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 26、流氓

贡献者:雨过天晴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1-26 01:29:02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面对陈汉升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沈幼楚被吓了一跳,紧张的摆手推辞:“不用啊,不用啊。”
沈幼楚一边拒绝,一边局促不安的抬起头,正好撞到陈汉生意味深长的眼神,马上又像受到惊慌的小鹿一
样转移视线。
陈汉升忍不住叹一口气,沈幼楚的成长环境是造成自卑的主要原因,即使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比其他女孩子
更漂亮,但这样的外形条件说不定还成了心理负担。
沈幼楚努力藏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未尝不是有自我保护的潜意识。
“慢慢来吧,只要她的心能打开一个缺口让我钻进去,即使再闭合起来也无所谓。”
陈汉升心里想着,在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沈幼楚长长睫毛下高挺秀直的鼻梁,还有线条分明的唇形。
“不管打开这个缺口需要什么样的方式!”
陈汉升又默默的又加上一句。
沈幼楚虽然低着头,还是能感受到对面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注视自己,她不知道怎么应对,只能悄悄伸出
食指,把装着虾仁的饭碗向前面推了推,尽量远离自己,掩耳盗铃的划清界线。
“切,陈班长怎么不给我剥一个。”
旁观的胡林语撇撇嘴说道。
“行啊。”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
“算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胡林语不想要这种蹭来的殷勤。
陈汉升也不勉强,“嘿嘿”一笑,然后感慨似的说道:“我还以为班里最好看的女生是商妍妍。”
“哼!”
胡林语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这个态度说明她本人并不认同。
突然,她脸色又认真起来:“我们宿舍都没几个发现幼楚的真实样貌,我也是这两天才察觉的,她这么漂
亮,性子又软,你可得守住秘密,免得一群色狼盯上她了。”
“完全没问题,但是你说色狼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盯着我。”陈汉升不满的说道。
“男人都一个德行,你心里清楚就行。”
胡林语一副看破红尘的语气。
陈汉升有些无奈,这些没谈过恋爱的女生总觉得自己看透了天下男人,但是一遇到爱情她们又如飞蛾扑火
般的奋不顾身,结果往往是遍体凌伤。
至于那些把恋爱当成喝水的女人就不会这么多狗屁感想,因为她们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沈幼楚听到这两人的谈话涉及自己,脸颊红的和桃花一样,但又因为害怕陈汉升不敢离开。
好在陈汉升很快转移了话题:“我们谈谈正事吧。”
“好。”
胡林语也想知道陈汉升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大二时候我会从班长的职务上退下来,你接手这个位置,这样就不会影响你以后考公务员的规划,觉得
怎么样?”
胡林语想了想,只要能够确保自己申请选调生的时候是班长,其实大二或者大三都没多大关系,但是陈汉
升为什么好心让位?
“你怎么保证能够顺利过渡给我。”胡林语问道。
就在两个“权谋主义者”商谈的时候,沈幼楚又伸出手指,再次把装着虾仁的汤碗往外推了推,似乎离的
越远,自己越安全。
陈汉升发现这个举动后,立刻丢下胡林语,转而问沈幼楚:“为什么不吃,嫌弃是我剥的?”
“没,没有,我吃馒头就可以了。”
沈幼楚不知什么时候又把那半个冷馒头捡起来了,已经吃了两口了。
看到沈幼楚这种抗拒不合作的态度,不知怎么,陈汉升心头一阵火起。
“馒头这么好吃吗,我尝尝!”
说完这句话,陈汉升突然把沈幼楚手里的半个冷馒头抢过来,在她震惊的眼光中,直接塞在嘴里吞下去。
三两下吞完,陈汉升抹抹嘴,流氓似的说道:“味道也就一般嘛。”
“你,你······”
沈幼楚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容貌,震惊的张开檀口小嘴,结结巴巴的看着陈汉升。
“你流氓啊!”
最后,还是胡林语忍不住把这句话补全了。
“怎么说话的,咱们可是在谈合作呢。”
陈汉升又把话题扯回来,伸出食指关节轻轻敲击桌面,发出“咚咚”的声响。
“如何把班长过渡到你手里,我这里有个方法。大一学期你可以做团支书,把班级里的日常事务尽量承担
起来,逐渐树立在同学们和老郭心中的形象,大二我辞职后你就可以顺利接手了。”
“而且,团支书还能帮助你提前入党,对你考公务员有很大帮助。”陈汉升又补充一句。
胡林语虽然考虑问题不够全面,但不是傻子,马上就大声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承担班长的职责
,自己跑去做别的事,最后成绩都归你,劳苦都是我的。”
“哪有这么好的事!”
胡林语很生气。她觉得陈汉升占着茅坑不拉屎。
陈汉升笑了笑:“成绩是大家的,现在是我的,以后是你的,最终还是你的。”
这句话说的好像绕口令,但是认真理解还有一股子哲学道理,他又继续说道:“我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做,
小事你来安排,大事我才出面。”
“那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
胡林语要弄清楚这个概念。
“你解决不了的,就是大事。”陈汉升自信的说道。
胡林语有些不高兴,陈汉升这意思就是说他的能力比自己强,虽然这应该是实话。
沈幼楚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的,一是完全没想到陈汉升吃了沾着自己口水的馒头,这不就是说明两人亲
嘴了吗;二是他居然把“班长”职务当成筹码进行交易。
她看了一眼胡林语,发现室友还在认真考虑这条建议,沈幼楚觉得陈汉升实在太危险了,居然把胡林语引
上了歧途。
趁着胡林语思考的空,“危险人物”陈汉升又开口了,不过这次很平和:“虾有高蛋白,又不像肉类那么
油腻,你多吃一点没关系的。”
看到沈幼楚依然没吃,陈汉升干脆夹起一个虾仁递到她嘴边说道:“来,我喂你。”
沈幼楚涨红着脸,紧紧闭着嘴巴,扭头要躲避。
陈汉升咧嘴一笑,很无赖的说道:“你要不吃,那我就一直举着。”
食堂里人来人往,说不定又能碰到同班同学,而且以陈汉升决心和脸皮,他是真的能一直举下去的。
沈幼楚眼睛里早有泪花出现,可是她又担心被其他人看到,最后只好像吃毒药一样,张口吃掉了陈汉升喂
来的虾仁。
“如果我不答应呢?”
这时,不甘心的胡林语仍然想挣扎一下。
“那我最多辛苦一点,一边顾着班级的事情,一边做生意,而且还可以寻求其他合作者,但是你就完全没
机会了,大学是很少换班长的。”
陈汉升不紧不慢的说道,然后又加了一把火:“我可以先帮你安排上团支书,至于你做不做,那也随意。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