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太皇两重劫——第五百九十五章 万劫

贡献者: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10-14 18:29:13 收藏数:0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这一次,叶凡真的没有想去坑人,天劫是顺气自然而来的,他并没有去刻意算计与引动。
不久前,他经历了八十一道远古天龙雷劫,这种天罚古今少有,让他一举突破到了化龙第一变的大圆满之
境。
而今,他手持菩提子、口含悟道茶叶,参悟太皇烙印下的天痕,原本就快迈入化龙第二变了,一朝突破!
天劫来的太突兀了,所有人都有些发懵,当明白发生了什么后,这些大人物坚决而果断,跟一群大白鹅下
水一样,噼里啪啦,一齐往万丈高台下跳。
“真是个王八蛋,在这个时候渡劫,想害死所有人吗?!”
“降下末日天劫,狠狠的劈死他吧!”
所有人都诅咒,但却无比的果决,每一个人都是头也不回的远去,坚定不移的往下跳,没有一点耽搁。
因为,不走的话可能连灰烬都留不下来,一个人渡劫,会连带其他人跟着渡劫,遭受与己身实力相对应的
天罚。
他们不可是一般的人,是一群绝顶圣主级大人物,每一个人所对应的天劫都大到无边,这么多人合在一起
渡劫,光想想就吓死人。
尤其是,此地有几件远古圣人的兵器,更有三件极道帝兵,若是将这些古兵牵引进来,很难想象会有多么
可怕。
若是一把帝兵对抗了天劫,那多半会降下来古之大帝级的灭世天罚,那样的话不要说是在场的人,就是这
片世界都要完蛋。
极道帝兵肯定无恙,它们早已随古之大帝一起度过劫难了,在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力量可以伤损它们。
可是,其他的人与仙府世界就不同了,必会毁灭,什么都剩不下,方圆十数万里都会成为劫灰。
“见过缺德的没见过这么缺德的,怎么在这个时候渡劫!”
“这个混账疯了吗,想自毁也不要拉上这么多人啊!”
所有人都给吓跑了,如同饺子下锅,唏哩哗啦的的从玉台上往下跳,神力被压制无法飞行,有些人被摔的
鼻青脸肿。
但是,他们根本不管不顾这些,撒丫子狂奔,顾不上所谓的绝世高手的风范了,全都亡命飞逃。
有人临走前想夺走神祇所留的棺椁,但却发现叶凡一屁股坐了进去,盘坐在太皇烙印下的道痕上,开始悟
道。
很多人气的牙根痒痒,谁也不敢将他一起带着跑,那样的话纯粹是将自己绑在了天劫上。
有绝顶大人物气愤不过,想要以远古圣人的兵器出手,将其毙掉,但上古吞天魔罐在沉浮,如古帝复生,
快压塌万古诸天了,所有人都只能退走。
“这个混帐小子,他的屁股怎么那么值钱,妈的,竟坐在了太皇烙印上,真是个天杀的!”
“这次没完,等他度过雷劫再说!”
人们尽管很不甘,但也只能飞逃。
“你可真是个祖宗,早不度劫晚不度劫,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老瞎子也不能镇定了,一边搓手一边翻白
眼。
“叶兄弟对不住,时间来不及了,你还是自己在这里渡劫吧。”段德一脚将古棺给踹了出去,远离吞天魔
罐。
“叶兄弟,给你这根圣人化道留下的圣骨防身吧。”野蛮人扔过去一根金色的臂骨。
而后,几人也逃之夭夭,不然的话让上古吞天魔罐在此经历天劫,麻烦就大了,这片世界连灰都剩不下。
“哗啦!”
在出离极道帝兵保护范围后,叶凡将一张古卷取了出来,晶莹闪烁,像是以日月精华铸炼而成,但却非常
柔软。
它呈四方形,边长能有一米五左右,铺展开来,上面偶尔有星辰一闪而没,轻灵而祥和,正是在狠人安息
之地——混沌龙巢中得到的仙珍。
至今,叶凡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眼下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以它抵抗此地的可怕威压。
早在太古年间,猴子的老父斗战圣皇就已收藏过它,而无尽岁月后又落入了狠人大帝的手中,肯定不是凡
品。
果然,这张星辰卷一出,立时抵挡住了不远处五色神冰中那张人皮溢出的绝世能量波动。
虽然这张古卷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但却可以隔绝外界不死天皇的人皮带来的影响。
“不是极道帝兵,像是一幅地图……”
叶凡大吃一惊,在不死天皇的气息流动过来、注入仙珍中后,上面出现了一些模糊的星域。
“轰!”
