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九天碧落钟王——第六百零五章 神魔

贡献者: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0-14 18:33:28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王者之兵,每一件都会耗去无穷天材地宝,倾尽一个大门派的所有也不能铸成,也唯有圣地与神朝以及最顶级的大
势力才可拥有。
可以想象一下,绝代神王姜太虚祭炼一生的兵器,有几人能够得到与持有?
任何一个人持在手中,都可以横扫同阶一群人,所向披靡,难逢敌手!
钟体,不过婴儿拳头大,翠绿欲滴,剔透通亮,一望就知是瑰宝,忍不住想持在手中把玩。
“碧落钟……”
九黎天阙中,主持拍卖的老人刚说出这个名字,还没有说底价是多少,大厅中的人们就沸腾了。
“竟然是传说中的那口钟王!”
整片殿宇中都一片嘈杂,很多人神情震动,全都议论了起来,更有不少人向前挤去,想要看个仔细与究竟

只因“碧落钟”三字,拍卖大厅中一片混乱,众人神情激动,许多大人物都走出了包间,运转神目观看。
碧落钟,昔日名动天下,是一宗神妙而强大的兵器,钟声一响,天地皆寂,人雄殒落,万物粉碎。
两万年前,中州出现了一个碧落王,就如同当今东荒的神王姜太虚一般,为一个无敌之王,他祭炼一生的
兵器,可想而知多么的珍贵!
碧落,为道家第一层天,碧霞满空,叫做“碧落”,敢以这样的名号称王,自然有独步天之处。
碧落钟,被称作钟王,与一万五千年前的羽化王祭炼一生的九神兵一样出名,在中州许多古籍中都有确切
记载。
“碧落王,羽化王,为中州强大的王体,所留兵器世间罕见,具有无量价值!”
“这口碧落钟王,恐怕没有几人买的起,当年也不知耗费了多少珍料,最终才以九天碧落神玉铸成。”
“最关键是它的威能,若持在一位圣主级人物手中,在没有古圣人的年代,在没有大成王体的岁月间,可
以无敌天下。”
众人心中思量,莫不动容,知道肯定是天价,除非远古神朝与圣地出手,不然没有人买得起,太珍贵了。
“七十万斤纯净源起拍!”
当人们稍微平静下来时,那个老拍卖师大声宣布了底价,此话一出,短暂的静止,而后一片哗然。
“这怎么可能,才七十万斤纯净源?!”
几乎没有人敢相信,这可是传说中的碧落钟,为一个无敌王者以一生心血炼化的宝贝,怎么可能这么低廉

“假的吧,这肯定不是真正的碧落钟!”
“这难道是一件仿品,并不是古籍中记载的那口钟王?”
许多人质疑,不相信一口神钟的底价会这么低,认为有诈,并非珍品。
“诸位,稍安勿躁。”九黎宝阙中,老拍卖师轻轻敲了一下钟体,顿时发出一声清冽的钟音,涤荡人的魂
魄。
“是那口钟王,但却出现了一道污痕……”
婴儿拳头大的碧落钟,被翻转了过来,人们发现在钟的内壁上有一块血痕,像是一块污渍一样,暗淡无光
泽。
“怎么回事?”
“不久前,有人在一片凶地中发现了碧落王的遗体,躺在一个血窟内……”
众人闻听此话,立时知晓怎么回事了,祖根生龙髓,亦可产生污秽,纵为战宝长时间浸染也会被化掉。
在一处大地污血源地浸染两万年,碧落钟没有彻底毁掉已经算是奇迹了。
“可惜了,一件神物就这么废掉了,想不到碧落王安寂在了一座血窟中。”
“这可真是难以估量的损失,传说中的碧落钟就这么的磨灭掉了。”
众人摇头,热情一下子减退了。
“诸位,这可不是一般的兵器,乃是以九天碧落神玉铸成的,要知道这是可以用来铸造圣人兵器的神材,
远古的圣人都寻觅不道。若是寻到绝世地乳,或者顶级龙髓,完全可以洗掉血污,让碧落钟恢复。且,继续温养下
去,必会万邪不侵,永世难以磨灭。”
许多人又心动了,心思活跃了起来,但依然有不少人摇头。
“算了吧,代价太大了,地乳、龙髓本身就价值连城,还需要最顶级的,谁花费的起?”
“八十万斤纯净源!”
“八十五万斤纯净源!”
