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古帝幼弟——第五百九十九章 古帝王腾

贡献者: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0-14 18:30:37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阴阳圣子大口咳血,一只大脚踏在他的胸口,几乎将他的身子跺裂,这是何等的屈辱?刚一出手,直接被人一
脚从天空中踩在了地上。
他目光阴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知道圣子的位置完了,就是性命多半也不保了,虽恨不得将叶凡凌
迟,但却也只能心中想想,咬咬牙而已。
“住手!”
共有十八位圣子级人物跟来,有些人大喝,分别祭出法宝向前打来,其中一人摇动一枚紫玉铃,飞出一只
紫凤扑杀而至。
叶凡并指如刀,戳向天空中,噗的一声轻响,紫凤灰飞烟灭,而后他连续拍打,八件法宝全都破裂,化成
八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无声无息,远处的山脉中飞来一条高大的身影,探出一只大手劈盖了下来。
“轰!”
法则交织,道力汹涌,一手遮天,下方这片山崖,“砰砰砰”响个不停,接连八座全都崩塌。
大手漆黑如墨,如一片乌云一样笼罩了天空,将叶凡遮盖在下面,下方的大地跟着沉陷十几丈,人为压塌
,成为一片深谷。
“隆隆隆……”
乱石穿空,十八名翘楚人杰全都在第一时间退走了,生怕被卷入进去,这是有大能出手了。
叶凡提着阴阳圣子一跃三千丈,再渡五千米,几个闪灭出现在远空中,见到了一个青衣老人,正是阴阳教
的一位绝顶高手。
“放下他。”这位大能平静的开口,站在山峰上,清风吹过,长衣猎猎。
他知道圣子参与这次行动,且是他点头同意的,想以此来引出叶凡,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一个照面就
被东荒这个妖孽踩在了地上。
这对于阴阳教来说是一种耻辱,圣子是未来的希望,结果在在叶凡面前不堪一击,一脚踏了个半死,这等
于在抽他们的脸。
“你说让我放就放?”叶凡倒提手中俘虏,让其头下脚上,就像是在拎着一条死鱼一样。
“你……”
“这是……”
“叶凡,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太过分了!”
四野,陆续出现一些身影,见到这一情景全都变色,圣子代表了阴阳教的一种颜面,被人像是拎着一只鸡
鸭一样,这是对该教的一种无情嘲讽与蔑视。
“放下他,不然日后我教比会抽你三魂七魄,永镇海眼,炼化千年!”
“叶遮天,你不要把事情做绝!”
叶凡听到这些话语,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们满天下追杀我,还有脸说这种话吗,值得一说吗,我会
照做吗?!”
“惜你为圣体,千百世难出,我也不想扼杀奇才。”阴阳教那位绝顶人物向前慢慢踱步,道:“投依我教
,免你不死,化身为阳子,一切恩怨皆消。”
“阳子……被你们奴役吗?”叶凡脸当时就笑了,该教的阴女与阳子都是无情的杀戮机器,受人奴役驱使
。到了现在,对方还这样俯视他,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浑没有将他当成一根菜。
“放下圣子,不然你知道的,神算子高足出世了,算尽天下,可推演出一切,你根本没有生路可逃。”
“神算子的高足,我必会去找他的。”叶凡倒退。
“放下圣子,保你肉身与神念皆不死,化身护教阳子。”一群人从四野逼来,出现在各座山峰上。
“让我成为你们教的阳子都算是恩赐了吗?”叶凡将阴阳教的圣子举起,而后猛的掷了出去,投向他们。
有人出手想接下来,可是阴阳圣子却大叫了一声,他半途四分五裂,熊熊燃烧,而后成为飞灰。
叶凡当着这些人的面毙掉阴阳圣子,转身就走,冲向远空。
“追!”
一位太上长老大喝,怒不可遏,又一位圣子被杀了,且都是同一人出手,不用想也知道会成为笑柄,传遍
各大教。
这太丢人了,前后两任圣子都被叶凡杀了,还有比这更损颜面的事情吗?近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情。
“哈哈……”叶凡大笑,道:“我期待你们选出第三个圣子来!”
“追,不要让他跑了!”一位半步大能命令道,平日间一个后辈哪敢与他们这样说话,而今这个小妖孽却
屡屡挑衅。
“不用追了,方圆千里都被布下了绝阵,这一次他插翅难逃。”阴阳教的青衣老人开口。
叶凡飞行向远空,只见天际灰蒙蒙,无尽的雾霭流转,阴阳二气交融,封锁了四方。
“山川上烙印下了阵纹!”
他心中一惊,这可不是一般的阵纹,不然绝不可能这么浩大,将方圆数百里都纳在了当中。
“叶遮天!”
不远处有人大叫,奇士府的十八名高手出现在不远处,其中一个人大喝,带动所有人一起向前冲来。
叶凡对付阴阳圣子时还没有注意,现在终于发现有一个妖孽级人物,身穿宽大衣衫,遮掩住了矮小的身体