然而,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天劫降临了,铺天盖地向下打来,一瞬间将整座高台淹没了。
叶凡走出古棺,盘坐在旁,盯着棺底板上的印痕,眼睛一瞬不瞬,手中的菩提子滚烫无比,助他悟道。
口中含的神茶叶让他心中一片清宁,精气神高度集中,肌体与神识达到了一个天人合一的程度。
此时,他陷入了悟道境中,他真切的见到了太皇经!
古棺底部,一幅人形痕迹如复生了一样,像是万古前的人皇逆天归来。
在其背上,那条脊椎骨是一条大龙,昂首而鸣,栩栩如生,似贯穿了古今未来。
整幅图皆是道痕,但是叶凡只盯住了那条大龙,这才是他最需要的东西,对应化龙秘境的玄法。
就如同当年的西皇经一样,他只见到了五幅道痕,并没有一字一句,却记载了最为本源的心法。
眼前亦如是,这是一部古经,太皇晚年吹毛求疵,对其进行过改动,最终留在了棺中。
“轰!”
万丈雷海打下,叶凡岿然不动,沐浴雷劫中,参悟化龙卷的古经,无我无物,唯有一条大龙,心中一片空
灵。
电闪雷鸣,万丈雷海,白茫茫一片,而后又紫芒芒一片,随后又赤茫茫一片,各种颜色的雷光,爆闪个不
停。
远远望去,那里彻底被淹没了,这是一片天劫的海洋,可怖电海浩荡十方,摧毁一切。
那些大人物们站在远处,全都惊异莫名,一个化龙秘境的修士竟然引动来这么可怕的天劫,实在有些不可
思议。
“总算是没有远古圣人的兵器历劫,更没有极道帝兵参与当中,不然我等皆不复存在了!”
万丈玉台上,叶凡将鼎祭了出来,共同接受雷劫的洗礼,如此才能交织法则,演化成为圣兵。
不管外界是否有人可看穿雷海,他没的选择,只能如此,他想万物母气鼎进化,每次都要与他一起历劫才
行。
这一次,没有再出现八十一道恐怖的远古天龙,但也相当的可怕,各种巨大的闪电连续劈落,夹杂着混沌
天雷。
雷光霍霍,天地震动,光华烁空,万丈玉台若非古帝安息之地,早已被劈成碎渣了。
叶凡心神宁静,盯着棺底的大龙,双眼射出两道龙形光束,连接到了道痕上!
他的双眼一会儿迷蒙,一会儿空洞,一条天龙在盘舞,在其眼中幻灭了又新生。
到了最后,他的双眼中映照出两条大龙,再无其他,与此同时他的脊椎骨爆响,如龙吟动天。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数个时辰,天劫不断,叶凡极力抗衡,但却也在不断参悟古经。
“轰!”
最后一声雷响,天地间终于复归了清明,天劫停止了。
小境界的雷劫不如晋升大秘境时那么可怕,但是却也相当的骇人,且相比其他人的天劫来说大了很多倍。
远处,众人无不惊悚,眼见一切终止,所有人都向前扑去,想要重新登上万丈高台。
然而,朗朗乾坤再次降下雷暴,一片雷海重新将那里淹没了。
“轰……”
天劫又显,摧毁万物。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开始继续了?”
“天,这可真是一个妖孽,在上古年代也没有几个这样的人,他又晋升了一个境界,在连续渡劫!”
人们吃惊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叶凡竟是连渡两劫,让人震撼。
“刚才天劫停息时,你们见到了什么没有,那是万物母气鼎!”
“没错,那是万物母气源根,万重玄黄气垂落,这样说来他是东荒的那个小子?!”
