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39、蠢蠢欲动的家长们

贡献者:雨过天晴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1-26 04:21:47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嘟,嘟,嘟。”
“喂,我是萧宏伟。”
“萧叔你好,我是陈汉升,想找一下萧容鱼。”
“汉升啊,小鱼儿休息了,你明天再打来吧。”
······
“嘟,嘟,嘟。”
“喂,哪位?”
“萧叔早上好,我是陈汉升啊,麻烦您让萧容鱼接电话。”
“小鱼儿出去了,不好意思啊。”
······
“嘟,嘟,嘟。”
“萧叔,我是陈汉升,想找一下萧容鱼。”
“小鱼儿还没回来,你晚上再打来吧。”
“没事,那麻烦您转告她一下,就说我今天回学校了。”
听到这句话,电话那端突然安静下来,似乎有人捂住了话筒,陈汉升耳力不错,依稀能辨认出萧宏伟模模
糊糊的声音:“他今天就回学校了······”
陈汉升听不到谁在回答,过了好一会儿,萧宏伟才拿起话筒说道:“汉升,我会转达的,那你注意安全,
到学校和你父母报个消息。”
挂了电话,萧宏伟忧心忡忡的看着萧容鱼,心疼的说道:“到底为什么事情吵架了啊,和爸爸说下啊。”
萧容鱼穿着一件乳白色的吊带睡衣,随意散着头发,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神色憔悴,眼睛还有些红肿,
精致的瓜子脸都显得尖了一点。
她也不说话,就是呆呆的坐着。
萧容鱼昨晚回来后直接把卧室门反锁起来,不一会儿陈汉升电话就打来了。
不说从职业敏感性来分析,就是从父亲来身份判断,萧宏伟也知道这件事必然和陈汉升有关。
“你妈就要回来了,她看到你这样的状态肯定要追问的。”
萧宏伟叹一口气说道。
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看来萧容鱼并不想让自己母亲发现什么,终于站起来去洗漱。
“小鱼儿。”
萧宏伟突然喊住她:“你和陈汉升是不是在恋爱?”
萧容鱼霍然转身,斩钉截铁的说道:“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绝不会有!”
萧宏伟叹一口气,他是过来人,又是刑侦专家,自家女儿是不是说谎还是看得出来的。
中午的时候,萧容鱼的母亲吕玉清下班回家,她看到丈夫在厨房里洗菜,脱下外套也去帮忙。
“小鱼儿呢?”吕玉清问道。
“刚刚起床在洗漱呢。”
萧宏伟主动帮女儿圆谎。
吕玉清有些奇怪:“以前她很少这么迟醒的。”
“放假了,睡多几小时很正常。”
萧宏伟假装有些不耐烦,吕玉清就没有接着问下去了。
过了一会,萧宏伟假装不在意提道:“我记得你和陈兆军老婆挺熟的吧。”
“梁美娟?”
吕玉清说道:“以前挺熟的,最近联系有些少。”
“那有空约出来吃顿饭,朋友之间还是要多联系的。”萧宏伟一边摘菜一边说道。
“怎么,陈兆军要提拔吗?”
同样在体制内的吕玉清马上想到这个可能。
萧宏伟啼笑皆非:“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想着提拔什么,就是约出来坐坐而已。”
看到丈夫不说实话,吕玉清也不再问,萧宏伟的工作经常涉及保密原则,家属也是不能多问的。
“那行,我去帮小鱼儿扎头发,有空我就约一下。”
等到吕玉清离开厨房后,萧宏伟擦擦手上的水渍感叹道:“我们已经差不多到顶了,现在需要早为儿女做
打算。”
·····
类似的场景也在陈汉升家里发生着,不过却是截然不同的气氛。
“我这命咋这么苦啊,嫁到陈家一天好日子没过,好容易盼到儿子长大了,结果也是个没良心的狗东西。

陈汉升没等放假结束就要回学校,梁美娟劝不动就在旁边唠叨。
“我现在是班长,时间不属于自己,它属于公共管理二班的所有同学,娘,我也身不由己啊。”
陈汉升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胡扯。
“呸,真不晓得班主任怎么选你当班长。”
梁美娟是知道自己儿子的,他不想说真话时,嘴里都能跑火车。
陈汉升从来都是自己整理行李,陈兆军和梁美娟也不会插手,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不过看到包裹里有两
只港城特产凤鹅,梁美娟就问道:“带给宿舍同学的?”
“不是,给班主任的。”陈汉升说道。
这次专门为郭中云带家乡土特产,一是感谢他上次帮忙平息打人的风波,二是继续维持和他的私人关系。
陈汉升是一毛钱红包都不能送给郭中云的,先不谈他会不会收,一旦赤裸裸的涉及到金钱,这种相对单纯
的师生关系马上就会变质。
临行前,梁美娟又拿出1000块钱让陈汉升带着,陈汉升根本不要:“我现在不缺钱。”
“开学时带的2000块钱生活费还有多少?”
梁美娟不放心,一定要问清楚。
“干掉一半了。”
陈汉升实话实说道。
梁美娟愣了一下:“这才一个月啊,你是怎么用的?”
以前陈汉升在家读书时,三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1000块钱左右,现在陈汉升出去上大学了,梁
美娟和陈兆军每个月的日常开支只需几百块钱。
“吃饭、喝酒、买杂物,男人总要应酬的嘛。”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
“你女朋友都没有,还学人家应酬。”
梁美娟差点被气笑,不过也有点奇怪:“那你还不要这1000块钱?”
“我又在其他地方赚到了2500,总是不缺钱就是了。”
陈汉升不想解释太多,推开门说道:“老陈,老娘,我先走了,你们在家多保重身体,没事就吵吵架,别
打架就行。”
看着陈汉升离去的背影,梁美娟突然有些落寞。
“老陈,我们是不是老了?”
“怎么这样说?”
“我感觉汉升都不需要我们了,钱也不要,事情也不说,他都有自己的世界了。”
陈兆军笑了笑,温柔的搂住发妻肩膀:“这不挺好的,以后我们也可以少操心。”
“这可不行!”
梁美娟突然柳眉倒竖:“我还要给这小王八蛋带孩子呢,你有没有哪个同事朋友有适中的女儿,大学一毕
业就让他们结婚。”
“也许······有吧。”
陈兆军还不知道陈汉升和萧容鱼已经“掰”了,脑海里不禁浮现这个娇俏的身影。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