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西坝——第六百零三章 超级拍卖盛会

贡献者: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0-14 18:32:22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为什么要避过那段特殊时期,妖帝死去千余载后,还有如此可怕影响吗?后人无法证道成帝,太过耸人听
闻了。
“同一个时代,无法出现两位大帝,自古如此,成为共识,从无例外。”庞博道。
关于这则传言,叶凡早已知晓了,只是至今无法想明白怎么回事,当初大黑狗并没有为其详细解释。
远古大帝,代表了人族的最高成就,拥有世间的的极道力量,是天地大道的化身,摘星捉月无所不能。
一位大帝逝去后,在相当漫长的岁月中还能影响这片天地,有人估计人族大帝坐化一万年,大道才能彻底
归于平静。
青帝,是一个传奇,在后荒古时代几乎连圣人都无法出现了,而他却证道成帝,成为古往今来最强者之一

他是哪个时期的人,没有人说能够说清,他活了多么久也不好估量,人们只知他于万年前坐化东荒。
“向宇飞要避过那段特殊时期,不然他有即便大帝之姿也不行,无法证道,况且他本身的确是早夭之象。

向宇飞,十九岁成为中州的绝顶人物,可与几大皇主撄锋,与东荒圣主争雄,这样的盖世人英,自古也没
有几个。
可惜,二十岁而逝,让人扼腕长叹。九千年后又现世间,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
“如太古生物一样沉睡,一梦九千年,诀别前世,而今方醒。”
这样一个绝艳的人物能够复活,却也是一件快事,为这个时代添了一个传奇,也为诸多强者加了一种压力

“他是早夭身,以神源液封身也不过保持住垂死的状态,足足耗去几株药王,最终才让其复活,出现世间
。”这是奇士府内的一则秘辛,庞博也是无意间得悉的,根本没有几人知晓。
叶凡倒吸冷气,奇士府的底蕴果然强大,都到了这个年代了还有神源液可用,这简直如天方夜谭一样!
且,九千年后为了复活向宇飞,竟拿出了几株药王,要知道那可是八九万年药龄的古药啊,十几株加在一
起顶得上一株不死神药。
叶凡轻叹,这个人看来是被当做大帝对待的,将来多半真的可以证道,不然所耗去的一切太多了。
“此人,一定有冠古绝今的天赋,九千年前西漠一位快成就菩萨之位的无上人物将佛宝长生锁送他延命,
就可看出一二。”
对于活化石人物来说,那是一件无价神物,可延寿元,是佛陀反复祭炼、注入无尽功德的紫金铸成。
“九千年,连佛教都看好他,而今又被奇士府复活,许多人都认为他将是这片天地的主角。”庞博道。
“看来这个世界如黑皇所说那样又开始变了,除却妖帝的影响消除了外,亦在向荒古前的天地演化呢。”
叶凡沉思。
“不错,的确这样,不然向宇飞作为可能会成为大帝的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复生。”
“说起来,那个王腾还真是相当的可怕,可与中皇并列争雄,这是一个现世的人啊。”
两人都慨叹,相距九千年,不同时空的人雄相逢,肯定会碰撞出灿烂的火花,只是不知还有哪些人可加入

他们深感来到这个世界还太短,与这样的绝世妖孽相比,境界还差很多,需要努力刻苦修行才行。
“那个王腾,降服有两只强大的太古生灵,已经遣出,我觉得多半可能是要对付你。”庞博提醒。
“无妨,如今有打神鞭在身,他们寻不到我的踪迹,我到是可以想办法设局对付他们。”
叶凡将三瓶龙髓取了出来,每一瓶都有十几滴如葡萄一样大的金色液体,互不相融,颗颗剔透,芬芳扑鼻