……所有人都是一呆,而后醒悟,也唯有他才会有这样浩大的天劫降临。
“叶遮天……叶凡!”王阳战怒吼,怒发冲关,白须飞舞,阴阳教的圣子与圣女都被叶凡斩了,让这一无
上大教丢尽了颜面。
且,蟠桃盛会时,叶凡更是引动诸雄进入万龙巢,让他的继承者——阴阳副教主死于非命。
“东荒的叶凡……”萧云升眼中闪动厉色,拳头攥的嘎嘣嘎嘣响。
“原来是这个小子!”段德摸了摸鼻子,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一些往事,当然印象最深的是挨狗咬的旧事,
最后咕哝了一句,道:“妈的!”
叶凡参悟太皇经化龙篇,连度两重天劫,此时电闪雷鸣,但是他却很沉静。
这一次渡劫,他一下子晋升到了化龙第三变境界,实力暴涨,提升了一大截。
终于,又过了三个时辰,他将化龙篇烙印进脑海中,彻底悟道,让其成为了自己的玄法。
至此,他掌握了化龙秘境的最强经文!
“化龙第三变!”叶凡站了起来,心中澎湃,无比激动,他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强大力量。
天劫还未停止,不断劈落下来,打在他的身上,但却难以出现焦痕,倒是万物母气鼎上出现了很多纹络。
那是先天神纹,鼎交织出了自己的法则,演化出了万物母气鼎的道痕,这是一种蜕变。
叶凡的眉心处,一尊如神灵一样的金色小人盘膝而坐,宝相庄严,口中不断的吞吐雷光。
这是他眉心的金色小湖化形而成,成为人形,历经天劫,共同接受洗礼。
最终,金色小人张口一吸,将万物母气鼎吞了进去,随着他的呼吸而出入,无比的神秘。
鼎,缩小到了指节大小,但却更加璀璨了,随金色的小人吞纳而动,与叶凡不分彼此,合围一体。
雷光缭绕,不断淬炼金色小人还有那口小鼎,而叶凡的肉身更是雷海交融在了一起。
过了很久,叶凡才长出一口气,吐出万丈雷光,望向四方。
古棺并未被天雷劈碎,它无比的坚硬,因为它是以不死树刻成的,拥有不朽的特性。
“神祇念!”
叶凡心中一惊,他眸光扫向四野,发现了那尊魔,就站在万丈高台下,眼眸如刀,正在冷冷的看着他。
“他盯上我了……”
不过,叶凡转念一想冷笑了起来,此魔惧怕天劫,不然早已扑杀过来了。
他望向不远处的五色神冰,很想这宗仙珍取走,但是不死天皇的人皮气息太浓烈了,没有极道帝兵很难将
其收起。
也不知道过去多少万年了,在太古前的岁月至今,那张皮还有晶莹光泽,发丝呈紫色,很是油亮,人皮上
沾染的血液则五彩纷呈。
最后,叶凡抬头向更远处的山峦望去,那里有很多道人影,以他的神眼可以清晰的见到他们的表情。
王阳战脸色铁青,阴阳教的人皆杀机毕露,全都在死死的盯着此地。
此外,萧云升也在咬牙切齿,半步大能萧志更是无比怨毒,口中在诅咒。
叶凡甚至能够通过口形,洞悉那些人在说些什么。
“他竟然连度两重天劫,真是骇人,不过他活不成了,一旦下来,我要将他挫骨扬灰!”
“今天,我就是要扼杀天才,让他形神俱灭!”
“姓叶的小子,我要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骨!”
“将他点天灯!”
