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叫嚣天下——第五百九十七章 霸气

贡献者: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0-14 18:29:57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天劫猛烈,成千上万道的雷光垂落,终于追上到了萧云升,白茫茫一片。
惊天的电芒,将这片虚空淹没,山峰倒塌,大地沉陷,成为一片焦土,没有一点生机。
“咻”
与此同时,叶凡持万殇弓开箭,金色的长虹带动无穷雷光向前飞去,让雷罚越发的猛烈了。
“轰!”
终于,萧云升触动了自己的天劫,铺天盖地的电光倾泻而下,犹如漫天的星河坠落,有一股灭世的气机。
所有人都知道萧云升完了,这样的浩劫从天而降,必死无疑,竟是地、火、风、水大劫,像是在开天辟地
一样,混沌光闪动。
“不对,这劫难未免大的过分了!”
这是一种超级大天劫,不是一闪而过,而是全面降临,地、火、风、水轮动,中心世界是一片混沌,演化
开天之力,无可抵抗。
“一定是今日的天劫太多了,上苍动了真怒,降下的劫难会一次比一次猛烈!”
所有人都确信,萧云升完了,几乎没有一点生路,纵为一位绝世妖主上去也扛不住,比一般的圣主天劫大
很多倍。
叶凡也心中凛然,这种大劫让他都有些发毛,仅一条雷光落下就让一大片山峰成为了飞灰,大地焦灼。
他曾见到过地、火、风、水小劫,但是与这种大劫比起来连皮毛都算不上,眼前所见,四大元素汹涌,混
沌流动,开辟出一方小世界。
“轰”
雷海沸腾,千万电芒闪烁,一片刺目,什么都见不到了。
萧云升大吼,第一重雷劫落下,他浑身的法宝都被打碎,一件都没有剩下。第二重天罚降落,他浑身焦黑
,骨头露了出来。第三重天劫劈来,他的半边身子被散架,骨头漆黑,血液干涸。
就这样,八重天劫过去后,一代大能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被地、火、风、水大劫击成了粉末,从天地
间除名。
“坏了!”
叶凡如飞而去,他的天劫快结束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然而,这个小世界很绕,一时间竟没有找到出口

与此同时,一种莫大的威压在波动,极道帝兵在复苏,禁锢了空间,缓缓的向他压制而来。
叶凡变色,天劫即将消失了,中州两个远古神朝不再忌惮,开始出手,阻拦他离去。
“留下太皇经!”大夏皇主神色冷漠,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允许有人带走始祖留下的烙印。不然,古经将不
是秘密,有人可藉此开创出第二个大夏神朝来。
最后一道闪电消失,天劫彻底的退却了,叶凡神色一变,出口在前,可却有一条大龙横空,盘绕虚无间,
射出的每一道光芒都比一轮太阳还璀璨。
这是极道帝兵太皇剑,昂首而鸣,诸天皆动,万古齐震,像是一剑穿透灭古今未来,攻击力举世无双!
所有人都颤抖,极道帝兵在慢慢复苏,古之大帝的气息弥漫,纵然为一群绝顶大能也都快忍不住跪伏下去
了。
叶凡知道,想要带走太皇经,那肯定是不可能了,这是大夏神朝的命根子,是他们的传承之源,无论付出
多么大的代价,也不可能让它落入外人之手。
不远处,又一股可怖的气机升腾,一下子让整片世界都抖动了起来。
九黎图,这件极道帝兵可封印万古,镇压三千大世界,足以炼化一切,防御力古今无匹。
当中,山川锦绣,河海无疆,壮丽无比,远古大帝的气息非常的迫人,相传曾收进去过两尊可与大帝争锋
的圣灵,被祭成了飞灰。
叶凡嘴角一歪,头皮发麻,心中发怵,这还怎么逃走?天劫没了,极道帝兵的一缕仙威就可以让他成为飞
灰。
即便他拥有行字诀也不行,在这样一个范围内,根本逃不了,躲避不过,极道帝兵连世界都可力压,更遑
论是他。
“叶凡,叶遮天,我看你向哪里逃!”萧太师神色冷漠的吓人。
旁边,阴阳教主也像是看死人一样盯住叶凡,嘴角露出一缕残冷的笑容,一步一步的逼了过来。
“轰!”
另一边,上古吞天魔罐复苏,无穷帝威流动,震古烁今的狠人仿佛再生了一样,一股莫名的气息弥漫。
“古之天帝的兵器复苏了!”
所有人都一阵紧张,吞天罐最是神秘,长时间分为两半,几乎没有人知道它有多么大的威力。
“噗通!”
