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战王腾——第六百零一章 九千年前中皇再现

贡献者: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0-14 18:31:40 收藏数:2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王冲眉心出现世界之门,飞出一辆金色古战车,龙、凰、白虎、玄武四象和鸣,光华万丈,冲霄而起。
号称古帝转世的王腾,站在金色古战车上中心,如紫微巡天,天帝降世一样,被神祇一样的四灵环绕。
叶凡站在百丈外,心中惊异莫名,这个人好大的气场,让人瞠目结舌,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种旺盛的气机,如一片星河在涌动,淹没天地,恐怖绝伦,光华遮天蔽日,难以正视。
“他怎么能从王冲眉心冲出呢?”叶凡不怎么相信,睁开了神眼仔细打量。
后方,那十几位圣子级人物,早已变了颜色,早已见过这尊神,但此时依然心中生畏四灵拥簇,如天帝转
世一样,神华绚烂,血气汹涌,让他们全都发自内心的恐惧,生不出抵抗之力。
“不是真身,是一部分神念!”
叶凡用源天神觉观测后,心中凛然,这根本不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而只是一道强大如海一样的神识而已

“他到底有多么强大,才会化生出这样一缕神念,居住在自己弟弟的眉心内……”
叶凡第一次这样吃惊,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可怕的年轻敌手,彻底超乎了想象,如紫微帝尊一样。
一缕神念化成天帝,有四灵环绕,以金色战车承载,这就是他神识的形状,自古有几人这样化形?!
“怪不得会有雷光,这道神识经历过十数次天劫了,最保守的估计也早已超越了化龙秘境。”
叶凡心中剧震,这个人难道可与圣主比肩了不成?想到这个问题,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十五岁就无敌北原年轻一代,十年过去了,他会成长到什么可怕的阶段?没有人能说的清。
从号称古帝转世这一说法,可以看出一二,这个人的成就绝对是骇人的,能与人族史上的同龄大帝并论了

王冲很吃惊,没有想到兄长的一缕印记常住他的眉心中,叫道:“大哥,帮我杀了他!”
“轰!”
叶凡无比凝重,眉心的金色小湖,化形成一个金色的小人,盘坐在虚空中,张口吞吐天地精华,璀璨夺目

同一时间,他的四周出现几大异象,一片壮丽河山沉浮,一尊仙王高坐九重天,一株青莲相伴身边。
这些并不完善,本应是一种异象,但却还没有演化完全,分为几种上古最强异象而出。
金色的神海在脚下汹涌,浪涛击九天,一幅阴阳图在其背后转动,生死二气流转。
前方,王腾雄姿勃发,英姿伟岸,天人合一,一呼一吸,神光淹没天地,被无穷光华笼罩,如一尊大帝从
远古走来。
他并未出手,眸子深邃,有星辰在幻灭,神色漠然,没有任何表示,外界的一切似乎似微不足道,难动他
根本心。
王冲见到叶凡的几种异象后,吃了一惊,道:“大哥,这是不是你说的那种苦修一辈子也很难成型的异象
?”
金色战车上的高大男子依然没有开口,平淡而冷静,可是眸子中星辰幻灭的速度都更快了。
叶凡心中一惊,金色血气冲霄,让浑身精气沸腾了起来,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因为他感应到了一种莫名气
机。
“天眼————心灵之眼!”
他一下子想到了这种可能,眼前这个男子多半生出了天眼,在观其身体的秘密。
叶凡心中悚然,若真是这样,这个男子就太可怖了,二十几岁就生出了武道天眼,这是何等的吓人。
王冲虽然对外人嚣张,但是面对自己这个大哥,却像是小猫一样乖顺,见他不说话不敢乱开口了。
“隆隆……”
突然,金色战车动了,碾压过高空,向着叶凡冲撞而来,王腾手捏龙印,如天帝伏魔一样,镇压而下。
“轰!”
旺盛的气机,可怖的波动,如一片星域坠落了下来,与王冲不可同日而语,一下子打出了九九八十一条真
龙。
龙吟动四野,山川大地皆摇,响彻乾坤,震耳欲聋,八十一条天龙,每一条都如一条永恒的神明,苍劲而
可怕。
“砰!”
叶凡打出了人王印,倾覆天地,人族共主降临,睥睨天下,震向八十一条天龙,风雷阵阵,响声不绝。
天际爆响,如山岭一样大的天龙、还有人族共主在剧烈搏杀,双方争斗不休,各种光芒粉碎真空。
最终,金色战车止住了,无法再前行,上面如神魔一样的身影,岿然不动,浑身都是金色光彩。
王腾依然是一脸平淡,没有一句话语,真龙、神凰、白虎、玄武缭绕,光华千万道,拱卫中央天帝。
“锵!”
九神兵沉浮,缭绕在叶凡身畔,每一把都温润晶莹,发出轻鸣,他将一杆三寸长的赤玉矛拈在手中,向前
逼去。
同时,他周围各种异象纷呈,清晰浮现,即便眼前的敌手再强大,也不过是一道神念而已,他想一举屠掉

