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第36章

贡献者:Mercuries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11-22 14:07:20 收藏数:3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她醒来的时候,感觉他在轻轻抚着自己的背脊。
并不含有情色的感觉,像是在抱着一只猫,只是这么下意识地哄着抚摸着。时宜睁开的眼睛,复又悄悄闭上。
周生辰,我爱你。
她觉得,自己和他不止是上辈子,甚至是上上辈子,生生世世都有着牵扯。
那么应该是什么时候呢?会发生多少事情?
生生相付。
是的,是生生相付。
她慢悠悠地想着,想了会儿就微微扬起嘴角,悄无声息笑了起来。
他察觉了,低声问她:“睡醒了?”
“嗯。”
“我们今晚住在这里,明天回上海,好不好?”
“嗯。”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需要住在镇江。”
“回去住?”
“回去住。”
时宜想了想:“我辞职,陪你回去?”
周生辰并没有立刻回答,似乎在权衡。她想周生辰顾虑的应该是他的家人,可是她不想在他回国后,仍旧和他分开
两地。
“你还是住在上海,镇江不远,我可以每隔一天回来。或者,你也可以周末时候,和我在镇江住两天。”他做了建
议。
时宜没有再争论:“也好,如果隔一天回来一次,住在我的房子好了。你那里太大,你如果不在的话,我自己住不
习惯。”
她想,他做的决定一定是对两个人最好的。
“好。”
他们在傍晚的时候,出门吃饭。
周生辰并不像小仁那么讲究,并没有刻意安排什么吃食,只说到附近的地方,随便吃些东西。时宜顿时觉得轻松了
不少,似乎她所认识的他,除了在镇江和家人一起外,始终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普通,而又不随便。
衣着干净妥帖,随身物品精简,不喜欢应酬,更不喜欢用手机这种浪费时间的东西。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做
有规律的事情。吃饭喝水,是生活必须,余下的……时宜挽着他的手臂,努力想了会儿,忽然笑了。
周生辰看她。
她解释给他:“我在想,你和别的男人相同的地方,可是想不到太多。比如你也看没营养的电视剧,可能把寻秦记
看七十九遍的……也实在……”
他兀自笑着:“是真的,消遣的时候看。不想再费精力去找别的电视剧,就重复来看,当你看到上一个场景,能立
刻想象出下一个的场景和台词,也挺有趣的。”
她笑,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挽着他。
时宜电话了宏晓誉,约她一起吃晚饭。
两个人到个小饭店,说了会儿话,宏晓誉和杜风就到了。这种水乡景区的小饭店,做的都是当地的家常,或是特色
菜,除了几样外倒没什么出彩。
一道红烧羊肉端上来,周生辰刚要下筷,时宜就开始低声说,羊肉忌夏日吃,会上火云云的。周生辰颔首,转而去
吃白水鱼,真就不碰羊肉了。
宏晓誉见此景,唏嘘不已:“你说,我点菜的时候你不说,我要吃了,你就劝你老公别吃,说什么怕上火……果然
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你眼里彻底没我了。”
时宜笑:“你到哪里,都喜欢吃特色菜,我知道,我肯定劝不住你,就不多费口舌了。”
两个自幼相识的女人,真正斗起嘴来,有说不尽的话。
谁都赢不了谁,却让旁观的两个陌生男人觉得有趣。
杜风倒了酒,推一杯给周生辰。
他笑着婉拒了:“抱歉,我不喝酒。”
杜风不以为意:“意思意思,抿一口。”
宏晓誉也不以为然:“男人认识,都要多少喝一些的。”
周生辰略微思考了会儿,拿起酒杯,可马上就被时宜拿过去。
她看了眼宏晓誉:“不许逼他喝酒。”
“啊?哪里有逼,”宏晓誉哭笑不得,“我只劝了一句,就一句,我的大小姐。”
时宜拿起酒杯,凑在鼻子口闻了闻:“酒精含量不低呢。”
她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宏晓誉真是被她这种维护周生辰的态度气死,轻轻用筷子敲了敲她的杯子:“过分了啊—
—”
杜风笑了:“这样吧,我们就放过你老公,不过……”
时宜怕他们再说什么话,让周生辰为难,竟然没等杜风说完,就自己喝了一大口。
谁也没料到,就都没拦住。
待她放下杯子:“好了,我替他喝完了,你们不许再提要求了。”
宏晓誉知道她也滴酒不沾,看她这样是认真了,不敢再造次,忙抚了抚胸口:“这才是真爱啊,我和你比,差远了
。”
她笑:“初次见面,没关系的。”
她知道自己护周生辰,护的有些不给好朋友面子。
可是她就是看不得他受一点儿委屈,哪怕微微蹙眉,略微犹豫,她都不愿意看。
时宜又去喝茶水,压下让人不舒服的酒精味道。
她搭在椅子边沿的手,有温热覆上来,周生辰握住她的那只手,她偏过头看他。感觉的到,他正在把自己的手攥在
他的手心里。
他不是个在外人面前,能坦然表现私人感情的人。
所以时宜只是抿嘴笑笑,暗示他不用说,自己知道。他想说的,自己都知道。
他有些责怪,也有些自责的意思,估计是怪她忽然喝酒,而他又没来得及拦住,眼神略严肃。时宜低头笑了笑,扭
过头去不再看他,忽然就联想到,是不是在实验室里出了什么事故问题,周生辰也是这样的神色?
