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5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08:04 收藏数:1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时宜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又太亮了一些,有什么要涌出来。
最后,她自己略低了头:“你刚才看什么要刻意去看D Wang?”
“我?”周生辰揽住她的肩,带着她往内里走,玩笑着说,“向失败者致敬。”
时宜一瞬错愕,噗地笑了。
见到他,她难得话多,掩饰不住的心情好。从抱怨那晚的古怪声音,到这里的美食,不一而足。他似乎对这里布局
很熟悉的感觉,甚至在两人走过观赏用的染坊时,立刻就认出是哪里,时宜有些奇怪:“这里刚建,还没有对方开
放过,你怎么会这么熟悉?”
“因为你住在这里,我让人给我看过平面图。”
她噢了声,看着烈日下的染坊。
布被挑的很高,一道道狭长的深蓝的布匹,被风微微掀起,复又落下。
这样的小风景,让她想到的却是,曾听说过的那场长达二十日的攻守战。他率骑兵一万人日夜不停,增援青城,当
时的敌军,有十三万人。
二十日后,援军至。
当家臣早已不报任何期望,却忽见城墙上,被数人投挂了数条鸦青色的长布,破败不堪,在烈风中飞扬着。
鸦青色,是小南辰王的王旗。
这数条在城墙上辗转飞扬的布匹,在昭告着城池未破。
她记得,对她讲述的先生,当时说到这里时有多情绪激动。先生说,二十万援军,顷刻欢呼震天,声嘶力竭。
她记得,当时的自己听得心砰砰直跳,仿佛身临其境。
两人走过染坊,狭长的街道,到小仁前住过的房间。这个孩子也很奇怪,来的突然,走的也悄无声息的,只留了一
张纸做告别。
短短一行字:两位,我就不打扰了。
周生辰扫了眼,递给她,示意自己要先冲凉:“这里太热,我出了不少汗,你稍等会儿。”他说完,从柜子里拿了
一些别人替他备好的衣物,走进了浴室。
时宜拿着遥控器,开了空调,又把窗口都关上。
房间里因为开着窗通风,非常热,过了好一会儿,温度才降下来。她觉得温度舒服了,又去调高了一些,怕他一会
儿洗完澡出来会感冒。
她举着遥控器,研究温度的时候,周生辰已经从浴室走出来。
“在研究什么?”
“温度,怕你太冷感冒。”
从身后看过去,都能感觉到她的认真。
他忽然身体有些发热,想要她。
这种感觉,在不莱梅有过几次,都被压制下去了。可是现在面前人明明穿的规规矩矩,却对他有种吸引力,难以挣
开。
或者,没必要挣开。
周生辰走过去时,时宜已经调好温度,随手把遥控器放在书桌上。他走近她,低下头,用嘴唇碰触她的脖颈,时宜
忽然就绷紧了身子,却在下一秒又软化下来。
她喜欢穿有领子的棉布连衣裙,露的地方不算多。
周生辰用手指勾住,把领口往下扯了一些,露出了一些后背的皮肤。他继续吻上去,莫名的触感,让她有些难过,
微微动了动。
“不用调的太高,一会儿会出汗。”他低声说。
时宜嗯了声,紧闭上眼睛。
他始终站在她身后,流连于她脖颈和后背,他低声叫她,毫不掩饰自己身体的变化,将她抱在身前,紧紧贴着自己

时宜感觉他这次,是真的想要。
越发紧张。
她想给他,可是又怕。
临到眼前,竟然开始害怕,怕他会对自己身体的失望。怕自己不够懂这些,会让他觉得索然无趣……她越想就越怕
,到最后周生辰都察觉了:“不方便?”
她轻声说:“没有……”
“还是不喜欢这样?”
“不是……”
“害怕?”
她想说是,可想了想,上次在不莱梅,两个人在房间里都坦诚相见了,还是自己主动。现在为什么忽然就害怕了…
…她也不知道。
周生辰两只手提起她裙子下摆,从下至上,把她连衣裙脱下来,轻抛到书桌上。
他没有脱掉衣裤,贴着她的皮肤,开始更加深入的亲吻,从锁骨到肩膀。时宜面红耳赤地想要避开身后和他下身的
接触,却被他一只手按住,不让她离开。不急不燥,渐渐深入,他的手开始解她内衣时:“记得我说过,我喜欢收
集吴歌吗?”