“我大哥度过十几次天劫,这道神念与雷光交融,早已不灭,真身虽然未至,但却足以斩化龙秘境的所有
修士!”王冲叫道,死死的盯着叶凡,准备在他战败后下死手出气。
远处,十几位圣子级人物都脸色苍白,与这样的人物同生一个时代实在是一种悲哀,无论你多么耀眼,都
只是一片绿叶而已。
“铿!”
突然,王腾将背后的一把金色的圣剑缓缓拔出,每出现一寸,就迸射出上万缕圣光,一片刺目。
同时,有一种瀚海一样的威能冲向四面八方,远处那些圣子级人物皆变色,忍不住倒退,感受了到了一种
无以伦比的强大战意。
这是一种舍我其谁,惟我独尊的可怕意念,像是要主掌整片的天地,一切尽在手心中。
“与大哥一起度过天劫的神物————天帝剑!”王冲很激动,叫了起来。
一种极度冷冽的气息弥漫,赤金天帝剑每升高一寸,就会冲出上万道神威来,让远处的群山大崩裂。
这并非神念所化,而是一道金色的圣剑,最终锵的一声巨响,出现在王腾手中,他立身在古战车上,用力
向前劈来。
“轰!”
天翻地覆,叶凡持九神兵而动,向前冲杀,迎战手持天帝剑的王腾,各种光华烁烁,大地被切裂,山峰在
倒塌,高天在崩溃……这里成为一片毁灭之地,什么不见不到了,唯有光华还有破败的虚空,快化成了混沌之地。
“锵锵……”九神兵闪烁,力压而下,同一时间,仙王临九天等异象也如神灵一般俯冲了下来。
“刷”
在这一刻,王腾一把拉起王冲,驭金色古战车飞去,驰向天际,毕竟只是一缕神念,不可能持久大战。
“大哥……虽然只是一道神识,但却是天劫中成长起来的,可灭化龙秘境的所有强者,难道圣体的战力超
越化龙第九变了吗?”王冲非常不甘。
“哪里走!”
叶凡持九神兵,将仙王临九天、还有金色神海、混沌青莲的等异象都呈现了出来,要一举毙掉这个敌手。
后方,众人一怔,竟然有人敢追杀王腾,这是一个让老辈人物都悚然的绝顶高手,却退走了。
不过,细想也释然了,毕竟只是一道强大的神念而已,真身未至,要是到来的话没有人知晓他有多么可怕
的战力。
叶凡的速度何其快,几乎要追上了那辆金色的古战车,然而就在这时,虚空中出现一个黑洞,战车一冲而
入,消失不见了。
他站在原地,怔怔出神,这是一个无法想象大敌,现在就有了超越老辈人物之势,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最保守估计也要超越化龙啊……”
叶凡琢磨了一会儿,持九神兵向回杀去,那里还有十几位圣子级人物,都是围剿他而来的。
“你们哪里走!”
这一次,他出手相当的凌厉,几件玉器,秀小而美丽,紫玉剑、碧玉刀、白玉盾、赤玉矛、墨戟等全部飞
出。
叶凡如杀神一样,手持碧玉刀,连劈十二件法宝,他一刀斩下一个翘楚的头颅,鲜血冲空而上。
原本这些人就无心恋战,见到一个人的头颅高高飞起十几丈,就更加的凛然了,四散而去,没有一个人愿
意拼命。
其实,这是一股非常强的战力,可惜毫无战意,全都想遁走,因此叶凡如入无人之境,紫玉剑祭出,将另
一人活劈为两半。
“噗!”
叶凡再出辣手,赤玉矛飞起,划出一道妖艳的血光,洞穿一人的头颅,将其钉在岩壁上,死于非命。
一片惊呼,这些人四散飞逃,眨眼不见了踪影,叶凡在后追杀,又毙掉了四人,这才收手。
而此时,阴阳教的大能也到了,方圆千里都被封锁了,他们不急不缓,见叶凡又一次遁走,并不担心。因
为,阵纹在收缩,范围会渐渐变小,那时叶凡就插翅难逃了。
天际,灰蒙蒙一片,阴阳二气流动,叶凡蹙眉,最终决定冒险,以行字诀向前冲去。
响声震耳,各种光刃劈来,电闪雷鸣,他终是触动了浩大的阵纹,不过行字诀到底还是发挥了作用。
叶凡遭受攻击,强行闯过,又以九神兵开道,艰难前行数十里,终于渐渐摆脱了阵纹。
一只黑色的大手拍来,虚空被挤满,漆黑如墨,法则交织,打向叶凡,大能被惊动,第一时间赶来。
“锵!”
叶凡以蛮力破阵纹,终于是打通了最后一道封光幕,电射而去,冲出了封锁区。
“什么,叶凡连杀了七八名圣子级人物,连王腾的弟弟都差点杀掉?”
“这个叶遮天,果然是百无禁忌,敢与号称古帝转世的人动手,这件事难以善了!”
“这就是东荒的那个妖孽啊,他虽然没有出现在奇士府中,但到底还是来到了中州。”
奇士府,诸多年轻人杰得到消息后,都极其吃惊。
王腾,被五大域的年轻英杰称为北帝,几乎没有一个人敢与他撄锋,所有人见到后都绕着他走。
而今,东荒的那个妖孽来了,竟差点毙掉他的弟弟,这让很多人都惊异。
当世,年轻一代也许唯有那个一巴掌就拍死一个王体的人,可与王腾一争高下,这是很多人的看法,称其
为中皇。
北帝曾化名狼神,行走于北原与东荒间,十五岁时就已同辈无敌,又经过十年的积累与沉淀,无法预料达
到了何等的境界。
且,所有人都知晓,他秉承天地大气运,连九秘都得到了手中,天知道他还掌握有怎样的古术。
自此进入奇士府后,无人敢撄锋,而他却也一直在坐关,很少出现,就算是出来也只去府后的大能闭关处