远山,在外部地域眺望的一些太上长老级人物,忍不住跪拜了下去,经受不住三件帝兵的威压。
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因为连许多大能都快承受不住了,躯体不断的颤栗,双腿摇动个不停。
叶凡冲到上古吞天魔罐下,对于他来说,这是唯一的净土了,外面的人都对他虎视眈眈,盯住了太皇经。
“叶兄弟,原来你就是东荒那个妖孽啊,怪不得把燕云乱给劈傻了。”野蛮人凑上前来。
“你身边那只大黑狗呢?”段德神色有些不善,黑皇过去差点将他胳膊给咬掉,叫嚣要收他为人宠。
觉有情,白衣如雪,秀发如云,神色恬静,如一尊菩萨,手持菩提绿枝,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将太皇留下的大道烙印交出去吧,不然大夏神朝会拼命的,不惜以极道帝兵对决。”老瞎子开口。
“真是不甘啊,好不容易得到一部完整无缺的古经……”叶凡叹气。
但是,他知道确实保不住,这是大夏的传承之源,就是拼掉所有底蕴,该神朝也绝不能容忍外传!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幅九黎图,该神朝的人也在虎视眈眈,帝兵复苏,真要打起来,这片世界都要毁掉。
吞天魔罐的确强大,可是同时对上两件帝兵,那将很艰难,仅靠老瞎子他们这几人催动,远远不够。
要知道,那两方都有不少人,可以持续让两件帝兵保持在复苏状态,甚至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叶凡拔下来几枚石钉,而后将棺底板拆了下来,抖手掷了出去,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铮!”
太皇剑祭出,诸天轰鸣,龙吟动荡万古岁月,一下子响彻时空。
“哗啦啦”
另一边,九黎图抖动,封印了苍穹,铺展而下,也向下卷去,直取太皇经。
其他人虽然眼红,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两件帝兵动了,谁上去都是找死,在那种威压下诸多绝顶人
物连蚂蚁都不如。
“九黎的皇兄,你们难道要如此相迫吗?”大夏神朝一方传音,太皇剑与九黎图并没有碰撞,隔空相对。
此时,人们无比紧张,一旦两件帝兵全面复苏,撞在一起,这片世界都将崩溃,不复存在。
老瞎子都流出了冷汗,全力催动吞天魔罐,以此自保,不然小世界溃灭后,除却有极道帝兵守护的人外,
其他强者都要死。
“太皇经为我族之秘,不能泄露,九黎的皇兄若是肯放手,我们可以考虑一起对付神祇念,夺得五色神冰
,里面有不死天皇的人皮……”
“还有我们呢……”段胖子开口,提醒众人不要忘记他们也有一件帝兵,有好处也需要得一份。
现场一阵沉默,众人心思各不相同。
此时,叶凡心念一动,因为小世界的出口已打开,太皇剑远去,正在与九黎图对峙,他觉得可以离开了。
叶凡将金色的圣人臂骨还给野蛮人,而后扔下一大块不死神木给几人,他如飞而去,跑掉了。
现在的水太浑,多半很多人都在惦记他,毕竟在其身上有万物母气鼎,没准死胖子段德也在算计呢,他觉
得走为上策。
“追,不要让他跑了!”
王阳战第一个追了下去,他知道有三件极道帝兵在此,他很难得到什么,远不如毙掉叶凡,夺其圣物划算

“你纳命来!”
萧家的人也大吼,方才死了一位大能,全都拜叶凡所赐,自然不会放过。
然而,他们追出去后,叶凡早已踪迹渺然,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化龙篇古经,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了,倚仗
行字诀远遁而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五域震动,神祇念、不死树棺、太皇经、五色神冰、人皮、不死天皇……这些词成为
了世人议论的焦点。
叶凡离去,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晓,传出了各种版本,没人能说的清。
三件极道帝兵对决、神祇念磨灭、不死天皇的人皮出世……各种传言,难辨真假。
更有人说,太古的王都被惊动了,赶去索要不死天皇的人皮,九黎图、太皇剑、吞天罐差点一齐镇压而下

同一时间,东荒也发生了大事,太初古矿喷薄烟霞,持续了半个月之久,诸圣地全都赶去了。
这一次,北原、东荒都没有大势力赶来,皆因太初古矿发生了异动。
这天下要乱了,众人都觉得平静的岁月将被打破了,太古万族将出世,各种仙府洞开,世间禁地异常,这
都是某一种预兆。
外界,一片沸腾,世人议论纷纷。
半个月后,在中州堪与神朝并论的阴阳教发布告示,全天下追杀叶凡,但凡提供线索者,必有重赏。
然而,叶凡却根本不怕,在当天就站了出来,郑重警告两大势力,立刻取消必杀令,不然后果自负。
天下哗然,一个化龙秘境的小修士,可真是敢说话,对中州不朽的传承发出了警告,这到底有多么大的胆
子啊!