时宜当真是没有半点儿酒量。
离开饭店的小楼时,她已经有些面颊泛红,笑的表情始终收不回来。所以人有喜事,总喜欢喝几杯,就是这个道理
吧?她带他去听评弹,因为这次比赛的工作人员、参赛者和媒体人都在下午离开了,这里只有几个因为各种原因被
景区免费招待的散客。
台上评弹声声,台下一排排的长椅,几乎都是空着的。
他们坐在西北的角落里,她起先靠在他肩上,后来借着那几分酒意,慢慢滑下来,躺在了他的腿上。就这么仰头看
着他,百看不厌。
周生辰被她看了会儿,也就手臂搭在前座的靠背上,额头低着手臂,低头去看她。
或者说是,让她更自由、更尽兴地看自己。
他穿着纯黑色的有领短袖,脸刮的很干净,非常干净。
也许因为常年简单的实验室生活,所接触的、所做的都是和研究有关的,他丝毫都没有一个三十岁男人的样子。最
多像是二十几岁的研究生。
时宜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今天上午,这里还有些……嗯,新长出来的。”
周生辰兀自一笑:“是不是上午刮到你了?”
他问得很清淡,她却浮想联翩,脸更红了,嘟囔了句:“不和你说这个了。”
酒精的蛊惑,让所有的心底波澜都被放大。
她的手,摸着他的脸,轻声说:“我记得有本书里,有句话,说的很好。”
“什么?”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他嗯了一声,这种小女人的心思,他大概懂,但并不认同。
但此时此刻,他觉得如此躺在长椅上,头枕着自己腿的时宜,很适合被这样对待。
她看他,嗤地笑了:“你肯定想错了,周生辰,想错了我的意思。”
“是吗?”他笑。
“我想的是,等到你想要做的事情做完,你只需要每天去研究你的金星,余下的都交给我。我给你做饭、泡茶,妥
善照顾,免你累,免你苦,免你四处奔波,免你无人倚靠。”
她眼睛亮晶晶地、憧憬地看着他,像看着最珍惜的东西。
他是她最珍贵的东西。
周生辰回视她,一时沉默。
片刻后,他用手背去碰了碰她的脸:“你脸很红。”
“真的?”时宜马上用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脸,感觉自己脸颊的微热温度,“我不能喝酒,一沾就醉——”
“不过,这么红着,也很好看。”
时宜不敢置信地看他。
他笑:“真的。”
或许因为酒精的刺激,她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只觉得自己鼻子酸酸,很快就要流出眼泪了,忙侧过身子,用双手
环住他的腰,脸埋在他一侧大腿上。
“怎么了?”周生辰的声音在问他。
“头有点儿昏……”她声音闷闷的。
“如果难受,我们先回房间?”
“不用……让我抱一会儿就好,现在走,反而会更头昏。”
她脸贴着他的裤子布料,小声回答着,眼睛湿着,心情却说不出的好。
周生辰也没发现她的异样,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她睡觉的样子。
评弹一曲结束,整个戏院都很安静。台上的几个演职人员,似乎看着观众寥寥无几,在商量着是否提前结束。不过
那里的事情,早已经和这里无关了。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