至于中皇,有人说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具体如何无人详解,严格来说当世只有一个王腾,无敌年轻
一代。
“大哥,你要替我报仇。”王冲摇动兄长的胳膊,唯有这个时候才像一个孩子,没有了凶气。
“他抢走了我的兵车,还打伤了我,且对你不敬,一定要杀了他!”王冲挂在那条手臂上,不肯下来。
这是一处古洞,地处奇士府中,平日间没有一个人敢进来,这是王腾的坐关之地,被其他圣子视为禁区。
洞府中,灵药能有数十几株,皆超过了万载药龄,正中有一株药王,芬芳袭人,株体剔透,烁烁生辉。
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株药王竟是仙葬地出世的那六株之一,竟被栽种到了此地。
洞府中一切都很古朴,没有一点奢华之气,药王的旁边有一张玄玉床,王腾盘坐在上,一动不动。
他英姿伟岸,黑发披散,脸如刀削,剑眉入鬓,眸子中有无尽星辰幻灭,深不可测,如古帝复生。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帮我去报仇呀!”王冲开始撒娇。
“你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外边,即便我是你兄长,也没有办法保住。”王腾平静开口。
“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母亲大人说了,出门在外,你要照顾好我。”王冲抱着他的手臂,不满的皱
鼻子。
“你该收敛一些了。”王腾伸出一指,点在少年的眉心,道:“我镇压你一年,性子不磨平,不得出关!

