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4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09:27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倾城牌九’?”杜风笑得若有所思,“这个说法,不太经常听到。”
周生仁低头,又开始翻自己带来的书:“杜先生似乎对这些,非常感兴趣。”他语气忽然就冷淡疏远了,杜风倒是
不以为意。
或许是小仁给人的骄傲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时宜觉得他和杜风似乎很不友好。
众人玩的兴起,时宜却觉无聊。
她看小仁认真读书的模样,忽然有些自责,他这么爱读书,却要陪着自己在这里和人闲聊。她从包里拿出笔,悄悄
在面巾纸上写:我们回去?
然后,用食指点了点他的手背,将面巾纸盖住了他所看的书。
小男孩愣了愣,抿起嘴,笑了。
他们很快离开,时宜回到自己房间里拿了些书和纸笔,两个人找了个安静的茶楼,坐在二楼窗口的位置,各自看书

时宜时不时抬头,看小仁一眼,忽然有种做人家长的错觉。
而这个孩子绝对是那种最喜好读书的,完全不用你操心,从开始一心看书起,就再不管身边的水流蝉鸣,只拿着笔
不断在纸上随便写着东西,眼睛不离纸和书。
时宜低下头,继续看自己手里的书。
她也有边看边写的习惯,有时候看到喜欢的词句就随手抄一遍,也就记住了。不知是这里的氛围太好,还是周生仁
的安静感染了她,她手里的笔,写着写着,就停下来。
鬼使神差地,起笔写了一句话:
夏,六月,己亥,帝崩于长乐宫。帝初崩,赐诸侯王玺书,南辰王……
她再次顿住笔,笔尖悬在纸上,迟迟不肯再写下去。
她能清楚记得是六月初一,是因为她便是这日所生。先帝驾崩,她降世,而同时,先帝驾崩后,十四岁的小南辰王
不肯接玺书,质疑玉玺印太小,怀疑宫中有异变,险些酿成内乱祸事……
他十四岁,她始才降生。
她在见到他之前,所听说的事,足可写成一本书。
时宜写的那行字很小,笔迹也淡。她自己怔忡看了会儿,或许因为太过入神了,引起了周生仁的注意,小男孩放下
书,看了眼她写的东西,有些惊讶:“你写的是古时候的那个周生辰?”
她也意外,有些忧疑不定地看他:“你也知道?”
“知道,”小仁越发对时宜欣赏起来,“周生家的族谱上有他,虽然史记并不多,但对他很感兴趣,涉嫌谋反多次
,也很……风流。”
“风流?”时宜错愕。
“敢和太子妃一起,能不风流吗?”小仁说的笑起来,“太子妃是什么人?未来的中宫之主,为他什么都不要,跳
楼自尽,岂不是风流吗?这可比旁人都要风流多了。”
小仁半是玩笑的说着。
时宜更是错愕。
“听母亲说,我哥哥就是特意取这个人的名,”小仁笑笑,“所以我对这个人更有兴趣了,可惜记载太少。”
记载太少,而且并不甚好。
这也是她所遗憾的事。
两人说了会儿,小仁继续去看自己手中的书,时宜却再也安不下心。她看着那行字,犹豫了会儿,继续写了下去:
南辰王得书不肯哭,曰:“玺书封小,京师疑有变。”……
她忽然有个想法,想要把脑海中存留的记忆都写下来。
不管还记得多少。
这个想法让她一夜没有睡踏实,当你特别想做一件事的时候,潜意识总会反复去想,这是完全无法控制的。她辗转
整晚,半梦半醒,都是那些曾听说过的事:水淹绛州,朔州鏖战,六出代州……
到最后,美霖都难忍了,在天初亮时,伸手软软推了她一把:“我恨死你了……一晚上翻身,我也跟着没睡着……

时宜也困顿,喃喃说:“总是做梦,还都是兵荒马乱的梦。”
“所以啊,”美霖睁眼,看她不太好的脸色,“所以说不定前一晚根本没有声音,是你做梦而已……”
时宜也不好和她说,自己和周生辰讲电话讲到天亮,只摇头笑:“不知道。”
“时宜?”
“嗯?”