……虽然有很多人口中说代价太大,但是在竞拍时却还是出手了,而且很激烈。
“一百二十万斤纯净源!”叶凡也开口了,他觉得碧落钟很不凡,应该可以化掉污痕。毕竟,为九天碧落
神玉铸成,好生温养,不仅能恢复,应该还可以不断成长。
他一下子提高了数十万斤纯净源,顿时让人一阵侧目,很多人都一阵犹豫,不知是否要继续加价。
“一百五十万斤纯净源。”另一个声音传来,非常的镇定与平静,正是黄金族的金赤霄,流淌有太古王的
血液。
“一百五十五万斤纯净源。”又一人开口。
“一百八十万斤纯净源。”叶凡继续加价。
“二百万斤纯净源。”金赤霄面不改色,一副要定了的样子。
“疯了吗?碧落钟已经出现污痕了,还能这样被争夺,这可真是源多气粗!”众人吃惊。
一百八十万斤纯净源是叶凡的底线,但见到是金赤霄在竞争,他觉得有必要推波助澜一下。他倒也不是成
心要坑此人,而是一会将有龙髓拍卖,他觉得有必要让其消耗多一些,免得到时候又跟他竞夺。
“二百一十万斤纯净源。”叶凡语气不坚定,似是咬牙喊出的这个价格。
“二百三十万斤纯净源。”金赤霄非常的强势,一口气加了二十万斤源。
“二百……四十万斤纯净源。”叶凡似乎更犹豫了,报价时有些迟疑。
“二百六十万斤纯净源!”金赤霄非常的干脆。
“金兄太过了,碧落钟出现严重污痕,早已不复当年的神秀,威力不及当年一成,一百八十万斤源就是极
限了。”
旁边,那个身穿紫衣的男子劝道,奇士府的另外几名弟子也认为不值,纷纷劝阻。
“我要定了,我们黄金族有大地神乳,完全可以洗尽污痕,让这口钟王复原。”金赤霄秘密传音。
“什么?”几人心惊,无比羡慕,若是能复原,花再多的源也值得,可再现无敌之王的风采。
最终,大殿中的人麻木了,叶凡一点一点加价,硬是将碧落钟推上了三百万斤源的天价,不敢再加了,怕
惊退对方。
“咦,不对,他志在必得,还可以出价。”叶凡以源天神觉观察,心中一动,感受到了对方的情绪波动。
“三百一十万斤纯净源!”
“三百二十万斤纯净源!”
叶凡温火煮肉,将价格推到了三百五十万斤纯净源,不再理会。
最后,连金赤霄都急眼了,他身上并没有这么多源,跟九黎天阙的负责人沟通后,得到可日后付款的允许
后,一口气将价格推到了三百七十万斤源,成为最终得主。
“这个王八蛋!”金赤霄咬牙,这个代价太大了。他盯着叶凡所在的包间,内心有无尽杀意,而后冷笑了
起来。
拍卖大厅中一片哗然,实在是天价,极其疯狂,让人都觉得不真实。
而后,又拍卖了一件珍品,为上古双子王的手札一卷,记载了部分悟道经过,虽然只是残篇,但却具有无
法估量的价值。
叶凡想了想,又参与了进去,这一次又忠实的做了一回“托”,依然是每次喊价都犹豫,却不断的往上推
价格。
“该死的托,你的戏演的太糟糕了!”
“太可恶了,抬价太明显了!”
最终,这卷残缺的悟道手札,也被推上了一个天价,惹的天怒人怨。
“下一次你自己玩吧!”
“恶托去死!”
许多人诅咒,怒不可遏。
叶凡自然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将托做到底,让这些人明白他的作用,为竞拍龙髓铺路。
而后,他果然恶习不改,又“托”了两件珍物,一直顶到天价。
“最后一件珍物,紫龙髓一瓶,共有十二滴,底价一百二十万斤纯净源,不过要以等价的神源竞拍。”
大厅中又一片哗然,终于将压轴的龙髓呈现了上来,这可是绝世神物,不仅可以延寿元,还能辅助悟道。
一件通透的玉瓶,里面的一切清晰可见,共有十二滴龙髓,绽放神华,让大厅中一片紫芒芒,芬芳醉人。
每一滴都有拇指肚那么大,互不相容,晶莹透亮,紫霞闪烁,如紫气东来一样,大厅中一片氤氲,香气直
传入人的魂魄中。
十二滴,每一滴的保底价都有十万斤源,堪称吓死人的天价,再财大气粗也觉得肉疼。
“仅十二滴呀,底价就一百二十万斤源,怎么不去抢啊?!”许多人都喊贵,最为重要的是要以神源交易
,挡住了太多的人。
“一百三十万斤源。”就在这时,叶凡开口,语气依然是那么的不坚定。
大厅中瞬间沉寂了下来,而后一片咒骂声。
“死托,又演戏了!”
