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3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10:03 收藏数:3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她有一些天生的敏感度,尤其是对人的态度。
稍有微妙,就有察觉。
所以她想,小仁忽然来探望她这位未来的兄嫂,一定不只是如他所说的“顺路”。小仁吃住比周生辰要讲究不少,
或许因为是周生辰叔父唯一的儿子,虽然过继给了周生辰母亲,却依旧宠爱的厉害。
举手投足,多少有些侍宠而娇的意思。
不过对时宜倒真像有好感,起码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友好。
这个小弟弟过来,顺路来带来了一箱子衣服,搬到时宜和美霖住的房间。搬箱子的人前脚离开房间,美霖后脚就打
开了没有锁的箱子。满满一箱子的衣物,从贴身的到外边穿的,一应俱全。
时宜穿过王家人做的衣服,知道他们喜欢在袖口的内侧缀两粒珍珠。
所以翻了两下,就明白这些衣服都是王家人做的。
美霖还在翻看衣服的时候,就有人又搬来了整箱的水。
“我听哥哥说,昨晚听到奇怪的声音,”小仁简单对她简单解释,“所以如果有可能,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就尽量
避免喝这里的水,吃这里的饭。这些,和我同来的人都会解决。”
“这么严谨?”时宜忍俊不禁。
小仁也笑,半真半假地回答她:“不管是阴间鬼,还是阳间鬼,周家人都遇到不少,自然也学的小心多了。”
时宜只当作是玩笑,随口逗他:“你遇到过吗?”
岂料小男孩竟没回答。
看他的表情没觉什么,可时宜总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晚上她和周生辰电话时,说到了这件事,周生辰略微沉吟:“小仁的母亲是一次意外死亡,而且原因有些特殊,所
以他有时候说话和做事,会有些奇怪。”
周生辰的解释很含糊。
说实话,时宜并没有听懂,她难得追问他:“是什么原因?”
他没有回答。
时宜想了想,又说:“这些事,我迟早要知道的。”
“周家有些特殊,资产96%都在海外,也会有些阳光以下的生意和朋友,”他说,“小仁母亲的家庭,虽然和我
们是世交,但她个人嫁到周家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想要调查周家的一些事情。后来……是意外死亡。”
时宜靠在窗边,继续听他补充说明这段过去。
大概八九年前,周生仁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曾和父母一起登上一艘赌船。赌船是周家的,当时为了分配一个归
属不明的矿床,周家牵头做了这场交易,而小仁的母亲也在这艘船上被发现后,被家族处决的。
当时为了不给小仁带来影响,将这件事做成了“意外身亡”的假象。
但是当小男孩慢慢长大,有些真相自然会知道。
所以他才会对“阳间鬼”这个话题,保持了沉默。
她惊讶于周生辰对自己家庭的描述,却没有多的追问。
将过往那些串联起来,她越发觉得,自己和他生活的环境根本不在一个世界。
“某些方面来说,我并不是周家的人,”周生辰说,“等这件事结束,所有人和事都会回到最初的轨迹。”
“所以……你并不想继承周家?”
“完全没有打算。”
他身边,有人在用她不懂的语言说话,看上去像是工作。
时宜没有再说什么,结束了这场对话。
窗外的风有些大,在水面上打着旋儿,吹起渔船里船客的衣裳。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嬉笑吵闹的声音。
她想,她理解他的意思。
如果说周生辰两世的信念都是扭转大势,少些不幸的家庭,那么她这两世就简单了很多,她信他,也会一直站在他
这一边。
次日晚上,是这次比赛的最后决赛。
小仁表示要去看,时宜一本正经告诉他不能特殊化。比如只能单独入场,坐在媒体席的一个角落,她以为这个骄傲
的小男孩不会遵守,没想到他真的来了,就一个人,还带着本书。时宜坐在评审席上,大部分时候照顾不到他,等
比赛结束时,才得空去看他。
没想到翻了眼他手里书,竟然外文教材。
她没仔细看内容,扫了眼眼熟的公式,是物理。
“你以后,想学物理?”时宜终于在他身上看到了普通人影子。
“嗯。”小仁颔首,合上书,平放在大腿上。
“挺好的,”她低声说,“这些学的越深入,学科分界就越不明显,说不定以后你能超过你哥哥。”
“不可能,我不可能超过他,”小仁笑,而且难得略带腼腆,“他是天才,12岁收到深造邀请,14岁进大学,
19岁拿到化学工程博士学位。我已经14岁了,可还没有进大学”
这段话她听过,从周文川的口里。
但是显然小仁说的时候,是真的很自豪,还有分明的崇拜。
“是这样啊,”时宜故意装作刚知道,配合着,惊讶着,“好厉害。”
“是很厉害,”小仁看她,“要不然,我二嫂也不会现在还喜欢他。”
“二嫂?”