这是一个八九岁的孩童,白白嫩嫩,双眼很有神,与那些年轻人站在一起很怪异,年龄太小了。
这是奇士府那个最小的妖孽,不过九岁而已,就达到了化龙秘境,当时进府时将一群老辈人都惊动了。
“你也想来杀我?”叶凡笑了起来。
“不许笑!”这个九岁少年很霸道,神色冷了下来。
“脾气倒不小。”叶凡放声大笑。
“我说了,你不许笑,不然小爷我镇压你!”九岁少年相当的骄横,伸手点指叶凡。
“小屁孩一只,回家吃奶去,我可没空哄孩子。”叶凡的嘴巴有点毒。
旁边,其余十七人也都差点笑出声来,但全都忍住了,他们深知这个孩童来历吓人,不敢得罪。
“圣体你敢对我不敬,过来叩首赔罪,恕你不死!”九岁少年王冲喝道,站在一座山石上,高高昂着头颅

叶凡从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跋扈的孩童,当场一怔,这个少年比金翅小鹏王还要狂妄,比夏九幽还要嚣
张。
“小屁孩你家大人真是将你宠坏了,今天我替他们管教管教你,将你的屁股拍成十六瓣。”
“叶遮天,你活不成了,将我惹怒了,这个天下都没有人救得了你!”少年王冲寒声道,无情的神色与他
的年龄有些不符。
他一跃百丈,冲上高天,其他人见他要出手,全都躲向一旁,心有忌惮。
王冲双手捏龙印,如一条真龙一样,竟发出了响彻九霄的龙吟,九条青龙真实浮现,摇头摆尾,狰狞凶狂
,扑向叶凡。
“砰”、“砰”……叶凡拍出九掌,每一掌都金光万丈,金色血气澎湃,如一座太古时的火山在喷涌,让
其他人全都变色。
然而,九只金色的大手印在虚空中,并没有将九头龙拍散,青色龙鳞闪烁,龙躯有力,如钢铁长城一样,
卷动而下。
“呼……”
罡风扑面,九条青龙苍劲有力,一跃千百丈远,有的探爪,裂开山崖,有的张开血盆大口,将一座山巅都
给吞了进去,还有的神龙摆尾,砰的一声,将一条山脉都给抽塌了。
叶凡吃了一惊,与九条青龙对抗,他没有想到这个九岁少年这样强大,比起一般的圣子都远高很多。
这个孩子如此年龄,但却达到了化龙第四变,且远比同阶的人强大很多倍,绝对可杀化龙第九变的人。
叶凡惊异,难怪被称作一个妖孽,这才多么大啊,天纵之姿,远胜那些天才,根本没法比。
“嗷……”
龙吟动青冥,九条青龙生有血肉,气息强盛,一爪就将一座山峰给抓碎了,惊的旁边的那些人都倒吸冷气