这就是阴阳教以及萧家的人的怨毒诅咒。
叶凡想了想,抱起棺材,带动着滔天雷劫向下冲去。
神祇念第一个感觉不对劲,从未见过有人渡劫还这么嚣张的乱跑,很快他明白了,这是冲他来的。
这尊魔第一个行动起来,撒丫子飞奔,没有了那种舍我其谁,君临天下的可怕雄姿。
他如此强大,要是度起天劫来,必将会惊天动地,这个世界都要被打穿。
接着,阴阳教、萧家的人也悚然,全都开始撒腿飞逃,其他人见状也都大呼不妙,立刻远遁。
“这个缺德的小子,引动雷劫劈我们来了!” 叶凡跳下万丈玉台,兜着那些人的屁股追了下去,
带动万丈雷海而动,谁见谁晕菜,全都拔腿飞奔。
天劫如汪洋,一望无垠,电芒闪烁,勾动九天,淹没大地,无比可怖,所过之处土石焦灼,山峰崩塌,声
震长空,耳骨将裂。
这是一幅末日一样的景象,茫茫一片,无穷无边,没有尽头,电海横扫一切,什么都不复存在。
叶凡所过之处,大地快速成为焦土,生机绝灭,没有什么可以留下来。
即便这片空间镇压神力,难以运转,但他也几乎足不沾地,如飞而行,快速追赶神祇念,雷光千万道,倾
泻而下。
如果在平日,别说是他,诸多大能一起上来都难逃一死,这是不死天皇的恶念化形而成,恐怖无比。
可是,面对天劫,这尊魔没有一点脾气,跟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撒腿狂奔,根本就不敢抵抗。
神祇念,传说是神灵的恶的一面的体现,本体死后才化生而出,难以磨灭。
然而,世间是否有神明根本不得而知,到了现在可以确信,古之大帝若是死后也可诞生出神祇念,眼下是
最好的证明。
不过,这种生灵早已忘记了前生,如今只是一种莫名的存在,空有强大的神能,但却是一尊名副其实的魔

如果是一个真正的人族,达到了这种强大的地步,完全可以掉头杀回来闯进雷劫中毙掉叶凡。
但是,偏偏神祇念不行,他纵然实力再强大无用。因为,他是逆天而生出的魔,是神灵或者古皇死后化生
出的,与天地大道相悖,不允许他存世。
若是平日还好,一旦出现天劫引火到他的身上,必然是万劫轰顶、大世界俱灭那种强大的雷罚。
只要他引动了天劫,根本没有一丝可能活下来,肯定会形神俱灭,因此见叶凡追来,他没有了往昔的霸气
,撒丫子逃遁。
远山,众人都驻足,见到这一幕都有些发怔,即便手持极道帝兵都不见得能够奈何神祇念,不曾想此时他
却被叶凡追着逃。
“我觉得来一尊远古圣人,都不一定能够镇压这个魔鬼,可是他却如此惧怕雷劫……”
“轰!”
天地暴动,雷光烁烁,摧枯拉朽,将一片山地炸平,成为了一片不毛之地,烟尘弥漫。
“嗷吼……”神祇念长啸,满头紫发乱舞,骇人之极,他愤怒无比。
“砰!”
他徒手裂天,划出一道长达三十几里的空间大裂缝,隔断了后路,想要挡住叶凡的追赶。
远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这仅是随后一划啊,就有如此可怕的威能,在场的人上去绝对会被一击毙掉。
“轰隆隆……”
叶凡紧追不舍,因为他也没有办法,现在不干掉神祇念,他多半就必死无疑了。
这个魔鬼早已锁定了他,在其渡劫时死死的盯着那张从混沌龙巢中得来的古卷,眼中的贪欲是不加掩饰的

叶凡不仅运转行字诀,而且将皆字秘触发了,十倍提升极限速度,但是依然追不上这个魔鬼。他心中悚然
,真不知道这尊魔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不过,就在这时天地有感,竟从他的雷劫中分化出一小部分,径直劈向神祇念。
“轰……”
“嗷吼……”
雷声不绝,天地震动,魔鬼怒吼,他秉承至阴之气而生,是古之大帝的恶念显化,最怕天劫临身。
“哧啦!”
这尊魔鬼身上冒起轻烟,像是冰雪消融一样,哧哧冒至阴之气,他亡魂皆冒,生怕惹来自己的天劫。
远处的山峦上,众人瞠目结舌,好半天都无语,叶凡就撵死狗一样追神祇念,若是平日谁敢对这样的魔鬼
动手?纵然是有一万条命都不够杀。
“吼……”
神祇念一声大吼,凭空跃万丈,此地即便镇封了,也不能阻挡他的无上伟力,一下子就来到了高台上。
因为,此时他感觉到了末日危机,天地大道似乎觉察到了他的存在,天罚即将降临。
“刷!”
他化成一道乌光,一下子就冲到了五色坚冰前,跪伏在地,对着那张人皮叩首,他仅是从不死天皇的肉身
中化出的一缕至阴恶念,深知原本的主体有多么可怕!
“轰!”
天地被淹没了,万劫轰顶,从天而降,将高台笼罩,现在根本没有单一的闪电之说!
那是一道通天之光,从永恒未知处降落下来,贯通了天上地下、古今未来,摧毁一切!
