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0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11:44 收藏数:3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我明天要回去了,”他说,“是明早的航班。”
她把戒指放到桌上:“我也该回去了。”
周生辰早就说过,这次在不莱梅只会留一周,她只是不知道具体离开的日期和航班而已,所以听他这么说也不觉意
外,只是有些舍不得。
时宜从没掩饰过对他的依恋。
他也看得出:“这次会议已经结束。但我稍后需要出门处理一些私事,大概晚饭时间会回来。”
“一起去吧?”她征询问他,“我不会干扰你做事情的。”
只是想尽可能多的时间和他一起,哪怕是坐在车里等他。
他略微思考了会儿:“好,你告诉林叔喜欢看什么书,我让他准备一些在车里。”
她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拿来桌上的便签纸,用铅笔随手写了几个名字,都是想看而没买到的书。她的字很漂亮,甚
至可以说极有风骨,周生辰拿过来,有些意外地仔细看了会儿:“你的字,应该不会比刘世伯的差。”他说的上次
她作画时,给她题字的那位世伯。
她笑一笑,倒是不否认。
毕竟师从于曾经的他,总有些骄傲在。
他把林叔唤来,递出纸笺,吩咐准备这些书给时宜下午读。等林叔退出房间,周生辰才认真看她:“时宜,很抱歉
,我们虽然已经是夫妻关系,却连你的字迹都不了解。等这次事情彻底结束,我会空出很长一段时间,让我们彼此
了解。”
这个人,总在匪夷所思的地方认真。
她笑,看了眼桌上多余的那枚戒指。
周生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从外衣的内侧拿出钱夹,将这枚戒指放了进去:“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两个人稍作休息,很快离开酒店。
车内果然备好了她喜好的书,周生辰抵达目的地,下车前征询她的意见,是留在车内等他,还是一起上去找个休息
的地方。她侧靠在那里,想了会儿说:“你会去很久吗?”
“不会,”周生辰把外衣脱下来,放在她手侧,“最多半小时。”
他时间观念极重,说是半小时就一定不会超过。
“我在车里等你好了,”她扬了扬手里的书,“还能看半小时的书,否则和你上去,都是不认识的人……其实我挺
不喜欢见陌生人的。”
“发现了,”他笑,凑过来低声说,“你会脸红。”
她睁大眼睛:“真的?”
“真的。”
他笑著下车,把她留给了林叔。
不过从周生辰离开后,林叔也离开了驾驶位,立在车子靠前的位置。
这幢大厦的停车场在三层,视野开阔,她扫了眼,只觉得林叔是考虑到她的身份,才没有和她一同坐在车内。她低
头继续翻看这本书,野史奇说,百千年流传下来的故事,写的人文笔不错,凄烈处令人动容,慷慨处也自然让人心
潮澎湃。
字字句句延展开,几十年几十年地掠过。
直到,出现他的名字。
简单的白纸铅字,寥寥十几行,她却盯了足足七八分钟,不敢看下去。
心脏撞击着胸口,沉闷而又紧张的声音,就在耳畔。
她不是没有找过关于那些半梦似醒的记忆,可大多数句带过,身为逆臣贼子,无人会为他撰书立说。他一生风华,
在数千年的历史里竟毫无存在感。
她靠在那里,过了许久,终于逐字逐句地读完了这段野史。
后人著说,大多下笔过狠。
笔者将他描述为少年掌兵,权倾朝野的佞臣,言之凿凿,仿佛自己所写的才是历史真相。时宜沉默了会儿,把这页
纸撕下来,撕成碎片,放到了长裤的口袋里。
她没了再看书的心思。
把书放到手边,看到他下车前脱下来的外衣。
忍不住就伸出手,摸了摸,手指顺着衣衫的袖口,轻轻地滑了个圈。只是如此,就已经脸颊发热,像是碰到了他的
手腕。
他曾经的“不负天下”,到最后都被淹没。
而现在他想要做的事,在数百数千年后,或许连记载都没有。
他的抱负,他的慈悲,他的所作所为,能懂的有几人?