“噗”
青龙吐息,一片青光落下,四五座山峦消失,一片焦灼,成为一片不毛之地。
“啪”
叶凡金色的大手,印在虚空中,将一条青龙震断,但是鲜血淋漓间,它又重接断体,又一次俯冲而下。
其他八条青龙,更是吼塌了地上的一片大山,全都扑杀了下来,九龙搏杀,吞天裂地。
“你以为你是圣体就天下无敌了,少爷我是天生为杀你们这些王体、圣体而生的!”九岁少年王冲大喝,
不可一世,双手捏龙印,驱动九条龙大战。
“这个妖孽真是可怕,才九岁啊,将来如果成长起来,谁人能制他?”旁边有一位圣子级人物小声道。
“他是一个有大机缘的人,幼年时坠入了龙洞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有人说吞过龙血,还有人说他吃了
大量的龙髓。”
“奇士府一位大能研究过他的体质,说他最起码能活五千年以上,这是最保守的估计,真不知道他掉进龙
洞中到底得到了怎样的仙藏。”
“不过,他如此年岁,这种性情太过了一些。”
“没有办法,他少年得志,还有那样一个让年轻一代所有人都要躲避的哥哥,谁敢惹?”
“叶凡,叶遮天,我管你是圣体,还是仙体,今天你死定了,我要屠你九遍!”王冲大叫。
“呼……”罡风更猛烈,九条青龙,横转苍劲龙躯,如九道山岭一样,同时扑了下来。
九龙噬帝!
王冲手捏龙印,露出冷漠无情的神色来,以九龙大战,压制叶凡,想要将他绞碎。
“这是龙印中的一种必杀圣术,九龙噬帝,可跨几个境界杀人!”后方,众人倒吸冷气,全都变了颜色。
“他可真是一个有大气运的人,坠进龙洞中,得到的好处太多了!”每一个人都无比羡慕。
“小屁孩,没工夫陪你玩了!”叶凡忽然跃起,迎着九头龙冲了上去。
“噗”
一条青龙被他抓住,而后猛力一扯一下子就断了,血雨纷飞,简单而直接,非常的暴烈!
“你有大机缘,坠进过龙洞中,今天将你的一切都送给我吧!”叶凡冷笑道。
“噗!”
这一次,他一把抓住三条青龙,一声大吼,双手用力一震,血光喷涌,几条青龙被扯成了九段。
“你……”王冲惊怒,捏龙印,奋力打出,九龙吞天,重现而出。
“你从龙洞中真得到了仙藏吗,很是不凡,我替你收过来吧。”叶凡没有将他当成一个孩子,凌厉出手,
右手化成一面金色的天碑,镇压而下。
“砰”
金色天碑,一下子砸在了王冲的背上,将其打入乱石堆中。
“完了,圣体这次死定了,打了王冲,他那个哥哥肯定会出世,号称古帝转世啊,谁人能抗!”
金色天碑镇压而下,砸在王冲的背上,将他打入乱石堆间,巨石翻滚,烟尘四起,一片凌乱。
“哗啦!”
九岁少年王冲奋力一挣,将一片石林夷为平地,衣服破碎,披头散发,双目喷火,他少年得志,何曾吃过
这样的大亏。
“叶凡!”
他双眼都立了起来,额头青筋剧跳,神色骇人,虽然不过九岁,但是却有一种狰狞之色,无比凶戾。
“嗷……”
龙吟此起彼伏,他双手捏龙印,足足化出十八条青龙,比方才多了一倍,且每一条都粗大了很多,如十八
道山岭横空,气势压人。
“轰!”
十八条青龙莽莽无际,雄壮有力,同时扑杀,同噬叶凡,还未冲至,大地就裂开了成百上千道。
每一道大裂缝都长达数里,景象吓人,这片焦灼之地似乎要沉陷、彻底不复存在了,一片末日之兆。
“小屁孩还不死心!”叶凡在青龙间行走,举手抬足,皆为妙理,如演化一部道书,玄奥无比。
“噗”、“噗”……他一掌将一头青龙头颅打成血泥,抬脚将另一头青龙踏断,巨大的龙躯鲜血淋淋,坠
落下高空。
叶凡以金色的大手印,不断出击,连劈十八掌,将十八头青龙全部毙掉,而后一步一步向王冲逼去。
“轰”
突然,王冲张口吐出一辆战车,不过一寸高,可是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隆隆隆,向叶凡碾压而来。
叶凡神色一凝,隐约间觉得不对劲,倒退向旁,而后抬手打出一枚锃亮的钢圈,如一道闪电一样击了上去