对此,阴阳教非常果决,必杀令连传六道,高手齐出,要揪出叶凡,将他抽魂镇压。
谁也没有想到,叶凡的反应更激烈,扬言要杀遍阴阳教年轻一代,让他们再也不敢选出圣子与圣女来。
且,除非将所有行走在外的年轻弟子都召回去,不然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全天下哗然,东荒的这个妖孽还真是成气候了,敢这样威胁中州一个不朽的传承。
“我能杀一个阴阳圣子,就能杀第二个,能杀一个阴阳圣女,还能继续杀!”
叶凡的叫嚣,传遍大半个中州,这是赤裸裸的揭短与威胁,但人们相信他可能真做的出。
没过几日,阴阳教上下震怒,祖师陵园让人给扒开好几个坟头,被贼光顾了…… 阴阳教的祖坟让
人给挖了,被贼光顾,这个乐子可太大了,惊掉一地下巴,许多人嘴角抽搐。
王阳战得到消息后,掀翻了桌子,一巴掌拍塌一片古殿,头发都倒竖了起来,鼻孔向外喷白烟。
这是哪个贼干的?实在太损了,见过穷凶极恶的没见过这么缺德的,掘坟盗墓,祸害祖坟,这谁受的了。
“肯定是那个胖子!”阴阳教主一下子想到了段德,想到了当日的种种。
他差点抓狂,原以为那个段胖子只是满口乱语,胡说八道呢,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极品,真动手了。
外界,一片哗然,不少人慕名而至,去阴阳教的陵园观看,气的该教许多名宿都差点杀人。
“别发火,看一眼就走!”
“滚!”
“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气大伤人,别动火啊。”
“滚!”
“这哥们可真是个能人啊,你们看那个盗洞,集纳大道神韵,气象非凡。”
“滚!”
……阴阳教的古陵园前,每天都有人慕名而来,守陵的人都骂骂咧咧,不胜其烦,几乎得了狂躁症。
许多人很不厚道,指指点点,尽说风凉话。
“这是谁做的,多少有点过了,让阴阳教情何以堪,你去偷活人的东西也行啊,盗人家祖宗的家当……”
不少人都无言了,实在想不出这是哪尊神干的,行事风格让人晕菜。
当然,更多的人在偷笑,这么一个极品,还真是缺德的有点可爱。
三天后,又有消息传来,萧家的祖坟也被人扒了,让几位大能暴跳如雷,满世界追杀喜欢打洞的人。
“还是人家阴阳教镇定,虽然被盗了,但也没这样沉不住气啊。”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贼太气人了,留字离去。”
人们惊讶的了解到一个事实,那个贼在扒开的坟头前刻写了一行字:抠门,连个像样的陪葬品都没有,比
阴阳教差远了。
这句话一流传出来,不仅萧家人抓狂,连阴阳教也受不了,满世界追杀,想要将段胖子给揪出来。
“绝对是那个死胖子!”
一群牙疼、肺腾、胃疼的人,一边嘬牙花子一边诅咒,但却也没辙,找不到人,动不了手。
说起来,他们对段胖子的恨,那真是“嗖嗖”的向上飙,简直快将他与叶凡并列了。
你大爷的,没见过这么报复人的,这是一群牙根痒痒的人的心语,想活剥了他。
的确,这一切都是段胖子做的,说到做到,一点都不带拖泥带水的。
这就是他的性情,从来都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且,报仇不隔夜,没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说法。
他连狠人的道场都光顾过,丢了九条命,将吞天魔盖都给挖出来了,还有什么古陵不敢盗呢?用段胖子自
己的话说,进萧家祖坟如履平地,根本算不了什么。
人们想到近来的一切,都觉得阴阳教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两个极品,一个偷坟掘墓,对付老的,另一个
更是发狠,扬言要杀他们的小的。
“刨坟那主已经消停了,估计出完气了,东荒那个妖孽肯定不能善了啊。”
“他胆大包天,与阴阳教对上了,不知会有怎样的风波呢。”
叶凡与阴阳教的恩怨早已传到了中州,绝不可能善了,他杀过该教不少人,圣子与圣女也就罢了,连副教
主都死在了万龙巢。
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不死不休,尤其是叶凡为圣体,阴阳教不可能让他成长起来,不然的话将来会压的
他们喘不过气来。
叶凡离开了仙府世界,曾以另一副面孔进入过庐城,见到萧家的人重新入主了。而后,他又去了荒庐,也
见到不少可疑的人,很显然在等他出现。
他并不惧怕,掌握有行字诀,天下皆可去,没有几人知晓他的速度到底有多快,这是他的一大底牌。
荒庐,有一位大帝晚年在此隐居,多半就是太皇,叶凡已经得到了化龙篇的古经,对此不是多么在意了。
他并未离去太远,在奇士府两千里外的一座绝崖上闭关,饿了吃松子,渴了和山泉,倒也很惬意。
“玉块碎了……”叶凡摸了摸下巴,这是黑皇给他刻的阵纹,可隔绝天机。
当初,人世间与地狱这两个远古杀手神朝围剿他,是因为他们有天机神算者,可推演其位置。
不久前,他渡劫时,其中三枚玉块碎了,当时悟道入神,忘记收起,只来得及护住六块。
叶凡琢磨,不知是否有人会因此而推算出他身在何方,若是有这样的高手,多半会有麻烦。
“这些天来,我日日悟道,这样枯坐关已无用了,他们若找上门来,我就与他们大战,正好磨练!”