“你觉得不觉得,你有时候活的不太真,”美霖低声说,“你什么都不太感兴趣,工作也只是因为需要一份工作,
我从认识你,就没发现你对什么有兴趣。除了你那个忽然认识就结婚的老公。”
时宜翻了身过来,也觉得,自己活的太平淡了。
或许以为上辈子活得太精彩跌宕,出身名门,定下最富贵的亲事,师承最让女子倾慕的男人……还有一段最让世人
不齿的心思。
有些东西得到过,就不会在意了。
她大约从懂事起,就只执著于“与君重逢”的念想,也只因为这个想法,设法让自己融入这个社会,用最正常的身
份遇见他。
“你说,如果人有轮回,你觉得钱财有用吗?和别人明争暗斗,有意义吗?”她想了想,“我觉得挺没意思的。”
“是啊……可是我不信轮回,所以我活的比你现实多了,我喜欢钱,喜欢别人都尊重我,”美霖长出口气,“你呢
,好像只重感情。所以你这种人做朋友最好,我永远不会担心你会做什么伤害朋友的事。”
时宜笑,没说话。
美霖想到她心心念念的自家先生,忍不住感叹,还没有机会真实接触过。一个生活在地球,反倒去研究金星的男人
,倒真让人感兴趣。
时宜也不知道他何时会回国,只能说,下次有机会一定约到一起吃饭。
这场决赛圆满结束,美霖成功又签了三位新人。
两男一女,很有资质。
美霖坐在船内,和那些专业配音演员喝着小茶,说着小笑话,几个新人坐在当中,略有腼腆。其中一个男孩子,时
宜非常欣赏他的音色和天生的戏感,忍不住在离开西栅前,和他多说了两句。
船行的非常缓慢,从一座石桥下穿过时,她恰好结束了对话,随便看了看岸边。
有人在微笑着,看她。
他穿着浅米色长裤和天蓝色的有领短袖,干干净净,也普普通通。他没拿着任何行李,简单的站在岸边的阴凉处,
手里就拎着自己的框架眼镜。
他是远视,自然取下眼镜会看得清楚些,而且看他的样子,显然已经看了好一会儿。
如果不是现在景区尚未开放,他很容易就会埋没于人流中……时宜急着扭转身子,抓住美霖的胳膊:“快靠岸,靠
岸。”美霖小惊了下,看到岸边的人,认了会儿,不太确定问她:“你老公来了?”
这一句话,倒是引来了船上所有人的好奇。
众人对美女的归属,总归会好奇过普通人,更何况自从上次颁奖典礼,大家都已知道时宜有个好到令人羡慕的归属
,如今人来了,也肯定要仔细看看。
当然,D Wang一定是看的最认真的一个。
时宜只应声,想着赶紧靠岸。
她很怕这么多人八卦的眼神,让他不自在。
周生辰倒是比她想象的要淡定的多,看众人看他,便很自然地颔首,算是招呼。船在最近的石阶暂时停靠,周生辰
也走到那里,在时宜上岸时,伸手去扶住她。
“周生先生,你好啊,”美霖站在船头,非常冠冕堂皇地打量,招呼着,“每次都错过见你,这次总算见到本人了
。”
周生辰用一只手稳稳扶她,让时宜跨上台阶,站在自己身边。
“你好,美霖,”他礼貌笑著,“时宜经常会说起你,谢谢你这么久对她的照顾。”
时宜略微惊讶。自己从来都怕他觉得烦,并不会说工作中的事。
美霖笑著,和他寒暄了几句。
周生辰在船离开时,再次看众人,颔首说了句再见。
他的视线和D Wang交错而过,相安无事。
等船再次离岸,时宜终于忍不住拉住他的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忽然回来?你那边的事情呢?这里的入
境问题也解决了?”
问题是一个连着一个。
他笑起来,随手戴上眼镜,竟意外地揽住了她的腰。
动作不算大,力道也不算重,但足以将她带入怀。时宜被吓了一跳,待靠上他的身体,才觉得他手臂有些汗涔涔地
,贴着她的手臂。肌肤相亲,并不需要真的在房间里坦诚相见,就如此,在现在,已经足够她脸热。
“今天上午到的上海,主要怕你自己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我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包括研究和入境问题,”他把
她每个问题都回答了,薄笑反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还有一个……”既然他光天化日下这么亲近了,她也很自然地,两只手臂搭上他的肩膀,低声问他:“除了
怕我有事,有没有一些原因,是因为……想我了?”
有他在身边真是好,感觉天更晴了。
时宜太明白,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拴在他一人身上,但她甘之如饴。
她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笑著看了会儿,终于颔首。
“是,我很想你。”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