“你拿走两瓶,进入化龙毕竟以龙髓相辅可事半功倍,它蕴有大道法则碎片,可温养人体大龙。”
“我有妖帝古经,内有化龙神术,不需要这些。”庞博推拒。
“咱们两个还客气什么,让你拿就拿,肯定有大用。”叶凡将其中两瓶塞进他的怀中。
“色泽金黄,每一滴都这么大,肯定是上品龙髓,一瓶就足够了,不需要这么多。”庞博想留给叶凡自己
修行用。
“你放心好了,虽然明面上说龙髓成百上千年难得一见,但肯定可以买的到。中州多龙脉,尽是祖根,各
大教派都筑城为净土,蓄养龙气,我不相信龙髓不可见。”
“我是听说,确有龙髓可寻,但却动辄就要上百万斤源,超级拍卖会上才有售,且要以神源才能交易。”
庞博说出了一则消息。
叶凡一听,顿时笑了,道:“这样就不用太担心了,我在蟠桃盛会上从源术古世家那里赢得五百万斤源,
且换成了神源,应该能买到一些龙髓,供你我修炼化龙秘境。”
“中州,可真是一片神土,竟有龙髓这种逆天的东西,内蕴大道碎片,不仅可延续寿元,还能让人悟道。
传说,最顶级的梦幻神髓,可比一株不死神药,相传化形成生物了,根本抓不住。”
叶凡笑道:“我的源术多半又有了用武之地,等我详细了解龙髓的各种秘密后,到时候亲自去寻祖根,得
龙髓。”
“不要去寻找龙髓,这种东西据说很妖邪,一旦进入地下祖根中常会发生各种异事,圣主级人物都莫名奇
妙的死亡。”庞博坚决反对。
叶凡惊异,觉得有必要去了解一下,这种天地滋养出的神物,多半真的伴生有一些东西,或者诞生出了什
么。
“你留在奇士府,一定要探出通往域外的那条古路。”
庞博点头,道:“我知道,进入奇士府,我就是为了那条古路而去,当然那些秀丽山峰上的先贤感悟也很
重要。”
最终,两人分别,约定下次相见的地点与时间。
西坝城,存在久远,烽火大战,王朝轮回,时间更迭,沧海桑田,但它却始终屹立,从未变换过城址。
当然,中途也不知道修葺多少次了,毕竟太过古老,为中州人族古籍中记载的十大古城之一。
它距离奇士府五千余里,谈不上多么远,五大域的人杰若是有所需,走出奇士府后第一首选就是西坝城。
作为中州十大古城之一,格局很不一般,温养的龙气滋润全城,不少散修隐居在此。
此地,没有城主,不属于任何一个大势力,相当的自由,有大量修士出没,因此无比繁华。
每一次举行大型拍卖会,都有不少圣主级人物慕名而来,三教九流,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
叶凡背负打神鞭来到了西坝城,要在此修行,强大己身。
城池巍峨,壮阔雄伟,墙体如乌铁浇铸,如一道黑色的钢铁长城一样,城内格局大气而繁华,诸子百教,
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叶凡在此住了下来,一边修行,一边关注圣主级拍卖会,想要获取稀珍的龙髓。
在此,时常可见到奇士府的弟子,只要不封府,他们可以随意出行,常有人来此交换法宝与丹药等。
而西坝城内,自然有不少人在谈论五大域的年轻一代,议论谁是天下第一人。
除却中皇与王腾外,人们谈到了南妖,也提起了来自须弥山的那位神秘强者,但却选择性的忽略了东荒。

因为,这个大域实在复杂与神秘,难辨孰弱孰强。
东荒,诸雄并起,没有人能指出谁是该域第一高手,摇光圣子太低调,从未与人生死决战,唯有一个金翅
小鹏王领教过,却三缄其口,不吐一语。
而今,想请金翅小鹏王讲述那一战的过程都不能,被老鹏王镇压了,一日不闯过远古天鹏圣人设下的关卡
,一日不能出世。
此外,有人推测,瑶池圣女很强大,还有人说姬家神王体所向披靡,未有败绩,是东荒第一高手。
更有人说,这些人都算不了什么,一旦紫府圣女成为圣主,将没有敌手,因为她是先天道胎,举世无敌。
另有人说,真正的第一人颜如玉,极道圣兵一出,王腾与中皇都要饮恨,甘拜下风。
当然,华云飞被人又一次提起了,他消失快三年了,但没有人忘记,他修有吞天魔功,一旦放开手脚,没
有人可挡住他的脚步,必会一日千里。有人近乎危言耸听的预测,十年内,他必会祸乱东荒,百年内他将横行五域

