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1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11:13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时宜临时换了晚上的航班,周生辰把她送到飞机场。
他让身边人离开,两个人站在安检口,话倒是格外少。
“我想起第一次遇见你,”时宜看了眼安检门内,“你拿着电脑和证件,其余什么都没有,可是却被要求重新安检
。”
“是第一次,”他说,“我第一次被要求重新安检。”
第一次吗?她想起他看自己的第一眼。
是因为自己太过露骨地盯着他。
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她知道差不多要走了,用食指勾住他的手,轻轻搭住:“我走了。”
她舍不得他,可还是要很懂事地离开。
周生辰嗯了声,看了看她,忽然说:“口渴吗?”
“有一点儿。”她舔了下嘴唇,有些微微发干。
刚才来的路途中,只顾得和他说话,忘记了喝水。
她想说没关系,过了安检随便买些就可以。可没等开口,周生辰已经示意她稍等,转身去买了瓶水来,拧开递给她
。时宜有些意外,喝了两口又觉得浪费:“其实我可以进去买的,这样喝两口又不能带进去,浪费了。”
“没关系,我带走路上喝。”
两个人最后的对话,竟然是不要浪费半瓶矿泉水。
时宜后来登机了,想到刚才这件事,仍旧觉得好笑。
夜航很安静。
她很快就有了困意,渐渐又回想起,那场刚才开始就结束的旖旎情事。她记得,他如何替她穿好衣服,问她,为什
么忽然这么焦虑?聪明如此的人,轻易就看出她的反常,她想要匆匆落实关系,害怕有任何变故的焦虑和恐慌。
她没有回答他。
如果说“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会显得太煽情,或是矫情。
或者又会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她想了会儿,听到身边两个人在轻声说着白日的枪战,内容和周生辰的解释相似。只不过落到两个欧美人口中,又
是另外的视角,无外乎那个大楼是华人市场,经常会被临近的人举报有“中国黑手党”,什么“福建帮”之类的。
说的神乎其神,仿佛华人就是这个城市最不稳定的存在……
描述者不经求证,却说的逼真。
她在低语的英文中,想起了周生辰和他的朋友梅行。在数百年家族文化熏陶后,那两双漆黑的眼睛,同样是波澜不
惊。只不过梅行更像魏晋时的人,追求随心随行,而他时宜想到他,心很快软化下来。
她无法用一字一句,一个时代的特征来形容他。
她的假期结束,立刻进入了高压的工作状态。
美霖将大赛总决赛,定在了乌镇新建的西栅,也算是和新建的景区合作。这个新建的景区和老旧的那个东栅相比,
一切都显得簇新,却也能看出商业化的痕迹。
幸好,景区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
她作为主办方的人员,有提前进入的权力,宏晓誉听说了,也顺水推舟地要来一起闲住。这种江南水乡在夜晚很美
,又没有多余的游客,这种机会简直可遇不可求。
宏晓誉电话里,隐约提到自己的新男朋友。
时宜没有多想什么,让美霖多留了一间房给他们。
两个人来的迟了,到傍晚时分才到这里。
时宜站在景区入口处等他们。远远看着宏晓誉背着相机,走在一个男人身边,有说有笑的,那个男人长得周正,眉
目很英气。
时宜匆匆从他面上扫过,宏晓誉已经看到她,快步跑过来:“你说,我见你一次真不容易,明明都住在上海,可这
两个月你总行踪不定的,最后竟然是在上海周边相会。哎,不是我说,时宜大美人,你这个人重色轻友的程度,绝
对可以载入史册了。”
“你可以等两三天,我就回上海了,”她懒得理宏晓誉的调侃,低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和他有实质
发展,才以我为借口,来这里的。”
宏晓誉瞥了她一眼,为两人做了简短介绍。
那个人的职业和宏晓誉相似,只不过一个是新闻记者,一个是摄影记者。
可时宜总觉得这个人,骨子里掩不住一些凌厉。
她直觉向来很准,不免在三人一路走入景区,闲聊中,仔细打量了这人几次。不过后来听宏晓誉说起他战地记者的
身份,也就释然了。
她记住他的名字叫杜风。
公司来了一些人,都是绝美的声音。
宏晓誉平时不太有机会见到这些人,这次因为时宜的关系,终于见了个便,大家都是很随和的人,时宜介绍时也随
便了些。大多都是说,这个就是xx纪录片的旁白,这个就是某某热播剧的男一号,女一号……
宏晓誉不停意外地,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但是那个杜风,时不时总笑着,大多是笑宏晓誉的大惊小怪。
“这种水乡,大多都有故事在里边,”美霖用手捏着螺壳,笑著看D Wang,“我记得上次你给我讲西塘的事
?就是经常有人住在那里,就会走失几个小时?再回来……”
D Wang摇头,打断她:“时宜胆子小,不要晚上讲这些。”
他说的自然。
可是这里很多人,都知道他和时宜的事,有的笑得别有深意,有些已经开起玩笑。这种善意玩笑很常见,无伤大雅

时宜为免他太尴尬,只是笑,倒没有多排斥。
宏晓誉从没见过D Wang,倒是很好奇,低声问她:“他怎么知道你胆子小?”
