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2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10:36 收藏数:2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晚上住的地方,装修并不算精致。
更如同寻常的人家。
不知道是因为晚饭后听得那段评弹,还是因为这里的氛围,她想起他离开前,两人在镇江的那段日子。短暂而又玄
妙,当时只是紧张于和他奇怪的家庭相处,现在想起来,却越发感慨。
他存在于这样的家庭,是否是注定的。
钟鼎之家,隐匿于世。
睡到三点多,那段抄写茶名的片段,反复出现,她辗转起身。想了很久,终于拨了他的电话,在漫长的等待音里,
几次想要挂断。
他是在短暂休息?还是仍旧在实验室?还是在开会?
她把手机举到眼前,看着未接通的提示,拇指已经滑到挂断的选项。忽然电话就接通了时宜马上拿起来,贴在了耳
边。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周生辰的声音,有些疑惑。
“我做了一个梦,”她的犹自带着睡音,“一个同样的梦,反复重复很多次。我知道是在做梦,可是醒不过来,就
只能看着。”
“梦魇?”
“嗯,梦魇。”
“那些水乡多少都有故事,”周生辰不知道是在哪里,穿过来的声音,伴着些轻微的回音,“我听说过一些,大多
有些中邪的迹象。不过我不太相信,或许你白天没有休息好?”
“嗯……或许吧。”
梦是相同的,都是他和她,时宜并不觉得可怕。所以醒过来,也只是有冲动听他的声音,好像要求证他真的存在,
和自己在一样的年代和空间里。
“梦到什么了?”他问。
“梦到我在抄历代的名茶,”她低声说,“你能背的出吗?唐代的茶?”
“差不多,都知道一些。”
“比如?”
“比如?”他笑了声,“想让我给你背茶名,哄你睡觉?”
“嗯……”她本来是平躺着,现下侧过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想听。”
“好像我太太,是四大好声音之一?”他揶揄她,“我只是个搞研究的,声音实在没有什么特别,怕你听久了会厌
。”
“不会……”她笑,“一辈子都不会厌。”
那边略微沉默,叫了声她的名字。
“嗯?”
时宜以为他想说什么。
未料,他当真开始给她念那些茶名。蒙顶,紫笋、神泉小团、碧涧明月、方山露芽、邕湖含膏、西山白露、霍山黄
芽……有些或许是记载问题,单独的字有些出入,她没有出声纠正。
她坐起来,靠在木制的床头,看窗外稀疏的灯火。这里的建筑设计,都具有年代感,在那一世清河崔氏及长安都在
长江以北,江南是什么样子的?她没什么太大的印象。只在李、杜的诗句中,获悉江南“女如雪”。
而数百年后,她坐在这里,听周生辰远在大洋彼岸,给自己念有些无聊的茶名。
他的声音说不上有什么特点。
念的很慢,却很有耐心。
她发现,周生辰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不知道他是不是对谁都是如此,起码从初相识到现在,他对她始终如此。
“婺州东白、祁门方茶、渠江薄片、蕲门团黄、丫山横纹、天柱茶、小江团、鸠坑茶、骑火茶、茱萸寮……”他略
停顿,“差不多了,就这些,你还要听别的朝代的吗?”
“嗯……”时宜犹豫着,想要问他会不会很忙。
忽然,门外传来细微的声响。
像是金属落地的声音,这个声音刚才也听到了,只不过,她太想听他说话,都忽略了。“时宜?”周生辰忽然又叫
她,“怎么了?”
“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她低声说,安慰自己,“不会是你说的‘这里都有些故事’吧”
他笑了声,略有取笑:“你信佛,又不做恶事,为什么会怕神魔鬼怪?”
“不知道,天生的吧?”