“太缺德了,你们自己玩吧,我们都不竞拍了!”
……“一百三十万斤源第一次,一百三十万斤源第二次……”
“砰”
木锤落下,众人光顾着诅咒了,无人竞争,叶凡以一百三十万斤源拍下龙髓,成为得主。
大厅中一片寂静,而后一片诅咒,人们相信这就是一个托,这次没坑到人而已。
“死托,你们太贪婪了,不想拍卖就算了,何必这样?”
旁边,这处拍卖行的负责人泪流满面,无语哽咽,刚才还对叶凡无比“崇敬”呢,现在想一鞋底子拍死他

尼玛的,这是一瓶龙髓啊,举世难求,本来是压轴大戏,必会竞拍到一个吓死人的天价,结果让这个本来
看着挺顺眼的“托”按在了地板价上。
“托!”
拍卖大厅中众人咒骂。
拍卖行的负责人欲哭无泪,想掐死叶凡。
原本估测,成交价最保守估计也在四百万斤源以上,因为这次的可不是下品的龙髓,一百万多斤源绝对拍
不下来,价值无法估量。
在很多人愤愤的叫骂声中,拍卖行的负责人捶胸顿足,差点被一口气憋死。
当大厅中所有人都散尽,冷冷清清后,叶凡才在贵宾包间内支付神源,将那瓶紫龙髓揣进了怀中。
“合作愉快,日后我会常来捧场的。”
“你不嫌亏心啊?那可不是一般的龙髓,你一百三十万斤源就给按在了地板上?”拍卖行的负责人气急败
坏。
“要不怎么说我们合作愉快呢,前几件珍物,我给你们抬到那样的高价,你们根本不亏,最后一件就当是
我的报酬好了。”
“我们童叟无欺,从来不会找托,那样是败坏我们的名声。”拍卖行的负责人愤愤不已。
“不就是一瓶吗,又不是一鼎。”
“你知道那是什么龙髓吗,那可是紫龙祖根中挖出的来的东西,你知道为了这十二滴神液死了多少人吗?
那是一片绝世凶地,有可怕生灵守护,高手伤亡惨重!”
叶凡心中一动,道:“在哪里挖出来的,地下龙脉中有上古生灵守护?说不定我们可以合作一把,说来听
听。”
“说什么说,没你什么事,赶紧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老人家别上火,说一下又不费什么,我对山川地理很有研究,到时候说不定能帮上你们大忙。”
“你赶紧走!”
最终,叶凡被一群老家伙赶了出来,几个老拍卖师跟他吹胡子瞪眼,将他列为最不受欢迎的客人。
“老人家,以后你们会请我的,普天之下,唯有我能帮你们身后的大势力。”叶凡磨叽。
“走,走,走,不要让我们再见到你。”
“九黎神朝的月灵公主去请高人了,你这个小骗子赶紧离开!”
叶凡心中惊讶,九黎神朝的月灵公主乃是中州的第二美女,艳惊天下,名气极大,年轻一代几乎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不知她会请动哪些高人?”他摸了摸鼻子,第一次被人这样狼狈的赶出来,转身离去。
不久后,叶凡离开了西坝城,准备找地方闭关渡劫。
“该死的阴阳教,再敢出现在我的眼前,去你们老巢渡劫,将你们的祖坟都给炸平!”