时宜轻声说:“我经常半夜录音,每次都要等人一起,才敢坐电梯下楼,合作久了的人都知道,很正常啊。”
“不对,不正常,”宏晓誉眯起眼睛,“非常不正常。”
时宜轻捏了下她的手背:“不许八卦了。”
“那最后一句,”宏晓誉好奇问她,“你那个老公知道有人喜欢你,会不会吃醋?”
会不会吃醋?
时宜倒是对这个问题很没底气。
她想,周生辰是喜欢自己的,有多喜欢?她心里没有底。
所以才会焦虑吧?就像在不莱梅。
“你不会连这点儿自信没有吧?”宏晓誉蹙眉,“所以我说,嫁人还是要爱自己多一些,我眼看你怎么喜欢他,怎
么开始,甚至莫名其妙没有任何仪式就结婚了。你太上心了,明明自己是传世珍宝,偏就当地摊珍珠卖了……”
时宜忍不住笑:“都什么比喻?”
“本来就是……”
“嘘,”时宜拿起手机,轻声说,“我要出去接电话了。”
她起身,走出去。
这里是老式的木质小楼,他们吃饭的地方是临河的二层,排列着七八桌。他们占了两桌,靠东侧,她就走到西侧窗
边的地方。
周生辰准时打来电话。
她靠在木窗边,压低声音和他说话。
周生辰已经被她训练的非常娴熟,从晚饭的饭菜开始,事无巨细汇报自己的行程。也亏他真的是记忆力好,连具体
时间都能说出来。到最后时宜听得心情极好,想到宏晓誉问得话,装着无意地说:“最近好像……有人在追求我。

周生辰略微沉默:“是那个D Wang?”
“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知道。”
……
时宜想到,他掌握着自己所有资料,顿时有种被识破的尴尬。
她一时没说话。
倒是周生辰察觉了:“想知道,我会不会介意?”
她不好意思承认,也没有否认。
周生辰笑了声:“你可以这么想,我是因为会介意,才会随时掌握你的动向。”
“真的?”
“真的,”他顿了顿,轻声说,“千真万确。”
她笑出了声音。水的远处,能看到有几艘停泊的木船,挂着灯。
景区没有游客,只有这次的主办方、媒体、还有参加总决赛人,所以这种游船在晚上时不会开放,只停靠着,自成
风景。
周生辰继续说了几句话,断了连线。
众人饭罢,被景区负责人安排了活动。
泛舟或者是去大戏院听评弹。
时宜不喜欢深夜在河边上的感觉,就去评弹。整个戏院坐了半数,夏日有些闷热的风吹进来,她有些不在意地听着
,轻轻转着手腕上的念珠。
这样炎热的夜晚,环境并不算惬意。
却莫名地,让她记起了一些,曾经早已模糊的事情。
那一世,她自幼学唐史,对唐玄宗所作的《霓裳羽衣曲》极有兴趣,可惜却因安史之乱而失传,再无人得曲谱。终
有一日听闻,南唐后主李煜与周后,竟复原了大半。
她当真想听,周生辰也宠着她,让人请来曲谱。
可惜那日她犯了错,错过了那场《霓裳羽衣曲》,一切只源于一杯茶。她自幼喜茶,周生辰便为她搜集名茶,那日
她想为他泡他最爱的,却因水质缘故,倒了又倒。
名茶价值千金,却被她任意挥霍。
那是他初次斥责她,眉目显有怒气,却隐忍不发。
只是不让她去观歌舞,将她留在书房内,站立持笔,字字句句写着历代名茶。写到唐代时,她委屈的红了眼眶,听
着远远的歌舞乐曲声,却不得不继续握着笔,一字字继续去写:蒙顶,紫笋……神泉小团、碧涧明月、方山露芽、
邕湖含膏、西山白露、霍山黄芽
她努力眨眼,想屏注眼泪,却还是落在纸上,晕成一片。
“十一,”他微微俯身,看她写的密密麻麻的纸,终于开口说话,“你倒一杯茶,便是百姓数日,甚至是整月口粮
。你有品茶的喜好,我便为你买茶,但不想你骄纵成性,不知百姓辛苦。”
她攥着笔,微微颔首。
“你是未来的太子妃……”周生辰继续说着。
她却忽然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她不想因为自己是太子妃,才要记得这些。她只是他的徒儿,甘愿受他责罚。
含泪眼睛里,尽是倔强。
周生辰欲言又止,忍不住微微含笑,直起身子:“继续写吧。”
有夜风吹进来。
评弹仍旧继续着,时宜靠在木制的长椅一侧,仍旧难以将思绪拉回来。
她眼前仿佛就有着抄写满满的宣纸。
而余光里,只有他。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