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2

贡献者:彩虹般的梦 类别:中文 时间:2017-01-12 01:02:42 收藏数:7 评分:0
[关闭窗口] 举报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错字
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
的:“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
两条腿残废后的最初几年,我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去路,忽然间几乎什么都找不
到了,我就摇了轮椅总是到它那儿去,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
世界。我在那篇小说中写道:“没处可去我便一天到晚耗在这园子里。跟上班下
班一样,别人去上班我就摇了轮椅到这儿来。园子无人看管,上下班时间有些抄
近路的人们从园中穿过,园子里活跃一阵,过后便沉寂下来。”“园墙在金晃晃
的空气中斜切下—溜荫凉,我把轮椅开进去,把椅背放倒,坐着或是躺着,看书
或者想事,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驱赶那些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世上的
小昆虫。”“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猛然间
想透了什么,转身疾行而去;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忽
悠一下升空了;树干上留着一只蝉蜕,寂寞如一间空屋;露水在草叶上滚动,聚
集,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满园子都是草木竟相生长弄出的响
动,悉悉碎碎片刻不息。”这都是真实的记录,园子荒芜但并不衰败。除去几座
殿堂我无法进去,除去那座祭坛我不能上去而只能从各个角度张望它,地坛的每
一棵树下我都去过,差不多它的每一米草地上都有过我的车轮印。无论是什么季
节,什么天气,什么时间,我都在这园子里呆过。有时候呆一会儿就回家,有时
候就呆到满地上都亮起月光。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我一连几小时专
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这样想了
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
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
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
日。这样想过之看我安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可怕。比如你起早熬夜准备
考试的时候,忽然想起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在前面等待你,你会不会觉得轻松一点
?并且庆幸并且感激这样的安排?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
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一次性能够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
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所以,十五年了,我还是总得到那古园里去、去
它的老树下或荒草边或颓墙旁,去默坐,去呆想、去推开耳边的嘈杂理一理纷乱
的思绪,去窥看自己的心魂。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
琢,幸好有些东西的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落日,寂静的光辉
平铺的—刻,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
—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
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
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
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
;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
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
,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热度:
文章难度:
文章质量:
说明:系统根据文章的热度、难度、质量自动认证,已认证的文章将参与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最高评分文章