自然,很多的人提到了叶凡,认为他如果不死,一步一步成长起来,成就不可限量,毕竟是荒古后唯一打
破诅咒的圣体。
最让人无言的是,段德这个都已经三十多岁的盗墓贼也被人提及了,称缺德道士是一个另类,看不出深浅

此外,还有一个夏九幽,也被点到,她十三岁时破四极进入化龙秘境,堪称古来少有的奇才。
她可不是像王冲一样,掉进龙洞中,得到了绝世奇缘,饮龙血、喝神髓,她是一步一个脚印,自己修上来
的。
最终,人们发现,东荒可谈的人太多,无法明确谁是第一高手,这些人大多都没有展现过真正实力,都很
低调。
纵然进入奇士府后亦如此,没听到有一个东荒的人被称为妖孽,而且没有一个人强行出头做过什么。
可是,人们却听说过,摇光圣子是一个每次都要渡天劫的人,怎么可能不是妖孽呢。
由此可以推论,另外那几人也绝不会简单,成长空间极大。
西坝城外,两尊高大的身影矗立在虚空中,一个浑身密布黄金细鳞,生有一对神翅,另一个银光闪烁,生
有四臂以及多了一只竖眼。
“他消失了,掩盖了气机,神算子的高足也推演不出来了,阴阳教的人寻觅不到了。”
“多半还在这片地域,不摘下他的头颅,我们无法回去复命。”
两个太古生灵低声交谈,眸光如火焰一样腾腾跳动,强大的气机惊人之极。
而在这两个太古生物想办法要杀叶凡时,他手持仙泪绿金书也在琢磨,上面的小字是以太古前的神文刻写
的,能否抓到一只古生物译出来呢?
清晨,朝霞喷薄,西坝城沐浴在金色的光彩下,乌黑的墙体都镶上了一道道金边,多了一股神圣的味道。
叶凡来到一个小餐馆前,要了一碗豆腐花还有一笼小包子,坐下来边吃边看古街上往来的行人。
旭日初升,朝霞很柔和,洒在在人身上暖洋洋,没有喧嚣,没有喊杀,没有绚烂的法宝,更没有鲜血,有
的只是宁静与朴实。
这几年以来,叶凡的生活节奏一直很紧,出生入死,见惯了利刃斩头颅、鲜血染长空的画面,徘徊生死间
,此时他觉得很安谧。
对一个凡人来说,这仅是一个很普通的清晨,也许还有人会抱怨朝霞有些刺眼呢,可是对叶凡来说却是一
种享受。
灿烂的朝霞,温暖的旭日,洁净的瓷碗,莹润的豆腐花,还有那路过的一个个行人,让他觉得朴实而生动
自然。
“修行者,都是一群非人类,难以感受红尘的美,太枯燥了。”叶凡轻叹。
在这个时间段,许多修士应该正在深山崖壁间、古洞前吐纳,远离尘世,更有很多人在闭死关,终年不见
日月。
凡人羡慕飞天遁地,却不知道那需要多年的积累,一个人在枯燥中忍受煎熬,默默独自修行,却不见得有
成。
叶凡近期要闭关,打算以那瓶龙髓冲击化龙第四变,这些日子以来放松心境,感受红尘,到时要一举冲关
渡劫。
街道突然抖动了起来,地上的青石板轻颤,城门方向十几匹异兽冲了进来,每一头都无比神骏,有的状若
麒麟,紫光闪烁,有的宛如龙驹,通体烈火燃烧。
他们一冲而过,整条古街都一阵摇动,隆隆作响,而后进入本城最大的一家客栈。
不多时,又有一些人驾云而来,从天而降,而且不止一两批,不时有人赶来,进入西坝城内。
这是中州十大古城之一,有很多强大的修士在此隐居,更有不少修行者常在此出没,百姓早已见惯,并没
有出现慌乱。
“两个月一次的超级拍卖会要开始了,这一次在九黎神朝的宝阙举行,许多人都是连夜赶来的。”
“不知道又有什么神物出世,多半会来不少皇主级人物。”
不远处的桌位有人轻声议论。西坝城每两个月举行一次大型盛会,由各大拍卖行轮流而动,常引来圣主级
人物。
清晨的安宁被打破,天际不断有人飞来降落城中,城中一些人推测,这次多半会有不同寻常的法宝,不然
怎么会引动这么多人。
蹄声大作,传来风雷之响,城门口又有六七骑驰来,如几道流光一样,速度很快。这些坐骑皆是异种,有
的肋生双翅,通体发光,有的鳞甲森森,蹄足硕大。
所有异兽都踩踏在虚空中,离地半尺高,足不沾地,但却震出风雷音,比踏在青石地上声音还大,一个个
神骏无匹。
最前方的是一头黄金神犼与一只紫色的麒麟兽,黄金神火与紫色天火熊熊燃烧,令坐骑上的两人神威凛凛

