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贡献者:最好的过去 类别:简体中文 时间:2020-08-02 07:33:51 收藏数:3 评分:0
返回上页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那是龙城大学的一个小偏门。
龙城大学是座历史悠久的名校。
正是快要开学的日子,按理说学校里应该有不少人,不过和其他大学一样,龙城大学也早把本部转移到了
城郊,市区保留的老校区只剩下了小部分的行政功能,还有个别几个院系的研究生,因此学生没见着几个,游客倒
有一些。
赵云澜抱着黑猫,在一栋宿舍楼门口站了半天,才算把郭长城给等来。
他这才发现,这头天晚上匆匆见了一面的实习生有些上不了台面——郭长城走路缩脖端肩,老是见不得人
似的低着头,他的头发有点长,连眼睛都快给盖住了,再加上一身的吊丧黑,没精打采,远远看来,整个人就像是
一朵风中摇曳的蘑菇。
赵云澜眯起眼睛,看着他走过来,对怀里的黑猫说:“你猜汪徵怎么跟他说的,我怎么觉得那小孩脸上带
着一股被逼良为娼的悲切呢?”
黑猫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赵妈妈,您言重了。”
郭长城一步一挪窝地蹭到了赵云澜面前,活像刚被抢到山头的压寨夫人一样“嘤嘤嘤”地说:“……让我
来跟你走现场。”
赵云澜故意问:“谁让你来跟我走现场?咱电费有地方报销,你能大点声么?”
郭长城狠狠地哆嗦了一下:“汪……汪……汪……”
大庆:“喵。”
赵云澜开始有点扫兴,头天晚上擦肩而过,他没来得及意识到这位新同事是个连话也说不清的货,他话音
里于是带了些虚情假意的敷衍:“现场的情况你大概也了解些了吧?这是死者住的宿舍楼,先跟我进去看看。”
赵云澜说着,转身走进了宿舍楼,结果半天没听见人跟上来,一回头,只见郭长城正跟长相凶狠的宿管阿
姨脉脉对视,颇为噤若寒蝉。
他只好压住火气,耐着性子,叫狗似的招了招手:“怎么还傻戳在门口,我打过招呼了,不用喊报告,直
接进来。”
这句话不说还好,郭长城一听,立刻条件反射地在门口绷直了身体:“报……报告!”
随后,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傻,在宿舍楼门口挺成了一块面红耳赤的棺材板。
“这个蠢货”四个字,就高度概括了赵处对实习生的第一个成形的印象。
女生寝室202是个标准的双人间学生宿舍。
黑猫从赵云澜怀里跳下来,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床下、柜底,最后跳到了窗台上,低头挨个闻了闻,忽然,
它扭过头去,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郭长城虽然头天夜里很是受了一番惊吓,但此时通过观察,他发现自己这位帅哥上司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
有影子的,再壮着胆子研究了一番对方那明显刚被夜班糟蹋过的模样,认为他确实是个人,这才略微放了点心,跟
屁虫似的跟在领导身后。
只见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了一盒烟,熟练地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点着了,凑过去,拍拍黑猫的屁股,示意它
让开一点,然后凑近窗台,眯着眼往上喷了一口烟。
那烟味并不呛人,中间掺杂着薄荷味和一股清冽的草木香,混着男人身上若有若无的古龙水味,让人颇为
心旷神怡——难得他已经邋遢成了这副尊容,竟然还没忘了骚包。
郭长城听见赵云澜在说:“看。”
循着他的声音一低头,郭长城整个人就一哆嗦——他看见原本空无一物的窗台上多了一个印……是人的手
骨留下的手印!
赵云澜淡定地低头闻了闻:“没什么腥味,不是老猫还闻不出来。”
黑猫开了口:“不是它?”
郭长城猛地扭过头去,脖颈子嘎嘣一声,他木然地望向会说话的猫,感到自己的神经有一丝诡异的麻木。
赵云澜在烟雾中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恐怕不是,会伤人命的东西不能是这个味。”
他伸手推开窗户,目光无意中转到了郭长城身上,见他脸色惨淡,神情漂移,明显是三观受到了颠覆,神
经正在打蝴蝶结,于是就忍不住想折腾他一番,赵云澜对郭长城说:“小孩,你上去,给我看看窗外有什么。”
郭长城:“啊……”
“啊什么啊,年轻人,给我机灵一点,快上!”
郭长城“咕嘟”一下咽了口唾沫,探头看了一眼身处二楼的“高空”,当时膝盖就有点使不上劲,可是让
他回过头来对赵云澜开口说“我不敢”三个字,显然更考验他的胆量和几乎就没有的沟通能力。
最后,这倒霉孩子在进退维谷间,只好像个肉蜗牛一样磨磨蹭蹭地爬上了阳台窗户,蹲在那半天不敢站起
来,玩命地使劲扒着窗棂,浑身上下只有脖子敢动。
他用尽全力地转动着脑袋,颤颤巍巍地打量着四周。
忽然,他看清了打开的玻璃窗上映出的倒影,一瞬间郭长城身上的汗毛就全都跳出来稍息立正向右看齐了
,他惊悚地发现,玻璃窗上映出的影子……不只是他一个人!