“佟佳人。”
“噢……”她笑,“我听说过,她们以前有过婚约。”
“是,”小仁倒没有想法隐瞒,“ 佟佳人也是我生母的姐姐,总之,关系很复杂。当时因为我生母嫁给父……叔
父……她自己主动取消了婚约。”
是她主动的?
时宜噢了声。
“不过也只是我听说的,那时候我还没出生。”
或许因为话题牵涉到周生辰,小仁难得话很多。
时宜陪他说了会儿话,倒是认真翻看了看他的那本书,不太能看懂。这个孩子看起来一部分也和周生辰很像。她想
,如果小仁能有机会跟着周生辰读书,说不定,这些被家族培养出来的“骄娇二气”,可以彻底磨平。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时宜就对美霖找了个借口,先单独陪小仁吃了晚饭。
这是决赛的最后一晚,到明天下午,所有人都会离开这里,回到各自所在的城市。所以时宜在所难免的,总要陪众
人喝茶闲聊。
小仁坚持陪在她身边,也不多话,只是偶尔在宏晓誉好奇搭讪时,应付两句。
到最后,那些老一辈的配音演员都去休息了,只剩下了年轻人,众人讨论玩些什么,不知怎地就说到了牌九。
“我可没有准备这些,”美霖笑著打击他们的热情,“现在出去买,恐怕来不及了吧?”
“不用那么认真,我们可以找些东西,现做工具。”
众人兴致高昂,时宜不太懂这些玩意,就纯粹地旁听。
倒是小仁忽然低声唤来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低声说了两句话,那个跟随他的女孩子很快离开,再出现已经抱着
一个长型的匣子。
“是什么?”时宜好奇问他。
“牌九,也可以叫骨牌。”
时宜惊讶看他。
两个人身侧,坐着宏晓誉和杜风,晓誉听到了倒是很有兴趣:“真的有人带来了,正好的,打开来大家一起玩。”
小姑娘只看着小仁,小仁点点头后,她才把狭长的匣子,放在了桌上。
莹润微黄的象牙骨牌,被四张叠在一起,迅速码放了八排。
小姑娘没有离开的样子,反倒是站在桌前,俨然一副做庄家的模样。众人有些安静,起初都以为时宜的这个弟弟是
个娇生惯养的富二代而已,而身边跟着小姑娘肯定是照顾饮食起居的人。
可看这桌上的骨牌,再看那小姑娘刚才码牌的手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旧日社会的赌场,而他们这些则是贵
客,被单开了一桌。
“家里长辈喜欢这些,所以为了哄老人家,大家多少都学了一些,”小仁很善意地解释着,“这个姐姐是经常陪父
亲玩这些的,所以很熟悉。”
这个解释有些玄妙,但也不难理解。
有了骨牌,刚才那些热衷玩这个的人都很快转移注意力,上桌下注。因为都是玩玩,美霖又严禁众人加入金钱交易
,坐庄的小姑娘就象征性地分了每人一些筹码,当作是资本。
那边厢热闹起来,时宜倒是奇怪了,轻声问小仁:“你父……叔父很喜欢这个?”
“家里人都很喜欢,”小仁看时宜,“我哥哥没说过?”
她摇头。
“你们家人真有趣,”宏晓誉觉得这个小男孩的言谈举止,都有意思极了,“你会吗?”
周生仁颔首:“会。”
宏晓誉噗嗤一笑,扯了扯杜风的手臂:“你要不要试试?一会儿?”
“既然不带钱的,倒是能玩玩,”杜风也甚是有趣地看小仁,“没想到一个小男孩也会牌九,玩的好吗?”
周生仁看他:“不是非常擅长,但陪你们玩还是绰绰有余的。”
“呵,”杜风乐了,“好大的口气,我去澳门时,可是不常输。”
小仁想了想:“你知不知道‘倾城牌九’的说法,”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人,或是事,声音有些带着笑,“在牌九的
生死门中,一夜就可以让你输掉一座城池。所以这个东西,不要随便去碰,尤其是在意气用事的时候。”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