“天啊,万劫临顶,毁灭神祇念的惊世雷劫出现了!”
“真是恐怖,这种雷光熔炼为一体,远古圣人来了都要胆寒,当世还有谁可以挡住吗?”
人们皆惊呼,这种天地大劫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未发生过了,他们只是在古籍记载中见到过。
大音希声!
万劫降世,却没有什么声音,唯有无穷的毁灭之力,要将这个世界都打碎。
“坏了,这个小子惹大祸了,他引动了这么大的雷劫,即便劈死神祇念,但是这片小世界也要崩溃!”
“呜呜……”
雷声终于传出了,竟然如裂天一样,发出轰鸣,万劫临世,许多人都骇然,竟见到了成片的天阙,且有人
形生物降落。
远处,叶凡心中一惊,他上次对抗八十一条远古天龙时,亦见到了古天庭虚影,不曾想今日天地又一次显
化,镇压神祇念。
“嗷吼……”
万丈高台上,神祇念大吼,充满了不甘与愤怒,身体被雷光打的不断抖动,变得虚淡。
“那是……”
突然,众人吃惊,神祇念跪在五色坚冰前,不断叩首,那里面的人皮竟流动出诡异的光华。
“死去无尽岁月了,最起码有上百万之久了,一张人皮还有大道法则流转,这太可怖了!”
最终,神祇念虔诚地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将封有人皮的五色神冰高举在头顶上方。
“什么,万劫天罚在退却!”
“这……就是不死天皇的威势吗?可号令天地,即便死去这么久了,一张人皮还有如此威力!”
所有人都变色,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很难想象他生前会多么强大,难怪太古万族将其视为超越神灵的存
在。
不过,即便是这么短暂的一瞬间,神祇念依然被打的差点形神俱灭,身体破败不堪,随时会散掉。
万劫天罚消失了,那里渐渐恢复清宁。
“这就是古之大帝的威能啊,不走到那一步,永远也不知道那些古皇与大帝有多么可怕!”
另一边,还在电闪雷鸣,叶凡的天劫还没有过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雷劫比万劫天罚看起来声势浩大
很多倍。
因为,他扫平了一片又一片的山峰,所过之处,尽成焦土,天地间到处是雷光,而万劫天罚刚一出现就消
退了。
“这个王八蛋冲着我们来了!”
远处,众人惊怒,叶凡带动无穷雷霆,化成一片炽电的海洋冲了过来。
叶凡估摸着时间快过去了,现在可不能浪费一点光阴,他要借助电雷杀出去,不然被一帮绝顶人物堵在这
里,凶多吉少。
“拦住他,天罚快消退了,不能让他带走神灵的棺椁!”
“古之大帝留下了一部古经,就在棺底上,一定要截下他!”
“其心可诛,引动天劫祸乱神土,当杀了他!”
“他身上有万物母气鼎,那等若极道帝兵的粗胚,为无价神物。”
……许多人在躲避,但是阴阳极还有萧家的人却在极力挑唆与怂恿,让人们阻挡叶凡的步法。
“哼!”
叶凡冷哼了一声,距离太远听不到,但是他生有神眼,见到了他们的口形,对这两族人生恨。
“轰!”
他头顶一望无垠的电海,笔直的冲向阴阳教与萧家,都到这种境地了对方还想灭他呢,他也没什么好客气
的。
远离万丈玉台,横渡过那条太阴河,许多人都可以初步飞行了,但是叶凡依然追了上去,行字诀天下无双

“这个混账追过来了!”
纵然身为大能也变了颜色,更何况这外部地域还有一些半步大能等候,更有不少太上长老眺望。
叶凡首先冲萧家追了过去,萧云升还有萧志那是明言要对他抽筋扒皮的,此时他很想一举毙掉这些人。
“莫要惊慌,都到我这里来!”王阳战开口,头上垂落下红、黑两气,一枚古镜沉浮,镇压这片小世界。
“他的天劫快过去了,我以这残损的远古圣人兵器足以攻杀进去。”王阳战传声道,这是一种威慑,其实
他心中还是无底。
所有人都聚拢向阴阳教主,躲避杀星,当被红、黑二气护住后,众人皆长出了一口气。
“天劫过去后,活劈了他!”众人咬牙。
“夺走他的万物母气鼎,将他做成火把,点天灯!”萧云升咆哮,他双臂被叶凡打成了肉酱,虽然一念再
生,但却是一种耻辱。
“我将他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抽出来,慢慢的敲碎!”萧志亦怨怒,他身为半步大能,也吃了大亏。
然而,叶凡怡然不惧,径直向王阳战冲去,杀向这些人。
“他的雷劫不是快熄灭了,怎么还敢过来?”