“当!”
锃亮的金刚琢,打在了那放大到一米多高的战场上,然而却在刹那间被撞飞了出来,且发出碎裂的声音。
“这是……”叶凡眸孔收缩,金刚琢乃是他从摇光夺来的法宝,交织出了道与理,却被这两古车一撞成为
了两半。
“轰隆隆”
那辆古战场快速放大,长达三丈,铭刻真龙,通体呈黑色,如一片洪水汹涌而至,带着无尽可怖气机。
“砰!”
叶凡左右双手分别推动一轮日与月,浑身溢出金光,日月大如磨盘,隆隆而动,他如一尊神明在巡天一样

烈日与银月,光华如瀑,向外奔腾,照耀的这片虚空都一片晶莹,全都打在了古战车上,发出一声巨响。
“轰”
铭刻真龙的黑色古战车停止了,但叶凡手臂也有些发麻,这是他第一次以肉身攻法宝而被阻住,很难想象
这辆战车有多么的强大。
“王级战车!”
叶凡心中一凛,这是一件王兵,乃是一位绝代王者祭炼出的来的,超越圣主级兵器,难怪金刚琢一下子碎
了。
“隆隆隆……”
黑色的古战车,又一次冲来,可怖气息更浓烈了,犹如一尊太古凶兽,发出阵阵乌光,转瞬及至。
叶凡横移三百丈躲闪向一边,然而战车如幽灵,瞬息冲至,完全锁定了他,如洪水滔天,乌光淹没了天地

“轰!”
王者神兵气息如虹,挡者披靡,乱石、崖壁快速化为尘埃,若是一般的化龙强者早已被碾碎了,这如同一
只神魔的大手压了下来。
叶凡第一次对上这样的兵器,他的肉身虽然坚固,但是这辆古战车复苏后,交织了法则光华,他无法撄锋

他一退十几里,下方一片山脉都被古战车碾塌了,倒在了无穷尘埃中,冲起漫天的烟尘。
这种古车摧枯拉朽,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这是姜太虚神王一个层次的不世存在遗留在世上的王者之兵

“叶凡你不是圣体无双吗,今天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你自傲的肉身碾成肉酱,让你在车轮下成为一地烂
泥!”
王冲人虽然不大,但是性情却相当的暴戾,站在黑色龙车上,极速而行,冲撞而来,神色狰狞,气焰滔天