她仔细想想,经历过轮回的人,的确不该这么怕黑,或者惧怕神魔鬼怪。
周生辰又说了些话。
时宜很少这么主动给他电话,而他也出乎意料地,主动和她闲聊一些自己试验的事。时宜听得认真,走过去把窗子
关紧,走到门边检查门锁的时候,听到了一些脚步声。
她凝神,想要听清楚。
“还怕吗?”周生辰像就在她身边,看得到她的心里变化。
“一点点……”她低声说,“可能有人太喜欢水乡风景了,半夜起来去看夜景,我听到有些脚步声,不知道为什么
这么轻。”
“有时候人越是恐惧什么,就越想要接近什么,”周生辰的声音,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刻意的温柔着,“不要开
门,回床上试着睡着。如果睡不着,我会一直陪你说话。”
她的确有些怕,很听话地上床:“会不会耽误你的正事”
他笑:“不会。”
后来,周生辰和她说了很久的话,慢慢声音就都没有了。
时宜一觉睡到了九点多,被宏晓誉叫醒,一起吃早饭,她问宏晓誉昨晚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晓誉很惊讶说没有
,又看看身边的杜风,去问他有没有听到。
杜风只是用筷子夹着菜,摇摇头。
时宜见两人如此反应,更是有些后怕了,在下午决赛前,低声和美霖说自己要换个地方住。美霖咬着笔帽,乐不可
支:“给你换,你肯定也还是怕,要不然你接下来两天就和我睡一间房吧?”时宜自然乐意。
美霖问她半夜怕鬼,怎么不给自己电话,时宜想到那个陪自己直到天亮的电话,很隐晦的笑了笑。她是略微低着头
的,笑得连美霖这个同性都一时移不开目光,轻声嘟囔了句:“我打赌,你真有让男人倾国倾城的冲动。”
时宜伸手,轻推了她一下,示意比赛开始了。
两个人这才端正做好,看那些决赛选手的表演。
到下午三点多结束了今天的比赛,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非常意外的电话。
是周生仁。
她记得周生辰的这个过继的弟弟,对自己算是非常友善的,甚至比周文川这个同胞兄弟还要亲近些。小男孩在电话
里说,自己刚好这几天有些空闲,想要来陪陪她这个未来的兄嫂,时宜虽然觉得很奇怪,却没有拒绝。
对于“未来兄嫂”的这个称呼,她早就有心理准备。
只要周生辰的母亲不承认这门婚事,就连周生辰身边的林叔都要一直称呼她为时宜小姐,或许这就是大家族的规矩
。她和周生辰明明生活在现代社会,是合法的夫妻,在这个家族里却不被认可。对于这些,时宜有时候想起来,也
觉得委屈。
但是这种情绪只是稍纵而逝,对她来说,没什么比周生辰更重要。
从他和自己求婚起,她就认定了这一生自己要和他一起。
名份和认可,都不重要。
周生仁是晚饭时到的,随行而来的除了两个女孩子,就都是男人。不同于在镇江的见面,他私人出行就随便了很多
,只穿了条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短袖,像是个初中刚毕业的普通男孩子。
时宜坐在离景区入口较近的小石桥边,站在阴凉处等着接他。
没想到他就如此堂而皇之进来了,走到时宜面前,扬起嘴角,叫了声时宜姐姐。
“你直接进来了?”她有些奇怪。
毕竟现在景区没有开放,只接纳了她们这次比赛的人和媒体。
周生任点点头:“母亲怕我出意外,特意安排人做了准备。”
他说的一本正经,颇有些周生辰的影子。
时宜噗嗤笑了声:“你这么和我说话,我以为看到了你哥哥,”她手掌轻轻摸了下小男孩子的额头,“出汗了?很
热?”
小男孩长得快,已经和她差不多高。
或许是家里没有一个姐妹敢这么对他,以至于略微有些愣,很快就笑了,点点头。
她见过小仁几次,知道他不太爱说话,就也没多说。
周家果然是做了安排,景区的负责人已经安排好了小仁及随行人员的住处。时宜陪他到阁楼房间时,两个女孩子已
经迅速打点好一切,连茶具都换了全套
小仁似乎没有喝茶的习惯,等两个女孩子出门后,从房间的小冰柜里拿出两瓶可乐,打开来,倒给时宜一杯:“我
听梅家的人说,时宜姐姐很会泡茶?”
时宜接过玻璃杯:“还可以吧,就是一个小爱好。”
“姐姐好像天生就是要嫁给我们家的人。”
“有吗?”时宜笑起来。
“没有吗?”小仁仰躺在竹椅上,认真看时宜。
她知道小仁说的,是她那些琴棋书画,还有对古文学的热爱:“可能我偏好喜欢古文学”小仁摇头,打断她:“不
只这些,我听说你们在德国的事情姐姐,你怕吗?如果让你看到枪战,流血,死人,还有很多非常凶残的事,你怕
吗?”
男孩子的声音很清澈,却也突显了冰冷。
时宜一时未反应,联想到德国的事,仍是心有余悸:“会怕。”
可乐在玻璃杯里,轻微迸溅着泡沫。悄无声息,有些溅在了她的手背上。
周生仁和她一样,握着玻璃杯,却并不喝,只是继续端详她,眼睛里有着十四岁少年不该有的冷静。
过了会儿,他抿起嘴角,反倒安慰时宜:“我刚才说的,是吓唬姐姐的。”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