着陈汉升的手来到工厂门口:“快去快回,我们等你。”
吕玉清还很奇怪:“你怎么把陈汉升推走了。”
“他回去换衣服。”
萧容鱼眼里带着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掉。
“哎呀,他都出来了你还哭什么。”
吕玉清心疼的把自己闺女搂在怀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萧容鱼把头垂在吕玉清肩膀上:“妈,我心里好难受啊。”
陈汉升回到学校的创业基地,沈幼楚果然在这里,趴在桌子上身子一抽一抽的无声哭泣。
其实,她也很想和陈汉升抱一下啊。
脚步声惊动了沈幼楚,她没想到陈汉升居然回来了,不是说去酒店庆祝的吗?
“对不起。”
陈汉升想说的很多,最终汇成的只有这三个字。
沈幼楚摇摇头,任凭亮晶晶的泪珠顺着脸颊滚下来,滴落在旧校服上,立马变成一个圆形的水印。
一张嘴,眼泪就落了进去。
“我,我以后也能叫你小陈吗?”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