“王者神兵,所耗甚巨,你能催动到几时?”叶凡微微一笑,不与其争锋,快速倒退。
“我想将你碾死在车轮下是足够了!”王冲立身在古战车上,取出一个小玉瓶,拔起瓶塞,顿时芬芳流动
,倒进口中一滴液体。
当中,有十几滴龙髓,每一滴都有葡萄那么大,互不相融,如一颗颗金色的玛瑙一样,晶莹醉人。
许多人看在眼中,觉得这个少年的机缘太逆天了,为了杀叶凡,随便用龙髓来补充神力,天知道他掉进龙
洞得了多么大的好处。
原本,叶凡想等他耗尽神力,无法催动古战车时出手的,可是见到他要挥霍龙髓,当下不再耽搁。
“锵!”
在其身畔,浮现出九把兵器,碧玉刀、紫玉剑、赤玉矛、墨玉戟、白玉盾……九把玉兵,每一把都不足三
寸长,温润晶莹,发出一股慑人心魄的气机。
“刷”
叶凡拈其一把两寸长的紫玉剑,冲向前去,用力一劈,一道紫光通天,将这大天地一下子剖为了两半。
大地上,轰隆隆作响,一条长达二十几里的大裂谷蔓延向远方,无坚不摧,山峰与荒岭皆毁。
“当!”
黑色的战车,被劈中后一下子停了下来,王冲身体剧震,嘴角溢血,叶凡换了一把玉兵,右手捏起三寸长
的墨玉戟,从天而降。
“轰”
戟锋摧枯拉朽,剖开乌光,刺入古战车内,叶凡从容降落,立身车上。
“你……什么兵器?”王冲大吃一惊,战车是王者之兵,屡试不爽,杀化龙秘境的修士如撕画一样容易。
不曾想,今日被人攻了进来,且如此之近,墨玉戟几乎快刺到了眼前。
“不要以为唯你有王级兵器,战车虽好,但还不是你能驾驭的,留给我代步用吧。”叶凡收起九神兵,金
色的大手印向前拍去。
“砰!”
这么近的距离,王冲避无可避,伸出一双小手阻抗,可却被震的虎口崩裂。
叶凡惊讶,他以为足可以将对方全身的骨头震断,没有想到只是虎口裂开,鲜血长流而已。
“肉身还可以,再试一试。”
叶凡掌指化成了赤金色,更加才璀璨了,通体如七彩琉璃一样生辉,金色血气冲霄。
“砰!”
这一次,王冲一声大叫,口中喷血,双臂折断,再也挡不住了。
“我真是很好奇,你小小年龄肉身怎么能锻炼到这种境地?”叶凡向前逼去。
后方,那些圣子全都变色,传闻王冲喝过龙血,年龄虽幼,但却有金刚不坏之身,连佛教一位神僧都曾点
头称赞。
然而,此刻还是被叶凡拍断了骨头,根本挡不住圣体的肉身一击,这让人惊骇。
“啪!”
叶凡的金色大手印又拍了下来,这一次用了八成力道,少年王冲大口喷血,骨头断裂了七八根。
“果然是有些门道,换成半步大能来,都早已被我打成肉泥了,你却还能坚持。”
叶凡是在称赞,可是王冲听到这些话却脸色赤红,血脉喷张,愤怒无比,他觉得这是一种羞辱。
“我哥哥会替我报仇的,到时候你死无葬身之地!”王冲眼中喷火,不服不屈。
“啪”
叶凡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还嘴硬,你哥哥比得上大能吗,他们都杀不了我。”
“他们算什么,我哥哥号称古帝转世,一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你,不要以为你跑的快,纵然你逃到天涯海角
都能将你揪出来。”九岁少年王冲叫道。
“啪”
叶凡在他的头上又盖了一巴掌,道:“我等他来找我,现在还是先解决你吧,将所有奇珍都拿来吧。”
他开始赤裸裸的洗劫,劈手先将那瓶玉髓夺到了手中,而后将王冲震出车外,光华一闪,古战车化成一寸
多高,出现在他的掌心,抹掉印记,收了起来。
“你还我,那是我的宝贝!”王冲气急败坏的大叫,直到这一刻才像个丢了心爱之物的孩子。
“还你个头!”叶凡一把将他拎了过来,探索其轮海还有道宫等地,取出一堆宝贝。
珍品很多,超过万载的古药不下十几株,都可用来保命用,而龙髓更是有三瓶,每一瓶都有十几滴,色泽
金黄,一看就是上品。
此外,还有一块玉碑,刻有真龙印一幅,繁复奥妙,一望而知是一种不传世的神术,需要认真揣摩与参悟