叶凡远离西坝城,向一片山脉中走去,他要选择一个无人区坐关。
“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多时了。”一个满不在乎、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声音传来。
“将我们的紫龙髓送来了?”另一个人奚落,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围,出现七道身影,正是金赤霄一行人,出现在四方,远远地将他围在当中。
“我觉得,是你们为我送碧落钟来了,我对那口钟王可是念念不忘呢,你们很热情。”叶凡道。
金赤霄笑了笑,慢慢地摇了摇手指,道:“你没有什么机会。”
无声无息,在四方各自出现一个老人,封堵了天空,将叶凡困在中心。
“可惜,你只拍下来一瓶龙髓,若是将双子王的手札也竞拍下来,那可就是两份惊天大礼了。”
“做人要满足,压轴拍卖的龙髓,是无价神物,我们该知足了。” 金赤霄、紫衣男子等人来截杀
叶凡,想要夺走稀世神物龙髓,可以说有恃无恐。
“紫龙髓世所罕见,这瓶神液价值在四百万斤源以上,你可真是及时雨,知道我们很需要它。”其中一人
似笑非笑。
“共有十二滴神液,我们七人有些不好分配啊。”另一人好整以暇,漫不经心的说道,早已将叶凡当成了
盘中餐。
金赤霄从容不迫,背负双手,慢慢踱步,似乎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道:“他身上未必没有其他珍物,到
时候可以清点一下。”
旁边的紫衣人气定神闲,一脸的从容与镇定,淡淡地扫了一眼叶凡,道:“先将他拿下,一会儿再做决断
。”
“真当我是一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吗?”叶凡一声冷哼,向前走去,一步一步逼向几人。
此时,他对金赤霄几人无所畏惧,所忌惮的只是那四名老人,皆超越了化龙秘境,乃是圣地太上长老级人
物。
“有四位前辈在此,你还想负隅顽抗?真是不知死活!”其中一人揶揄,摇头冷笑不已。
金赤霄、紫衣男子等人向后退去,并没有打算亲自上前对决,想让四位太上长老镇死他,很是谨慎。
“早晨,在那家小餐馆相遇时,我们还不知你是个修士,现在旧话重提,你要是为我们牵马坠蹬,可以考
虑饶你一命。”
“这样的人用着不放心,要是自废修为还差不多,想活命的话先叩首求饶,我这个人喜欢看别人服软。”
七人站在远处,从容而镇定,出言羞辱,立身山石上俯视这里,嘴角皆带着一缕冷笑。
“你们也只是嘴头上说说而已,连与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却要请来四个老不死的出手。”叶凡冷哂,道
:“我看你们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请个干爹或者干爷爷。”
其中一人满脸冰霜,道:“一会儿有你好看,让你跪地求饶,生不如死。”
另一人阴声道:“你不过一个化龙第三变的人而已,在场的人哪个比你弱,只是懒的与你动手而已。”
叶凡没有理会,而是看向那四名老人,道:“四位老兄,这七人是你们的孙子吗?”
其中一个人下意识的摇头,但刹那醒悟,沉下脸来道:“逞口舌之利。”
后方,金赤霄等人皆冷下了脸,其中一人寒声道:“占我们便宜,一会儿让你跪着死。”
“原来他们与你们四人没关系啊,都是谁家的孙子,自己的爷爷怎么不来?”叶凡笑道。
七人的身份都不一般,何曾这样被人奚落过,其中一人上前,目光阴鸷,道:“我来与他一战,要亲手收
个奴仆。”
“跟他一般见识作甚,请四位前辈镇死就行了,没有必要让他的血污了我们的手。”金赤霄摇头道,算是
一种委婉的拦阻,怕有意外发生。
“不亲手压的他跪下来,我总觉得差点什么,浑身不自在!”他边说边向前走去,掌心晶莹,出现一杆黄
金三叉戟。
“刷”
仅有一寸长的的黄金三叉戟在其手中放大,达到了一丈,冷气森森,黄金神光流动,光华四射,瑞彩万道

这是一把交织出天地法则的古兵,被他持在手中,杀光一道又一道的卷来,如一片惊涛海洋一样。
“几位前辈且靠后,让我来亲自收一个奴仆!”他大步向前来,越过四位老人,而后进入场中。
叶凡很平静的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却准备出手了。
“现在跪下来还不晚,我留你一命。”这是北原一个极度强大与古老的世家的少主,修为在化龙第四变。
“既然你找死,我就送你上路吧!”叶凡终于动了,身形飘忽,如谪仙凌空,轻灵却也很迅疾,速度快到
极致。
“哧!”
这个少主手持黄金三叉戟,用力劈来,他周围像是一片金色的海洋,一片璀璨与盛烈,杀光万道。
叶凡左手化成一个金色的天碑,右手化成一个金色的磨盘,上面符文闪烁,如镌刻有两部天书一样。
“铿”、“锵”
两声刺耳的金属交击之音传出,金色的神碑还有磨盘,打在了立劈而来的黄金宝兵上,火星四射,穿金裂
石。
三叉戟,光芒一阵暗淡,被击断两根戟刃,只剩下了中间的神峰,从一杆大戟化成了一条黄金战矛。
后方,所有人都变了颜色,叶凡徒手打裂了一把交织出法则的兵器,让每一个人震动,想要阻止却晚了。
“刷”
叶凡的速速何其快,右手化成的金色大磨盘拍落下来,上面各种符篆闪动,玄奥莫测,如在阐释一部古经

这个少主大惊失色,没有想到过一个人的肉身如此强大,震断了他的黄金宝兵锋刃,欺身到了近前。
“砰!”