“这是奇士府的人英,也凑热闹来了,都是五大域的最杰传人,日后这里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奇士府万年一开,而今注定要让此城更繁华,这些人绝不会缺少源,大多都是未来的一教之主。
叶凡眼睛眯缝了起来,他见到了一位故人,黄金神犼的的骑士身穿金色战衣,雄姿健硕,虎目生辉,黑发
披散。
金赤霄,北域黄金家族的传人,体内有流淌有太古王的鲜血。
叶凡没有想到会在此见到这个人,上一次在东荒圣灵殒落地——火魔岭,十三位圣子级人物围攻他,就有
这个人。
“我引动天劫杀了一群人,当时大衍圣子逃走了,事后却也被我毙掉了,想不到他也是一个漏网之鱼。”
参与设局,想杀死他,叶凡对此人自然没有一点善感,若不是身在这西坝城中,他肯定会向对方出手。
六七匹异兽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下了坐骑,径直来到小餐馆前,显然要在这里吃早饭。
“叮”
一枚银块落在叶凡的桌上,发出一声轻响,滴溜溜转了几下才停稳。
“去,将我们的坐骑牵到前面的那家客栈去。”
说话的人与金赤霄并列走了进来,身穿一身紫衣,只冷淡的扫了一眼叶凡,并没有多看,径自找了个座位
坐下。
“喂,对你说话呢,听到没有?”旁边一人见叶凡没有动,露出异色,一个凡人而已,对银块竟不为所动

“嫌少吗,只是让你走几步而已。”金赤霄向这边扫了一眼,丢过来一片金叶子,落向叶凡的脸颊。
“叮”
叶凡伸出两指夹住金叶子,随手扔在了桌子上,眼中射出两道清辉,望向几人,缓缓开口道:“想使唤我
,将金叶子砸向我的脸?”
这几人诧异,立时明白,这并非一个凡人,不然绝不敢这样与他们说话。
“金叶子都不要,我们另找人牵马。”其中一个人奚落。另外几人都未再说什么,怕惹出是什么是非来。
叶凡弹指打出几片金叶子,落在金赤霄与说话的那个人的身前,道:“赏你们的,清净点,不要聒噪。”
“你……”几人大怒,腾的站了起来。
金赤霄神色一动,道:“算了,先吃饭,一会儿休息下,还要去九黎神朝的宝阙呢。”
“这位朋友对不住,既然你不愿,我们刚才打扰了。”那个紫衣男子也开口,显然不想闹出事情来。
“既然你们这样说了,那就算了。”叶凡站起身来离去。
“你……”其中一人很不甘,但却也没有发作。
九黎,为中州四大不朽神朝之一,传承古老,势力如海,在各座古城都有兵器殿与拍卖行等。
此刻,这片宝阙前,摩肩擦踵,人山人海,不少人赶来,参加这次的超级拍卖盛会。
九黎天阙,相当的宏伟,占地极广,如一座城中城一样。
步入当中,有一道光门,每一个人进入时它都会闪动一下,能显示出一个人的实力,会有人根据光华来接
引。
叶凡尝试掩藏,发现光华还是闪了几下,一个少女出来将他引入一片空中楼阁中,细心看可以发觉此地都
是化龙秘境的修士。
最终,他提出要求,要了个包间,坐在悬空的殿宇中,俯视前方的的拍卖大厅,一览无余,一切清晰可见