一晃又过去了半个月,清风吹动,山崖上松涛阵阵,清泉叮咚,叶凡盘坐一株古松下,心神空灵。
这些日子以来,他默默体悟太皇经,体会到了一种博大精深,淬炼人体大龙,有多天造化之妙。
“难怪大夏的皇道龙气攻击力举世无双,跟化龙篇有莫大关联,这是很关键的一部分力量之源!”
人体大龙复活,配合皇道龙气运转,将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杀伤力,叶凡认真揣摩,他虽然只有这一秘境
的心法,并无那些攻击圣术,但是足够了。
因为,他有斗战圣诀,这一秘可以不断演化下去,没有尽头,只要他能够悟,可以不断接近斗战本源。
如今,太皇经化龙一卷到手,与其配合,可以说威势会更盛,攻击力会加大,因为都侧重攻伐!
“人体大龙复活,九次涅槃,一跃望仙……”
化龙这一秘境,很是不一般,叶凡每次入定,都会一动不动枯坐数日之久,时常会神游太虚外。
是的,这一秘境非常奇妙,他的神念化成一尊金色的小人,驾驭人体大龙冲入苍冥,而后俯视大地,呼啸
而过,见到了许多奇异的光与彩。
“那是游荡在天地间的魂魄吗?”他的神识在天穹中驾驭大龙而行时,惊疑不定。
“刷”
突然,一声龙吟动天,大龙俯冲而下,没入他的脊背中,而后一尊金色的小人坐入他的眉心内,叶凡心生
警兆,苏醒了过来,刷的睁开了眼睛。
远山,无声无息的出现一道身影,负手而立,正在以强大的神念扫视整片山脉,蔓延过每一寸空间。
“一位大能!”
叶凡心中一惊,他见过此人,乃是阴阳教的一位绝顶人物,竟寻到了此地,发现了他的踪迹。
“小孽畜,我看你往哪里走!”
很快,这位法力吓人的大能就发现了他,大袖一挥,呼的一声兜了下来。
叶凡横移千丈远,在山崖上留下一道残影,出现在另一座山巅上。
“哗”
大袖遮天,一下子将方才那座千丈山崖收入了袖子中,而相邻的几座山峰则崩塌。
叶凡变色,大能的道法果然可怕,法力一出,滔天卷地,可以轻易镇压与炼化天地万物。
“小辈,你还想走吗?”这位大能一步迈出,天地法则齐震,各种道纹交织,化成一条金光大道,铺展向
叶凡那里,大道通天术!
“刷”
他如一道流光一样,瞬息而至,五指齐张,五条粗大的黑线射出,在虚空中演化,成为一座乌光闪烁的牢
笼,落了下来。
“这就是大能的道行,他肉身不及我,但是法力滔天,演化法则,却可将我炼化掉。”
叶凡眸子中光芒幻灭,若非有行字诀,根本不能摆脱,他的步法如梦似幻,又横移出去数千丈远。
“你是如何寻到我的?”
“你真以为逃的了吗,今后天下再无你容身之地,我们请出了神算子的高足,无论你逃到哪里都可推演出
来!”
叶凡一怔,果然是因为黑皇给他的玉块碎了三枚的原因,无法隔断天机了,想到这里来他转身就走,不再
耽搁。
突然,又一只大手探来,比山岳还大,从荒脉中飞出,化成一座五行山,狠压而下。
“又一位大能!”