这时,叶凡眉心前,那尊金色的小人张口一吸,无穷雷光被吞了进去,如此对抗,天劫又猛烈了不少。
“轰!”
王阳战心头剧跳,一下子皱起了眉头,而后……跑了,如飞而去,没有敢祭出残破的圣人兵器,生怕沾惹
上天劫。
众人一怔,这个活化石……竟然逃了!不敢让远古圣人的兵器历劫。
阴阳教另外几位大能还有一些太上长老,以及萧家的人也是立刻狂奔,然而叶凡的速度太快了,行字诀运
转到极致后,触发了皆字秘。
他本已经具有极尽速度,又快了十倍,瞬间就追了上去,这些人不是神祇念,根本不可能甩掉他。
“轰!”
雷海降临,不少人遭雷劈!
但却不敢拼死抵抗,怕惹来自己的天劫,只是被动的防御。
叶凡重点盯住了萧云升还有萧志,追着他们不放,而在这个过程中,阴阳教数位太上长老终于是引动了自
己的天劫。
“啊……”
惨叫传来,他们一生都没有经历过雷罚,这是妖孽资质的人的专属劫难,此时对抗太上级天罚,竟然难以
承受。
卷入当中的三人,时间不长就被劈成了灰烬,阴阳教三位太上长老死于非命。
“萧志你哪里走!”
叶凡追了上来,在雷劫中持万殇弓射了一箭,当场引动一片雷光冲了过去。
“啊……”
萧志对抗,触发了自己的雷劫,那是属于半步大能级别的天罚,相当的猛烈,他虽然在竭尽所能抗衡。
但是,终究不能抵住,时间不长,“砰”的一声,他半边肩膀被劈裂,白骨茬森森,血肉焦灼,可怖无比

“轰!”
雷光再降,萧志坚持不住,胸骨被劈裂,五脏都被震了出来,一片焦黑,惨叫连连。
“啊……姓叶的小子,我饶不了你!”
“轰!”
又一道大天劫降落,半步大能萧志的身子被活生生劈断了,骨头都焦黑了,但是还未断气。
“你不是要活刮了我吗?”叶凡没有一点怜悯。
“啊……”
“轰!”
五重雷劫同时降临,轰在了萧志的头顶上方,他的头颅顿时崩裂了,五雷轰顶而亡!
最后,萧志只剩下一段焦炭,彻底的死于非命。
远处,众人倒吸冷气,这就是恐怕的雷劫,天道无情,毁灭一切。
一般的修士根本没有渡劫一说,至死也不会遭遇天劫,只有极少数杰出之辈才会有劫难。
而今,从未渡劫的人,亲身经历天罚,这是一种无比可怕的事情,让不少人胆寒。
“萧志……”萧太师眼睛都红了,煞气冲天,盯着远处的叶凡。
此时,叶凡正在追逐萧云升,这个人屡次责难、想要毙掉他,到了现在他自然不会放过。
“脑袋被门挤扁的那个家伙,你给我站住!”
萧云升听到这句话,气的差点吐血,在万丈高台上他以为可以碾死叶凡,结果却让对方将他的额骨给踩瘪
了。
此时,叶凡如此叫号,可谓打人打脸、骂人揭短,气的萧云升青筋暴跳,怒发冲冠。
“脑袋被门挤扁的那个家伙你听到没有,我说你呢!”
“小杂种!”萧云升七窍生烟,从鼻子向外喷火,若没有天劫,肯定会冲过去,活刮了对方。
“这就是东荒的那个妖孽啊!”
“叶遮天,叶凡,是同一个人,为当世圣体!”
远处,所有人都惊叹,一个化龙秘境的修士兜着一位大能的屁股追杀,这可真算是一种奇观。
“完了,萧云升活不成了,他被雷劫追上了!”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