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3

贡献者:彩虹般的梦 类别:中文 时间:2017-01-12 01:03:16 收藏数:6 评分:0
[关闭窗口]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味道不能写只能闻,
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能明了。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
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所以我常常要到那园子里去。二现在我才想到,当年我
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她不是那种光会疼爱儿子
而不懂得理解儿子的母亲。她知道我心里的苦闷,知道不该阻止我出去走走,知
道我要是老呆在家里结果会更糟,但她又担心我一个人在那荒僻的园子里整天都
想些什么。我那时脾气坏到极点,经常是发了疯一样地离开家,从那园子里回来
又中了魔似的什么话都不说。母亲知道有些事不宜问,便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
不敢问,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她料想我不会愿意她限我一同去,所以她
从未这样要求过,她知道得给我一点独处的时间,得有这样一段过程。她只是不
知道这过程得要多久,和这过程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每次我要动身时,她便无言
地帮我准备,帮助我上了轮椅车,看着我摇车拐出小院;这以后她会怎样,当年
我不曾想过。有一回我摇车出了小院;想起一件什么事又返身回来,看见母亲仍
站在原地,还是送我走时的姿势,望着我拐出小院去的那处墙角,对我的回来竟
一时没有反应。待她再次送我出门的时候,她说:“出去活动活动,去地坛看看
书,我说这挺好。”许多年以后我才渐渐听出,母亲这话实际上是自我安慰,是
暗自的祷告,是给我的提示,是恳求与嘱咐。只是在她猝然去世之后,我才有余
暇设想。当我不在家里的那些漫长的时间,她是怎样心神不定坐卧难宁,兼着痛
苦与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现在我可以断定,以她的聪慧和坚忍,在
那些空落的白天后的黑夜,在那不眠的黑夜后的白天,她思来想去最后准是对自
己说:“反正我不能不让他出去,未来的日子是他自己的,如果他真的要在那园
子里出了什么事,这苦难也只好我来承担。”在那段日子里——那是好几年长的
一段日子,我想我一定使母亲作过了最坏的准备了,但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你为我想想”。事实上我也真的没为她想过。那时她的儿子,还太年轻,还来不
及为母亲想,他被命运击  昏了头,一心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个,不知
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她有一个长到二十岁上忽然截瘫了的儿
子,这是她唯一的儿子;她情愿截瘫的是自己而不是儿子,可这事无法代替;她
想,只要儿子能活下去哪怕自己去死呢也行,可她又确信一个人不能仅仅是活着
,儿子得有一条路走向自己的幸福;而这条路呢,没有谁能保证她的儿子终于能
找到。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最高评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