叶凡心头一跳,脚下步法繁复,如一颗流星一样从五行山下飞走,逃了出去。
“萧家的人也来了!”
两位大能,十几位太上长老级存在,从四面八方出现,围堵而来。
“你们追杀我一次,我灭你们一处人马!”叶凡留下这样一句话,左冲右突,几次险遭不测,但最终还是
消失在了青冥中。
“他的步法……”
两位大能杀机敛去,都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就在当日,消息传出,叶凡将萧家一处封地给挑了,将三位化龙第八变的高手一巴掌全部怕死。
两个时辰后,他闯入阴阳教的一处古城中,将化龙第九变的城主给灭了,扬长而去。
中州与东荒不同,各大教都是筑城蓄养龙气,成为修行净土,因此各大势力都掌握有古城,而非选什么灵
山大川。
“东荒的妖孽出手了,果然不一般啊!”
“两位大能去追杀他,都未能捉住,他转身就灭了两个大势力几位高手。”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阴阳教与萧家,两位大能、四位半步大能、还有八名太上长老不断追杀叶凡,共计
五次。
结果,都让他逃走了,并未能将其镇压,只有一次击伤了叶凡,让其吐出一口血来。
而后,叶凡凌厉反击,将阴阳教的五座城池给拔了,打成一片焦土,五位化龙九重天的人毙命。
同样,萧家的封地也有五处被夷为平地,寸草不生,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咝!”
消息一传出,很多人倒吸冷气,觉得叶凡真的成气候了,很有可能一直战到圣主去,走向大成之路!
要知道,这可是一位圣体啊,荒古后唯一打破诅咒的人,若举世皆敌,一路大战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超圣
主,跃神王,圣体大成。
叶凡被大能追杀多次后,渐渐发觉,黑皇给他的玉块,剩下的六枚还有作用,对方并不能精准的寻到,每
次都是以方圆两千里为范围搜索。
“圣体他活不成了,有神算子的高足推演,我教大能出动,亲自追杀,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阴阳教圣子,带领十八位年轻人走出奇士府,参与到了围剿叶凡的行动当中。
这位圣子,自然是新选出来的,阴阳教为了脸面问题,硬是以龙髓将他的修为提升到了化龙第四变。
要知道,圣子级别人物提升到这个境界相当恐怖了,因为他们可以跨几个小境界逆行伐上位者。
阴阳圣子在奇士府中拉拢了一批人,都是一方的翘楚,得悉叶凡出现在奇士府附近,一起去围杀。
有十八位年轻强者跟随,而这片地域还有阴阳教的大能出没,他自认为可以向撵狗一样追杀叶凡,一振声
势。
的确,不说那些大能,单论他与这十八名来自奇士府的年轻人杰,绝对就可以杀死任何一位同代人了。
山脉荒凉,草木稀疏,野兽嘶吼,此地距离奇士府四千里,阴阳教与萧家的强者正在搜索。
阴阳圣子与那十八位年轻人杰也赶到了,这些都是圣子级人物,各个实力非凡。
远处,一座绝悬崖上,叶凡双目如电,看到他们的口形,得悉了一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刷”
他一闪身,跃空而至,来到一座山峰上,挡住了这些人的去路。
“叶凡,叶遮天!”有人大叫。
“你们是来杀我的吗?”叶凡俯视下方,神色冷漠。
“不错,就是杀你的,像撵狗一样追着你杀!”阴阳圣子大喝,他不相信,叶凡可以一个人大战十八位奇
士府的翘楚。
他相信,年轻一代十八位圣子级人杰联手,同代中没有一人可以挡的住,要知道当中可是有妖孽级存在呢

“你可真是找了不少的人手啊!”叶凡并未在意。
“大家一起上,毙掉他,他身上有万物母气源根!”阴阳圣子眸子阴鸷,他相信只要杀死叶凡,他这个圣
子位置就牢固了。
“就凭你也想杀我!”叶凡眸光幻灭,他一步就踏了下来,一只大脚踩碎虚空。
“轰”
阴阳圣子冲天而起,张口吐出一片古宝,然而却发现一种大道气机锁定了他,别人还没有来得及相助,叶
凡就到了近前。
“砰!”
叶凡一脚就踏了下来,无比的凝实,力透虚空,踏碎几件古宝,穿透而至,将阴阳圣子双臂震断。
他从天而降,粉碎六件法宝,破灭一片法则,蹬在阴阳圣子的胸膛,一脚将他从天空中踏了下来,霸烈无
比,踩在了地上。
“噗”
阴阳圣子咳血,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一只大脚从天空中踏着他,一直踩到了地上,这是何等的霸气?但
却不属于他!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