他不得不快速反击,舍弃近身无法挥动的“战矛”,一边倒退一边以双手阻敌,为自己争取时间。
“噗”
可惜,他的双手刚扬起来,就被叶凡打烂了,连带两条手臂都寸寸折断,化成一大片血雾。
“砰”
叶凡的左手压了下来,这是一方金色的天碑,先天纹络闪动,密密麻麻,刻在上面,力压而下。
这个少主一声大叫,根本挡不住,身子一下子矮了下去,如泰山压顶一样,他承受不住重压,身子弯了下
来。
“噗通”
他根本挡不住,被压的动弹不得,双腿差点折断,刚一发软,便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这是一个耻辱的姿
势。
刚才,他扬言要叶凡跪下来,结果才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打的跪倒在地,比杀了他都要难受。
“就凭你也想让我做奴仆?!”叶凡一巴掌拍了下来,金色的天碑让这个少主的头颅顿时成了烂西瓜。
而后,他将那杆已成为黄金战矛的武器取了过来,向后退去,这个少主的死尸保持姿势跪在那里,不过脑
袋却烂掉了。
后方的人都来不及阻止,四名老人如虎狼一样扑了过来,催动如海一样的法力镇压,但却只捕捉到一条残
影,叶凡间不容发间冲了出去。
“还我兄长命来!”远处的一个年轻男子脸色铁青,祭出一个紫铜葫芦,葫塞拔出的刹那,鲸吸牛饮,吞
噬十方。
叶凡持黄金战矛冲了过去,像是被缩小了,向葫芦口内贯冲而去,即将被收进去。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忽然剧震,如青龙摆尾,一跃而起,快速放大,手中的金色战矛向前捅去。
“咔嚓”
这杆金色战矛从葫芦嘴插了进去,自葫芦底穿透了出来,神峰不可挡,紫铜葫芦碎成数半。
“噗”
黄金战矛穿过紫铜葫芦后,矛锋速度更快了,金光闪耀,一下子没入了这个人的胸膛,血光喷涌。
“啊……”这个男子大叫了一声,胸膛前后透亮,五脏皆裂,神魂皆伤。
叶凡如一尊神魔一样立在场内,单手持黄金战矛将其挑了起来,而后用力一震,“噗”的一声,鲜血喷溅
,这具身体四分五裂,飞向八方。
肉块、骨头带着大量鲜血坠落,此人魂魄被灭,黄金战矛淌血,叶凡黑发披散,手持战矛,大步向前走去
,毫不停留。
“这是……”所有人都惊呆了,如此手段,干净利落,可怕的吓人。
叶凡向前逼来,每一步落下,大地都震动一下,如一个巨人在出行,手中黄金战矛向天,鲜血流淌,他黑
发如瀑,像是一尊上古战神一样。
“哧”、“哧”……破空声传来,四名老人冲至,又一次祭出如汪洋一样的法力,光华弥漫四野,淹没天
地,要将叶凡炼化与镇压。
可是,留给他们的只是一道残影,叶凡的速度太快了,他像是行走在远古,与当世相隔,不受影响。
他手擎黄金战矛,一步百丈远,冲向金赤霄几人,黑发倒舞,杀气动八方,如挣脱枷锁、从地狱中杀出用
来的神祇。
余下的五名年强强者皆变了颜色,对方一跃如龙,涌动强大气息而至,每一个人都不得不奋力对抗。
“啊……”
其中一个人大叫,曾经奚落叶凡是为他们送紫龙源而来,此刻持一把天罗伞挡向空中,将自己护在了后面

“嗡!”
虚空剧烈抖动,如一张破布一样在罡风中作响,动荡不止。
叶凡手持黄金战矛,将它当作一把天刀,双手握住,立劈而下,带动着滔天的黄金神光,吞没大地。
“咔!”
叶凡挥动金色战矛而下,摧枯拉朽,将那把交织出法则的天罗伞剖为两半,断口平整而光滑。
“啊……”
这名年轻强者大叫,眉心出现裂纹,迸出血花,眼中充满了恐惧。
“噗”
叶凡手中的黄金战矛,与天刀没有任何区别,立劈而下,剖完天罗伞的同时,矛锋切入此人的头颅中。
鲜血狂涌,他用力劈下,金色矛锋如一道闪电一样,将这个人的身体劈成了两半,非常的对称。
大片的血水冲了出来,两半身子分别倒向两方,脸上写满了惧意,眸子中是无尽的恐慌。
“砰”
劈成两半的尸体分别落地,叶凡居中而立,发丝漆黑如墨,手中的金色战矛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璀璨了,
鲜血淌落下来,他如一尊神魔一样立在那里。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