“希望有绝世龙髓,那样的话我可以立刻冲关了。”叶凡坐在楼宇中,关注拍卖大厅中的一切,交易已经
开始了。
“六千载的灵药一株,底价一万斤源。”
“一万一千斤源。”
“一万两千斤源。”
……最终,这株灵药以两万斤源成交,是九黎天阙中的第一笔交易。
拍卖大厅中不温不火,但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还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珍物。
“离火剑一口,底价十万斤源。”
终于,下方的大厅中一阵骚动,不少人被吸引了,立时开始报价。
这把剑赤红如血,喷薄烟霞,离火阵阵,灼热难挡,这是一把交织出法则的古剑,是圣主级兵器。
“十五万斤源!”
“十八万斤源!”
“二十万斤源!”
……最终,离火剑被拍出一个吓人的高价,落入一名年轻人的手中,许多人惊讶,那是奇士府的一名弟子

随后,拍卖大厅中气氛越来越热烈,一件件宝物亮相,引来一阵阵惊呼,而成交价格越来越惊人了。
当一块洁白如玉、如羊脂一样无暇的铁块被人放在玉盘内,送入大厅中时,将拍卖会引向高潮。
“羊脂玉神铁一块,底价五十万斤纯净源。”
“轰!”大厅内沸腾,很多人都站了起来,闪目向前观看。
那是一块人头大的神铁,如雪一样洁白,没有一点瑕疵,根本没有一点金属的特质,如同一块羊脂玉一样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块奇珍,纵然是圣主为自己炼兵,祭炼时加入一点也足够了,非常稀珍。
据说,这样的珍料都可以用来祭炼王者兵器了,是各种王体大成后所需要的,极其罕见。
“六十万斤源!”
“七十万斤源!”
“八十万斤源!”
许多人都很激动,一次加价十万斤源,都想得到手中。
叶凡咋舌,有源的人可真多,他虽然为源天师传人,但也没这样一掷数十万斤源不当一回事的时候。
“一百五十万斤源。”忽然,一个年轻人平静地开口。
现场所有声音都消失了,此人从百万斤源一下子提升到了一百五十万斤源,显示出了志在必得的决心。
“他是谁?这种东西虽然稀珍,但炼器风险很大,容易废掉,一文不值,他还真敢出手。”
“徐子轩,中州年轻一代的羽化王,足有一万五千年未出现过这种体质了。”
“若非中皇太过骇人,身为中州年轻一代强者的他大名早已传遍天下了。”
最终,羽化王以一百七十万斤纯净源,拍下人头大的羊脂玉神铁,他身畔一个老人帮其支付。
很显然,他有强大的背景,有一个古老的家族支持,不然凭他自己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源来。
“下一件拍卖品,王者兵器一件!”
“哗”
这一次,引来一片喧哗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最终竟拍出了这种东西,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手持一件王者之兵,可以横行天下,独抗一群同阶强者都可以,威力绝伦!
叶凡也震动了,他持有过九神兵,真切感受到过那种可怕的威能,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而今,他身上还有一件寸许长的黑色战车呢,为王者兵车,同样恐怖,在王冲手中时他是以九神兵才压制
住的。
这是一口小钟,不过婴儿拳头大,钟体碧翠,是一口神玉钟,如绿玛瑙一样。
王者之兵,看起来晶莹温润,但是却有无以伦比的恐怖威能,牵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神。
“这件兵器,我一定要得到!”金赤霄开口,眸子中出现一缕缕金光。
纵然是在中州,在这样的超级拍卖盛会上,也几乎不可见到王者神兵拍卖,因为太稀少了,但凡得到都会
自己温养起来,与血肉交融,而不会卖掉。
“真是一件瑰宝,估计将会是天阶,我还想买龙髓呢,估计买不动这个宝贝。”悬空的楼宇中,叶凡轻叹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