她脑子有些乱,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休息,让心静下来。
就在眼眸合上,黑暗降临的一瞬,忽然传来了刺耳的枪声,猛烈连续。时宜猛地睁开眼,不敢置信地从后车窗看出
去,看到有四个人完全没有任何蒙面遮掩,举着手臂在射击,目标虽然不是这里,但枪声击碎车窗、车身的声响都
完全真实。
“时宜小姐,”身后林叔已经迅速打开车门,“不要动,就坐在车里。”
她反应不及,已经有四辆车急刹在车前,挡住她的视线。
那些纷纷走下来的人,都静默立着,护住时宜这辆车。那些远处的枪击和跑动尖叫的人,都像是和这里没有关系。
仍旧有枪声,她再看不到画面。
手控制不住抖着,紧紧攥住身边他的衣服。
完全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只能记住林叔的话,不要动。
很快,枪声就平静了。
可是那些护着她的车和人都没有动,她不敢眨眼,纵然什么都看不到,也紧紧盯着刚才看到的方向,慢慢地告诉自
己,时宜你要冷静,冷静……
忽然,车门被打开。
她猛地抱住他的衣服,惊恐地看着车门。
“时宜。”
周生辰在叫她。
她想答应,张了张嘴巴,没发出声音。
“时宜,”他再次叫她,声音有些轻,人也跟着坐进车里,“没事情,什么也没有,不要害怕,完全没有任何危险
。”这是他头次说话,完全失去条理,只是拣最能让她安心的话,一句句告诉她没有危险。
刻意温柔的声音,不断安慰着她。
周生辰攥住她的手,把自己的衣服拿开,把她的两只手都攥在自己手心里:“和我说句话,时宜,叫我的名字。”
“周生辰……”她听他的话,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继续叫我的名字。”
“周生辰……”
“继续叫。”
“周生辰。”
他的声音,引导她忘记突如其来的枪战。
那些尖锐的,残酷的子弹射击声,都慢慢在他和她的对话中退散。周生辰的手心有些薄汗,温热有力,紧紧攥着她
的手,甚至有些太过用力。
可也就是因为他攥的用力,手被挤压的痛感,让时宜渐渐恢复了镇定。
“好些了吗?”他低声问。
“嗯,”她勉强笑笑,“对不起,我真的从没遇到过……”
包括前世,她也从未有真正见过冷兵器的厮杀,还有死尸。
“没关系,你的反应很正常,”他用右手,把她的长发捋到耳后,手指碰到她的脸,竟然摸到了一些汗,“没有人
是不怕枪战的。”
除了影视剧,这还是她初次遇到这样的场面。
可是他却很镇定。
时宜看得出来,他没有任何恐惧感,更多的是对她的担心。
繁华地段的枪战,很快引来了警察,一辆又一辆的车不断开入停车场。周生辰不愿让她再留在这里,在警察封锁停
车场时,他们一行很快就获得特许,离开了这个地方。时宜坐在车里,不自主地用眼睛去搜寻刚才发生枪战的地方

有车窗破碎,玻璃乱了一地。
有西方容貌的路人,在警察的安排下等待着询问。
他们的车离开的很突兀,自然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包括那些警察也有些投来奇怪的目光。她知道他们不可能透过
车窗看到自己,仍旧避开来,余光看到周生辰在看着自己。她回头,笑了笑,轻声说:“我好多了,别担心。”
周生辰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回去好好睡一觉。”
时宜应了。
她忽然很怕,如果自己或是他在刚才被流弹击中,来不及抢救,会不会真就再次分开了?这种情绪,盘旋心头,始
终难以消散。
周生辰似乎也是顾忌了,没有和她在外用餐,而是让人把饭菜准备在房间里。
银制的筷子握在手里,稍嫌冰凉,她心神不宁,周生辰也看得出她没什么胃口,倒也不劝她多吃,很快让人撤去饭
菜,给她准备了些茶点。
林叔在饭菜撤走后入内,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时宜很识相地回避开,到卧室换身随便的衣服,却在脱下外衣时,抖
落了一些细小的碎纸。
是下午曾撕了那页书。
因为当时没有地方扔这些碎纸,她只是随手放入了长裤的口袋里,现在伸手进去,真是一手的纸屑。时宜怕被他看
到,把长裤拿到洗手间,彻底翻过口袋,把所有的碎纸都抖落在马桶,冲了个干净。
再走出去时,周生辰已经走进来。
“怎么拿着裤子?”他有些疑惑。
“没什么,怕你进来,就在浴室换的衣服。”
他微微展颜:“怕我进来?”
声音隐有揶揄。
时宜听得出,却没有玩笑应对。她把长裤放到沙发上,转过身时,周生辰已经走到很近的距离:“还在想刚才的事
情?”
“嗯。”
“是个意外,”他简短解释,“那个大厦是个大的华人市场,里边的商铺长期雇佣两家物流公司,这次是两家公司
起了纷争。你知道,物流是暴力行业,各个公司相互的纠纷在世界各地都很严重,暴力解决的也很多,我们只是碰
巧遇到了。”
她点点头,接受他的解释。
然后两个人都安静了。
他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却很容易就失去。
不管是他的身份,还是刚才那场意外让她认识到的生命脆弱,都让她很不安。
周生辰看出她的情绪,还想说什么,她已经轻轻握住他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另外的手,攥住他衬衫的边沿,很快凑
上来,吻住他。
她紧紧闭上眼睛,感觉他搂住自己的腰,回吻着自己。
不管曾有多少次的亲密,她总能在两个人亲近时,心跳急速,呼吸难以为继。
过了许久,她才松开他的手,去试着解他的衬衫。
周生辰感觉到了,轻声问:“想做什么?”
“周生辰,”她也轻声说,“我长得很好看,对不对?是不是在你认识的人里,算是很好看的……或者会有比我更
美的,但是……”
“没有,没有比你更好看的女人,”他笑,“以前读历史,最不相信的就是美人计。不过遇到你之后,我倒是信了
。”
他说的隐晦,形容却很夸张。
她知道自己长得好,却还没有到如此夸张的地步。可纵然是个姿色平庸的女人,有最爱的人这么夸奖,都会觉得很
美好。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之所以如此动人心魄,重点并非是你被比拟为西施,而是认为你最美的人是你的“有
情人”。
时宜轻轻呼出口气:“所以,我不会配不上你,对不对?”
“不会,”他低声告诉她,“你可以满足一个男人的所有虚荣心。”
她抿起嘴,隐晦笑著。
继续去解他的衬衫。
周生辰没有再问她,也没有阻止,只是在她有些紧张的动作里,低下头,去亲吻她。
他记得,
在那些过往历史中,美人计是亡国之计,却有人甘愿倾国倾城。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