玻璃上反射出一具人体骨架,就匪夷所思地趴在他蹲着的地方,手骨笔直地穿过他自己的脚腕,放在了窗
台上有一个手印的地方,正往屋里张望……
郭长城猛地低头,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他一时分不出究竟眼睛看见的是假的,还是镜子反射的是假的,胸口几乎刹那就冰冷一片,连呼吸都颤抖
了。
接着,他看见那骨架转过头来,目光正好在反光的玻璃上和自己对上,郭长城看见,那骷髅头的两个空洞
洞的眼眶里,好像有一个人。
那人头上身上披着斗篷,全身笼罩着一层黑雾,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还没等他看清楚那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他就听见楼下一个男声说:“哎,那位同学,你扒墙上干什么呢
?”
这一嗓子突然冒出来,结结实实地把神经紧绷的郭长城给吓了一跳,窗台上正好有一点苔藓,滑得要命,
他一脚没踩实在,就直接悲剧地响应地心引力了。
赵云澜忙眼疾手快地扑过去,企图伸手捞他一把,谁知人没捞到,捞到了郭长城那盖帽一样的头发,郭长
城立刻“嗷”一声嚎叫了出来,赵云澜当时手一哆嗦,就这么让他掉下去了。
黑猫立在窗台上,摆了摆尾巴:“喵——”
“我靠,”赵处长忙转身,骂骂咧咧地往楼下跑去,“这个现世宝。”
好在下面那位还算有点良心,伸手接了郭长城一把,没让他直接五体投地。
那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盛夏里也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熨帖的西裤,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
的眼镜,手里夹着一份教案,看起来又斯文又干净,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重的书卷气。
他问郭长城:“你没事吧,同学?这多危险?”
郭长城没顾上理他,忙扭过头去看那二楼的窗台,那里依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仿佛方才吊在窗外的骨架和它眼睛里的黑袍人都只是他的幻觉。郭长城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脚软。
“脚崴了吗?要当心啊。”戴眼镜的男人微微弯下腰,耐心地对他说,“而且学校里禁止攀爬建筑物,被
抓住了要扣综合分的。”
郭长城低着头,觉得自己可能是一根天生的废柴,这个世界上除了吃软饭,大概没他的活路了——上班第
一天,他就已经快疯了。
赵云澜匆匆地跑下楼,一把拎住郭长城的后领,像拎一只小鸡仔一样把他拎了起来,竖在地上。
饶是他不想破坏自己在外面八面玲珑的光荣形象,也着实很想脱了鞋,照着这二逼实习生脸上使劲来两下

于是他只好强迫自己扭过头,眼不见为净。
“你好,”他对着那戴眼镜的男人伸出手,“我姓赵,我们是公安的,先生贵姓?”
那一瞬间,戴眼镜的男人脸上飞快地闪过某种东西,仿佛是一种猝不及防的震惊,然而稍纵即逝,叫人还
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随后,他就垂下眼,礼数周到地跟赵云澜握了手:“免贵姓沈,沈巍。我在本校任教。不好意
思,刚才我还以为他是暑假留校的学生。”
沈巍的手冰凉冰凉的,像刚从冰柜里捞出来的尸体,赵云澜一碰就一愣,忍不住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这一
来,正好对上沈巍镜片后的目光。
虽然沈巍迅速地移开了目光,可赵云澜就是觉得,沈巍看他的眼神似乎有点奇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总之那并不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目光。
作为一个刑侦人员,哪怕是有点非典型的刑侦人员,也要有这么一项基本功——认人的能耐。
干这行的,脸盲症最耽误事,只要见过一面的人,哪怕匆匆一瞥,事后如果需要,他也得能回想起来。
因此赵云澜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就在这时,那球一样的大黑猫不知吃错了什么牌的耗子药,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径直爬到了沈巍的脚底
下,仔细闻了闻,粘着他的脚转了几圈,末了,软软地、撒娇似的冲着他叫了一声。
此猫爷平时好吃懒做,从来都以一种高贵冷艳的态度俯视着地球上愚蠢的人类,还没有这么的……像一只
猫过。
赵云澜愣了一下,只见黑猫寡颜鲜耻地沈巍裤脚上亲昵地蹭了蹭,最后竟然谄媚地仰起头,用可笑短小的
前腿去够沈巍的膝盖,竟然还企图求抱抱。
沈巍弯腰把它抱了起来,黑猫也不嫌他手凉,反而软绵绵地“喵”了一声,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窝成了一个
篮球,蜷在他的手里,碧绿的眼睛和男人藏在镜片后面的目光相对。
赵云澜有种他们两个在互相打量的错觉。
好一会,沈巍才恋恋不舍地把猫塞回到赵云澜怀里,摸了摸黑猫的头:“这猫有灵性得很,有名字么?”
“有啊,叫大庆。”赵云澜顺口说,“小名胖子,外号死胖子。”
黑猫“嗷呜”一声,从梦幻小宠物的状态里挣脱出来,炸起毛球,对赵云澜亮爪就挠。
“哟,还会挠人。”沈巍笑了笑,中途截下了它的爪子,拎到手里和它握了握爪,黑猫的指甲不由自主地
就乖顺地缩了回去,老实地让沈巍摸它的头。
沈巍问:“我今天早晨就听说学校出事了,怎么,确定死者是我们学校的吗?”
郭长城顶着他上司的目光,硬着头皮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来,掏出一个女学生的照片和一张学生证,颤颤巍
巍地递给沈巍,艰难地说:“沈……沈教授,您……您好,麻烦您给看看,对这个人有印象么?”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