时宜嗯了声,微乎其微。
她感觉内衣被解开,落到地上。
“对吴歌熟悉吗?”
“不熟……”那些曾经民间流传的,闺房情趣诗词,她如何能熟读?
周生辰的手掌有些粗糙,起码对她的皮肤来说,存在感非常强。他手抚上她胸口时,她轻喘了口气,眼睛闭的越发
紧,甚至连睫毛都微微颤抖。
耳边是他的声音,很轻很低:“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她隐约听得出其中的桃|色旖旎。
却已经神思游离,第一次的肌肤相亲,实在太敏感。
无论他的手滑到哪里,都让她想躲。究竟是在亲昵,还是在折磨,她早已分不清了。
“古人用‘莲荷’的莲,代替爱怜的‘怜’,”他低声说,“莲即是爱。”
他的手臂出了汗,和她的身体摩擦着。
日光透过玻璃,落在身上,没有任何衣物的遮掩。
最后终于把她转过来,低头,边亲吻她的嘴唇,边脱自己的衣裤。
朦胧间,他一直没停过,低声给她念着那些从未听过的,爱人间才能说的诗词。大部分都过于隐喻,他就解释给她
听。言语低沉,却认真,将这些桃色满满的淫词艳曲,讲的如同学堂授课。
两个人身体贴在一起,严丝合缝。
他却迟迟没有再进一步动作,时宜已经觉得意识飘忽,不知道该做什么。她甚至有一瞬觉得这是幻觉,质疑自己真
的和周生辰如此肌肤相亲,毫无阻碍地在一起……
他低声说:“我开始了,可能会有点疼。”
有红晕在她身上蔓延开。
她甚至不敢呼吸,明明自己都懂的事情,经他一说,却是引诱。
认真的,引诱的做|爱。
所有的神经都被吊起来,他稍许动作,就让她紧张的轻吸气。
“我小时候,背过吕氏春秋,家里长辈都说,‘靡曼皓齿,郑卫之音,务以自乐’,”周生辰的声音像是被打磨过
,有些轻微缺水的沙哑,“美人和消遣的音乐,都不能太沉迷,听过吗?这句话。”
她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我不屑一顾,认为这两样,都不值得沉迷。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他在尝试,她痛的发抖。
有汗从他身上流下来,落到她身上,周生辰不敢贸然动作。她痛得有些轻了,就鼓起勇气凑上去,迎着他。周生辰
有些惊讶,稍停顿,看她略微发白的脸满是汗……
“时宜?”他忽然叫她。
时宜睁开眼睛。
这是她印象中,所有的开始。
有很多回忆,不管是前世的,还是今生的,都层层叠叠涌上来。有飞沙走石,有狼烟四起,有他独坐书楼,有他带
她策马横穿长安……如果那一日,两个人没有勒马止步……
周生辰很有耐心,不断轻声问她,还好吗?
她起初还应声,后来只是断断续续地轻嗯着,紧紧抓住身子下的床单。手紧了又松,那些脑子里纷乱的都远去了,
真实的这个人,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是他,也不是他。时宜手心都是汗,伸手去摸他的脸:“周……生辰。”
他低声应着。
“我爱你。”她哑着声音,告诉他。
他低声嗯了声。
手摸在他脸上,都是汗,两个人的身体压在床单上,潮湿炙热。
最后,他抱她,翻过身来,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休息,随手扯过单薄的锦被,盖住两人大半身子。时宜累得睁不开眼
睛,脸贴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
漫长时间的安静,安静到她几乎睡着了。
手指却还是忍不住,去摸摸他的腰间的皮肤:“你之前,有没有和别人……”
他闭著眼,笑了声:“没有。”
时宜也笑,倦倦地,低声说:“以后也不可以。”
“是,以后也不会。”他手放在她后背上,轻轻滑过。
“如果我先死了,就委屈你一段时间,下辈子我再补偿你。”时宜觉得自己煽情的过分,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说,也
就是这个时候,她敢和这个大科学家说这些话。
他笑了,浅浅地嗯了一声。
时宜满意地抬头,轻轻吻了下他的嘴唇,然后继续温柔地,摸着他腰间的皮肤,呼吸声渐平缓下来。真就趴在他身
上,安心地睡着了。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