他一指点出,古洞内一片晶莹,真龙、神凰、白虎、玄武相随,不断和鸣,神圣祥和,如神灵出世。
“啊,不要!”王冲大叫,想要逃走,但却挣扎不动,被定在当场……
他无比的沮丧,道:“大哥,那可是一个圣体啊,值得你亲自去杀他。”
“所谓的体质算不得什么,在我眼中只是活人与死人,不臻至大成,与这芸芸众生没有什么区别。”王腾
神色平淡。
“你是天下第一人,可你弟弟我不是啊,不杀死他,会成为我心魔的,都没有办法静修。”王冲叫道。
“好好去闭关,反省一年!”王腾伸手一点,化龙第四变的王冲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大叫着倒飞进一座石
室中,石门落下,被封在当中。
“乌古力、金乌朵你们进来。”
“拜见主人!”洞府外,走进来两个高大的生灵。其中一个高有一丈,通体银光闪烁,覆盖鳞片,生有四
臂,充满了力感,银发披肩,眉心有一只竖眼。
另一个,高有两米,通体金光闪烁,生有一对金色的神翅,每一寸肌体都密布黄金鳞片,金发中生有一对
鹿角。
“你们去将那个名为叶凡的少年的头颅给我摘回来。”王腾平静的开口。
“是……那个圣体?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成长起来,可力压太古的王。”其中一个生灵吃了一惊。
“何必在意他人体质,强者当自信,惟‘我’独尊。若是不能证道,纵然是仙人转世又如何?不过是死人
与活人的区别。”
“主人教诲的是。”
王腾道:“他修有一些古术,还有一些禁忌秘法,可战圣地太上长老级人物,你们两个同去,确保万无一
失。”
“这样的实力,我们去一个人就足以杀他几个了。”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不想有意外发生,去吧,将头颅摘来。”王腾冷淡的说道。
“是!”
两个生灵不敢再多说什么,退出了洞府,轻声议论。
“主人修的那种天功快成了,到时候中皇都不是他的敌手了。”
“中皇根本不是这个世上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主人已经是天下第一了。”
奇士府,秀丽山峰一座又一座,每一位弟子都有一处灵地,平日间互不打扰。
“那是……太古生物!”
有人发现了两个生灵,不由的变色,在远处惊呼出声。
“早就听说了,王腾深不可测,曾经深入东荒绝地,收太古生物为仆,竟是真的!”
许多人闻讯,在秀丽山峰上远观,莫不动容,不敢靠近。
一金、一银两道虹光破空而去,消失在了天际,众人许久才回过神来,对王腾的洞府更加敬畏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近来,有人在奇士府山门前刻了一段话,着实引发轰动,很多人站在石壁前思索,纵为府中大能也曾前来
观看。
这些词句,并不是具体的修行法门,只是在阐述道的本体,虽无秘术,却也让人深思。
这件事,引起一片轰动,传到了外界,许多人称奇,慕名而来,认为奇士府内果然有不凡之人,所论所述
,值得思索。
叶凡得悉,第一时间赶来,运转神眼,很快在人群中发现了庞博,心中无比激动。
他秘密传音,而后两人先后离开,前往无人之处,在一片山峰中相见。
自从在东荒分别后,他们已经两年多未相见了,在这样一片浩瀚的世界,一个地域动辄就要飞上十几年、
二十几年,能够重逢,很不容易。
“狗日的黑皇,把我传进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掉进了一个死火山中……”庞博讲述经历,对大黑狗诅咒
连连,充满了怨念。
坠落进火山口内也就罢了,却是一处绝地,刻有无尽阵纹,庞博差点被炼化在那里。
“是不是一个上古洞府,有宝藏吧?”
“毛都没有,把我的血肉活活炼下去八十斤,别让我见到那只狗,不然非吃了它!”
庞博,在那里被困将近两年之久,唯一的收获就是不得不日以继夜的修行,对抗阵纹,不然必成飞灰。
“两年半的时间,修行到了化龙第四变,这是很大的收获了。”叶凡笑道。
“那只该死的狗,我出去又足足飞行了半年,才从无人区来到繁华之地……”
两人各自述说经历,庞博自然知道叶凡近来的遭遇,将打神鞭送了过来,道:“这个宝贝很奇怪,可隔绝
气机,有它在身,就不用怕神算子的高足推演了。”
“还有这等妙用?”叶凡惊讶,当下不客气,重新背起了打神鞭。
他想了想,将身上的宝贝都取了出来,首先将悟道古树剖成的木板送给了庞博,包括几枚石钉。
“坐在上面修行,事半功倍,这可是不死天皇想保持不朽而筑成的神棺。”
“这就是那尊太古的圣人?”庞博惊异,见到叶凡的一堆宝贝后,对那块封印有一个老人的神源块尤为吃
惊。
“奇士府中到底有什么?”
“可能真的有通向域外的道路,我近来正在探查呢,也许我们可以从那里回家。”
叶凡将九神兵送给了庞博,道:“你没有趁手的兵器,这个收好,留着保命用,但千万不要让缺德道士知
道。”
“我不需要这些,你现在处境不妙,这九把兵器对你有大用。”庞博不接受。
“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九神兵配合你的妖帝九斩最适合不过。放心,我这里还有趁手的兵器可用。”
叶凡的确担心庞博的安危,上一次柳依依被捉,若非他精心算计,关键时刻渡劫坑杀了所有人,必死无疑