“真是一个好孩子,这么多瑰宝,我都不知如何感谢你了。”叶凡微笑。
古战车乃是王者兵器,与九神兵一样珍贵,具有难以估量的价值,拿出去拍卖的话圣主都要抢,杀伤力大
的吓人,难以撄锋。
龙髓,内蕴有法则碎片,化龙秘境的修士悟道时,若以其相辅,可事半功倍,具有无穷妙用。
真龙印,与抱山印、人王印等一个级数,叶凡隐约间觉得,可能还会有某种联系,为瑰宝秘术。
“叶凡,你即便杀了我,自己也活不长久,等着吧,我哥哥必然会将你永镇幽冥,生不如死!”见叶凡抬
手向下压来,王冲大声的叫嚷。
“这么小就如此暴烈,我还是早点除掉你这个小祸害吧。”叶凡伸出一指,向他的眉心点去。
“不好,要是那位知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他弟弟死掉,恐怕也会对我们出手!”
后方,所有人都变了颜色,许多人出手,各种法宝一起向前打来。
“叮!”
叶凡随手自环绕在身畔的九神兵中,拈起一枚两寸多长的碧玉刀,向空中扫去,发出一声玉器轻鸣。
一道碧绿的刀光如一片碧海一样,横扫而过,天空中十一件法宝,全部成为了齑粉,簌簌坠落而下。
另有两人惨叫,被剖为两半,死于非命,尸体坠落下高空。
“他身上有王者兵器……根本挡不住,怎么办?”一干人脸色发白。
“我们已经尽力了,他哥哥说不出来什么,没法怪罪了。”一些人快速倒退。
叶凡的金色手指点向王冲的眉心,还未接近,指力就已经透出,闪动金辉。
王冲的眉心上,裂纹出现,血痕溢出,他脸色苍白,一动不能动。
“轰!”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机冲出,王冲的眉心发出万道神光,如一扇世界之门打开了,瑞彩千万条。
叶凡快速倒退,他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波动,以九神兵挡在了身前。
这是一幅很神秘的画面,王冲的眉心,敞开一扇世界之门,一辆金色的古战车飞出,上面矗立着一尊高大
的身影,如一尊神魔一样。
“是他,古帝王腾!”
“他怎么会在王冲的眉心中?”
那些圣子级人物惊呼,在远山停了下来,皆露出惊容。
金色的古战车隆隆作响,飞了出来,上面的那尊身影黑发凌乱,脸如刀削,皮肤呈古铜色,身姿雄健有力
,通体被冲霄的金光笼罩,如天帝降世一般。
此外,在其周围,有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闪动神芒,化成四象,将他环绕。
这简直就是一副天帝临世图,以星空四象守护,王腾乱发飞扬,居于中央战车上,光华万丈,雄视天下,
如在巡天。
叶凡吃惊,这个人的气息太强盛了,老辈人物都无法相比,这是一种内在的强大潜能。
龙凰和鸣,白虎啸天,玄龟拓海,金光万重,璀璨一片,王腾立身在古战车上,岿然不动,眸光深邃。
“真的是他来了!”那些圣子级人物都变了颜色。
王腾,号称古帝转世,生于北原,早在十五岁时就无敌于北原年轻一代,而今十年过去了,几乎没有人知
道他达到了何等境界。
所有人都称,他简直就是一位大帝转世,因为他的成长轨迹,与人族史上的大帝太像了,甚至有过之而无
不及。
他的天资,但凡了解者,都吃惊到感觉可怕,没有一个人不悚然,若与之对比,会觉得己身是一种悲哀。
且,此人有大气运,十几岁时曾入世历练,只身来到了东荒,只走了一遭,就得到了九秘中的一种,回到
了北原。
这仅是外界所能知晓的,而他究竟都掌握什么样的古术,没有一个人尽知,连其族人都不能明晓。
叶凡心中凛然,在个号称古帝转世的人,极度神秘与强大,有一种逆天之气机,让人悚然。
金色的战车上,光华万道,将其映照的如一尊古帝一样,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将
其护卫中心,四象生灵竟有可怕的雷光闪烁,这是历经十数次天劫才有的恐怖气机!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