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贡献者:欢囍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1-07-22 20:38:10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我扎的纸人和平时看到的不一样,男童提灯,女童奉茶,而且男童是站着的,女童则是单膝跪倒在棺材旁。
它们两个手里的东西可都是真的,灯笼就是白纸糊的纸灯笼,茶杯就是喝茶的杯子,里边有一盏香茶。
看我想的这么周到,嫂子笑着朝我点了点头,我没说什么,就去忙活其他的事了,一直等到半夜的时候,我让嫂子
先进去休息,毕竟还有孩子要带,我则和柳辰在灵棚里守灵。
其实这里没有柳辰什么事儿,不过据他说和表哥是好兄弟,而且还是因为没有把表哥救回来于心不忍,所以留下守
灵,怕我晚上寂寞,陪我聊聊天。
不过这在我看来,他不过是出于心虚,正好他在这里,今晚就要弄明白其中的原委!
大概到了夜里十二点左右,院子里静了下来,帮忙的都回去睡觉了,嫂子也哄着孩子睡着了,就剩下我和柳辰有一
搭无一搭地聊着天儿,这小子试探了我几次,见我话里没有疑心表哥的死因才放了心,渐渐的也困了,趴在草席上
睡了过去。
我心里冷笑一声,抽出三支香点燃,插在表哥棺材前的香炉里,然后用手在童男童女的脖子上摸了摸,从上边抽出
来两根极细的白线!
我把这两根白线轻轻地绑那三支香上边,在最中间那支上打了个结。
我回头看了看柳辰,那小子睡得正香,于是不再管他,慢慢地退到了灵棚外边!
在我刚刚退出灵棚的瞬间,只听呼的一声,灵棚里突然毫无征兆地刮起一股旋风,虽然不大,可把铁盆里烧纸钱的
火苗给卷起了老高,整个灵棚顿时显得阴森恐怖了起来。
柳辰还是死猪一样睡着,不过那两个纸人却有了变化,准确的说是它们手里的东西有了变化。别看蜡烛在纸灯笼里
,可现在还是晃动了起来,火苗也越来越小,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制下去了一样。
另一边茶杯里的茶远远看去竟然开始变黑了,看上去无比诡异!
这还都不算什么,那两个纸人的脸一点点地朝向了趴在草席上的柳辰,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愤怒了起来,更诡异的是
,那三炷香燃烧的速度非常慢,香头上缠饶了一道黑气,虽然很淡,可却让香头忽明忽暗了起来。
“果然是他,你们两个奸夫淫妇,害得我表哥死后怨气不散!”我看了眼前的场景顿时心头火起,狠狠地瞪着柳辰
想道。
“啪!”就在这个时候,女童手里的茶杯突然掉在了地上,黑乎乎的茶水散落了一滴,纸灯笼里的蜡烛也熄灭了,
三支香同时崩断,灵棚里突然吹出去一股阴风……
“怎么回事儿!”刚才的响动吓了柳辰一跳,这家伙一下子从草席上跳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才发现是茶杯掉了,这
才长出了口气,不过还是被阴风吹地打了个哆嗦。
“张鹤……张鹤你快来看呀,这俩纸人怎么看着我呢!”柳辰终于看到了那两个纸人的表情,吓得大声喊道。
我走进去轻笑了一声说道:“谁让你站在那了,往旁边闪闪不就行了!”
听了我的话以后柳辰赶紧跑到一旁,那两个纸人还在看着刚才他站着的地方,这下看起来不那么恐怖了,柳辰这才
长出了口气:“看你弄出来的这俩鬼东西,吓死我了,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休息!”
这家伙可能是惊魂未定,不愿意在这里守着表哥了,于是想回家。
我点点头没说话,坐在草席上继续守灵,柳辰转身快步走了出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的恨
意难以平复,可是我又不能莽撞,一来死无对证,二来真要争吵起来不会有人帮着我的,他是这个村子的大夫,嫂
子也会帮着他说话,到最后我只能是自找没趣,所以一定要找个稳妥的办法将他们两个绳之于法!
就这样我一边守灵一边坐在草席上琢磨,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表哥的尸体陪着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慢慢地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我不经意间朝棺材扫了一眼,结果大吃一
惊,因为棺材盖居然开了一道缝!
一瞬间,我感觉后背开始发麻,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在这种场合和时间,怎么可能有人去推棺材盖。
再说了,如果有什么动静的话,我应该能听到才对,可是我却一点儿都没察觉。
我赶忙强忍着心里的震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棺材前看了看,没错,确实是被人推开的,而且还是不小的一道缝,
从外边借助灯光还能看到表哥的胳膊!
“不对,怎么是红色的!”我看到表哥胳膊上的衣服颜色竟然不一样了,原本他身上应该穿着藏蓝色的寿衣才对,
可现在看上去竟然是红色的,而且还是那种亮红色……和我袋子里的彩纸一样……
我赶忙用力推了推棺材盖,把表哥的上半身给漏了出来,结果我往他身上一看,两条腿立马软了,原来他身上的寿
衣早就不知去向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件用彩纸扎成的红袍!
红袍绿袄可是给纸人穿的,现在竟然无缘无故地穿在了表哥身上,而且表哥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一看就知道糊了
一层彩纸,尽管手艺很好,和表哥的脸几乎一模一样,可现在看上去让我后背直冒凉气。我能确认里边躺着的就是
表哥,绝对不是纸人,因为他裸露出来的手上并没有糊上彩纸,我清楚的记得表哥手背上的伤疤和这具尸体上的一
模一样。
“这不是老爹的手艺,和我家那个纸人身上穿着的红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到底是谁呢!”我越想越感觉后怕,
越后怕就越不明白,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表哥胸口上放着一个铜钱,铜钱上还连着一根红线,而且还被他攥在了
自己的手里,这样扎纸人的方法我可不会,也从来没听老爹说过……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