他隐约间觉得,多半有一位“故人”在出手,当日虽然死了很多人,但终究是未找出真凶来。
叶凡将这些都告诉了庞博,两人琢磨了很长时间,觉得有必要防范,那个“故人”可能会相当的危险。
虽然送出了九神兵,但是叶凡的鼎已经交织出法则,可堪大用了。且,他还有一个葫芦,是从紫府圣子手
中夺来的,光是葫塞,就可打出混沌光,很有可能是一件王者之兵。
两人谈了很多,而今叶凡以打神鞭隔绝气机,不用担心被人寻到了。
他从庞博口中了解到不少关于奇士府的信息,可能存在一条通向域外的道路,这是让他最为激动的。
此外,他详细了解了一些高手的情况。
有一些人认为,在王腾与中皇之外,还应加上一个南妖以及一位来自须弥山的神秘强者,可惜那两人难以
见到,没有多人认同。
“叶子,咱还是先努力修行吧,我们只修行了几年而已,与人相比有很大差距,有些人不服不行,你知道
那个中皇是谁吗?”
“是谁?”叶凡不解。
“他根本不是当世的人,他叫向宇飞。”
“有些耳熟……”蓦地,叶凡睁大了眼睛,一下子想了起来。
在洗劫段德时,曾在他身上得到一块长生锁,为佛陀铸造降魔杵的余料,后被数位罗汉铸成护命神锁,最
后一位主人就是向宇飞。
九千年前,中州大地上曾出现一个盖世奇才,名为向宇飞,年不过十九岁就成为了皇主级人物,所向披靡
,生具古之大帝之姿。
可惜,天妒英才,他刚满二十岁就早逝了,长生锁也无法为他延命。
相传,最后关头,向宇飞将自己葬进了一口冰棺中,沉眠在一座雪峰上,他想避过死劫,日后复活。
九千年过去了,段德将其身上的长生锁都给盗了出来,他怎么又复活了呢?
“你确信中皇就是向宇飞?”
“确切的说,是二十岁的向宇飞,九千多年过去了,可是岁月并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痕迹!”
“这怎么可能?!”叶凡心惊,不久前他还在感叹天妒英才,为那个人觉得可惜,可是如今却再生世间了

“中皇,就是九千年前的向宇飞,不会有错!”庞博无比肯定,说出了一些隐秘,一切都是奇士府做的。
虽然,奇士府闭府一万年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并不是什么也不关注,做了不少事。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叶凡不解。
“因为,那个时候妖帝刚死去一千年,向宇飞纵为大帝之姿,在那个特殊时期也无法证道成帝,需要避开
。”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